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我的公公叫康熙 > 第二百六十二章 给你一个选择(万字了,求月票)

第二百六十二章 给你一个选择(万字了,求月票)


  八阿哥满脸惊诧。

  他左右的看了看。

  想要晓得是谁被汗阿玛责骂?

  老九么?

  自己这是遭了池鱼之殃?

  可是没有旁人……

  西暖阁里只有他一个皇子阿哥……

  那是怎么回事儿?

  八阿哥还懵懂,没反应过来。

  迎面已经丢过来一个杯子。

  “啪嚓”落在他眼前着,摔得四分五裂。

  “修身齐家,你修的什么身,治的什么家?”

  康熙蹙眉,声音里都是不满。

  八阿哥稀里糊涂的,却不敢顶嘴,立时跪了。

  “人前教子,背后教妻,郭络罗氏五月嫁你,至今已经半年,你是怎么教的人?!”

  想起这个儿媳妇,康熙就满心厌恶。

  但是他不会觉得自己指错了人。

  即便安和亲王生前宠溺这个外孙女,安王府也没有好好教郭络罗氏规矩,那八阿哥呢?

  丈夫做了半年,干什么了?

  一次次放任她狂妄无礼。

  八阿哥的心沉了下去。

  他实在想不明白,妻子到底做了什么,会引得汗阿玛震怒。

  他立时叩首请罪:“都是儿臣的错,没有约束好儿臣福晋……”

  康熙见他问也不问,就大包大揽的将责任揽到自己身上,越发怒了。

  这样的毛病,八阿哥不是头一回犯。

  七月里郭络罗氏故意给身体不适的九阿哥预备冷食冷酒,气得董鄂氏去闹,他一个当哥哥的,不说护着弟弟,反而就是这个德行,自己拦在前头,将责任担了,跟弟弟、弟媳妇道歉。

  不过是欺负老九待他恭敬,老九家的是新妇,两人都不好与他计较。

  换了旁人,他敢这样敷衍?

  老九以诚待他,他怎么待老九的?

  不提长幼尊卑,只说人情世故。

  但凡将老九放在心上,都不会放任郭络罗氏欺凌五福晋与老九家的。

  旁人娶了媳妇忘了娘,他娶了媳妇就将父母兄弟都丢后头,眼里没旁人了。

  康熙的脸越发黑,望向八阿哥带了厌恶。

  “不是你的错,还是朕的错不成?!既然你说是你的错,那郭络罗氏在宁寿宫欺凌嫂子、忤逆太后,你说朕该怎么罚你?”

  八阿哥骇然。

  他实没想到妻子会如此?

  “汗阿玛……这,其中还是不是有误会……”

  他额头急出汗,带了几分无措。

  要真是如此,实不是请罪就能过去的……

  自己了解宝珠,她傲是傲些,其实胆子并不大。

  有什么变故,怎会如此?

  康熙已经没耐心说了,肃着脸道。

  “交了你的差事,治你的家去!要是不能教好郭络罗氏,你就在家里待着,不要再到御前!”

  “太后不耐烦见郭络罗氏,朕也不耐烦见你!”

  “滚!”

  八阿哥失魂落魄的从乾清宫出来。

  好像起风了。

  更冷了。

  八阿哥的牙齿都在打颤。

  汗阿玛方才表情是厌恶么?

  那个表情,他见过……

  康熙二十九年,王伯、王叔打了败仗回来,折了八旗三成精锐,汗阿玛就是这个神情……

  他神色恍惚的往外走。

  十阿哥正好下课出来,从上书房出来,见了个正着。

  原想要打招呼,眼见着对方脚步飘着,神色恍惚的,他就闭了嘴。

  他看了看乾清宫方向,又看了看八阿哥,心里觉得怪异。

  八哥向来神色从容,这样的情形还真是少见?

  这是挨训了?!

  自己后日初定礼,还要劳烦八哥为傧相。

  要不要想个法子打听一下,看看工部最近有什么新闻?

  到底差事出了多大纰漏,能将汗阿玛气得教训儿子……

  十阿哥一时拿不定主意,想了想,还是去问九哥好了。

  他估摸着时间,这个时候九哥该从衙门回来了,就返回阿哥所……

  *

  八阿哥出了大清门时,脸色已经恢复如常。

  可是心里更冷了。

  “不孝的东西”,说是竟然是自己?!

