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我的公公叫康熙 > 第八百一十二章 做弟弟不吃亏(二合一求月票)

第八百一十二章 做弟弟不吃亏(二合一求月票)


“朕说的不是这些成药!”

        康熙蹙眉道:“是应急的药,如暑症、呕吐、高热、伤风这些对症的成药”

        谁正经人会老想着那些药?

        那也不是父子之间好提及的事。

        九阿哥想起了“藿香正气散”,点头道:“备着些也好。”

        伤风不算急症,可这药也吃不坏。

        要是症状初期用上,压下高热,就能减几分凶险。

        还有福晋弄出来的“酒精”。

        因为朝廷有“禁酒令”的缘故,那个预备的真不多。

        要是土豆推广开来,用来酿酒,就可以多预备些酒精。

        除了退烧之外,那个对外伤包扎也有好处,可以在军中储备。

        康熙看了他一眼,道:“平郡王之事,你怎么看?”

        九阿哥脸色有些泛白。

        想起此事,他依旧有些惊惧。

        不知是自己先说了不吉利的话,才有的后头的事儿;还是有了后头的事儿,才鬼使神差的提及此事。

        这两年他也经历过几次丧事,可都没有平郡王之死让他心悸。

        毫无征兆。

        康熙见九阿哥神情,心里有些后悔询问此事了。

        他之前就听人提了一句九阿哥吓到了,还以为过去好几天应该好了。

        瞧这样子,依旧是怂的。

        九阿哥吐了一口气,道:“儿子就是觉得,想要长命百岁还真不容易啊!儿子琢磨要不要跟老师说一声,学完《礼记》后就学《易经》,到时候测个吉凶什么……”

        这不是他随口胡诌,而是真的萌生过这样的念头。

        除了正常的“老”“病”,居然还有各种乱七八糟的死法。

        要是真的能未卜先知就好了。

        那样的话,可以避开危险。

        康熙摇头道:“胡闹,子不语怪力乱神,别惦记那些歪魔邪道,不过是意外罢了,朕提此事,是留心到炭毒之事……”,

        人命关天。

        死的是倜郡王,却让康熙担心起京城百姓。

        他小时候在宫外待过,晓得外头的房舍跟宫里不同。

        宫里各处正殿都有地龙,外头的房舍,却不都是如此。

        有个炭盆就不错了。

        想到这里,康熙道:“朕叫顺天府归拢了每年炭毒死亡人口,每年冬天竟有数十人死于炭毒,还有上百人侥幸没死,也失语、瘫痪,只能缠绵病榻,既是你留心成方,可以查一查治疗炭毒的方子……”,

        不但京城,就是宫里,每年冬天也有中炭毒伤亡的人。

        只是因为“毒”听着忌讳,记档的时候就多按“伤寒”、“中风”记录。

        九阿哥惊讶道:“这么多人么?儿子居然没留意过。”

        那这成方还真可以吩咐乐凤鸣找一找,要是能试出得用的方子,救人性命,也是功德。

        这世上最大的事情,就是人命了。

        康熙点点头。

        虽说生老病死,不可避免,可这种横死却是让人不舒坦。

        九阿哥道:“那儿子晓得了,这就留心此事!”

        逝者已矣。

        谁也没有叫人死而复生之力。

        活着的人,要是能排干净炭毒,逐渐恢复起来,那也是大好事。

        康熙传九阿哥,就是为了这几件事。

        既然说完了,他就打发九阿哥下去。

        九阿哥没有急着走,拿了一个荷包给梁九功,道:“这是给谙达预备的年礼……”

        梁九功没有立时收着,而是望向康熙。

        康熙挑眉道:“是什么,拿来给朕瞧瞧·”

        这一年下来,还没完没了了。

        他是不是要提醒九阿哥一声,瓜田李下,学会避讳些。

        九阿哥就双手奉上道:“薄荷糖,去嘴里的味儿用的,想要吃个蒜泥白肉、韭菜饺子什么的,也不碍的……”

        近侍太监,不能吃味道重的东西,怕有口气,熏着皇上。

        九阿哥碰到过两次,看着就觉得没什么滋味儿。

        康熙觉得手中沉甸甸的,打开来,里面是糯米纸包着的一颗颗方糖。

        他毫不客气的丢了一枚放在嘴里,满口薄荷的清凉。

        嗯,味道不错。

        不过,他并不想要夸人,看着九阿哥道:“整日里不能琢磨些正经的?”

