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我的公公叫康熙 > 第二百六十五章 周全人(第三更求月票)

第二百六十五章 周全人(第三更求月票)


  次日,舒舒早早醒了。

  睡得很是舒坦。

  昨晚上房入更就熄灯。

  闹了一宿故事。

  虽说是大冬月的,外头正是严寒。

  可屋子里都是地龙,春意融融。

  也不用怕着凉。

  舒服。

  旅途的劳乏,也在故事中松散了不少。

  她还不知道,宁寿宫的事情已经有了连锁反应。

  未来的八贤王,遭受了人生第一次重要挫折。

  要是不振作,说不得就此沉寂。

  九龙的格局,已经维系不住了。

  只能说是这个世界,对皇子阿哥们不大友好。

  前头折了个三阿哥。

  眼下就又跌了个八阿哥。

  登高跌重,已经在康熙心中留下恶评。

  即便晓得,怕是舒舒也只有高兴的。

  人类的悲喜,本就不互通。

  舒舒神清气爽的,心也宽了。

  巴图小哥哥曾说过,无所谓,不至于,没必要。

  这个准则不错。

  像九阿哥这样时不时犯混,或者抽筋什么的,都是小事。

  就算自己枕头风吹着,小铲子挖着,也要有个时效问题。

  总不能好好的,就将十来年的兄弟情都丢开。

  往好了想,人情味儿足,不冷情。

  九阿哥却陷入纠结。

  他最容易记仇,可没有“无所谓”的习惯。

  有所谓。

  太有所谓了。

  七月初的事情,他就憋屈了一回。

  为了平息那恶心的流言,说他恋慕八福晋什么的,舒舒主动退让,过去给八福晋赔了不是。

  实际上,赔罪的应该是八福晋。

  心思恶毒,故意给他预备冷食冷酒。

  结果呢?

  八福晋欺负了一回不够,还来第二回?!

  这是仗着排序在前头,以为欺负就欺负了,自己与舒舒还会道歉?

  呸!

  九阿哥从没有这么厌恶过一个人。

  八福晋已经荣幸的成为他最讨厌的人。

  知晓八阿哥可能被汗阿玛训斥,换了以往,九阿哥肯定直接去工部寻人,安慰劝解。

  可是前提是八福晋欺负五嫂与舒舒,九阿哥觉得自己过去,也就是当着八哥的面骂人。

  说不出开解的话。

  想想明日是老十的好日子,还得让八哥做傧相,九阿哥觉得自己去内务府料理完差事,过去一趟也行。

  不提那个混账女人,先好好的将老十的初定礼办了再说。

  早膳刚摆上,十阿哥来了。

  随扈之前,十阿哥早晚都在这边吃的。

  随扈回来,十阿哥就回去吃了。

  三所的皇子膳房,也日益完善起来。

  十阿哥进来,看了一眼九阿哥,又看舒舒,欲言又止。

  九阿哥见他带了几分别扭,道:“又怎么了?”

  咦?

  为什么是“又”?

  还有自己这口气,有些耳熟……

  十阿哥笑道:“就是想托九嫂一件事……”

  舒舒听了,好奇道:“什么事儿,明儿过去陪弟妹么?”

  十阿哥摇头道:“不是明天,是今天……”

  原来昨晚他回去之后,就有些没歇好。

  有八福晋这前车之鉴在,他有些怕了。

  八福晋还不是王府郡主、县主,只是郡主的女儿,都骄纵如此。

  博尔济吉特氏可是真正的蒙古郡王之女。

  今年北巡,他们走了蒙古三个部。

  蒙古那边,与京城还不一样。

  王公的权利更大,对领地的牧民与奴隶更苛严。

  要是博尔济吉特氏也跟八福晋那样的骄纵性子,那怎么办?

