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我的公公叫康熙 > 第七百六十四章 聪明哥哥与笨哥哥(第三更求月票)

第七百六十四章 聪明哥哥与笨哥哥(第三更求月票)


三阿哥奉大长公主去皇陵了,不在京中。

        五阿哥今年轮到刑部核查卷宗的差事,刑部衙门跟大理寺、督察院在棋盘街西边,离兵部衙门还有一段距离。,

        九阿哥从兵部出来后,就先到了户部,见了四阿哥,说了皇孙入学之事。

        弘晖是后一年了,可是也算是赶着这一波。

        “现在皇孙少,汗阿玛稀罕呢,回头乌泱泱的,想要在御前挂号就难了……”

        九阿哥说了,带了几分得意道:“几位哥哥是不是回头该好好谢谢我?要不是我们府上的乔迁酒,侄儿们哪里会见到圣驾?”

        四阿哥看着他,不答反问道:“祭孔处立秋前就开始收拾了,汗阿玛怎么会想起皇孙开蒙之事?”

        四阿哥身上一直有差事,也常去乾清宫的,自然也能看到周边围房的变化。

        夏天修缮上书房的时候,连带着旁边的祭孔处也修缮了。

        九阿哥轻咳了一声,只当没听见,四下里打量了一下四阿哥的值房。

        书案后挂着一副字,“宁静致远”

        九阿哥撇撇嘴,太假。

        就自己四哥那个勤勉爱折腾的劲儿,能静下来才怪。

        这人呢,没有自知之明,越是缺什么越是强调什么。

        四阿哥瞧着他这模样,哪里还想不到,肯定是他张罗的,皱眉道:“你不该掺和这个!”

        要是损人利己还罢,不吃亏;可是这损人不利己,白得罪了毓庆宫,就是不智。

        九阿哥装煳涂道:“您说什么呢?弟弟可不晓得什么,这汗阿玛疼孙子总不是错吧!尹。”

        四阿哥瞪了他一眼,道:“记住今天的话,回头在外头也不许认!”

        九阿哥也领他的情,记下提点,轻哼道:“我又不傻!”

        在乾清宫西暖阁,他为什么敢说话肆意,那是因为晓得御前消息才是最严实的。

        除非有汗阿玛许可,否则露不出来。

        像怂恿皇父给皇孙启蒙这件事,九阿哥也晓得不能讨人情。

        有谢他的,就有烦他的。

        他可不想将太子的怨愤都拉到自己身上。

        九阿哥不想继续在户部留了,省得继续挨训,起身就道:“您先忙着,弟弟还得去找其他哥哥。”

        四阿哥不留他,只道:“你今天去御前做什么了?”

        九阿哥道:“汗阿玛十四要出京谒陵,点了大哥、弟弟、十三、十四随行。”

        四阿哥听了,不由皱眉。

        皇父怎么选的人?

        大哥跟十三还罢了,老九跟十四·

        不是跟着添乱么?

        四阿哥打量了九阿哥一眼,道:“你不是最近正忙么?”

        九阿哥疑惑道:“没有啊,这不正闲着,每天申初就能回家了,汗阿玛方才还絮叨了,真是的,他老人家辛苦,就见不得旁人清闲!”

        四阿哥无语,道:“可是你没辞了差事,就这样应了,弟妹那边呢?”

        九阿哥看了四阿哥一眼,道:“不是还有您跟四嫂么?再说了,老十也在啊……”

        四阿哥道:“可这冬月出门遭罪,那你回头别念叨辛苦。”

        九阿哥扬着下巴道:“您就小瞧人吧,弟弟什么时候怕过辛苦?别说是不到三百里的差事,就是八百里、一千里弟弟都没话说!”

        四阿哥见他如此,就道:“那你在外就坚强些,就算吃苦受累也别在御前念叨,有个做哥哥的样子。”

        九阿哥点头道:“您就甭操心了,弟弟也是要做阿玛的人了,又不是孩子。”

        等到了刑部,九阿哥看到的就是另一涸情景。

        五阿哥趴在几案上,睡得正香,嘴角亮晶晶的,口水都流出来了。

        身边跟着的太监见他来了,要叫五阿哥,九阿哥拦着,小声问道:“怎么回事儿,五哥昨晚没歇好?”