        九阿哥认真道:“这多正经,吃肉不吃蒜,香味少一半,能痛快吃肉,哪怕一年就这么几天,也不错啊!”

        福晋说过,人生在世,“吃喝”二字。

        像梁九功、魏珠这样的,本就没了男人的大半乐趣,吃喝再受限,还怪可怜的。

        九阿哥想着年礼的时候,就没再弄金玉那些。

        又不是行贿,老用金银也不好。

        一包薄荷糖,礼轻情意重。

        多好。

        人人都晓得他是大方的九爷就行了。

        不用真的跟散财童子似的,四处撒金撒银的。

        康熙将荷包丢给梁九功道:“九阿哥赏的,好好收着,朕下晌赐你福肉!”

        梁九功双手接了,也是哭笑不得,对九阿哥躬身,道:“老奴谢九爷的赏!”

        九阿哥摆摆手,道:“不算什么,就是现在只有薄荷膏子,也没做旁的味道的,等到回头弄了其他花膏子,再做桂花味儿、茉莉花味儿的。”

        梁九功“呵呵”,有些不敢想,自己身上要是飘着桂花味儿、茉莉花味儿会是什么情形。

        康熙对九阿哥摆手道:“别磨牙了,跪安吧!”

        九阿哥这才出了乾清宫。

        乾清宫前,其他的皇子阿哥都散了,只剩下十阿哥一个人,身边跟着他的太监,还有何玉柱跟孙金。

        去年初一宫里大索,开府的皇子都叫出宫了,宫里的皇子也都在阿哥所不许出,就没有给生母拜年之事。

        今年如常,这一日,是皇子能跟生母请安的日子。

        除非有皇上恩典,否则一年下来,母子相见的次数,就是这几次,正旦,皇子生日,妃嫔千秋。

        现下,大家都往各妃母处拜年去了。

        贵妃已经薨了,十阿哥就落下了。

        九阿哥心里酸酸的,面上却不显,也不哕嗦,直接招呼十阿哥,道:“走吧,娘娘该等急了……”

        十阿哥迟疑了一下,点头跟上。

        “汗阿玛是问移驾畅春园之事?”他带了关切问道。

        九阿哥点头又摇头,道:“问是问了,感觉不是这个,是小汤山的事露了,汗阿玛怕那些银子打水漂,有些着急,多问了几句·”

        还有就是汗阿玛被平郡王府的事情吓到了。

        才想着多预备成药。

        只是九阿哥觉得自己有了城府,也晓得什么能说,什么不能说。

        不是老十嘴不严,而是地方不对。

        这是宫里,各种侍卫、护军都是耳朵,以后关系御前的事,他都听四哥的嘱咐,出口都是感恩戴德的,绝不说半句不好。

        “什么露了?”有人问道。

        “就是买了那十几万亩地的事呗·九阿哥随口应着,随即察觉不对劲。”

        不是老十的声音……

        他抬起头望过去,就见前头站着几个人。

        是五阿哥跟他的太监。

        原来刚才开口的是五阿哥。

        五阿哥离了乾清宫广场之外,就先去了宁寿宫,又单独拜了一回年,而后就到了广生右门,准备去翊坤宫。

        结果问了门口护军一句,晓得九阿哥还没来,他就在外头等着。

        九阿哥笑道:“说来话长,先去给额娘拜年,出来弟弟再跟您细讲。”

        五阿哥关心则乱,看向十阿哥道:“你九哥又跟御前拿银子了?”

        十阿哥也不知该怎么说,望向九阿哥。

        九阿哥拉着五阿哥胳膊,道:“没有第二回,还是上回那五十万两,出来弟弟跟您细讲”

        五阿哥不再追问,看了门口的护军们,眼神中带了告诫。

        护军们眼观鼻、鼻观口、口观心。

        好像听见不得了的消息!

        皇上给了九爷五十万两银子!