  十阿哥就想请舒舒过去看看。

  要是性子和缓,自然最好。

  要是骄纵,也提点告诫一二。

  收敛些,别在长辈们面前留下不好印象。

  “要真是那样,弟弟就想法子早点挪出去住,再慢慢教……”

  十阿哥打算得明明白白。

  舒舒与九阿哥面面相觑。

  还真是天壤之别。

  八阿哥那边,八福晋进门都半年了,还没开始约束管教。

  十阿哥这边,初定礼还没举行,已经想着防患于未然。

  舒舒安慰道:“你想多了,饶是十弟妹出身再尊贵,也越不过你去,亲生父母不是后爹后娘,会想着好好教养的……”

  舒舒觉得,八福晋心理不大健康。

  不像是正常娇养大的贵女。

  太过尖锐。

  争强好胜的厉害。

  正常娇养大的孩子,应该是七福晋这样的。

  即便遇到困境,也从容些,最终选择光明。

  十阿哥依旧不放心。

  “以防万一,要是稀里糊涂的,不知道轻重,有了不妥当,在汗阿玛与太后心里留下坏印象就不好了……她远嫁而来,也没有娘家可依靠……”

  十阿哥显然是经过了深思熟虑。

  舒舒迟疑了。

  她有自知之明。

  自己算什么?

  丈夫是序齿靠后的光头阿哥。

  自己是才进门半年的新媳妇。

  装什么大瓣蒜?

  十阿哥的亲事,宜妃尚且没有资格出面,更不要说自己……

  “十弟,去探看十弟妹这个,还是太子妃出面更合适……即便太子妃不得空,那也应该是三嫂或四嫂……”

  舒舒说道。

  她没有提大福晋,毕竟提了也没有用。

  虽说之前在蒙古时,妯娌之间开玩笑,她认下来“老嫂子”的称呼。

  可是实际上,她还真没有老嫂子的份量。

  十阿哥忙摇头。

  “不必麻烦她们,大张旗鼓的,就是过去内馆转转罢了……”

  九阿哥瞪了他一眼:“想一出是一出的,你也晓得是麻烦人……”

  托人办事没有当天请的。

  她们夫妇与老十关系好,不用讲究这个。

  换了太子妃或者其他嫂子,这样就失礼了。

  十阿哥小声道:“要是没有八福晋闹这一出,弟弟也想不起这个……就是被八福晋闹得,想到‘贵女’,弟弟有些犯怵……要是‘贵女’都那样,那可叫人太闹心了……”

  眼见着十阿哥如此,舒舒说不出拒绝的话,就望向九阿哥。

  “爷,难得十弟想的周全,我就去一趟吧……”

  九阿哥不大赞成。

  觉得这个有些出格。

  自己初定礼之前,也没有想着往都统府走一遭。

  不过眼见着妻子与弟弟都眼巴巴的看着自己,他也就没好气的道:“行了,行了,去就去吧,不过这个咱们不能自己做主,还得问了汗阿玛才行……”

  十阿哥脸上带了欢喜,连连点头。

  “那是,那是,总要名正言顺的去探看更好……”

  即便不是奉口谕之类的,也像代表皇室似的,师出有名。

  九阿哥简单吃了几口,就撂下筷子。

  哥俩一起往乾清宫去了。

  舒舒想着要去见客,居然有些紧张。

  自己算是婆家尊长。

  见面礼要预备一份。

  她之前想要给十福晋预备新旗装做见面礼。

  时间来不及。

  她就吩咐小椿道:“去找两样首饰,两匹红色缎子,要花色吉利的……”

  小椿想了想,道:“奴婢记得外头进来的寿礼,有四匹红色喜鹊登枝的缎子,上头还用了金线,看着就华丽,要不就拿了那个?”

  虽说她留守阿哥所,没有跟着出远门,可这两日收拾舒舒的行李,将蒙古收到的礼物入库,也算是长了见识。

  她晓得蒙古人喜欢艳丽颜色,喜欢黄金。

  送礼,自然投其所好最好。

  舒舒点点头道:“你都觉得好,那就拿那个……就是找首饰的时候,别找金子的,要找精巧些的……”

  十福晋出身蒙古王府,肯定不缺金首饰。

  精巧的,就说不好了。

  蒙古那边或许也有好匠人,可大部分首饰的工艺都比不得京城这边的好。

  小椿应了,犹豫一下。

  “福晋,今天真要出宫的话,不用跟娘娘说一声么?”

