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我的公公叫康熙 > 第二百六十一章 不孝的东西(第一更)

第二百六十一章 不孝的东西(第一更)


  “儿女双全啊,估摸还要再等等,倒是孙子、孙女双全了,也是妹妹的好福气……”

  荣妃撇着嘴说道。

  这是说的五阿哥那边的刘格格,九月底又生一女之事。

  “听说这一位是长孙之母,往后这一侧夫人跑不了了……”

  没有人接话,荣妃就自接自话。

  宜妃笑着说道:“姐姐不用急,听说您看重三贝勒身边的格格,比对三福晋还抬举,想来过两年也能得了这福气……”

  除了惠妃,不知道之前的事,其他的妃嫔都低了头。

  刚才太后出来前,就在东次间训人,可没有压着音量。

  荣妃娘娘怎么了?

  太后要护着五阿哥、五福晋,她这个时候还敢刺上。

  大家留心太后反应。

  太后眼皮子都没抬,全当荣妃是空气,只看着惠妃,带了担忧道:“怎么没精神?身子不舒坦,叫了太医没有……”

  惠妃笑了笑道:“就是昨晚多吃了几口茶,走了困,三更天才阖眼,一会儿回去补个觉就好了……”

  太后想着大福晋那边,也跟着发愁。

  “好好的孩子,这么丁点儿的岁数……”

  惠妃带了几分感伤道:“臣妾也舍不得,不是臣妾自夸,实在是这个儿媳妇处处妥当,之前她服侍大阿哥,也是尽心尽力……如今眼见着日子起来,哎,都是命数……”

  太后点点头,有些唏嘘。

  看着下头的几个孙媳妇,决定回头跟五福晋与舒舒说一声。

  没有什么命数,不要瞎折腾。

  儿女随缘,不必强求。

  过好自己的日子,才是真福气。

  太后想着大福晋熬日子,惠妃肯定跟着难受。

  她就道:“这些日子,你就别过来了,好好的歇一歇,你也不年轻了,自己开解自己吧……”

  惠妃面带感激,点头道:“娘娘体恤,那臣妾就躲几天懒……”

  说到这里,她望向宜妃身后的舒舒,跟宜妃夸奖道:“郡王府那边乱糟糟的,几位小格格、小阿哥的冬衣都不齐全,幸好咱们九福晋细心体贴,送了两车皮子过去,大半都是银鼠皮,小人儿正得用的,可算是救了急……”

  宜妃笑道:“这有什么?亲婶子,正是应该的……”

  惠妃又望向舒舒:“你大哥不好进来,回头让他谢老九去……”

  舒舒带了腼腆,依旧是原来的说辞。

  “妃母不用放在心上,不过是正好有了,就一时偷懒用这个糊弄着,做了乔迁礼,大哥宽和,才不与我们计较……”

  并不大喇喇的领情。

  本来就是礼尚往来的事儿。

  赶巧赶巧罢了。

  惠妃笑笑,没有再说旁的。

  她心里明白。

  哪里有那么多正可好?

  不过是用心还是不用心的区别罢了……

  *

  乾清宫,西暖阁。

  康熙迎来了他的不如意。

  他看了眼座钟。

  未初二刻。

  平日里不是早膳后,就是晚膳后的,今天来早了。

  赶上摆膳桌。

  亲儿子,又是一副盯着膳桌流口水的模样,还能撵出去?

  康熙指了指炕边,带了无奈道:“坐吧,跟着吃一口……”

  早有侍膳的太监机灵,跟着送了碗筷过来的。

  梁九功亲自递了帕子过来。

  九阿哥接了,微微欠身道:“劳烦梁谙达……”

  梁九功避开:“本是奴才分内之事……”

  九阿哥擦了手,就往炕边坐了。

  如今天冷,膳桌上放着锅子,是一道炖鸭子。

  另有几个炒菜,一道荤的,是鸭胸肉,剩下几道就是素菜,白菜木耳、虾米萝卜之类的。

  食不言。

  父子俩默默地用了膳。

  等到康熙撂下筷子,九阿哥才开口指了那锅子道:“汗阿玛,这个不对啊……”

  侍膳太监与梁九功都变了脸色。

  康熙却镇定。

  他听着儿子的口气,觉得下头不像是正经话,不是奴才担心的那些。

  要知道方才九阿哥吃的喷香,夹了个大鸭腿不说,还连着喝了三碗汤。

  看得康熙都跟着喝了一碗汤。

  还别说,不知是不是火候到了,还是配菜放得好,这鸭汤喝着清爽不腻人,味道很好。

  康熙抬了抬眼皮。

  “怎么个不对法啊?用了你福晋的菜谱?”

