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我的公公叫康熙 > 第二百五十二章 有难处了(第一更求月票)

第二百五十二章 有难处了(第一更求月票)


  九阿哥心里算了下时间,确实差不多该到了。

  他点点头道:“明天去问问理藩院与宗人府那边……”

  要是人来了,内务府这边也要开始预备“初定礼”。

  这个是他来负责主办,感觉也方便许多。

  舒舒听了,笑道:“有太妃在宫里,那边来人,肯定要递牌子进宫给太后与太妃娘娘请安……”

  到了那个时候,阿霸亥格格肯定也会被带进宫来。

  十阿哥点点头,觉得都不困了。

  他望向舒舒,难得带了腼腆:“那等她们进宫,九嫂帮着好好看看……”

  舒舒忍了笑,道:“太后最是体贴仁爱,到了那個时候,肯定会传你去宁寿宫的……”

  不仅给未婚夫妻提供机会见见,也给阿霸亥的长辈看看十阿哥。

  幸好十阿哥顺利度过变声期,加上随扈几个月,看着有些结实,不再是之前细脚伶仃的单薄公鸭嗓少年模样。

  要不然,还真有些叫人下头。

  十阿哥点点头,嘴角翘着,生出几分期待。

  九阿哥见了,少不得提醒着:“婚期不是二月就是三月,就剩下这三、四个月,你可别在这个时候弄出什么庶长子来……到时候弟妹没脸不说,往后也麻烦……”

  三、四个月,生孩子不够,怀孕却够用了。

  有着五阿哥与七阿哥那边的前车之鉴在,九阿哥可不喜欢老十这里也乱糟糟的。

  别看北巡一趟,好像那两对夫妻也融洽了、和美了些,可是庶长子立着就是立着。

  如今成了宗室,更是不好说。

  回头什么时候长子生母请封了侧夫人,那就又不同。

  往后这爵位传承,就要有纷争。

  自己可还盼着十弟的嫡子呢,别因这些乱七八糟的耽搁了。

  舒舒在旁,发现兄弟俩说话,都忘了一件事。

  那就是大福晋的病重。

  要是大福晋病逝,他们也要服小功。

  婚期肯定要被延后了。

  也许他们心中,还在想着大福晋好转过来。

  死亡,对于十六、七岁的少年来说,还是太陌生。

  即便十阿哥经历过一遭,也是如此。

  十阿哥忙道:“九哥放心吧,弟弟不是那糊涂人……”

  舒舒则是想起蒙古京城旗装截然不同。

  即便是入乡随俗,也需要一些时间。

  或许,自己晓得预备什么见面礼了。

  只有其他的,暂时还轮不到她出面。

  十阿哥身份显贵,宫里能代他出面的女眷不多。

  即便宜妃之前与温僖贵妃多年交好,这个时候也不能越俎代庖。

  舒舒这个嫂子,可以在出门时候照看十阿哥饮食起居,可在这种婚娶大事上也没有资格说话。

  有资格出面的,就是太后与太子妃。

  太后又是不管事的,那就是剩下一个太子妃。

  太子妃?

  舒舒想起一件不大对劲的事来……

  今晚,毓庆宫没有人出来。

  太子没来,太子妃没来,也没打发人来。

  舒舒忙道:“爷打发人去毓庆宫了么?”

  九阿哥不解道:“打发人去毓庆宫做什么?”

  舒舒目瞪口呆。

  “那边……不知道直郡王今晚搬家?”

  九阿哥道:“许是知道,许是不知道,谁晓得呢……”

  舒舒犹豫道:“可……太子没露面……”

  九阿哥道:“汗阿玛也没露面啊……再说了,毓庆宫与阿哥所中间还隔着东六宫,太子不知避讳,半夜横穿过来,那成什么了?”

  十阿哥在旁,听明白舒舒的顾虑。

  “九嫂不用担心,不是九哥的疏忽,太子爷是君,他与汗阿玛一样,与我们兄弟不一样,不用守这些俗礼……”

  舒舒点点头,没有再说什么。

  只是单纯的俗礼么?

  太子将自己当成了君,谁又能将他当成兄弟?

  现下康熙不会挑剔,觉得儿子之间,“君臣有别”是守秩序。

  可等到挑剔的时候,会不会觉得太子缺了人情味儿?

  如今皇父在位,都待兄弟疏离,视兄弟为臣仆,那以后呢?

