乐文小说网 > 我的公公叫康熙 > 第七百五十五章 不一样(第三更贺除夕)

第七百五十五章 不一样(第三更贺除夕)


  幸好除了面,其他的菜看着都是正常的。

  尤其是一碗蘑菇炖鸡,跟宫里的不大一样,用了十来种干蘑菇。

  十四阿哥第一次晓得蘑菇竟然比肉还好吃,每一次夹出蘑菇,都是不重样的,可是口感很滑,嚼起来比肉还好吃。

  还有一道锅包肉,是酸甜口的,又酥又脆的。

  还有一道炭炉烤羊肉,里面放了香菜跟辣椒丝儿,混在一块,荤香四溢。

  十四阿哥吃的心满意足。

  至于十哥……

  哼!

  好像谁不娶福晋似的!

  回头自己跟汗阿玛说一声,一定要给自己找个长的好,还擅长厨艺的,到时候自己请一桌人,也显摆显摆……

  *

  霸州,冰窖地方。

  同十皇子府的生日席面相比,行在饮食要简单的多。

  随着圣驾出来的,除了三位皇子,还有工部尚书王鸿续、原河道总督王新命、直隶巡抚李光地等人。

  原河道总督王新命也是老臣,康熙三十一年从河道总督任上革职,这次提起来,就是专门负责永定河河工。

  今日,圣驾亲临霸州河堤,又亲自查看了三处河口,还在郭家务村南大堤亲用仪器测量,勘测河内淤泥。

  从早到晚,奔波了一整日。

  晚上也没有去行宫,而是宿营在外。

  大家随着圣驾行动,也跟着劳累一天,早已经又饿又乏。

  行帐里,康熙正跟几位随臣提及今冬修筑堤坝之事,大阿哥、四阿哥与十三阿哥随侍在旁。

  因为河内淤泥高的缘故,现在河水冰冻至堤坝边,要是不加高的话,明春水发,难以堵御。

  需增加堤坝,可是不宜取近堤之土,否则成了沟壑,水流沟内,有伤堤坝根基。

  此事,需要工部与直隶巡抚衙门协理,几位大臣也恭听圣命。

  等到大家恭听了圣训,康熙眼看着时间不早,就示意梁九功传膳。

  是用晚点的时间了。

  少一时,梁九功带了几个侍卫提了食盒进来。

  一人一碗面,两份佐面小菜,一道茄鲞,一道腌苏子叶。

  红烧牛肉面的味道,瞬间在屋子里弥漫开来。

  大阿哥看着眼前的面,心里生出几分不足。

  御膳房预备的酱料只有红烧牛肉酱,实际上这面条,配香辣牛肉酱更好吃。

  四阿哥看着面,眼中也带了可惜。

  他也挺喜欢这个面的,可软可硬的,也比较好克化,只是他口味清淡,不爱肉酱的浑浊,更喜欢只放干菜包的,也比较好吃,比较清爽一些。

  十三阿哥正是长身体的时候,肚子里像是有个黑洞,早就饿了,见是自己喜欢吃的,眉眼带了欢喜。

  九哥、九嫂那边已经琢磨出好几种味道的酱料,有红烧牛肉、香辣牛肉、卤肉酱、蘑菇酱、酸菜肉丝几种口味。

  十三阿哥都喜欢,不挑食。

  康熙见几个臣子拘谨,示意大家端了碗筷。

  吃了一口热汤,他露出惬意来。

  自打去年御膳房收录了这道面,他出巡的时候就常叫预备下,很是方便。

  同样的道理,将面换成煮好晒干的米,也能在行营做出快粥。

  调配好的酱料里有油有盐,味道真不错。

  因为吃面,康熙想起了九阿哥,也想起初二那天在九皇子府看到的暖房。

  等到用了晚点,大臣们也退下去,他就留下了四阿哥,道:“想过明年开春怎么试种了么?”

  四阿哥想了想,道:“九阿哥之前想的分散试种的想法不错,只是儿子想着,不好都在京畿之地,可以在口外牧场与盛京皇庄分别试种……”

  康熙若有所思,似透过帐篷看着外头似的,道:“似霸州这种多滩涂河道的,也可以叫人试种,若是功成,百姓也多一裹腹之物。”

  因为永定河泛滥的缘故,河道两侧良田少,多少零零散散的淤地。

  不是涝,就是旱,并不适合种正经粮食。

  四阿哥记下,带了羞愧,道:“是儿子思虑不周……”

  康熙看着他道:“自古以来,北方种谷,南方种稻,想要推广新粮种,不是一年两年能功成之事,以不侵占良田为先,否则若有不足,百姓不安。”

  四阿哥认真听了,也晓得这涉及民生,不是纸上谈兵之事,郑重道:“儿子领命,前两年只会在各地皇庄试种,等到试种过后,也会遵汗阿玛之命,徐徐推广,不侵良田……”

  康熙点头,比较满意。

  这个儿子少年时性子有些急躁,可近些年也稳重许多,处理事情也仔细。

  他倒是明白为什么初二那天四阿哥在众目睽睽之下直接插手新粮种试种之事,九阿哥实不是让人放心的。

  他跟四阿哥道:“幸好有你,要不然老九玩心重,也没有长性,平日里想一出是一出,指不定什么时候没了兴致就撇在脑后。”

