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我的公公叫康熙 > 第二百三十二章 小毒蛇在进化中(第二更求月票)

第二百三十二章 小毒蛇在进化中(第二更求月票)


  来人是巴图。

  已革科尔沁台吉。

  端敏长公主的幼子。

  样子有些狼狈,腿脚不大便利,袍子上还有血迹。

  作为和硕公主与蒙古亲王的儿子,巴图原本是恩封一等台吉,视同正一品,年俸一百两银子,缎四品。

  这年俸不多,可是这爵位是可以传承的。

  等到他下一代,可以选定一人继承一等台吉,其他儿子直接恩封四等台吉。

  这是朝廷对太祖血脉与黄金血脉的优容。

  如今,一切成空。

  “啪嗒”,巴图直接跪了,给九阿哥叩首。

  “九爷,奴才错了,奴才再也不敢了……”

  九阿哥见状,不由皱眉。

  “你怎么在这儿?”

  随着圣驾开拔,最后滞留的蒙古王公也都跟着启程。

  围场里,应该没有蒙古人了才是。

  巴图没有了之前公主爱子的骄狂模样,老实回道:“奴才先头藏起来,叫旁人上了马车……”

  因为这边行在留了两位皇子,除了内务府的属人与太医院的太医外,康熙还下令留了二十侍卫与五百护军。

  护军就驻扎在行在周围,二十护卫却是分了两什,一什是派给九阿哥的,一什是派给十阿哥的,都在眼跟前。

  听了巴图的话,就有人握了刀把,带了戒备。

  九阿哥的眼中也带了审视,将十阿哥拦在身后,防着这家伙爆起伤人。

  巴图见状,不由苦笑道:“奴才都这样了,还能如何?现下过来,不过是求九爷高抬贵手,放过奴才……”

  九阿哥听着这话不对头,道:“好好的,爷盯着你做什么?”

  说到这里,恍然大悟。

  “你当昨天的事,是爷告状了?”

  九阿哥皱眉道:“爷是那小肚鸡肠的么?要告,早就告了……干爷什么事儿?!明明是长公主在太后面前咆哮无礼,气恼了太后,才使得汗阿玛恼了,不仅罚了长公主与王爷,还迁怒到你这个最疼爱的儿子身上……”

  说完这些,他扶起巴图,带了惋惜。

  “咱们表兄弟年岁相仿,又是不打不相交,我还以为往后这亲王世子之位肯定落到你身上,到时候去京城行走也体面……哎,可惜了,长公主这回是真错了,这个时候与太后吵架,还口出不逊,说太后老糊涂,这眼看就是万圣节……”

  他似察觉到自己失言,忙改了口道:“围场离科尔沁部也千里之遥,表哥别耽搁了,追长公主他们去吧……”

  说着,就吩咐旁边侍立的行在总管预备马车。

  又叫了护军校,命他带五十马甲,护送巴图追赶达尔罕王府的队伍。

  现在各部出发没多久,快些赶着半个时辰、一个时辰就能追到。

  巴图就这样浑浑噩噩的,被扶上了马车。

  十阿哥在旁,看着九阿哥,眼中带了新奇。

  九阿哥挑眉道:“怎么?见识了吧?这就是‘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

  十阿哥不解:“直接叫人撵了就是,九哥跟他磨牙做什么……”

  九阿哥冷笑道:“你是不知道,长公主有多过分,昨天指着我的鼻子骂,说我不要脸,勒索钱财,你嫂子护着我,她就说你嫂子算什么东西,轮不到你嫂子来教导她行事……只停俸三年算什么惩罚……她缺那几百两银子么?”

  和硕公主下嫁外藩,年俸四百两,俸缎十五匹。

  三年下来,不过一千二百两。

  可是端敏长公主嫁妆丰厚,压根不指望年俸过日子。

  十阿哥的脸色也难看起来。

  九阿哥继续道:“原本还觉得憋闷,隔了这老远,她还是长辈,就算郁闷也没地方报复去……这送上门的,几句好话罢了,说不得就能另有奇效……”

  十阿哥想起巴图方才走前的神情,点了点头。

  “他回去会探查的,等确定如此,说不得真要将长公主恨上……”

  九阿哥带了几分轻蔑:“不奇怪,谁叫他是幼子,骄纵惯了……又是没有什么本事儿,除了狐假虎威之外,估摸就剩下窝里横了……”

