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我的公公叫康熙 > 第八百三十章 你就是爷的因(加更谢盟主“北京快走”)

第八百三十章 你就是爷的因(加更谢盟主“北京快走”)


等到中午,舒舒就吃上香喷喷的瑶柱粥。

        伯夫人也过来,陪着舒舒一起用饭。

        蛤蜊干并没有留在晚上吃,中午也做了有两份菜,一盘是炒黄瓜片,一盘是炒鸡蛋。

        舒舒是盼着吃这一口的,吃得津津有味儿。

        虽说不是新鲜海鲜,可是吃一回也挺解馋。

        伯夫人却是跟京城的大多数人一样,吃不惯海味儿,觉得太腥了,尝一口就吃旁的。

        见舒舒如此,伯夫人道:“膳房不是备着海参、鲍鱼、鱼翅么?叫人泡发那个,不是比这些更好吃?”

        那些是上等食材,好好炖出来后味道也调和些。

        舒舒摇头道:“就那几样做法,都是高汤吊着的味道,更想吃这种原味儿的。”

        伯夫人想了想,道:“现在开河了,外头开始有河鲜了,要是爱吃小鱼小虾的,就叫人去买些。”

        舒舒听着,觉得又饿了。

        清炒小河虾,干炸小鲫鱼,想想都好吃。

        不过她更惦记皮皮虾。

        现在正是皮皮虾最肥的时候,母皮皮虾都是满籽的。

        她摸了一下肚子,三月里生产,做双月子的话,端午节前后才能出月子。

        京城开始干巴巴的热了,正是去海边吃海鲜的好时候。

        只是那个时候,皮皮虾都甩籽了,瘦了,不过可以吃别的。

        舒舒就看着伯夫人,带了期待,道:“阿牟,等到出了月子,我们就去天津吃海鲜吧?”

        伯夫人不由失笑,道:“想的挺美,三百来里地,往返半月,就为了吃一口海鲜?"

        舒舒点点头,道:“海边还凉快,也是避暑的好地方。”

        伯夫人看了眼她的肚子,道:“今年老实待着,别想着折腾,就算出了月子,人也虚着,不怕热,不能凉着,实在馋了,打发人过去采买就是。”

        舒舒靠着伯夫人,闷闷道:“往后不会哪里都不能去了吧?”

        只看三福晋跟四福晋的口碑就晓得,世人眼中,四福晋那样的才是贤良淑德。

        丈夫出差时,嫡妻在家里照顾妾室儿女,安排妾室陪着出门;像三福晋那样,大喇喇地放手,要跟着丈夫出门的,就要被人笑话。

        伯夫人摩挲着她的后背道:“想去就去,不是有阿牟么?到时候我帮你看着小的"o

        舒舒摇头道:“那也不好,我想要阿牟也出去转转。”

        伯夫人就道:“阿牟不爱出远门,坐车颠。”

        舒舒道:“京畿还好,都是官道,常养护的,到时候慢点走

        伯夫人含笑听着。

        用了午饭,舒舒就要小憩了。

        伯夫人就看着她睡下,才回了宁安堂。

        宫里的动静,哪里能瞒得住人呢?

        五阿哥入宫,而后宁寿宫跟翊坤宫都有人出来,带了东西去探看五福晋。

        等到下晌的时候,就有不少人得了消息,五福晋疑似怀孕。

        立时有人想到年前五阿哥挖竹子之事,就有人暗搓搓的打听,五贝勒府的竹子活了没有。

        结果听到了什么?

        有专门的小沙弥看顾,全都活了!

        不说旁处,只庄亲王府长史就打发人往怀柔别院送信去了…

        别老磕头了,竹子还是要养!

        十阿哥在宗人府,自然也听了一嘴。

        等到落衙,上了马车,他就笑着问道:“九哥,五嫂真有了?那可真是好消息…”

        九阿哥点点头,带了得意,道:“昨儿就诊出来了,在我们家诊出来的,都是爷的功劳,要不是爷念叨去红螺寺祈福求子,五哥那边能这么快有动静!”

        十阿哥听了,想到家里的竹子,心里生出不自在。

        要真是兆头的话,那自家的兆头可不大好。

        他肩膀耷拉下来,看了九阿哥一眼,生出几分庆幸。

        幸好九哥这边有动静了,要不然他们成了难兄难弟。

        九哥这里的动静

        十阿哥心动了,道:“九哥,到时候侄儿生了,让我福晋多抱抱!”

        九阿哥大方道:“只管抱,分你一个都行,到时候给你们‘引’涸阿哥"

        十阿哥失笑道:“您还听过这个?”

        九阿哥轻哼道:“还不是庄亲王府那边的笑话闹得,谁不晓得呢

        庄亲王早年妻妾都没有动静,太福晋着急,就将次子惠郡王府的四阿哥接了过去o

        那边的四阿哥,行四,可是大阿哥殇了,三阿哥是庶出,实际上那就是郡王府的嫡次子了。

        庄亲王当时三十来岁,有些怀疑是自己身上有毛病,否则大婚十多年,妻妾都没有动静。

        他答应接人了,也有备着嗣子的意思。

        结果四阿哥刚过去庄亲王府半年,他后院两个妾室都有了动静。

        等到太医确诊,两个妾室是滑脉,庄亲王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安排长史将四阿哥送回惠郡王府。

        惠郡王觉得长兄太冷情了,就算妾室有了孕信,还不知道男女;就算生了儿子,那也是庶子,哪里比得上嫡出的侄儿?

