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我的公公叫康熙 > 第七百七十三章 衣带渐宽(第三更求月票)

第七百七十三章 衣带渐宽(第三更求月票)


京城,九皇子府,正房。

        舒舒正在画“九九消寒图”,拿着自己的胭脂,给梅花填充了颜色。

        已经是“四九”第三天,明天就进腊月了,九阿哥还没有回京。

        按照九阿哥出发前的说辞,最迟月底就该到京了。

        舒舒有些担心。

        怕在外头病了,还怕其他的缘故。

        之前九阿哥在的时候,她嫌弃九阿哥粘人;可是分别半月,还真有些想了。

        小椿挑着帘子进来,带了欢喜道:“福晋,孙金回来了!”

        她们这些身边服侍的人,最能感知舒舒的情绪变化。

        眼见着舒舒没了精神,整日里怏怏的,她们都跟着悬心。

        舒舒忙道:“快传!”

        小椿应着,出去带了孙金进来。

        “因为大长公主的缘故,回来就慢行,每日只行三十里,中间还歇过两日,估摸要腊月初四才能抵京了,爷怕福晋惦记,就打发奴才先回来说一声……”

        孙金没有磨叽,直接说了缘故。

        得了准信,舒舒的心才踏实下来:“辛苦你了,回去好好歇着吧,这个时候赶路,怪遭罪的。”

        虽说京城有句老话,叫“热在三伏、冷在三九”,可是实际上“四九”也冷着呢,有时候温度比“三九”都低。,

        孙金下去了。

        舒舒望向挂着的“九九消寒图”,脸上带了欢喜。

        再过三天就可以了。

        她看着小椿道:“各家的年礼这几日都预备了,等爷回来,就打发人送了。”

        小椿应了。

        舒舒又看向核桃道:“吩咐厨房那边,初四订一只小羊,到时候给爷好好补补。”

        核桃也下去吩咐了。

        屋子里还留了小松。

        舒舒现在状况,身边十二时辰跟着人。

        晚上也是小椿跟核桃轮流值夜。

        至于伯夫人,舒舒留了两天后,就不再留了。

        因为她发现伯夫人在这边安置,睡的不踏实,老是惦记自己,半夜总醒。

        到底是上了年岁的人,舒舒不敢再折腾她,还是分开睡了。

        舒舒低头看了眼自己的肚子,满四个月,因是双胎的缘故,看着像是五、六个月大。

        她叫小椿做了托带,不过站着也觉得累,坐着也窝得慌,大部分的时候都是侧卧。

        她的衣裳也全都换成了新的,宽松的大褂。

        左侧肚子里顶了一下,不知道是孩子的小手还是小脚在动。

        四倜月的宝宝,应该已经有巴掌那么长了。

        小松道:“福晋,奴婢给您按按腿吧。”

        舒舒点头,现在动得少,身子都锈了。

        可是又因怀孕的缘故,许多地方不能推拿,就只能按按腿、按按胳膊。

        小松就站在炕边,小心轻按着。

        她一边揉着,视线一边落在舒舒的肚子上,眼中带了敬畏。

        舒舒见了,带了苦笑。

        人生人,吓死人。

        她也敬畏。

        她还有些后悔。

        虽说在世人眼中,这女人嫁人生子就跟吃饭喝水一样正常,不嫁人、不生产才是异类,可是她还是怀念后世了。

        要是还在后世,她应该会不婚不育保平安了。

        她因为怀孕被折磨的难受的时候,也生过阴暗的念头。

        总觉得自己负责自己就行了,并不想负责那么多。

        她叹了口气,轻轻地摸了一下肚子。

        不管是小阿哥,还是小格格,都乖乖的吧,她担心自己没有耐心,会成为“虎妈”。

        小松犹豫了一下,道:“福晋生完这回,就先别生了吧,看着太遭罪了……”

        她跟小棠两个,都对产育之事比较畏惧,只是也晓得克制,尽量不在舒舒面前表现出来。

        舒舒点头道:“嗯,肯定要缓几年。”

        如果是两个阿哥就好了,那样的话,她就想要封肚。

        有这一次经历就够够的。

        她从没有觉得做女人有什么不好,也没有非要想当个男人去建功立业,可是这次怀孕,她不想做女人了。

        周期太长了。

        身上还有些难以启齿的变化,去净室的次数都多了……

        木。

        在舒舒的日思夜盼中,终于到了腊月初四,圣驾回宫。

        九阿哥跟着大阿哥、三阿哥将大长公主与荣宪公主送到公主别院后,就跟两位哥哥告辞,迫不及待的回皇子府了。

        三阿哥摇头,跟大阿哥念叨着:“瞧瞧老九这没出息的样子,成亲两年,都老夫老妻的,还黏煳煳的,福晋可不能这样惯着。”

        大阿哥看了三阿哥一眼,道:“小两口的事儿,咱们别掺和,他自己乐意就行。”

        三阿哥不赞成道:“总要立起来才行,也是要当阿玛的人了。”

        话不投机半句多,大阿哥懒得听他哕嗦,道:“回吧,不早了……”