        还真是宠妃爱子!

        就是其他几位封爵皇子,分户银子也只有二十三万两!

        九阿哥见状,推着五阿哥进了广生右门,道:“不算稀罕事儿,该知道的都知道了……”

        他说的是内务府跟毓庆宫那边。

        五阿哥误会了,以为宫里宫外都晓得的,就跟着进了西六宫。

        说话的功夫,兄弟几个到了翊坤门。

        早有首领太监在门口候着,躬身给几位拜年。

        九阿哥就示意何玉柱给了品红色的荷包。

        翊坤宫西次间,宜妃正在跟五福晋与十福晋说话,十七阿哥穿着红色小龙卦,坐在宜妃怀里。

        听到外头的动静,宜妃跟两个福晋抱怨道:“肯定是老九磨蹭了。”

        首领太监进来禀道:“娘娘,五爷、九爷、十爷来了……”

        五福晋与十福晋都起了。

        十七阿哥也从宜妃怀里起来,好奇地看着门口。

        宜妃点头,道:“请进来吧!”

        几位阿哥鱼贯进来。

        十阿哥走在后头,跟着两人给宜妃拜了年,就见自家福晋冲着自己笑。

        他的心里,安定下来。

        十七阿哥看几位哥哥有些眼生了,带了拘谨。

        九阿哥见状,带了嫌弃,道:“才半年没见,就不记得九哥了?小没良心的,白给你送吃的了。”

        十七阿哥虚岁四岁,却是懂得好赖话的,不乐意了,眼睛湿乎乎的,转身趴在宜妃怀里:“娘娘……”

        宜妃瞪了九阿哥一眼,道:“大过年的,招你弟弟做什么?”

        九阿哥皱眉道:“儿子实话实说,小十六都能接话了,他怎么连人都记不住?明年就要入上书房了,这么笨怎么背书?”

        宜妃皱眉道:“怎么就明年了?明年咱们十七才五岁,不到岁数呢。”

        皇子通常六岁入上书房。

        也有例外。

        比如十五阿哥。

        本该三十七年就挪宫入上书房的,结果那一年宫里事情多,德妃没有张罗此事,皇上也忘了,才挪到第二年。

        九阿哥道:“汗阿玛说的,今年小十六入上书房,还有毓庆宫二阿哥与大哥、三哥、五哥府上的几位大侄子;明年小十七入上书房,四哥跟七哥家的老大入宫”

        说到这里,他想起了毓庆宫那边,道:“毓庆宫的三阿哥,应该也是明年那一拨。”

        宜妃摸索着十七阿哥的后背,真有些担心了。

        入上书房,前头是挪宫。

        这大一岁还好,小一岁还真不放心撒手。

        十七阿哥小声道:“娘娘,儿子不想上学。”

        宜妃忙道:“上学好着呢,好些人陪着你玩儿,就在翊坤宫里,都没有人给你作伴儿。”

        十七阿哥点点头,不说话了。

        九阿哥见他赖赖唧唧的,将他从宜妃怀里抱下来,道:“好好坐着,都大孩子了,还当自己两、三岁呢……”

        十七阿哥乖乖的,在炕边自己坐了。

        九阿哥想起舒舒预备的荷包,起身出去。

        何玉柱跟五阿哥与十阿哥太监一起,都在外头候着。

        九阿哥就要了三个正红色荷包。

        等到进屋,他就悄悄塞给五阿哥与十阿哥各一个。

        而后,他才拿了荷包,递给十七阿哥道:“你九嫂给你预备的拜年包!”

        十七阿哥双手接了,道:“九嫂好,九嫂有好吃的。”

        九阿哥指了指他脑门道:“出息,九哥就不好了?”

        十七阿哥将荷包递给宜妃,又躲到宜妃身后去了。

        五阿哥之前拿了荷包还煳涂着。

        他们平辈,还都是大人了,不用预备荷包了吧?

        就算真要预备,也是他给弟弟,哪里轮得着弟弟给他?

