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我的公公叫康熙 > 第二百一十六章 孰是孰非

第二百一十六章 孰是孰非


  眼前的情景,让康熙震怒。

  一个个的……

  不是文武双全的模样,如同市井无赖。

  彼此也不像是手足兄弟。

  尤其是三阿哥,对着兄弟们出手毫不留情,像是面对不共戴天的仇人。

  听着熟悉的声音,三阿哥呆住。

  他之前眼睛充血,脑子被怒火烧得混沌,现下却逐渐清明下来。

  他后知后觉,晓得自己做了什么。

  身上都木了。

  这是汗阿玛!

  汗!

  阿玛!

  他眼睛一闭,身子一打挺,就要往后倒,瞧着样子像是昏厥。

  没倒下去。

  他身后,还有抱腰拉人的十三阿哥。

  十三阿哥见状,又搂紧三阿哥的腰,在后头生生的顶住了。

  只是已经成年、高壮的哥哥,一个还没长成的单薄少年,就支撑的十分勉强,咬牙咧嘴的,费尽了力气,小身板也摇摇欲坠。

  十阿哥见状,连忙上前,扶了三阿哥另一侧肩膀,手下用力,牢牢地给他扶住。

  画面有些诡异。

  三阿哥双眼紧闭,身子却在两位阿哥的搀扶下,立得直直的。

  康熙大踏步的上前,眼中怒火熊熊燃烧。

  他扫了一眼“昏厥”的三阿哥,望向了边上的五阿哥:“到底怎么回事?”

  五阿哥一着急,汉话蒙语都乱来:“是我打架了……我……三哥……大哥拉架……”

  他说出了关键的。

  康熙又望向大阿哥。

  大阿哥因为破了嘴唇,看着有些狼狈。

  还有刚才被顶住了后心,呼吸很是不顺当,胸口疼的抽搐,脸色也泛白。

  大阿哥苦笑道:“是儿子不好,没有拉住……该拉开他们……”

  康熙没有问十哥与十三阿哥,方才他看到了两人跑过来的场景,晓得两人是路过拦架的。

  不远处,九阿哥也出来了,身边跟着舒舒。

  这是得了消息,知道阿哥们打架了。

  看到康熙出来了,九阿哥止了脚步,忙跟舒舒道:“你别出来了,还是回去等消息……”

  舒舒点点头,并不逞强。

  她看的清楚,场上没有旁人,都是皇子们,手心手背,康熙罚不罚,怎么罚,都说不准。

  有了外人,难免就要公正些。

  只是看着远处众人,她少不得小声提醒一句,道:“五哥的伤口只是外头看着好些,还没有全然愈合,你过去时留心,提醒着别挣开伤口或者弄脏了伤处……”

  九阿哥应了一声,不放心了,小跑着上前。

  实在是外头的事情发生的太快,他虽得了消息,知道大家在打架也不知道前因后果,面上还带着迷糊。

  他没想到五阿哥身上,就寻思怎么大家都在,就落下他一个?

  他就习惯性地去看老十,想要问问怎么回事,结果看到十阿哥脸上的青肿,立时毛了,差点跳起来,大骂:“哪个王八羔子动的手?居然敢打你?如此悖逆!”

  十阿哥忙拉住他:“没事没事,不是故意打的,就是刚才拉架,扫了一下……”

  九阿哥愤愤道:“不是故意的都打成猪头,那什么是故意的?脑浆子打出来才说是故意的!”

  他又去看旁人,看到了大阿哥嘴唇的伤,和疼得发青的脸。

  “啊!大哥都被打了?!”

  九阿哥有些糊涂了。

  他看了五阿哥一眼,有些糊涂了。

  真是五哥忍不住打老三?!

  应该是有旁人吧?

  他看了眼十阿哥与十三阿哥扶着的三阿哥,不情不愿,带了试探道:“这是打群架?三郡王也被打蒙了?”

  康熙瞪了他一眼:“不许再啰嗦!”

  这次北巡,随扈的皇子总共七人,大阿哥、三阿哥、五阿哥、七阿哥、九阿哥、十阿哥、十三阿哥。

  除了留在前头行在陪妻子安胎的七阿哥之外,其他的都在跟前,都卷了进来。

  一行人都进了中路院子的,圣驾临时起居之处。

  太医已经传了过来。

  大阿哥嘴唇破了这是小伤,等揭开衣裳,露出后心的青紫,触目惊心。

  这个表皮的青紫不严重,胸口还要闷几日,要留心观察,是不是伤了肺腑。

  五阿哥前头没有挨打,脸上伤口抻住了,也有些渗血。

  后头因拦在大阿哥前头,他被踢实了几下,大腿上有几处青淤,其中有一处都接近大腿根,离子孙袋就差了一、两寸的距离。

  十阿哥这个看着肿胀如猪头,实际上只是皮外伤,倒是打实的这边耳朵有些耳鸣。

  太医检查时,他脸色泛白,还吐了一回,被扶到椅子上坐下。

  太医的意思,这是伤了耳门,得静养些日子。

  康熙的脸阴沉着,最后才指了指地毯上“人事不知”的三阿哥,也叫太医上前查看。

  三阿哥的心悬了起来。

  他觉得恐惧。

  这是一个阴谋?