  四阿哥说了句公道话,道:“九阿哥有仁心,能想起这个,已经是难得,不会轻忽。”

  康熙想起那日的“大集”,轻哼道:“什么时候能规规矩矩的,朕也就不操心了。”

  十七岁的人了,能跟三、四岁的侄子们玩到一块去,也就是这点出息了。

  四阿哥只道:“有能力了,才爱折腾,不过也是因为晓得汗阿玛慈爱,有您在后头兜底,才敢扑腾的这么厉害。”

  可是百十万两银子,毕竟不是小数,四阿哥这几日也担心来着。

  别看九阿哥现下信誓旦旦的,可是这世上哪能有保准的事呢。

  万一有个闪失,那就是个大窟窿。

  这次假的亏空,有他们这些兄弟帮衬;可是真要出了真的亏空,他们兄弟的银子也干了,还去哪里扣钱去?

  提前在御前打个报备,也是想要帮九阿哥一把。

  要是羊绒织场回头真的出了纰漏,也希望汗阿玛念在九阿哥为国为民的功绩上帮一把。

  康熙看了他一眼,听出他未尽之意,道:“不务正业,只这一回,真有了亏空,往后就老实在内务府当差补亏空!”

  他说的是内库那五十万两,四阿哥以为是大家的欠债,斟酌着说道:“左右也没有用钱的地方,也没人催他还债,试试就试试,万一功成,以后也可以委以重任。”

  康熙看了他一眼,还真是挺有哥哥的样子,能看到九阿哥的长处,也能对九阿哥的短处包容一二……

  *

  京城,九皇子府,前院客房。

  九阿哥不想做好哥哥了!

  弟弟太磨牙!

  絮叨死了!

  “知道了,知道了,你不羡慕老十三,汗阿玛也答应了下回给你派差事!”

  九阿哥觉得自己耳朵都要出茧子了。

  他仔细地打量十四阿哥两眼,道:“你还是爷的十四弟么?不会是被什么老东西抢了壳子吧,怎么这么健忘?”

  十四阿哥忙道:“九哥说什么了,大晚上的,不兴吓人的!”

  他的胆子不大,尤其是去年冬天接连吓了两回后,怕黑怕鬼怪。

  九阿哥伸出手来,点着手指头,道:“那你自己想想,今儿你念叨几回了?在上书房门口念叨一回,出了地安门又念叨一回,吃饭之前跟老十念叨一回,现在这个已经是第四回了!”

  听得人都要烦死了。

  十四阿哥眼神有些飘,道:“这么老些回了?弟弟都没察觉,哎,就是话赶话想到这个了!”

  九阿哥轻哼了一声,道:“羡慕十三阿哥就羡慕呗,谁还笑话你不成?”

  十四阿哥听了,脸就挤成一团,不平道:“汗阿玛到底是怎么想的,我跟十三‘孟不离焦、焦不离孟’的,怎么出巡只带了十三,不想着带我?”

  九阿哥轻哼一声,道:“十三都十四岁了,当大人使,带着能给大哥搭把手,也跟着学习安排防务,带你做什么?每天里汗阿玛着急忙慌的巡视永定河,回头还要哄孩子?”

  “九哥……”

  十四阿哥不干了,道:“我怎么就是孩子了?前头的几个哥哥像我这么大的时候,都开始跑腿办差了!”

  九阿哥轻哼道:“你也晓得那是前头的哥哥们?你都排到十四了,还想要跟前头的哥哥们比,那不是自己找不自在么?前头的哥哥们落地时,宫里没有立下皇子,只要立下了,就是大宝贝,都是汗阿玛亲自看顾的,要么送到外头养,要么就是太后跟妃母们养,金贵着呢,从爷开始,就是散养了,不缺儿子了呗!”

  十四阿哥带了委屈道:“可是之前汗阿玛也宠我啊,当时待我比十三还宠,怎么说变就变了?”

  跟着南巡一回,又北巡一回,十四阿哥不是没发现这区别,可是爱面子,也不好跟旁人提,今儿实在忍不住,抱怨了一句。

  九阿哥见他眼圈都红了,晓得说狠了,道:“想多了,爷瞧着汗阿玛待你们俩没有太大区别,都当幼子待的,没将你们当大孩子,所以跟对哥哥们不一样,等你们出了上书房就好了……”

  十四阿哥闷闷道:“可是现在有了十五跟十六,还有十八阿哥,我跟十三早不是幼子了……”

  旁人只当十五阿哥跟十六阿哥生母出身低微,是无足轻重的小皇子,可是十四阿哥知道,不是的。

  汗阿玛也当十五阿哥跟十六阿哥是幼子了……

  *

  陪家人过除夕去了,今天先到这里,提前给大家拜个年,祝大家兔年行大运,大展宏图!

  下一更1月22日中午12点,欢迎来起点APP阅读。


  (https://www.lewenw.cc/2/2780/735482754.html)


1秒记住乐文小说网:www.lewenw.cc。手机版阅读网址:m.lewenw.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