        这会儿他才明白九阿哥用意,道:“你五嫂早预备了……”

        十阿哥那边也道:“弟弟跟福晋也预备了……”

        宜妃看着九阿哥道:“你消停在家待着,别招了病,到时候过给舒舒就不好了……”

        九阿哥点头道:“儿子哪儿也不去,就在府里待着,衙门开印之前不出来。”

        宜妃又望向十阿哥,道:“我这里备着大山楂丸,一会儿你带两匣回去,圣驾去园子里,你们小两口闲着没事也过去,到时候带布音多熘达熘达,吃饭香是好事,多动弹动弹,就不会积食了……”

        十阿哥望向十福晋,道:“想去么?”

        十福晋忙点头道:“想去,现在过了年了,我又大了一岁了,咱们去红螺寺吧?”

        众人都笑着看着两人。

        十阿哥脸色有些烫,点头道:“想去就去吧材。”

        大家并没有在翊坤宫久留。

        都是开府的人了,还要回去等着旁人过去拜年。

        宜妃就叫佩兰,拿了三个首饰盒子出来,是给几位福晋预备的赏。

        至于阿哥们,就没有预备了。

        “也不知你们缺什么,我就没叫人预备,短什么叫你们福晋给你们预备去……”

        宜妃对五阿哥等人道。

        大家也不是小孩子,过了盼着新年礼物的年岁。

        只有九阿哥嘟囔道:“娘娘可真会做婆婆,有了儿媳妇,儿子都靠后了!”

        宜妃轻哼道:“谁叫儿子指望不上呢,这论贴心啊,还得是小棉袄!”

        等到从翊坤宫出来,众人就分了两处。

        女眷要从地安门出宫,五阿哥、九阿哥的马车在棋盘街外。

        十福晋就小声跟十阿哥道:“我在地安门等爷呀?”

        十阿哥道:“不用,今天马车多,人也乱,你回家等我。”

        十福晋乖乖点头。

        五阿哥望向五福晋一眼。

        弘异入学之事,他已经跟妻子说了。

        早先觉得没有什么不对的。

        各府都有格格,那就少不了庶出。

        没听说哪家府里,全是嫡出的。

        可是被弟弟说了一顿后,五阿哥也晓得其中不妥当之处。

        刘格格的心有些大了。

        他倒是庆幸弘异可以入宫读书了。

        将母子俩隔开,省得回头教歪了,长子就成了阿克墩那样讨厌的德行。

        他想了想,吩咐身边太监道:“爷跟福晋一起回了,你去前头将其他人带回去吧。”

        那太监应了。

        十阿哥听了,有些迟疑。

        十福晋脆生生道:“地安门到家近,大清门到家远,爷不用陪我,陪九哥吧!”

        九阿哥在旁,听着这话不顺耳。

        怎么感觉自己成了小可怜呢?

        十福晋说完,已经牵着五福晋的手,顺着甬道往北走了。

        五阿哥跟在旁边。

        九阿哥指了十福晋的背影,很想要跟十阿哥吐槽一句,十福晋是不是缺心眼。

        可是想到舒舒之前提醒的话,他还是咽了下去,道:“你福晋单蹦呢,你想去就去吧!”

        十阿哥摇头道:“不去,弟弟福晋说的对,这边路远,九哥一个人也没什么意思”

        九阿哥轻哼了一声,心里很是满意。

        兄弟俩就出了宫,坐马车回家去了。

        先一步回来的十福晋压根就没下马车,见了九阿哥的马车到了,才下车迎了过来。

        小俩口手拉手的,回十皇子府去了。

        九阿哥见状,不由撇嘴,跟何玉柱道:“瞧瞧这黏煳样儿·”

        何玉柱笑而不语。

        这才是亲兄弟呢,跟自己主子一脉相传的做派。

        都是福晋迷。

        这一早上忙忙活活的,实际上就过了两个时辰。

        九阿哥回来时候,才巳正初刻。

        舒舒还没有用早饭,夫妻俩就一起吃了早午膳。

        等到膳桌撤下去,就有人来拜年了。

        是齐锡夫妇带了儿子们过来给伯夫人拜年。

        九阿哥听了禀告,忙站起身来,打算出迎,神色有些紧张,看着舒舒道:“爷是不是之前该先到都统府拜年的?'”