  舒舒点点头:“当然要说,不过不着急,也不用咱们去说。这是十阿哥央求爷的,爷去御前报备后,让他去跟娘娘说去……”

  要是康熙不允,那就不用多嘴了。

  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至于自己……

  就是个“出嫁从夫”的贤惠小媳妇……

  可不是爱出风头,兜揽事儿……

  *

  乾清宫,西暖阁。

  康熙见了九阿哥、十阿哥,知晓两人来意,就蹙了眉头。

  倒不是嫌弃十阿哥多事。

  博尔济吉特氏远道而来,宫里打发人去探看,也是人情道理。

  不过董鄂氏年岁序齿在这里,要是代表宫中长辈去内馆,那显得太轻慢。

  内馆还住着送嫁的阿霸亥郡王福晋。

  可要是太子妃出面,过于隆重,没有必要。

  康熙仔细想了想,就道:“你们去四阿哥府上请乌拉那拉氏出面,让她带着董鄂氏走一趟……”

  九阿哥与十阿哥对视一眼,兄弟俩都带了踌躇。

  九阿哥直言道:“汗阿玛,这求人办事,当天去堵门,这……有些不大好,没这样的规矩……”

  康熙轻哼道:“你还晓得规矩……”

  十阿哥迟疑着:“要不,就算了吧,全当儿子没提过……”

  康熙看过来,还没说话,九阿哥不干了。

  黑脸子老四他都求了,四嫂有什么不能求的?

  九阿哥就对十阿哥道:“四嫂平日里最是宽和大气,咱们就厚着脸皮过去吧,四嫂不会挑理的……”

  十阿哥想想四福晋平时行事,也安心下来。

  兄弟俩从乾清宫出来,急匆匆的往四贝勒府赶。

  四阿哥用了早膳,刚要去衙门,在门口与两人碰了个正着。

  四阿哥回头看了眼自己的光秃秃的大门。

  还没有挂匾额。

  这是来看八阿哥,走错地了?

  当四贝勒府是八贝勒府?

  四阿哥刚想要询问,九阿哥已经招呼着。

  “四哥!”

  他见了正主,怕十阿哥不好意思,就开门见山道:“四哥,弟弟们来求你来了……”

  四阿哥就闭上嘴,看着九阿哥。

  除了当傧相,还要自己做什么?

  九阿哥已经叭叭的说着。

  “老十不放心内馆那边,本来是求我福晋走一趟的,看看那边预备的如何,省得明天乱糟糟的,有什么错了规矩的地方……可是弟弟寻思着,我福晋年轻面嫩,就算去了也不好说什么,就想要劳烦四嫂出面,带着我福晋一起去……”

  他倒是机灵,没有提什么御前之类的话。

  要不然的话,倒不像是请人,像是传旨命令人。

  初见礼是正经事。

  提前预备着,也省的明天出错。

  四阿哥点点头,就带了两人进了大门。

  都是自家兄弟,不是外客,四阿哥就带了两人登堂入室,直接去了正房。

  四福晋已经先得了吩咐,晓得两个小叔子来了。

  她整了整身上衣裳,迎了出来。

  等晓得两位阿哥来意,听了十阿哥的恳请,四福晋痛快的应了,没有觉得受到怠慢。

  她已经听四阿哥说了,十阿哥初定礼之事。

  圣驾十二回京,十四定下来的日子,日子仓促,哪里能想的周全……

  “我这里都闲着,全天都有空,帖子递过去了么?”

  不是探病,就是正常的探访,时间上倒是没有什么避讳的。

  十阿哥摇摇头。

  九阿哥则讪笑道:“倒是忘了这个……”

  四阿哥没好气地看了两人一眼,吩咐一人拿着自己的帖子去内馆传话,说一声两位皇子福晋午后探访郡王福晋。

  而后,四阿哥才问九阿哥。

  “八阿哥明日不能出来,你想过还有谁做傧相么?”

  *

  附:下一章会在8月13号早8点更新,本书首发起点,欢迎大家来起点app阅读


  (https://www.lewenw.cc/2/2780/730783686.html)


1秒记住乐文小说网:www.lewenw.cc。手机版阅读网址:m.lewenw.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