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我的公公叫康熙 > 第二百零七章 秘辛(第一更求月票)

第二百零七章 秘辛(第一更求月票)


  十阿哥轻哼道:“说得轻巧,想去兵部就去兵部?”

  十三阿哥不解道:“这有什么难的,汗阿玛要是不允,就多央求几句,学什么不是学……”

  也就是受宠惯了,才这样理直气壮,缺少畏惧之心,觉得自己可以在汗阿玛面前要这个要那个。

  九阿哥与十阿哥对视一眼,两人觉得这个弟弟有些欠修理。

  十三阿哥还不晓得自己戳了两个哥哥的肺管子,凑到舒舒跟前,带了腼腆道:“九嫂,谢谢您了……还替我费心这个……太后同汗阿玛、宜妃母都有赏赐下来,几位哥哥也有回礼……”

  舒舒既是帮着十阿哥与十三阿哥走人情,自然处处都要走到。

  皇帝、太后、宜妃这三人之外,两位太妃、章嫔、两位贵人、诸位哥哥处都没有落下。

  就是舒舒自己这里,都排在里面,算一份。

  舒舒笑道:“嫂子可不敢贪功,是你九哥想的周全,想着你这掌旗行围,也算是领了差事,当各处长辈都孝敬到……”

  十三阿哥望向九阿哥。

  九阿哥下巴扬着,带了几分得意。

  十三阿哥咧嘴笑道:“九哥的周全,也是跟九嫂学的,近朱者赤……”

  “嘿!嘿!臭小子,眼睛怎么长的,九哥本来就这样人才出众……”

  九阿哥不乐意了,白了他一眼。

  十三阿哥挺起胸脯,也是睥睨模样,嘴角似笑非笑地带了讥讽,跟舒舒好好地演示了一遍:“以前九哥看人就是这样式的……”

  说着,他又看了眼十阿哥,将双肩松开,脚步也有些横着走的模样:“十哥跟螃蟹似的……”

  舒舒眉眼弯弯,用帕子捂着嘴巴,才没有笑出声来。

  没想到十三阿哥是这样的十三阿哥。

  抓住了模仿秀的精髓。

  别说,模仿九阿哥那欠欠的模样,同舒舒记忆中的前几次见面时的印象一样一样的。

  还有十阿哥这个,十三阿哥与十阿哥都有些肖父,两人都瘦,看着就像是小一号的十阿哥。

  九阿哥与十阿哥忍不住了,一人搭了十三阿哥一边的肩膀,就将他抱起来。

  十三阿哥笑哈哈的,还问道:“九哥,十哥干什么……”

  两人已经搂腰抱腿,要给他来个倒栽葱。

  “啊……”

  十三阿哥叫着,用胳膊使劲搂着九阿哥与十阿哥的脖子,不让两人得逞。

  三人笑闹成一团。

  ”噗嗤……”

  院子门口传来喷笑声。

  是七福晋。

  她带着海棠,站在院子门口,笑嘻嘻地看着大家。

  “七嫂……”

  舒舒迎了上去。

  九阿哥几个也止了打闹,过来给七福晋见礼。

  七福晋笑着摆摆手:“你们兄弟顽你们的,我来找九福晋说话……”

  等到了屋里,七福晋就不说话了,只看着舒舒。

  还真是来讨吃的。

  舒舒很是无奈:“每天这样加餐也不是个法子,要是胖了怎么办?昨儿不是给了你两个方子,叫人做些小零嘴,想吃东西就用那个磨牙,也能缓解些……”

  七福晋揉着帕子,失了爽朗:“我们爷好强,行事都在规矩上,生怕有什么叫人说嘴的地方……我才上身,就大大咧咧这样折腾,恐我们爷不喜……”

  舒舒听了,明白七福晋的顾虑。

  夫妻之间,就是这样彼此迁就,慢慢磨合,保持差不多的节奏,才能并行。

  要不然话,只顾着自己,不学着了解体恤对方,就会渐行渐远。

  “那就说一声,多大事儿……”

  舒舒刚开始写零食单子,除了自己省事,也是为了方便七福晋。

  送吃的有吃光的时候,送单子到时候她自己多预备就是。

  有了香兰的话在前头,舒舒已经在婆婆面前刷了一遍乖巧,行事就也放开许多,立时唤了小棠,吩咐道:“去厨房预备这两样,多做些……”

  芝麻糖与红枣花生酥这两样都耐存放,不怕坏。

  小棠应声下去了,七福晋看着小棠的背影羡慕道:“不羡慕你旁的,就羡慕你这几个丫头,比我身边的得用……”

  舒舒看了眼旁边侍立的海棠道:“嫂子这话说的亏不亏心,没有海棠与石榴两个盯着,你日子能过得这么悠哉……”

  七福晋出嫁,也带了两个嬷嬷、四个家下女子入宫。

  不过因为她大婚拖得久,身边的丫头有两人都二十来岁了,比她还年长两岁,就指出去做了陪房。

  带进宫的四个家下女子中,海棠与石榴是大的,还有两个小丫头不过才留头。

  这样安排,也是为了防止以后服侍的人手青黄不接。

  谁会想到今年年初七阿哥就封爵,出宫开府就是明后年的事儿。

  提及这个,七福晋摆摆手,打发海棠下去,才对舒舒小声道:“皇上到底是什么意思呢?”

