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我的公公叫康熙 > 第二百二十三章 老十的状况不对(求月票)

第二百二十三章 老十的状况不对(求月票)


  九阿哥从大阿哥这里出来,就去了行在药房。

  那边在行在中路前头,有太医在值守。

  九阿哥就说了大阿哥、五阿哥、十阿哥的伤情,随口道:“几位饮食上有什么禁忌没有?”

  那太医听了,没有立时回答,反而沉吟不语。

  九阿哥蹙眉道:“怎么了?有什么不妥当?”

  那太医道:“回禀九爷,直郡王与五贝勒,只是皮外伤,忌辛辣、清淡饮食即可……十爷这里,伤在六阳之首,不好轻动……”

  九阿哥点点头道:“先头旁的太医看过,也说了这个,没开方子,应该不严重吧……”

  那太医接着说道:“臣的意思是,十爷这里,药饮膳食都是次要的,首要是静养……不宜车马劳乏……”

  九阿哥抿着嘴,明白了太医之前的迟疑。

  他想了想,起身道:“得了,你随爷过去走一趟,仔细给阿哥瞧瞧……”

  眼下他们在木兰围场东北方向,最边上一个行在。

  后日圣驾启程,就会出围场,往盛京方向去。

  到时候,是一色的御道。

  东北苦寒,腊月里滴水成冰。

  圣驾多半是在冬月前就返程。

  整个队伍行进的速度,都会加速。

  十阿哥要是需要静养,确实不好跟着奔波劳碌。

  十阿哥这边没有女眷,也没有什么避讳的。

  九阿哥带着太医到了,直接登堂入室。

  十阿哥躺在炕上,脸色泛白,额头是冷汗。

  听到门口动静,十阿哥望过来。

  看到来人是九阿哥,十阿哥就要起身。

  九阿哥快走两步,直接给摁住,道:“别动,别动!”

  十阿哥正虚着,便也不跟他客气,只笑了笑。

  九阿哥闻着屋子里味道不对。

  有些浓浓的酸腐味儿。

  九阿哥瞪向十阿哥的近侍太监:“阿哥吐了?”

  那太监躬身道:“方才回来就吐了……”

  九阿哥怒道:“是死人呢?不晓得去传太医?”

  他的声音尖锐,十阿哥觉得脑子要炸了,脸上也带出了几分痛苦。

  太医忙提醒九阿哥道:“九爷,禁声,十爷现下耐不得吵……”

  九阿哥闭了嘴巴。

  太医已经坐在炕边,仔细查看十阿哥的情形。

  他的声音轻缓,道:“除了晕眩、恶心,十爷还有什么不舒服的?”

  十阿哥摸着额头,道:“脑子里不能想事儿,一想就更迷糊……”

  说到这里,他望向九阿哥。

  “好像有些忘事儿,方才拉架的事儿记得,可拉架前之前我同十三为什么路过,就想不起了……”

  九阿哥也学着太医模样,放缓了声音,道:“想不起来,就别想,过两天就好了……”

  太医听了,心里有了诊断,看着九阿哥,等九阿哥示下。

  九阿哥见状,就带了太医出来到外间。

  太医道:“十爷的症状,正是需静卧调养,三、五日不要挪动……要是三、五日后症状轻了,不迷糊不吐,再下炕缓慢行走,直至如常,也就好了……要是三、五日后,症状还没转好,那就要延长静卧的时间……”

  九阿哥点点头,道:“你开两个药膳方子吧,他既然恶心,药汤子能不吃就不吃为好……”

  太医应了一声,去旁边写方子去了。

  这会儿功夫。

  小棠来了。

  带了一盒果丹皮,一大碗水果丁子拌酸奶。

  见到九阿哥在,小棠忙屈膝见过。

  这外间与十阿哥的卧室,中间就隔着多宝阁。

  十阿哥听到外头动静,忙道:“小棠过来送吃的了?”

  说着,他就要起身,又是眼前一阵阵发黑,胸口也恶心。

  九阿哥见状,忙上前扶住:“出息?东西在那儿又飞不了,着什么急?好好躺着,等一会儿饿了的时候再起来吃……”

  十阿哥见他紧张,忙安抚着:“本来也没什么,九哥也不要太担心了……”

  九阿哥板着脸道:“这伤的是脑子,又不是旁的地方,能不小心吗?你也是,傻了呀,就老老实实的挨了他一下,爷就不信你躲闪不开?”

  十阿哥没有回答,而是望向外间。

  九阿哥察觉到不对了,摆摆手,打发众人出去。

  “怎么回事儿?”

  九阿哥惊讶道:“你真是故意的?”

  十阿哥压低了音量道:“看到梁九功往回跑了……想着老三之前往五哥脸上招呼,用心太恶毒,不能轻易饶了他……”

  九阿哥听了,简直要爆炸:“他是什么东西,你是谁?就算想要坑他,也不用自己去坑啊!玩什么苦肉计?!自己半死不活的,玩劈叉了!”