        那太监小声道:“挺好的,二更就歇了,辰初起的。”

        说到这里,他带了迟疑,道:“许是看书的缘故,才犯了困……”

        春困秋乏夏打盹,睡不醒的冬三月。

        不用专门补觉,屋子里暖呼呼的,也让人昏昏欲睡。

        既不是补觉,九阿哥就上了手,毫不留情地在五阿哥身上推了一下,道:“五哥起了,开席了!”

        五阿哥睁开眼睛,迷煳道:“什么席?主菜是什么?”

        “哈哈!”

        九阿哥见状,笑出声来:“五哥您可真心大,整日里看着死刑卷宗,不是凶杀、就是毒杀的,还能惦记吃席?”

        他去年也看过,晚上睡觉都不敢跟舒舒两个被窝了。

        这世上有坏人。

        还好他没有碰到。

        人心叵测,不外如是。

        五阿哥彻底醒过来,看着他不满道:“你先煳弄人的,还赖我!”

        九阿哥指了指几案上铺陈开的案宗,面上带了不解,道:“这各种案情看着比话本子都精彩,编都编不出来,您当话本子瞧不就行了,也不是正经功课,怎么还能犯困?”

        五阿哥苦着脸,道:“都是字儿,看多了眼睛迷煳,就犯困了!”

        九阿哥也晓得自己胞兄这个短处,同样跟皇子们一起开蒙,可好像没有开窍,功课比自己还差。

        可是五哥都二十一了,不是小时候读书,学不好不学就成。

        汗阿玛指了他来刑部学习,也是让他多见识见识世情。

        回头御前问起来,发现五哥什么也没学进去,汗阿玛怕是不乐意。

        九阿哥想了想,看了一眼五阿哥的贴身太监道:“爷记得你是服侍五哥笔墨的,那该识字吧?”

        那太监躬身道:“是,奴才要侍候主子笔墨,跟总管学过两年。”

        九阿哥看了一眼案宗。

        刑部案宗,记录文书都是清晰为要,并不复杂。

        他就吩咐那人道:“那往后五哥再过来刑部,你就将这些案宗念给五哥听,能讲的也讲讲,省得五哥费眼睛。”

        那太监没有立时应下,而是望向五阿哥。

        五阿哥脸上带了欢喜道:“好好好!让周福念给我听,就不用我自己硬看了,看了半天,也看不进去。”

        看着五阿哥,九阿哥有些不放心了。

        他想了想,问道:“当年在上书房的时候,五哥您是从哪里觉得难的?《大学》《论语》?还是什么?”

        找到节点,补补也好。

        五阿哥面上带了不自在,道:“好好的,问这个做什么?”

        九阿哥有了不好的预感,试探性地问了一句,道:“那是《千字文》?”

        五阿哥看了他一眼,点了点头,苦着脸道:“我当时没听懂,就整日里抄书,只认识字……”

        九阿哥没想到自己刚才御前说了一句哥哥们“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结果就碰到个“不知其然”的!

        可是这样太露怯了。

        朝廷这些官员都是人精子,往后自己五哥六部轮一圈,大家估摸都晓得他笨了。

        九阿哥想了想,对五阿哥招招手,压低了音量,道:“五哥,您也不好老这样混沌啊,以后也容易耽搁差事,依弟弟看,要不您就找个老师,重新开蒙吧!”

        五阿哥也察觉了不方便之处。

        尤其是这种需要看卷宗的差事。

        他想了想,道:“那让大舅教我行么?”

        不是外人,丢脸也丢不到外头去。

        九阿哥听了,连忙摇头道:“别!”