  这个时候,太子是做也是错,不做也是错了。

  太子现下,就是被架得太高了。

  大家从最早的仰视,逐渐变成挑剔……

  一夜无话。

  次日,舒舒睡到日上三竿才起。

  九阿哥不在,已经往御前去了。

  不用问也晓得,眼下九阿哥心中,指定是他亲亲十弟的亲事最重要。

  舒舒就着紫菜蛋花汤,吃了一笼屉龙眼包子。

  今天最主要的事情,就是预备出六份乔迁礼来。

  今日十一月十三,后天就是十五。

  搬出去的诸皇子福晋,往后是什么样的请安行程,都没有定呢,后天应该会如常入宫。

  这乔迁礼最好明日就送过去。

  省得拖久了,不好。

  幸好这回带回来不少皮子,有蒙古各部的“寿礼”,当时舒舒觉得烫手,分润出去了。

  可随后,还有围场各处管事的“寿礼”,这个可是收得心安理得。

  加上三阿哥给的,盛京采买的,足有二十来车。

  舒舒就拉了小椿、核桃清点,留下娘家的那份,其他的就差不多均分成六份。

  不过,根据各家人口,也做了略微的调整。

  像大阿哥、四阿哥这样孩子多的,就多置换了些银鼠皮在里头。

  银鼠皮细软轻薄,比较适合做童褂。

  不过总的价值,都差不多。

  小椿私下问道:“福晋,五贝勒府那边也这么送么?娘娘那边晓得,怕是不高兴……”

  舒舒早有思量,道:“加上白玉观音,还有那个石榴宝石盆景,挑一对花瓶,金如意一对……”

  五福晋与七福晋同日进门,如今七福晋怀孕,最忐忑的怕就是五福晋。

  虽然说实打实的嫁进来只有一年半,可现在都是按照虚年算的,再过一个半月,就是第三年。

  舒舒送这个,也是美好祝福。

  就算是宜妃过问,也只有满意的。

  小椿不肯动地方,带了祈求:“福晋……那观音还是换旁的吧……”

  舒舒看了她一眼,见她嘴角耷拉着,眼泪都要出来了,就晓得她想多了。

  “行了行了,白玉观音留下,加上那套紫檀四季笔筒……”

  小椿这才欢快的下去预备。

  核桃在旁,犹豫了一下道:“八福晋那边,怕是会挑理……”

  舒舒轻嗤道:“随她挑去……”

  不过四福晋与七福晋那边……

  算了,又不是只送一次礼。

  七福晋那边,等孩子落地预备丰厚的。

  四福晋这边,往后再说。

  要不然的话,又是都要送一轮。

  等到下午,九阿哥回来。

  舒舒就将拟好的礼单给九阿哥看了。

  九阿哥简单翻看了下,大致都差不多,心下有些犹豫。

  舒舒将递给他另一个礼单:“这是以我的名义,送五嫂的……”

  实际上,九阿哥想说的是,八哥那边不加一份么?

  可是他有些说不出口。

  送了八哥,老大那边没有表示么?

  送就都送,不送就都不送,要是真的分出三六九等,那不是送礼,那是打脸了。

  好像,舒舒的法子反而是最好的。

  明面上都是一样的礼,不偏不倚的。

  私下里多一份。

  也是因为同胞兄长的缘故。

  旁人再挑剔,可就是不通情理了。

  九阿哥点点头,道:“就这样吧……”

  他与八哥兄弟之间,又不讲究这些虚礼。

  舒舒不方便出宫,就由保姆齐嬷嬷出面送礼。

  次日一早,齐嬷嬷就带了人与礼物出宫了。

  到了中午,齐嬷嬷回宫,面上有些古怪。

  等到打发丫头们下去,齐嬷嬷才低声说了缘故。

  原来她一上午走了六个府邸,大多收拾得井井有序。

  直郡王那边不用说,早就分下了八旗佐领,有王属人口。

  如今各家都安排人上门执役。

  尚书府那边,也去了不少人。

  三贝勒这里,就是差不多的情形。

  剩下几个贝勒,搬家是搬了,内务府佐领也划下去,可八旗佐领还没分。

  用的多是带着的包衣。

  可是这些包衣也才划下去,彼此都生疏着。

  这个时候,妻族得力与妻族不得力,就有了区分。

  “四贝勒府,看着倒是秩序不乱,好像是四贝勒的几个哈哈珠子得用……”

  “七贝勒府,纯亲王福晋打发人过来了,今儿看着已经收拾的差不多……”