  汗阿玛身边,可是每日有满汉两位记注官侍值。

  百善孝为首。

  世人看人品,首推孝道,不孝之人,为万民唾弃。

  自己这么努力,明明想要做的更好些……

  八阿哥心中生出绝望来。

  他将手中差事交给了当值的主事,犹豫了一下,没有去跟当值的侍郎打招呼,就离开了工部。

  直到坐上马车,他的神色才露出痛苦之色,隐隐地带了几分狰狞。

  *

  八贝勒府。

  八福晋一个人待着,将身边人都打发出去,脸上带了惊惧。

  她心中已经悔恨不已。

  自己好好的待着就是了,为什么要去呲哒五福晋?

  太后看着和气,也只是看着罢了。

  五阿哥是太后的命根子。

  太后压根就不问对错,偏着五阿哥,连带着五福晋也护着。

  皇上又最是孝顺。

  肯定会迁怒自己。

  八福晋啃着指甲,身子在微微发抖。

  皇上会怎么惩治她?

  抄书?

  赐侧福晋?

  还是……叫人送自己回安王府……

  八福晋眼圈都红了。

  她想不出该怎么去找补……

  她怕了……

  “嗒”、“嗒”、“嗒”……

  外头传来熟悉的脚步,就是比平时更迟缓。

  八阿哥回来了。

  八福晋像小鸟似的跑了出去,冲到八阿哥跟前,直接抱住他胳膊,带了几分激动。

  “爷,爷,你可回来了……”

  八阿哥神色平静,望向八福晋的目光带了打量。

  心虚?

  惊恐?

  八福晋觉得这目光很陌生,没有了之前的温和与包容。

  她咬了咬嘴唇,道:“爷,这是怎么了?”

  八阿哥扯了扯嘴角,声音空灵。

  “得了汗阿玛的呵斥,说我是不孝的东西……”

  八福晋瞪大眼睛,刚要追问缘故,随即反应便来,脸色血色褪尽。

  “这……是我连累了爷……”

  八阿哥神色已经平静,看着八福晋的眼睛。

  “所以,你能告诉我,到底在宁寿宫做了什么吗?”

  八福晋满心委屈,酸涩难忍,眼泪都出来了,说话也带了哽咽。

  “我也不是故意的……真的,不是我的缘故,都赖董鄂氏……她勾连五福晋与七福晋抱团,不同我说话……我一个人傻站着,跟个笑话似的,心里就恼了……”

  说到这里,她有些说不下去了。

  八阿哥轻声道:“然后呢?”

  八福晋低着头,小声道:“然后,我就呲哒了五嫂一句……”

  八阿哥长吁了口气。

  “五嫂向来脾气好,要是一般话,当不会同你计较……你这是说什么了?”

  八福晋噘着嘴道:“我也是实话实说,说了她阿玛是笔帖式,小门小户的,谁晓得她听不得实话,还说什么我辱了她父母门第,要跟我掰扯什么‘贵府的不妥当’之处……真是的,王府如何,轮得着她说嘴……”

  说着,她又絮絮叨叨的说了七福晋跟着五福晋起哄,说自己之前看她眼神瞧不起。

  又说舒舒心黑,故意拦在七福晋跟前,为的就是在人前陷害自己。

  还说什么“有话好好说”……

  实际上,肯定也是故意气自己。

  要激怒自己。

  自己又不是傻子,还能众目睽睽之下对嫂子动手?

  八阿哥眼前一阵阵发黑。

  眼见着八福晋除了惊惧,并无什么悔色,依旧是理直气壮模样。

  他嗤笑一声。

  “你真不晓得五嫂这句话说的是什么?”

  八福晋抬起头,蹙眉道:“爷不会也信了外头那些糊涂话吧?几位舅舅都是一母同胞,哪里像是外头瞎传的兄弟不和什么的……”

  “‘贵府’是郭络罗家,福晋,你长在王府,可你不是觉罗氏,你是郭络罗氏……”

  八福晋神色僵住,脸色也只剩下羞愤,挺着脖子道:“爷你这是什么意思?是瞧不起我么?”