        虽说郭络罗家跟五哥确实是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关系,可是那家人也容易蹬鼻子上脸。

        如果真的承了他们人情,还不是对方会怎么得意猖獗。

        还有就是五哥在他们身边露了底,说不得他们大了胆子该煳弄五哥了。

        九阿哥就道:“不用找旁人,您跟五嫂夫妻一体,五嫂家又是家学渊源,直接跟五嫂学就行,张大人行事很有章程,教人也有耐心,五嫂指定也错不了……”

        高斌处理完小汤山的地,又回到九阿哥身边,现在就跟着张保住学习汇总文书。

        五阿哥听了,带了几分腼腆道:“这个好么?没听说有这样的。”

        九阿哥带了肯定道:“怎么不好?您瞧瞧弟弟,去年就是跟弟弟福晋一起读书的,她喜欢读书,带着我都爱读书了,这两口子也不是外人,她教我,我教她,不是正好么?也不是比赛,非要弟弟排在前头……”

        五阿哥有些心动,道:“那你教弟妹什么了?”

        九阿哥得意道:“可多了,看账册,记亲戚关系,钓鱼,抓鸟,种菜。”

        五阿哥迟疑道:“那我教你五嫂什么?”

        九阿哥想了想,道:“也不老少啊,蒙语这个是基本的,然后骑马射箭您也不差,再就是多带五嫂出来下馆子,该送东西送东西,礼多人不怪……”

        说到这里,他带了遗憾道:“弟弟之前跟福晋都计划的好好的,等到搬出宫去,就将四九城里的大酒楼先扫一遍,给家里添几个新菜谱,现在要延后了……”

        他并不在乎口腹之欲,在乎的是陪着舒舒前往。

        自家福晋是个喜欢美食的,她欢喜,自己也就欢喜了。

        五阿哥听了怦然心动,道:“这个好,这个好,那我带你五嫂先吃,有好的菜打发人给你们送过去尝尝……”

        九阿哥道:“行,那弟弟就等着!”

        五阿哥欢喜不已,觉得来坐衙也不难熬,道:“那明天开始,上午我在这里听案卷,中午接了你五嫂下馆子,下午再回来”

        九阿哥点头道:“不错。”

        扯完闲篇,他想起自己的来意,就转述了康熙的话,提了弘异年后入学之事。

        五阿哥听了,有些迟疑,看着九阿哥,欲言又止。

        九阿哥道:“怎么了?五哥有什么犹豫的,这是恩典,赶上这一波,就先顾这一波吧,回头五嫂生了侄儿,再赶下一波就是……”

        五阿哥犹豫了一下,道:“刘氏前些日子提过弘舁启蒙之事,提了一嘴,想要从你五嫂娘家给弘舁选伴读”

        九阿哥听了,脸一下就撂下来,道:“什么意思?笃定五嫂没有嫡子了,非要巴着一个庶长子?敢说这样话,那五哥您是不是该请太医给您跟五嫂好好瞧瞧,是不是被她使了坏,动了手脚了!”刀。

        五阿哥忙道:“你误会了,她不是这个意思,也没那个本事,就是想要让弘舁跟你五嫂多亲近亲近……”

        九阿哥皱眉道:“都是您给惯的,这是心大了,还没瞧出来么?有什么好亲近的,一个庶长子,还当嫡长子待么?五嫂心肠好,没有为难过她们母子,可是也不该这样得寸进尺……”

        五阿哥看着他,道:“我当时没想旁的,就是想着一家人,亲近了不是挺好的,这样很不得体么?”

        九阿哥点头道:“那当然了!五嫂才二十来岁,嫁给五哥实打实也就两年半,有什么好跟庶长子亲近的地方?当初五嫂进门,按照规矩,你们就该将弘舁送到正房,当时没舍得,那就留着吧,现在养到都懂事了,知道亲娘亲了,再往正房送,那是存了什么心思?”

        “心歪了,都是您惯的,就欺负五嫂脾气好。”

        说到这里,九阿哥都皱眉了,道:“刘氏这样,弘舁就要好好教,要不然回头就是一个阿克墩,骄狂自大,不知身份,想要再板正过来可就费劲了……”


  (https://www.lewenw.cc/2/2780/735311791.html)


1秒记住乐文小说网:www.lewenw.cc。手机版阅读网址:m.lewenw.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