  针对他的阴谋?

  就打了几下,怎么就如此了?

  前头老九喝了几盅酒就要死要活的,折损寿数都说出来,今日这几个挨了一下子两下的,就也半死不活了?

  三阿哥怕了。

  他不敢再昏厥,束手待毙。

  他立马翻身坐起,跪在地上,叩首请罪:“汗阿玛,是儿子不对,一时迷了心窍……”

  说着,他摸了摸自己脸上的伤痛处。

  “儿臣因为是汗阿玛的儿子,金尊玉贵的长大,身上没挨过一个指头,今天被老五打了一拳,当时就炸了……儿臣晓得,该心平气和的讲道理,可城府不行,涵养不足,大哥又拉偏架……儿子就怒了……”

  他哽咽着,泪如雨下。

  不过却不耽误说话,依旧是做了条理分明的陈述。

  就是他的伤处,同样是脸上的伤,与十阿哥脸上的形成鲜明对比。

  十阿哥脸又是肿胀,又是耳鸣的;三阿哥这里,不仔细看,还真瞧不出,就是脸颊有些微微泛红。

  这也是为什么,康熙将他放在最后头,让太医先给其他三人查看伤处的原因。

  三阿哥并不知道如此。

  他只记得拳头落到自己脸上那一瞬的羞辱与愤怒。

  误以为自己的伤势也不轻。

  康熙半响没有说话,看着三阿哥的目光转为淡然。

  他望向了五阿哥,很是意外了。

  这个儿子打小就是好脾气,从没有与兄弟起过嫌隙。

  更不要说与人动手。

  五阿哥的神色有些不安。

  他只是想要打一架,教训老三一顿,没想到闹出这么大动静。

  眼见着康熙望过来,他没有辩解什么,就老实跪了。

  “三哥他不对,他不该欺负弟弟……他是做哥哥的,怎么能欺负弟弟……”

  五阿哥说着。

  他本来就口拙,翻来覆去,就是这两句话。

  九阿哥在旁听了,才知道根源还在自己身上。

  五哥也学坏了,会“暗度陈仓”了。

  答应自己不打架,还过来打架。

  他不由着急,忙道:“我不是跟您说了么?不用急着去找三哥说道理,就算他有不对的地方,跟汗阿玛说就是了……”

  五阿哥面上带了不赞成:“他那么会说,要是哄了汗阿玛呢?”

  屋子里,一下子安静下来。

  大家脸上,都带了赞同之意。

  三阿哥再深的涵养也忍不住,望向五阿哥的目光就带了怨毒。

  康熙坐在高位上,看了个真切。

  他望向了大阿哥,神色不明,隐隐地带了审视。

  大阿哥讪讪道:“汗阿玛,您要是责罚,就罚儿子吧……作为长兄,本该好好调解兄弟之间的关系……还有方才,儿子也拉了偏架……老五本就伤势未愈,儿子怕要是碰到他怎么办……”

  说到这里,他面上也带了严肃:“老三你怎么回事儿?方才的拳头冲哪里招呼呢?”

  那样大的力气,砸到身上都疼得人直哆嗦,落到五阿哥的伤处,后果不可想象。

  三阿哥的瞳孔紧了紧,哑着嗓子道:“情急之下,我哪留意到这个……就许你们群殴我,还不许我反抗了?非要老老实实地挨你们打才好……”

  十三阿哥在旁站着,连忙道:“三哥,三哥,弟弟可没动手,就是看您在脚踢大哥、拳打五哥的,才同十哥上来拦着的……”

  说到这里,他望向康熙:“汗阿玛,儿子也看到三哥的拳头往五哥伤口处招呼……儿子还使劲往后拉了,用了吃奶的劲儿,没怎么拉动,要不是十哥拦下,就要出大事儿……”

  十阿哥一个好人,脸上挨了那样一拳头都受不住。

  五阿哥还伤着,伤口又是那么深……

  脑浆子打出来,倒是不至于,脸打花了是肯定的。

  九阿哥在旁边听着,已经忍不住,“蹬蹬”两步上前,揪了三阿哥的衣服领子。

  “王八蛋,你真是够心黑的……除了欺负弟弟,你还能做什么,每次都使阴招……”

  三阿哥神色木然,任由他拖拉,并不挣扎。

  十阿哥坐不住了,忙上前要拉九阿哥。

  “王八蛋,你这个王八蛋……”

  九阿哥还在拉拽着,头上就飞来个杯子,直直地砸到他身上。

  那杯子随后落在地上,“啪”的一声,碎片四散。

  九阿哥吓了一跳,抬起头来,就对上康熙的怒火。

  “汗阿玛,您是不是砸歪了……”

  他还带了委屈,放下三阿哥,揉了揉自己被砸中的肩膀头。

  康熙怒极而笑,呵斥道:“说的什么混账话?!闭嘴!再开口朕叫人把你嘴巴缝上!”

  九阿哥捂住嘴,眼珠子乱转,后知后觉地晓得自己失言……

  呸呸呸!

  连自己都骂进去了……


  (https://www.lewenw.cc/2/2780/732644012.html)


1秒记住乐文小说网:www.lewenw.cc。手机版阅读网址:m.lewenw.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