  这是她的禁忌。

  从没有人敢在她的面前提起此事。

  早在小时候,小姨母与自己抢首饰,说了一句“罪臣之女”。

  她当时才六、七岁,可也晓得什么是羞辱,差点哭死过去。

  姥爷将小姨母的乳母、丫头都打了板子,撵到庄子上去,才平息了此事。

  八阿哥沉声道:“七嫂是在帮你,九弟妹也是在帮你……”

  要不然宁寿宫里,五福晋将八福晋的身份揭开了说,那往后八福晋就是个笑话。

  七福晋是怀着身孕的。

  真要有个闪失,自己再求情,也保不住她。

  八福晋听了这话,肺都要气炸。

  “我不是傻子,还不晓得旁人是帮我,还是害我……要是真帮我,不是该劝着五嫂息事宁人么?怎么跟着一起欺负我,倒成了帮我?笑话,难道我憋了一肚子气,还得去谢谢她们……”

  八阿哥淡淡道:“她们不打岔,让五嫂也‘实话实说’,拿着你阿玛的事情说嘴么……”

  八福晋恨恨道:“我阿玛当年被人陷害了,成了出头的椽子,才犯了律令……说不得皇上早悔了,才会点了我给爷做福晋,事情早就过去了,哪里还轮得着旁人说嘴……”

  “那太后呢?怎么又气着了太后?”

  八阿哥继续问道。

  八福晋不敢看丈夫的眼睛,怕其中有责怪,揉着帕子,望向窗口,依旧是嘴硬。

  “谁会想到呢,太后心里记仇了,说我欺负五嫂好几回,什么嫁妆没有礼让,还说大前天晚上没出去送……你没看到那架势,将我当罪人似的审,非要逼着我认罪……这叫什么事儿?当时就在宫妃请安之前,除了惠妃母,其他妃嫔都到了,还有各位嫂子们……我臊的不行,站不住……就跑了……”

  八阿哥没有看到当时场景,不过也能想到会是什么样子。

  怪不得汗阿玛说他不孝。

  “噗”的一下,他喷出半口血,身子直直地往后仰。

  八福晋听到声音不对,转过头来,惊的魂飞魄散。

  却是拉人不及。

  “噗通”,八阿哥摔到地上,脑袋直接“咣”一声,砸实在地上,就有粘稠的血液流出来。

  “啊……爷……“

  八福晋尖叫着,扑到八阿哥身上。

  外头奶嬷嬷正过来,听到动静不对,忙进来。

  见了眼前情形,奶嬷嬷也是吓得半死,哆嗦着道:“福晋,耽搁不得,快去叫太医啊……”

  八福晋跪在地上,只晓得哭,哪里还顾得上别的。

  奶嬷嬷没法子,也不敢耽搁,连忙吩咐人,兵分两路。

  一路去就近的医馆请大夫,一路去隔壁四贝勒府求援,央求四贝勒打发人请太医。

  太医不是谁都能请的。

  尤其是有品级的太医。

  隔壁,四贝勒府。

  四阿哥不在,最近一段时间因核查案卷的缘故,吃住都在刑部。

  四福晋听说是八阿哥昏厥,不敢耽搁,连忙打发人拿了四阿哥的名帖去太医院。

  她又打发人去刑部找四阿哥,随后不放心,亲自去了隔壁。

  进了正院,她就听到八福晋的哭声。

  “爷……爷……你别死……呜呜……”

  四福晋闻言一惊,快走几步,挑了帘子进去。

  八福晋坐在地上,将八阿哥抱在怀里,一身的血。

  八阿哥面白如纸,双眼紧闭,嘴角挂着血迹,生死不知。

  四福晋有些站不稳,仔细看几眼才明白缘故。

  “这是跌了?”

  “四嫂,呜呜……”

  八福晋抬头,如见了救星,哭着道:“快救救我们爷,救救我们爷……”

  四福晋忙喊人,将八阿哥轻轻抬着,从地上挪到次间的炕上。

  因为八阿哥脑后有伤,就是面朝炕放着。

  八福晋吓坏了,却还是哆哆嗦嗦的伸手,要去查看八阿哥脑后的伤处,四福晋忙拉着她胳膊。

  “别动了,省得扯到了伤处……”

  八福晋这才老实了,带了几分祈求,看着四福晋:“四嫂,我们爷没事吧?”

