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我的公公叫康熙 > 第二百七十三章 形形色色(第二更求月票)

第二百七十三章 形形色色(第二更求月票)


  内馆。

  前头的宴客厅里,已经是满满登登,人头涌动。

  齐锡本是得了女婿的请托,带了两个族侄过来凑人头,万万没想到会是这样情景。

  内馆是按照内蒙藩部的数量修建。

  前头共用的宴客厅除外,共有二十四大院子,四十九个小院子,正好对应着内蒙古二十四部四十九旗。

  因各部王公台吉是分作两班,一年一朝。

  今年圣驾北巡,东部区各部都朝觐过,如今在京城的则是中西部的部族。

  他们在十月初一后陆续抵达京城,等到朝觐过皇帝,来年领了元旦赐宴,在二月末之前陆续离京。

  所以眼下内馆就有二十来个旗的王公台吉或使臣在京轮班。

  跟阿霸亥部同盟的几个部,乌珠穆沁部,浩齐特部,苏尼特部,阿巴哈奈尔部,现下轮班。

  远亲不如近邻,这几个部族的王公台吉,就都过来跟着帮衬。

  其他内馆的王公使臣,也都过来了。

  蒙古人最是豪爽好客,也喜欢热闹。

  压根不用阿霸亥郡王福晋下帖子,就都自动自发的过来了。

  有人去叫了戏班。

  有人将外馆那边的蒙餐师傅都招呼来了,烤全羊早已经预备起来。

  内馆外头匾额上,挂满了红色绸子。

  内馆前头路上,也铺上了红毡子。

  看样子不像是阿霸亥部的格格定亲,倒像汗王公主大婚似的。

  八旗的客人,除了齐锡与两个族侄,还有十阿哥的舅家,公府那边的客人。

  贵妃的同母弟已革一等公法喀没有来,不过妻子赫舍里氏来了,这一位前国公夫人,还有一个身份,是太子的姨母。

  还有十阿哥的两个庶舅。

  五舅二等侍卫富保。

  六舅三等侍卫尹德。

  姨亲也到了。

  是十阿哥的姨母钮祜禄氏与其夫辅国公云升。

  路口早有人候着。

  等到见了皇子一行过来,这边的鞭炮就点了起来。

  “噼里啪啦”、“噼里啪啦”,内馆外头都是炮竹声。

  震得人耳朵生疼。

  内馆所在,就在皇城根儿外,东长安门以东位置。

  紧邻着六部衙门。

  动静一大,六部衙门那边都惊动了。

  就有人出来看热闹。

  三阿哥正在户部行走,负责核查今年报上来的需要减免钱粮的县,也听到远远地传来的喧嚣。

  他还以为听差了。

  毕竟附近没有民房,都是各部衙门,怎么会有鞭炮声?

  等到鞭炮声响了半天不止,他就推门从屋子里出来。

  外头听得更真切,就是炮竹声。

  他就吩咐长随:“去看看,这么闹腾,怎么回事儿……”

  鞭炮声就是指引,内馆离礼部衙门也近。

  三阿哥的长随过去,正好看了个正着,小跑着回来,跟三阿哥禀告道:“主子,是十爷的初定礼……”

  “什么?”

  三阿哥瞪大了眼睛。

  只能说十阿哥的初定礼太匆忙了。

  从请口谕下来,到今天总共就四天。

  除了九阿哥派人打了招呼的钮祜禄家、都统府与辅国公府,其他人家压根就没得到消息。

  三阿哥这边也是。

  他转念一想,也明白皇子初定礼仓促的缘故,却是心里憋闷。

  怎么回事儿?

  十阿哥没有同母兄,大阿哥抽不开身,不是应该自己这个兄长出面么?

  难道是因为自己接了户部差事,没在礼部行走的缘故?

  汗阿玛想着公事为重,才没点自己?

  三阿哥心里抓心挠肺的,恨不得直接去内馆问问。

  可也晓得那样失身份,他就板着脸打发长随道:“你过去盯着,打听打听怎么回事儿……御前派的是哪位大人,是哪位皇子出面为傧相……”

  长随应声去了。

  三阿哥望了望紫禁城方向。

  之前在宫里住着,诸多不便,盼着开府自在些。

  如今出来了,好像也有好多不便。

  看来得想法子,多往御前走走。

  要不然的话,汗阿玛怕是只顾着宫里的小阿哥们,忘了年长的儿子……

  *

  内馆门口。

  鞭炮声终于止了。

  一行人已经被迎接宴客厅。

  领侍卫内大臣索额图手中捧了圣旨,是给皇子福晋父母的。

  阿霸亥郡王不在,郡王福晋披挂着福晋礼服,出来代夫领旨。

  九阿哥与十三阿哥一道,站在四阿哥身后,耳朵已经开始支棱起来。

  他还没有看到礼单,也不知道汗阿玛是怎么加的等。

  听着给皇子福晋的赏赐,不算多,与自己福晋的差不多。

  皇子福晋父母这里……

  赏赐没有翻倍,不过也多了差不多五成……

  就这?