  九阿哥眼睛滚圆:“汗阿玛您知道……”

  康熙轻哼一声,懒得回答。

  不是废话么?

  要是他不点头,谁敢增减御膳房的菜单?

  九阿哥不满道:“那汗阿玛您就白用了?这些可都是儿子福晋叫人琢磨出来的,儿子还想着收起来,回头打发人开个馆子呢……”

  康熙瞪着他:“什么意思?外头旗民百姓吃得,朕反而吃不得?”

  九阿哥乖觉,忙改口道:“那哪儿能啊……儿子就是寻思着,这不是要到年底了么?您之前说赏皇子阿哥银子,将儿子福晋的也加上,省得好像做长辈的不大方,白占小辈便宜似的……”

  康熙没好气道:“旁人是’亲兄弟、明算账’,你这是跟你阿玛‘明算账’了……”

  九阿哥忙道:“算不清的,儿子就是这么一说,您一听也就完了,咱们还是说正事儿吧……”

  康熙揉了揉太阳穴。

  “说罢,又有什么正事儿……”

  前天的“正事”是老十的初定礼。

  昨天上午的“正事”是外头诸皇子府的日用供给。

  昨天下午的“正事”是五阿哥岳父的品级。

  九阿哥道:“汗阿玛,老十不是后天订婚么……”

  “后天?十七?”

  康熙意外:“钦天监选的日子?”

  九阿哥才想起自己得了钦天监日子后还没有禀告。

  “嗯嗯,听了汗阿玛吩咐,儿子就打发人去钦天监了,年前三个日子,剩下两个都在腊月,就这个在冬月……”

  康熙点点头。

  九阿哥继续说道:“皇子初定礼,除了领侍卫内大臣之外,还要内务府总管出面……儿子还要跟四哥、八哥一起陪着老十认亲呢,那内务府总管这块儿,您看着是不是再安排两人?”

  康熙心里不痛快了。

  “胡闹!就为了初定礼增加两总管?”

  九阿哥忙道:“也不是单为了这个,内务府衙门这么多的事儿,里里外外的,管这么多,儿子哪里顾得上啊……汗阿玛手上有什么能用的人,调过来用好了,到时候儿子使唤也方便……要不然儿子还每天还要去盯着宫里杀几头猪,外头哪个哥哥府上多要几匹缎子?琐碎死了……”

  康熙没好气的训斥道:“才正经在衙门当几天,这就嫌弃了……”

  他是想安排总管下去。

  可是他想安排,与儿子想要是两回事。

  儿子不想要的时候,他更想给人。

  儿子想要,他反而不想给了。

  要不然顺着这小子的心,不是叫他得意了?

  九阿哥接着说道:“汗阿玛,除了干活的,还需要给镇山太岁,最好瞧着六部九卿,哪位大人得闲……内务府这些包衣,被汗阿玛优容过了,一个个骄横着呢……”

  康熙打量了九阿哥好几眼,眼神沉了沉,带了好奇。

  “这都是你想的?”

  九阿哥刚想要实话实说,马上闭紧了嘴。

  谁晓得汗阿玛问这个干什么……

  他小心眼,要是鸡蛋里挑骨头呢?

  九阿哥就讪笑道:“这不是儿子想要躲懒么?这大冬月的,多睡半个时辰一个时辰,不是更香……见天的在衙门盯着,儿子都瘦了……看了那么多的书,儿子也不是傻子,也学的差不多了……”

  他一副大言不惭的模样,康熙却摇头道:“朕没看出来,朕瞧着,你更像是得了军师……”

  九阿哥屁股底下长钉子了。

  他站起身来:“真没旁人,就是儿子自己想的……您也真是的,再问也没用啊,儿子还能给您无中生有,弄出个人来么?”