        庄亲王眼中,不管是谁生的,自己的就是自己的。

        旁人的再金贵,他也不稀罕。

        送回郡王府的四阿哥被惠郡王迁怒,下人疏忽,一场风寒殇了。

        兄弟俩就此生了嫌隙,就有些王不见王的意思。

        次年春祭,上亲祀,皇族陪祀,惠郡王本当跟其他王公一样斋戒坐夜的,可是见到长兄在,就赌气回府去了。

        随后御史弹劾,他就因“陪祭不谨”革了郡王,那一支成了闲散宗室。

        庄亲王那边,也没有落下好,两个妾室陆续生了两个女儿,长女站下,次女夭折。

        他不死心,开始了第二轮求子之路。

        过了三年,他纳了生育了三子的寡妇,再次有了好消息,依旧是一女。

        自那以后,他那边就没了动静。

        庄亲王的翻脸不认人确实为人诟病,可是关于“引儿”之事却有人信了。

        要说因果的话,就是庄亲王命中本无女,可是四阿哥命中却有姊妹。

        所以那边成亲十几年没有动静,抱养了四阿哥半年就有动静了。

        等到庄亲王想要再从弟弟家择嗣子时,他弟弟不干了。

        那爵位不是庄亲王的,是两兄弟的阿玛和硕承泽裕亲王硕塞的。

        庄亲王无子,那按照继承规矩,本就该往后转支就转到他这里才对。

        他只是革郡王,还是宗室身份,有资格继承这一支的爵位。

        反正兄弟俩的官司,闹的众所周知。

        十阿哥也想到这个,摇头道:“何至于此,太想不开了。”

        好好的一个和硕亲王,大半辈子没做旁的,就求子了,简直是大笑话。

        也就是庄亲王辈分高,是皇上的堂兄,还有是近支宗室,要不然的话,这样闹腾,怕是早就要受处置了。

        如今没有法子,开国八功王,太宗系总要占两支,皇室才有襄助。

        九阿哥摸了摸下巴道:“庄亲王那一支虽说王爵封的晚,可是家底也不薄

        他们那位伯祖父虽是寿命不长,可是却征战十多年,立下不少平定四方之功,这缴获自然也丰厚。

        “回头爷要不要跟福晋商量商量,给庄亲王弄个求子的方子?”

        九阿哥蠢蠢欲动,看着十阿哥道。

        十阿哥忙劝阻道:“九哥,此事弊大于利。”

        世上哪有完全灵验的求子方子?

        那样的话,历代皇家就不会有过嗣之事。

        如果不灵验,容易被迁怒怨恨。

        就算真是灵验的方子,可不好从九阿哥手中流出去。

        “庄亲王虽不是旗主与小旗主,可却是父子两代都是议政王之首,在宗室里的分量不一样,我们还是敬而远之为好”十阿哥低声劝道。

        否则的话,汗阿玛怎么看呢?

        如果九阿哥之前已经下旗,分到镶红旗,那样还好说些。

        都是同旗的王公,抬头不见低头见的,有些人情往来。

        都不是同旗的,没有什么私交在前头,这样示好就大可不必。

        九阿哥带了可惜道:“只是做好事,也不行么?”

        说到这里,他想到庄亲王求子求到疯魔的情形,道:“那他要是凑过来呢?爷不贪他的,可是他要是贪爷的怎么办?”

        十阿哥指了指上头,道:“那时候等汗阿玛决断就是,就算真要给什么求子方子,)也得是汗阿玛施恩,要是咱们小辈的施恩了,那边得了嗣王,那这份兴灭继绝之恩怎么报呢?往后彼此都不自在!”

        九阿哥是听劝的,点头道:“也是,大恩成仇,人情不是这样卖的!”

        等到回到皇子府,九阿哥就跟舒舒提及此事,依旧惋惜道:“真要想法子,给庄亲王弄个方子,真金白银不说,就是再加上个海淀庄子也妥妥的,他们家有个庄子,就在畅春园跟百望山之间,比太子给的那个庄子位置好”

        太子的庄子,就是之前毓庆宫李格格家打理的那些,他们虽收了,可是不打算在那里修别院。

        舒舒听了,想到十六阿哥。

        庄亲王府,那可是个大漏。

        还是别占那个便宜了。

        她就道:“就算爷是好心,可是十弟说的也对,爷的身份确实不宜与宗室太亲近,)还有就是这子嗣缘分,都有说法,咱们虽没有吃斋念佛,可却是做了好事,积了功德的,庄亲王行事,有些缺德了……”

        九阿哥眨眨眼,道:“咱们做什么好事了?跟皇祖母南巡时供奉的香火蜡烛?那样的话,庄亲王那边不是做的更多么?”

        那边可是求神拜佛好几十年了。

        舒舒摇摇头,道:“不是这些,爷忘了,咱们去红螺寺时爷提的京畿百姓穷困,想着如何富民,而后叫人试种玉米跟土豆……”

        九阿哥目瞪口呆,道:“这就是功德?”

        舒舒毫不犹豫地点头道:“当然了,这是活万民之功。”

        “可是那时候就是一个想法,暖房是中秋后才叫人修建的,这孩子不是八月初得的么?”九阿哥脸上狐疑不定,总觉得这个说法太牵强。

        舒舒正色道:“道家有言‘积善之家,必有余庆’,佛家曰‘一念生则百缘起’,)都是一个意思,‘起心动念皆是因,当下所受皆是果’…”

        九阿哥听得痴了,喃喃道:“那庄亲王无嗣,也是他的因果?”

        就算不是故意的,可那个侄儿的殇亡也与他有干系。

        好一会儿,他看着舒舒道:“爷也觉得自己好像牵扯到因果了,你就是爷的因,爷就是你的果……”


  (https://www.lewenw.cc/2/2780/733373184.html)


1秒记住乐文小说网:www.lewenw.cc。手机版阅读网址:m.lewenw.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