        木。

        九皇子府,正房。

        夫妻小别重逢,彼此对视着,脸上都带了笑。

        舒舒打量着九阿哥,因是坐车的缘故,脸还是白白净净的,就是瘦了一圈,下巴都尖了。

        “不是带了不少吃的么?可以当宵夜的也好几种,怎么还瘦了?”她带了几分心疼道。

        九阿哥一言难尽,道:“去的时候还好,着急赶路,好吃的没怎么露,就茶叶给出去几罐子;回来的时候慢行,汗阿玛闲着,就将爷的东西都给充公了……”

        舒舒听了,不由皱眉,道:“皇上怎么能这样?我给爷预备的都是好几份的,富余着呢,想着还有十三阿哥与十四阿哥两个小的,就算要充公,也当将爷的那份留下”

        九阿哥神色有些复杂,道:“也不全赖汗阿玛,你给爷预备的都是养胃的,好克化的,大长公主用着也合适。”

        舒舒担心,道:“大长公主情况很不好么?”

        就算回城绕路了,也是不到四百里的距离,结果走了十多天。

        九阿哥点头道:“应该就是年前年后了,这还是‘延寿丸’撑着的,要不然的话,路上就熬不住了。”

        舒舒想着之前给九阿哥预备的吃食,藕粉、黑芝麻煳、牛油炒面、核桃红枣粉、奶粉,还有方便小米粥、方便大米粥,然后肉松跟几种调味的蔬果颗粒,确实比较适合老年人口味。

        她就道:“年礼还没送呢,想着等爷回来开始送,那大长公主那边,添几样吧,小菜也添些。”

        九阿哥点头道:“嗯,多少也是心意。”

        说完这个,九阿哥就打量舒舒几眼,带了不满,问舒舒道:“爷在外奔波,吃不好睡不好的,瘦了也就瘦了,你在家好好的,怎么也瘦了?”

        舒舒看着九阿哥,一时不知道怎么说。

        难道要告诉他,这是“牛肉减肥法”的强大威力?!

        这些日子,牛肉富足,舒舒就调整了自己饮食结构,以牛肉跟鸡蛋为主,青菜为辅,米面换成了杂粮,还减少数量。

        脂肪就是用芝麻跟黄油补充,既能润肠,还能补钙。

        这就是高蛋白高脂低碳饮食法。

        成果斐然。

        她不用担心肚子里的孩子太大了,也不用担心自己胃口撑大了,养成易胖体质。

        九阿哥以为她羞涩,心疼的不行,后悔了,拉着舒舒的手,愧疚道:“爷后悔了,该辞了的,想要在汗阿玛跟前表现也不是现在!”

        舒舒点头道:“我也后悔了,这寒冬腊月的,出门太遭罪了,幸好爷没事。”

        儿·

        划掉。

        夫行千里妻担忧。

        木。

        正红旗,三贝勒府,上房。

        三阿哥看着三福晋的肚子,带了几分不自在。

        外头的闲话,三福晋听到,三阿哥自然也晓得些。

        冤枉死了。

        他可不想担了这个名声儿,对这个孩子也不怎么喜欢,觉得来的不合时宜。

        “太医怎么说?产期在什么时候?”

        三阿哥比较关心这个,道:“肚子也大了,你也轻易别下地了,尽量养到足月……”

        足月的孩子与不足月的孩子还是能分辨出来的。

        到时候“洗三”、“满月酒”下来,也能洗清夫妻俩的嫌疑。

        “嗯,我晓得,太医说是在正月里。”

        三福晋也是差不多的打算,也担心自己不小心提前生了,那可就洗不干净嫌疑了。

        现在就将近八个月,是要小心养着了。

        三阿哥的视线落在三福晋的头上,面上带了嫌弃。

        这是几天没洗头了,油亮油亮的,桂花油香得都臭了。

        三福晋见状,怄得不行。

        她是前些日子有些着凉,有些感冒症状,才没敢沐浴洗头。

        眼见着三阿哥要走,三福晋就说了弘晴入上书房读书之事。

        三阿哥的眼睛一下子亮了,之前屁股都起身,又坐了回去,不解道:“怎么还有老五家的,那不是庶子么?”

        三福晋也觉得纳罕,道:“谁知道呢,九阿哥打发身边人过来说的,只说是明年初入学,有大阿哥家的弘昱、咱们的弘晴,还有五阿哥府上弘舁,跟十六阿哥、毓庆宫二阿哥一起开蒙……”

        三阿哥诧异出声,道:“那怎么拉下了老四家的弘晖?”

        三福晋摇头道:“没落过,我当时问了一嘴,说是皇上也点了弘晖跟七阿哥府上大阿哥,让他们后年入学!”

        三阿哥眼中带了兴奋,道:“汗阿玛慈爱,这是舍不得我们分户出来,才给了皇孙们恩典……”

        如此以来,就不用担心皇父只疼爱毓庆宫的皇孙阿哥了……


  (https://www.lewenw.cc/2/2780/735137079.html)


1秒记住乐文小说网:www.lewenw.cc。手机版阅读网址:m.lewenw.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