  说着,他就往门口走:“后天就是正日子了,汗阿玛您要抬等,也赶紧多加两样,省得后儿着急忙慌的出了纰漏……”

  康熙见他给自己派活,哭笑不得,想要再骂两句。

  九阿哥脚下不停,一溜烟儿走了。

  康熙脸色转淡,跟梁九功吩咐道:“去打听打听的,九阿哥之前都见谁了……”

  谁在后头动心眼?

  到底是什么意思?

  盯上内务府了?

  还是其他……

  不管是哪一种,康熙都不会容忍。

  也不能容忍,有人利用老九的赤子之心……

  其心可诛……

  *

  上书房里。

  十阿哥这边也才撤下膳盒。

  眼见着九阿哥过来,十阿哥多了欢喜。

  九阿哥就道:“除了钮祜禄家与你姨母那边,你还有打算请的人没有……凑凑人头,到时候也热闹些……”

  十阿哥听了,连忙摇头。

  “就是个初定礼罢了,不用太张罗……有这两家够了……”

  关键是汗阿玛那里,怕是不乐意他勾连外头。

  人越少越好,多了,不知道什么时候就是罪过。

  按照十阿哥的本意,连带着钮祜禄家那边都不想叫。

  大舅舅失了爵,还被污了名声,这几年都是闭门不出,不怎么爱交际。

  叫他出来,是为难人。

  阿灵阿那边,小人罢了,跟自己既是面子情。

  不过谁叫十阿哥是钮祜禄家的外孙呢?

  搁在汉朝时,十阿哥就要被叫钮祜禄皇子。

  皇子与外家,在世人眼中,也是互为表里,撕巴不开。

  十阿哥要是表现得疏离那边,落在世人眼中,就是他不知好歹,冷心冷肺。

  九阿哥点点头道:“那就不喊旁人了,我打发人去都统府了,到时候让我岳父带几个人也过去,也差不多了……”

  十阿哥明白九阿哥的好意,也领了这份好意。

  “那感情好,到时候,弟弟同都统大人好好亲近亲近……”

  九阿哥还是觉得不大圆满,跟十阿哥抱怨道。

  “阿霸亥太小了,只有两个旗,子弟在京也少……汗阿玛也是,当初从科尔沁选人多好,那边子弟在京城补缺、做侍卫的,能有二、三十号人……”

  十阿哥笑着安抚着:“可以了,又不给旁人看,不要那虚热闹……”

  这两日实在忙,九阿哥说完这些,就又去内务府衙门。

  *

  乾清宫,西暖阁。

  康熙正面已经得到准确的消息,知晓的九阿哥上午的行程。

  八阿哥去过内务府衙门。

  兄弟俩一起出了皇城。

  随后,老九去了刑部衙门。

  背后指导老九的,是老四,还是老八?

  康熙将怀疑放在了老八身上。

  这兄弟俩向来交好,老九好像也比较听老八的话。

  老八、老九……

  老八、老大……

  康熙心里不太舒坦。

  这时,梁九功进来禀告:“皇上,四贝勒求见……”

  康熙有些意外,这个老四不经传召,轻易不来乾清宫。

  他在刑部核查死刑犯案卷,这是有了什么发现?

  可是依照他的行事,即便有所发现,也是先禀满汉尚书,而不是越级禀告。

  即便是皇子阿哥,在六部行走,也只是行走罢了。

  真正做主的,还是六部尚书。

  康熙点点头,传人进来。

  四阿哥进来,有板有眼的打千做礼。

  康熙叫起,道:“老九上午找你去了?拉你后个去操办十阿哥初定礼?”

  四阿哥点头道:“本就是儿子应该去的。”

  他序齿在这里,大阿哥抽不出身,三阿哥……

  三阿哥降爵的原由,他也影影绰绰的听说了。

  两下里怕是正尴尬。

  康熙神色稍缓:“那你就辛苦着,盯着几个小的,不要叫老九胡闹……”

  四阿哥道:“汗阿玛,儿臣过来,就是想跟您说说九阿哥……”

  康熙有些意外。

  “老九怎么了?在你面前犯混了?还是言语不恭敬……”

  他可是记得清楚,老九是躲着老四的。

  今日求人,都不晓得客气些?