  舒舒就在旁边,目睹了一起,觉得有些诡异。

  好像……

  毒舌九有进化的趋势……

  成了小毒蛇了……

  看着像反派啊……

  不过方才之事,换了舒舒,也是差不多的应对。

  报复端敏长公主的无礼还是次要,主要是转移巴图的怨恨。

  不是畏惧,而是放着这一个雷,不知道什么时候炸开,这感觉很不好。

  今日此举,也算是扫雷了、

  不过眼下,十阿哥是不是太瘦了……

  等到三人回转,舒舒与九阿哥就直接送十阿哥回来。

  这个时候,肯定是要以十阿哥的身体为先。

  舒舒叫了十阿哥身边太监,才晓得十阿哥这两天除了最早的酸奶拌水果丁子没吐,其他的吃了都吐了。

  舒舒心里大概有数了。

  酸的能吃。

  有些怕油腻。

  她就吩咐小棠去膳房预备酸菜锅子。

  要高汤做底,不过上头的浮油撇干净。

  里面烩的不是油炸过的伊面,而是银丝面。

  还有就是腌制的酸黄瓜,切成碎丁子,炒瘦肉沫,用来佐粥。

  因为要恭送圣驾,大家都没用早膳呢。

  少一时,早膳就摆上来。

  除了酸菜面,还有白粥,配着两样素花卷,几样酸口的小菜。

  十阿哥果然没有吐,吃了两碗酸菜面。

  等到用完早膳,十阿哥担心兄嫂待着无趣,就跟九阿哥提议道:“等过两日弟弟好了,咱们带嫂子打猎去……”

  这里是皇家猎场。

  军民百姓禁入禁猎。

  他们做为皇子阿哥,带几十个侍卫护军去狩猎,也没有人会说什么。

  九阿哥听了动心,却是说道:“干嘛等你好了?你养你的,我们顽我们的……”

  说着,他就望向舒舒。

  舒舒想的多些。

  圣驾虽已经开拔,可不是天高皇帝远。

  这边两个皇子在呢,肯定有消息传到御前。

  要是知晓他们在圣驾离开后就开始撒欢,也说不过去。

  舒舒就道:“不着急,过了这几日,咱们出围场时,途中狩猎更方便,也省的专门腾出一天来……”

  九阿哥没有意见,就都听舒舒的。

  行在膳房这里留了御膳房的师傅,可也有本地的师傅。

  舒舒听说后,每顿就想一两个酸味清淡的菜来,其他的让师傅们做些围场本地特色。

  围场这边囤积的食材,以各色野味为主。

  不过新鲜的不多,多是风干、腌制过的。

  舒舒尝了鲜儿,就让换回原来的菜单。

  日常还是以鸡、羊肉为主。

  过了三日,十阿哥的晕眩好了许多,也能简单的行走。

  又过了五天,基本差不多好了。

  这时,已经是十月初七,离十阿哥生辰就剩下四天,离舒舒的生日就剩下六天。

  九阿哥就有些犹豫,跟舒舒商量着:“要不要给你们过完生辰再出发?”

  舒舒觉得,没有必要。

  都是散生日,就是一顿寿面。

  不过还有十阿哥,她便道:“问问十弟的意见,我都行……”

  十阿哥已经迫不及待,道:“赶紧走吧,憋死了,也冷了……”

  虽然行在屋子里地龙早就烧起来,可外头干冷干冷的。

  这里地势高,还有山林,气温偏低。

  没有外人在,舒舒也就少了几分克制,冰糖雪梨、冰糖银耳、冰糖燕窝,顿顿不落。

  不仅自己吃,还带着十阿哥与九阿哥吃。

  口罩也戴上了。

  饶是如此,也是将将地将咳嗽压下。

  每到夜里躺下时,胸口总要憋闷。

  九阿哥之前不想出发,就是为了这个,想要多拖延一段日子,到时候连盛京也不用去了,直接转道回京。

  这里是围场的东界,距离盛京一千里,距离京城则是八百里。

  盛京到京城,一千三百里。

  九阿哥见舒舒不耐寒冷,也怕路途奔波辛苦,勾起她的病,就想要取巧。

  舒舒觉得不妥当。

  太刻意了。

  十阿哥的症状都在太医院的脉案上,那个是要呈交御前的。

  而且,难得出门一趟,下次出京还不知什么时候。

  二比一。

  三人就带了一干人出发。

  在离开围场前,还有一场狩猎。

  听说九阿哥要带着福晋射猎,护军校拿了个简单的地图过来。

  是从行在到御道中间的距离,有两个小围场。

  一个里面有两头老虎,一个圈着鹿群。

  九阿哥想起鹿血功效,心荡神驰,却没有独断专行,而是争取舒舒的意见。

  “咱们打老虎,还是去打鹿……”