  “八贝勒府,听说昨日安王系的几位王爷、贝子都在,也不缺人手……”

  “就是五贝勒府,现下看着还乱糟糟的,没有姻亲帮衬,那些包衣妇人也有些拿大……”

  齐嬷嬷说到这里,道:“还有人念叨五福晋的阿玛是笔帖式什么的……”

  舒舒听着,就晓得了缘故。

  五福晋虽是满洲大姓出身,家里却是旁支。

  祖父在陕西巡抚任上,不在京中。

  她阿玛确实就是六部闲散笔帖式。

  这几日皇子开府,各姻亲家都上门走动,他他拉家这边应该不好上门。

  实在是地位相差太大。

  即便是岳父、岳母,也没有底气。

  如今包衣妇人尚不服五福晋身份,等分了八旗人口了,那些诰命夫人,怎么看五福晋?

  在宫里时候,大家都是清一色的皇子与皇子福晋,还看不出什么来。

  到了宫外,怕是会被处处比较。

  等到九阿哥回来,舒舒就跟他说了贝勒府的现状,与五福晋的难处。

  九阿哥听了,却是脸色发黑。

  “没有姻亲帮衬?郭络罗家是死的?”

  原来就是圣驾回銮之前,郭络罗家大舅一家也阖家启程,迁居京城。

  郭络罗家大舅爷,将出任正四品的贝勒府司仪长。

  舒舒才想起了,自己忘了这个。

  “是不是路上耽搁,还没到京?”

  虽说对郭络罗家印象不好,可舒舒还是不觉得他们有胆子怠慢皇子。

  尤其是九阿哥已经对他们表示不满的情况下。

  “不是还有桂丹?还有上下管事……”

  九阿哥依旧不满。

  好么?

  当官的时候,给你们留着肥缺。

  需要你们出力的时候,不露面了。

  他有些不放心:“那边不会在贝勒府拿大吧,五哥又是个好脾气的,别被他们糊弄了……”

  舒舒道:“五嫂是个明白人……”

  说到这里,她好奇道:“汗阿玛指婚后,就没想到给五嫂阿玛一个恩典……”

  笔帖式之女为皇子福晋,这说着也不好听。

  九阿哥仔细想了想,道:“好像是赐了东西给布雅努……”

  布雅努,五福晋祖父,陕西巡抚。

  舒舒囧。

  九阿哥也察觉到不对劲:“估摸汗阿玛就没想起来还有五哥岳父的事儿……”

  他想了想,道:“过了赐婚的时间,也不好这个时候大喇喇的再加恩……倒是内务府那边,总管下头的办事郎中,也有从六部调过去的……”

  舒舒听着这话音不对,九阿哥是想要自己这这件事给解决了。

  她连忙道:“爷,内务府是皇上的内务府……五哥不仅是皇子,还是爷的哥哥,怕是不乐意如此……加恩也好,升调也好,还是当由皇上做主……”

  卖人情也没有这么卖的。

  明明是弟弟,将老子的活儿给干了,康熙能乐意?

  九阿哥仔细想了想,确实是这个道理。

  他抚额道:“昨天去了乾清宫,说的是老十初定礼;上午又去了乾清宫一趟,说的是各府年后的分例供应,这下午还得跑一趟……”

  之前在尚书房的时候,除了皇上考教的时候,他们都躲得远远的,不往御前凑。

  现在多了内务府的差事,感觉一天都要一、两趟。

  舒舒听了,很是心安。

  少年,这样才对。

  这才是合格的打工人。

  不自专,随时请示汇报。

  九阿哥提及乾清宫,小声跟舒舒八卦道:“汗阿玛这两天没歇好,舍不得儿子出宫呢,眼圈乌黑……也不想想,一个个都多大了,孙子都一堆了,再不放出去,过几年重孙子都有了……”

  舒舒点头,也觉得不该再留了。

  阿哥所距离东西六宫太近了,即便有着重重的门禁的,可是低头不见抬头见的。

  加上以后小格格、小阿哥也多,难免有冲撞的地方。

  后世小说家言,提及“太子烝庶母”,或许是杜撰。

  或许有捕风捉影之嫌……

  但是现下,紫禁城里的门禁,的确不是那么森严。

  反正不好说……


  (https://www.lewenw.cc/2/2780/731414186.html)


1秒记住乐文小说网:www.lewenw.cc。手机版阅读网址:m.lewenw.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