  这是将老实人惹毛了?逼着老四来告状?

  四阿哥摇头道:“没有,阿哥长进了,就是儿臣觉得他年岁在这里,之前向来娇生惯养的,没有历过什么事儿……内务府的事情又繁多,他刚接手,不熟悉的也多,要是顾不上,难免有出了纰漏的地方,到时候就是失察的过错……耽搁了差事不好,也容易打击阿哥的上进心……”

  说到这里,他顿了顿道:“儿臣晓得了,就多嘴一回,想跟汗阿玛说一声,是不是再安排两个妥当的人过去辅佐教导阿哥行事?”

  康熙神色不显,心里很意外。

  原来老九背后的军师不是八阿哥,是四阿哥。

  不过想想后,也就能明白缘故。

  自家这个四儿子,面冷心热。

  发现了弟弟身边的不足,肯定要多想一想,帮着周全。

  康熙笑了:“原来是你给出的主意,怪不得老九刚才还在我这儿要人,朕觉得他那脑子想不到这个,问谁给他出的主意,他也死咬着不肯说……”

  四阿哥带了不自在,道:“是儿子多嘴了……”

  康熙道:“朕晓得你是好心,朕记下了……是朕疏忽了,老九正调理身体,也不宜操劳,内务府那些日常庶务也没有必要非牵扯一个皇子……就让他做个总理吧……”

  四阿哥就是奔着这个来的,说完这些,便退了下去。

  康熙心中微微泛酸,跟梁九功抱怨着:“这一个一个的,他们倒是好兄弟,衬着朕苛待儿子似的……”

  梁九功躬身道:“这也是皇上教导的好,四爷友爱,九爷可人疼的缘故……”

  康熙脸色带了嫌弃,可依旧是带了几分中肯点评着。

  “老四不错,就老九先头的狗脾气,真没想到会有今天这样的长进……”

  梁九功察觉到他心情大好,跟着奉承道:“源头都在主子您身上,谁叫您给九爷指了九福晋,两人你学着我,我学着你,就好了呗……”

  康熙宽怀大笑:“是啊,老九也算是近朱者赤……”

  说到这里,康熙若有所思。

  “依照你的说法,那朕要是赐下个不好的,阿哥也被拐带坏了……”

  梁九功讪讪。

  他想要给自己一个耳光。

  嘴欠!

  天地良心,他真不是映射什么。

  这个时候,赵昌来了。

  “皇上,宁寿宫那边打发人去御药房取了逍遥丸……”

  御药房里,可以不经过御前直接取用药材的,满宫只有太后一人。

  康熙的脸沉了下来。

  逍遥丸是疏肝理气的。

  “怎么回事?”

  他寒着脸问道。

  赵昌俯身,就将今早宁寿宫里请安的变故说了一遍,

  康熙的脸色黑的怕人,吩咐梁九功:“去带八阿哥过来!”

  梁九功忙出去传人。

  怎么就这么对景呢?

  是他倒霉?

  还是八阿哥倒霉?

  还真是说不好……

  八阿哥在工部衙门也刚用完了膳食。

  他的膳食,自然是贝勒府那边送来的。

  也是热锅子,下边用碳盆温着。

  是炖鸽子。

  这个是补气的。

  八福晋不知道怎么听说的,这两日见天的每天要加了一道。

  八阿哥觉得这个肉有些柴,吃起来繁琐。

  就夹着了几道配菜吃了。

  见到梁九功过来传人,八阿哥还以为是要过后日初定礼,就跟着出来。

  在路上,他客客气气道:“梁谙达,是初定礼有了什么章程么?”

  梁九功抿着嘴,没有回答。

  他可不敢这个时候送人情。

  八阿哥慢慢的收了笑,察觉到事情的不对。

  乾清宫里,康熙忍着暴怒。

  见八阿哥进来,他就喝骂道:“不孝的东西!”

  ------题外话------

  今天两更,都是五千的大章节,下一更估摸要晚了,大家可以明早一起。

  明天恢复正常更。^_^


  (https://www.lewenw.cc/2/2780/731007401.html)


1秒记住乐文小说网:www.lewenw.cc。手机版阅读网址:m.lewenw.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