  四福晋抿着嘴没说话,这谁说得好。

  总要太医看过,才晓得如何。

  不过……

  她看了眼八福晋身上……

  半身血……

  八阿哥这是流了不少血,叫人悬心……

  她本来就不是多话之人。

  即便隐隐的猜到八阿哥昏厥的由头,也没有开口说教的意思。

  跟八福晋做了半年妯娌。

  她早看出来,八福晋性子已经养成,刚愎自用,不是能听劝的。

  否则大福晋劝了三、两回后,也不会撒手不管。

  大福晋尚且如此,她这个四福晋又算什么?

  八福晋轻视五福晋出身低,可自己这里也比五福晋好不了多少。

  自己阿玛是高官,可早已谢世。

  额涅是宗室女,外家却是已革宗室,还是继室,如今当家的是异母兄长。

  五福晋的嫁妆简薄,自己的也没有厚到哪里去。

  太医院距离这边不近,去传人要不少时间。

  医馆的大夫先到了。

  诊脉,查看伤处,问了昏厥前吐了半口血,就得了结论。

  急怒攻心。

  开始疏肝理气的方子。

  对于外伤,他却不擅长。

  “这得找个疮科大夫……”

  八福晋提线木偶似的,又打发人出去请疮科大夫。

  等到疮科大夫进门时。

  四阿哥也带了太医到了。

  四福晋与八福晋都松了口气。

  太医,还是比外头的大夫更稳妥些。

  太医的结论差不多,也是急火攻心。

  后脑伤处不大,半寸左右,不用缝合。

  但是需要外敷药物,所以剪脑后头发。

  八福晋听了,不由迟疑。

  她实在是怕了。

  这个断发……

  唯有国丧,才能断发……

  四阿哥在旁,亦是不敢做主。

  他跟太医道:“先给阿哥开药……”

  他顾不得问询缘故,就转身出来往御前去了。

  眼见着天色幽暗,宫门要关了,耽搁不得……

  *

  乾清宫,西暖阁。

  康熙已经得了八贝勒府找太医的消息。

  他没有担心,只有不快。

  这就是八阿哥的应对?

  这是心里有了权衡与取舍?

  还真是不孝子!

  康熙想起的九阿哥念叨着八贝勒府搬家,安王一系的宗室倾巢而出之事。

  他的眉头锁着,心里有了思量。

  他将八阿哥安置正蓝旗,是为了以后接手正蓝旗做准备。

  不是让八阿哥与安王府亲如一家。

  正蓝旗本就不是安王的。

  现下的正蓝旗,并不是最早的正蓝旗,是经过两次改色。

  底子是英亲王阿济格的镶黄旗。

  当年太宗皇帝是正白旗旗主,得了汗位,为了名正言顺,将自己的正白旗改为正黄旗。

  还夺了广略贝勒一系的镶白旗给了长子豪格,改为镶黄旗。

  阿济格的镶黄旗改色为镶白旗。

  多铎的正黄旗改色为正白旗。

  后来正蓝旗旗主莽古尔泰谋逆处死,太祖将正蓝旗牛录编入自己的正黄旗,打乱分派,重新成了新的正黄旗与镶黄旗。

  豪格的镶黄旗则是分得八个正蓝旗牛录,成了新的正蓝旗。

  等到世祖皇帝时,多尔衮专权,清算与自己不和的胞兄阿济格,夺了阿济格的镶白旗给胞弟多铎,自己占了正白旗。

  后多尔衮又处死了豪格,夺了正蓝旗回去,与他名下的正白旗混编,分成新的正白旗、镶白旗。

  多铎执掌的原镶白旗,改色为新的正蓝旗。

  如此算下来,正蓝旗真正的旧主,不是豫亲王系王公,也不是安王系王公,而是英亲王阿济格。

  阿济格一系宗室曾除宗籍为庶人,后又得了恩典,复入宗室。

  不过这一系的宗室如今在镶红旗,没有再入正蓝旗。

  阿济格么……

  康熙想起这个,也想起了阿济格的旧属。

  有不少在两黄旗。

  富察氏……

  领侍卫内大臣马斯喀……

  理藩院尚书马齐……

  一等侍卫马武……

  或许,老八可以选择一下。

  要不要旗属助力……

  康熙在马齐名字上画了一个圈。

  他记得清楚,马齐的庶女本应该是今年的秀女,求了恩典免选……

  *

  附:下一章会在8月12号早8点更新,本书首发起点,欢迎大家来起点app阅读


  (https://www.lewenw.cc/2/2780/730914280.html)


1秒记住乐文小说网:www.lewenw.cc。手机版阅读网址:m.lewenw.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