  舒舒有些不解:“怎么了?”

  “我们爷的贝勒府不是划地修建,就在纯王府街后一个官房修缮的……”

  七福晋撇撇嘴。

  舒舒还是头一回听说这个。

  不过也并不觉得意外。

  康熙这些年本来就是在控制宗室爵位数量,不会允许远支宗室过继到近支的。

  纯亲王府要是选嗣子,只能在近支中择,就是宫里与裕亲王府、恭亲王府这几处。

  要是没有七阿哥小时候被送养之事,自然另外两处王府子弟更合适。

  恩封和硕亲王,降袭也是多罗郡王。

  对于亲王府庶出子弟来说,是更好的选择。

  对于皇子来说,就是降等了。

  康熙现下心软了,这过嗣的事情就含糊起来。

  可是也不乐意将纯亲王府的家业给了旁人,才默认了七阿哥对纯王府的亲近,也给与助力。

  “反正不吃亏,嫂子就受着就是……”

  舒舒道。

  岂止是不吃亏,简直是占了大便宜。

  不仅开府能拿到皇子待遇的二十三万两银子,还能继承到纯亲王府的一份家业。

  纯亲王府,因纯亲王英年早逝,亲王福晋守寡多年,看似门庭冷清,可却是宗室里的富户。

  不仅有纯亲王开府的产业垫底,还有亲王福晋的陪嫁。

  亲王福晋是公主之女,父亲又是出身平南王府。

  她当年嫁给皇弟,也算是藩王与朝廷联姻,嫁妆自然十分丰厚。

  七福晋也不是那种得了便宜好卖乖的,自然晓得其中好处,只无奈道:“谁会想到,往后会顶着两个婆婆……贵人那里,要恭敬着,生怕有地方慢待了,衬着我轻狂不知礼……王府这位,怕是也要费些心里……”

  越不是亲的,越是要周全。

  七福晋想想,就觉得心累,轻哼道:“也就是我心大,想得开……换个小心眼的看看,怕是早就结仇了……”

  别的阿哥,大婚前多是生母或养母娘娘选格格过来。

  七福晋这里,生母只是贵人待遇的庶妃,没有资格插手内务府秀女之事。

  就由纯亲王福晋给选的人。

  这两个格格,相貌是一等一的。

  也都是内务府职官之女,而且都是出自包衣满洲佐领,算是内务府秀女中出身品格都比较好的。

  各人立场不同。

  纯亲王福晋想要亲近嗣子,这样也不算错。

  舒舒不好点评,只能规劝道:“且看以后吧……七爷既是规矩人,那就没有什么可担心的……”

  七福晋笑得畅快:“之前他守他的规矩,往后在我这里,也得守我的规矩……”

  舒舒微笑着听了。

  这是驯夫有术?

  初见成效?!

  七阿哥只是看着清冷罢了,年岁在这里放着,能拒绝火辣奔放的七福晋才怪。

  况且是原配发妻,又是这样相貌与身材都出众的美人。

  舒舒的视线忍不住在七福晋胸前瞄了瞄。

  七福晋见状,挺了挺胸,美滋滋道:“是不是更大了……”

  舒舒移开眼,轻咳了一声道:“所以嫂子得控制控制,丰满可以,健硕就不好看了……”

  七福晋笑道:“装什么正经?当年我缝小衣裳的时候,谁拦着不叫的,还说什么压平了就不长了,还是自然生长的好……”

  舒舒讪笑道:“我那是是胡说八道的……”

  现下八旗贵女,并不流行前凸后翘的身材,觉得失了端庄。

  是要那种端庄的,身材笔直,站有站样、坐有坐样的。

  小姑娘十二、三开始发育时,也腼腆害羞,多是缝了贴身小衣裳束着。

  就是那种腋下系扣子的,一排指甲盖大小的扣子,将小衣裳勒得紧紧的。

  七福晋小时候就圆润,还贪嘴,勒得难受跟舒舒抱怨。

  舒舒比起七福晋小两岁,当时才十一。

  她还没有觉醒上辈子的记忆,可也有自己的世界观与人生观。

  觉得这样不对。

  就算想要藏着掖着,也得长出来再说。

  要不然没等长,给压瘪了,往后后悔也晚了。

  七福晋本不耐烦束这个,听了也觉得有道理,就换下了小衣裳。

  七福晋笑道:“想想小时候真有趣,你那时候真能聊,说书讲古的,片刻都不闲着……大了反倒安静了,与外头往来也少了……”

  闺阁女儿重病是忌讳。

  董鄂家没有广而告之。

  就算那拉家是前后邻居,也不知道详情。

  当时还误以为董鄂家开始管教女儿规矩,准备选秀,才会约束女儿不出门。

  舒舒想起那些天真烂漫的日子,也觉得有趣。

  可惜,人都要成长。


  (https://www.lewenw.cc/2/2780/733129935.html)


1秒记住乐文小说网:www.lewenw.cc。手机版阅读网址:m.lewenw.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