        之前想的是大年初二过去拜年。

        舒舒摇头道:“不必,初二正合适。”

        在她心中,自然是娘家比夫家堂亲、族人亲近,可是现在的世情如此,宗亲就是要排在姻亲前头的。

        九阿哥道:“爷去迎迎,你别折腾了。”

        说罢,他就急匆匆的过去了。

        前头花厅里,觉罗氏用眼刀剜丈夫。

        还真是想一出是一出的。

        刚才在家里提及明天初二,自己姑娘身子重,不能归宁,他就抓心挠肺了。

        要不然的话,本该孩子们过来拜年就行。

        也没叫人送信,直接冒冒失地就来了。

        九阿哥进来,就道:“岳父新年好,岳母新年好,本该明天去拜年的,先拜一回”

        齐锡轻咳了一声,道:“阿哥新年好,是我们来的仓促了。”

        九阿哥摇头道:“您别外道,又不是旁人家,女婿家跟自己家一样。”

        说到这里,他看着福松道:“你也太不懂事儿,都是家里人,又不是外人,直接去正院就是了。”

        福松躬身听了。

        九阿哥引着大家往正院去。

        舒舒披着一口钟斗篷,已经在院子里等着了。

        见到齐锡跟觉罗氏,她就笑着上前,抱住觉罗氏的胳膊,道:“正惦记阿玛跟额涅的红包呢,阿玛说给女儿到八十岁,女儿可当真了!”

        齐锡点头道:“阿玛早就预备下来,今儿给你带来了!”

        舒舒听着,眉开眼笑。

        之前她跟九阿哥就提过,搬家出来后收礼方便些。

        确实如此。

        内务府各部官员那边的年敬,比在宫里的时候丰厚。

        这么说吧,就算舒舒跟九阿哥不经营生意,只要九阿哥坐稳这个内务府总管,两人银钱也足够使了。

        可是父母的过年红包,到底不一样。

        舒舒笑眯眯道:“明年就要预备三份了,可是说好了,女儿的那份得最大!”

        齐锡理所当然道:“那是自然,在阿玛跟你额涅眼中,谁也越不过你去!”

        外孙是什么?

        那是女儿身上掉下的骨肉。

        要是能选择,他宁愿女儿不生,他们夫妻就不用这样跟着悬心了。

        珠亮兄弟早已习以为常。

        小六忍不住低头看了自己一眼,跟九阿哥嘀咕着:“又是想做小格格的一天!”

        九阿哥拍了拍他的肩膀道:“做小格格也没用,这儿女之间得有个先来后到,你大姐做女儿的时间,比你们都长,跟父母的情分也就最深了。”

        小六点头道:“嗯,我晓得,大姐是阿玛、额涅头一个孩子,稀罕呢;等到我二哥时,就剩下一半稀罕,况且前头还有我哥在呢;到了三哥、四哥出来,就是一丢丢的稀罕了,轮到五哥跟我,就没什么稀罕的了。”

        九阿哥道:“那是年头不够,你这九年,肯定比不得你大姐的十八年,不过没事儿,男子汉大丈夫,心胸开阔些,不用计较这些,爷就不计较!”

        小六笑道:“不用计较啊,真要说起来,大姐也亏呢,我们落地时,都有姐姐疼着,大姐小时候,我们还不在呢!”

        这又是个会算明白账的。

        九阿哥居然觉得挺有道理,道:“那往后我也不挑我们娘娘偏心了,爷小时候有哥哥疼着,大了还有,做弟弟不吃亏。”

        旁边小三、小四、小五都忍不住看福松。

        这皇子姐夫不像是哄小六,倒像是被小六哄了。

        珠亮有些不自在。

        自己姐夫白长了一岁,依旧是不大聪明的样子。

        这往后家里家外怕是都要大姐操心。

        福松却觉得不错。

        希望九爷一直保持这赤子之心。

        这会儿功夫,舒舒跟父母也黏煳完了。

        一行人就往宁安堂去了。

        舒舒已经打发核桃,先一步过去报信去了……


  (https://www.lewenw.cc/2/2780/733944434.html)


1秒记住乐文小说网:www.lewenw.cc。手机版阅读网址:m.lewenw.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