  十阿哥捧着头,忙求饶:“九哥您小点儿声……”

  九阿哥“呼呼”的喘着气,却是闭紧了嘴巴。

  也就是十阿哥伤着,要不然的话,九阿哥就想要踹他。

  十阿哥苦笑道:“所以说这人不能太坏了,想要坏了别人,就坑了自己。老三是,弟弟也是。弟弟要是单纯的就拦着,没想着坑人,也就没有眼下这遭了……”

  九阿哥却想起舒舒说的话。

  凡事做过都有痕迹。

  他不由担心了。

  万一老十这个事情露出去……

  汗阿玛原本就不喜欢老十,往后还不知如何。

  九阿哥面上带了严肃,看着十阿哥道:“此事,天知地知,你知我知!烂在肚子里不许再想,也不许再跟任何人提起……就是十三与你九嫂那里也不用说,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十阿哥知晓轻重,点了点头。

  九阿哥想起五阿哥之前那满脸愧疚模样,少不得提醒道:“你受了伤,只有他欠你的,没有你欠他的……他本身就用心不良、恶毒狠辣,你不知道大哥后背的伤看着多恐怖……还有你挨这一下,都这么遭罪,要是在五哥脸上打实了,会怎么样……”

  十阿哥面上也添森冷:“之前只晓得他吝啬小气,没想到他是真坏,反正往后九哥您也要多提防……”

  九阿哥轻哼一声,道:“这个你放心,能收拾他一回,就能收拾他第二回……”

  十阿哥:“……”

  今天这事儿,有九哥什么事儿?

  九哥是不是感觉太良好了?!

  今日老三这件事,虽然有他与大阿哥的推波助澜,可归根结底是老三自己走歪了路。

  要是三阿哥没有还手,直接去御前告状,那说不得降爵的就是五阿哥。

  眼见着十阿哥睁不开眼的模样,九阿哥也不吵他。

  他去了外间,将十阿哥的太监叫过来,仔细嘱咐了半天才起身离开。

  走到门口,九阿哥就与十三阿哥迎面对上。

  十三阿哥不是一个人来的,还带了太监,太监手中端着一碗酸奶拌果子丁。

  见了九阿哥,十三阿哥站住:“九哥……”

  九阿哥点点头,看了那果子丁一眼,道:“这是给你十哥送的?不用了,他这边也有一份……”

  十三阿哥道:“弟弟知道,就是想要过来陪十哥一起吃……”

  九阿哥道:“那就去吧,就是说话小点声儿,别吵了他……”

  十三阿哥点点头,有些小大人的模样:“九哥放心,弟弟会照顾十哥的……”

  五阿哥那边伤势最轻,还有个太后在,九阿哥没有什么不放心的,就直接回了住处。

  舒舒见状,就想到提醒他防备三阿哥闹病。

  没等舒舒开口,九阿哥已经说起十阿哥的症状。

  “又吐了一回,听到大点儿动静都受不了,出了一身冷汗……”

  舒舒听了,也担心起来。

  脑震荡可轻可重,之前在御前时太医连方子都没看,只让静养两日,还以为是轻症。

  眼下听着,却是没准了。

  她便道:“十弟这样情形,不宜移动,最好还是在此处静养……”

  说到这里,舒舒想起之前七福晋的话。

  整个围场下来,圣驾驻骅了六处行在。

  第一处出了熊伤人事件,留下了五阿哥夫妇养伤。

  第二处是七福晋查出有喜,夫妻两个留在那边养胎。

  第三、第四、第五处都太平无事。

  第六处,又要留人了。

  舒舒心里想着这些,嘴上继续说着。

  “要不然,爷就去御前请了旨意,我们留在这里照看,让十弟静养些日子……等过几日,他好些了,咱们再追大部队……”

  九阿哥听了进去,却是摇了摇头。

  “追是追不上的,不过圣驾不是直接往盛京去,是经吉林乌拉,去兴京祭陵,随后才去盛京……可以直接去盛京汇合……”

  舒舒道:“那不是正好?”

  九阿哥犹豫了一下:“再过几日,就是太后圣寿,要不你跟着娘娘、五嫂她们出发……”

  舒舒嗔怪道:“爷说什么呢?不是咱们不敬,凡事都有轻重缓急……就是太后那边,也不会因此怪罪咱们的……”

  九阿哥点点头,道:“那爷这就去跟汗阿玛说去?”

  舒舒忙拉住他,低声说了对三阿哥那边的猜测。

  九阿哥脸色露出憎恶,咬牙道:“想病就病!要是他真能狠心将自己的身体糟蹋坏了,来换得汗阿玛怜惜,那爷也认了,要是想假模假式的,可没有那么好过关……”

  他与十阿哥一样,之前只是觉得老三就是有点阴损,爱告歪状,爱说小话什么的。

  就是不喜欢他而已。

  可今日也算领会了他的恶毒。

  九阿哥心中,真的将三阿哥当仇人了。

  他是所思既所现,厌憎都挂在脸上。

  舒舒哪里敢让他顶着这张脸去御前……

  舒舒拉着他进了卧室。

  九阿哥有些发蒙,看了看窗口。

  外头天色大亮着。

  不是要去御前么?

  舒舒已经拉着他到梳妆台前坐下,将玻璃镜往他眼前一递。

  “爷看着镜子,心里想着三贝勒……”

  九阿哥面上多了憎恶,口气也嫌弃得不行。

  “想他?爷恶心!”

  说着,九阿哥自己也愣了。

  他被镜子里阴冷的表情吓了一跳……


  (https://www.lewenw.cc/2/2780/732368453.html)


1秒记住乐文小说网:www.lewenw.cc。手机版阅读网址:m.lewenw.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