  侍卫、护军们都在,几百号青壮。

  别说是两头老虎,就是再来个十头、八头的,也是大家的战绩。

  舒舒却觉得算了。

  这些日子看了不少虎皮。

  就是虎骨,下头也孝敬了不少。

  还是别折腾大王了。

  “还是鹿群吧,大家正好添菜……”

  舒舒说道。

  于是,九阿哥就与几位护军校划定了出发的路线。

  舒舒上马车里换了骑装下来,脸上也蒙着厚厚的口罩。

  她背着弓,手中拿着手弩,递给九阿哥。

  九阿哥摆手道:“你使吧,爷也带了弓……”

  舒舒依旧是放在他手中:“我怕是到时候不敢下手,还是爷拿着,全当我射了……”

  否则的话,凭借着九阿哥自己的力气,在下头人面前露怯,也不大好。

  九阿哥缺少几分自知之明,听舒舒再三说了,这才接在手中。

  十阿哥挑了车帘,跟九阿哥恳求道:“九哥,弟弟也去吧,真没事了……”

  九阿哥瞪了他一眼,道:“安生待着,又不是行围,还要添人手,等着吃就行了……”

  队伍行进了一个时辰,离行在远了。

  前头的河边,就有个鹿群在悠哉的饮水。

  早有马甲披着鹿皮上前,吹着鹿哨,引着鹿群到了包围圈。

  舒舒勒住缰绳,将手中的弓放下。

  即便是食材,也有些下不去手。

  雄鹿矫健……

  雌鹿秀美……

  小鹿玲珑……

  舒舒转过头,还是等它们变成食材吧。

  九阿哥在旁,见她这个模样,露出果然如此的神情。

  “你说小时候射猎过,不会是蒙爷吧?回头爷得问问岳父,到底是真是假?”

  舒舒笑道:“这有什么扯谎的?当时年岁小,不知生死,就少了畏惧……如今大了,就不一样了……”

  九阿哥听着“生死”二字,也感慨莫名。

  不过,他却不会将这个与狩猎混为一谈。

  弱肉强食,是这世间的道理。

  人是万物之灵,可以是狩猎万物。

  要是人上头还有更高一级的生灵,那人也是猎物。

  他神色肃穆,拿起手弩,对准一个半大的母鹿射了出去。

  小母鹿应声而倒。

  鹿群一哄而散。

  旁边埋伏的二十侍卫、一百护军,则是几轮骑射。

  须臾功夫,地上就倒了不少鹿。

  有直接射毙的,有倒地哀鸣的。

  九阿哥翻身下马,将马背上空着的皮水囊拿了,去接鹿血。

  舒舒看了个正着。

  想起了嫩嫩的鹿血豆腐。

  番椒富足了。

  麻辣鹿血豆腐,肯定好吃。

  这些日子在行在这边,舒舒也没有干闲着,叫人预备了不少东西。

  因为天气寒冷,还要赶远路,最怕的就是有人病倒。

  舒舒他们几个,肯定没有什么担心的。

  除了围场外,就有御道,通往盛京。

  沿路五十里、六十里左右,就设行宫。

  就是行宫房舍有限,随行的护军营马甲大部分还要住营帐。

  舒舒就叫人准备了几坛子麻辣酱料。

  里面是花椒、大料、生姜、番椒这些驱寒的东西。

  花椒这个时候金贵,数量有限,还是以老姜为主。

  里面还放了不少菜干、肉干,弄了好几坛子。

  护军营伙房那边直接送了几坛子过去,用来给大家烩汤驱寒。

  二十侍卫的伙食,则跟着舒舒他们这边一起吃。

  这些上三旗侍卫,都是品官。

  一等侍卫正三品,二等侍卫正四品,三等侍卫正五品。

  都是出身上三旗勋贵子弟。

  有几个,与十阿哥相熟,是钮钴禄家的旁支子弟。

  掌勺的是内务府留下的大师傅,也要跟着出发,去与大部队汇合。

  大家没有风餐露宿,而是直接去了御道上的行宫。

  当天下午,行宫上面就满是香辣味。

  射杀的二十多头鹿,舒舒这边留下三头小鹿。

  一头小的,就直接切了肉片,烩到麻辣汤中。

  两头略大的,直接烤了,大家分着吃了。

  舒舒惦记的麻辣鹿血,也吃上了。

  九阿哥借口老十还需清淡饮食,只许他尝了一筷子,剩下都给舒舒吃了。

  到了晚上,九阿哥就喝了几口鹿血……


  (https://www.lewenw.cc/2/2780/732170563.html)


1秒记住乐文小说网:www.lewenw.cc。手机版阅读网址:m.lewenw.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