  九阿哥还在腹诽汗阿玛的小气,索额图已经念到最后一条。

  皇子大聘礼银一千两。

  九阿哥不由愣住。

  钮祜禄家的外亲都带了喜色。

  这还是皇子初定礼中的头一份。

  至今为止,皇上聘娶了八位儿媳妇,只有太子妃有聘银三千两。

  其他皇子福晋,哪怕是出身安王府的八福晋也没有这一项。

  九阿哥长吁了口气。

  羡慕是羡慕,可还有些惆怅。

  汗阿玛怎么回事?!

  难道就太子妃与十福晋是聘娶,其他皇子福晋就不是了么?

  怎么之前不想着给些聘银……

  哪怕是减等,八百两、六百两也好……

  不过九阿哥也就这么一寻思,转眼就丢在一边。

  念完圣旨的索额图,已经将圣旨收好,递给阿霸亥郡王福晋。

  他脸上带了微笑,心里却琢磨那聘银一千两。

  十阿哥虽是贵妃之子,可皇上之前从不曾另眼相待,眼下大婚抬等,差事也体面。

  皇上此举,有何用意?

  索额图看了阿灵阿一眼。

  幸好钮祜禄家兄弟不和。

  要是齐心协力的话,还有个皇子外甥在,说不得就有其他打算。

  那样,对赫舍里家与太子爷都不是好事。

  赫舍里家……

  要知道,被阿灵阿抢了公爵的法喀,不单单是十阿哥的亲舅舅,还是太子爷的亲姨夫,自己的侄女婿。

  若是太子爷顺利登基,钮祜禄家的爵位还有得掰扯。

  自己能想到这个,阿灵阿想不到这个?

  索额图的眼睛眯了眯,心中多了提防。

  阿灵阿年岁不大,可身份高。

  不仅是公爵这爵位高,满朝廷也就一掌之数,血统身份也高贵,还是皇上的表弟兼小舅子兼连襟。

  他长着笑脸,接人待物也温和,使人如沐春风,赢得了诸多蒙古王公台吉的好感。

  齐锡看着,并不往前凑。

  这一位才是真小人。

  在温僖贵妃丧礼时,阿灵阿揭露自己的异母兄、贵妃胞弟已革国公法喀与钮祜禄家四太太佟佳氏有染。

  为的就是钉死法喀,不让他起复。

  虽说最后没有实证,阿灵阿也挨了训斥,却没有伤筋动骨。

  法喀这里,彻底失了圣心,失了起复的机会。

  这兄弟博弈一场,各自还是保持原状。

  可被搅合在其中的钮祜禄家四太太的丈夫,两人的庶兄弟,钮祜禄家的四老爷颜珠,成了八旗爷们眼中的“活王八”,不到两年就酗酒喝死了。

  不管法喀是不是真的私德有亏,阿灵阿这手段都过于阴毒下作。

  齐锡心中警醒。

  这是一个小人,怕是见不得十阿哥立起来。

  说不得回头找个机会,提醒下十阿哥,要留心防着此人。

  钮祜禄家那边,法喀一房得了皇上厌弃,已经废了。

  剩下两个庶舅,十阿哥说不得可以拉拢一下,以防万一……

  至于自家的女婿……

  是个喜怒形于色的,脑子也不大灵光,不适合太复杂的人际关系,不用晓得这些……

  *

  阿霸亥郡王福晋,欢欢喜喜的接了圣旨。

  下一步,就是皇子对岳父母的跪拜礼。

  皇子是天家血脉,身份尊贵,跪拜礼总共就这一回。

  郡王福晋就在大厅,按理来说,这边直接行礼也可以。

  不过郡王福晋还是去了内厅等着。

  十阿哥的舅母钮祜禄太太、小姨母辅国公夫人,也在这边。

  这姑嫂两人,实际上并不相和。

  辅国公夫人是阿灵阿的同母妹,也算是钮祜禄太太的仇人。

  不过人前,姑嫂两人都没有失态。

  两人看着红彤彤的布音格格,脸上的笑容,不约而同都有些勉强。

  实在是这个长相太扎眼。

  像是个串儿。

  还有这身材,太不正经。

  八旗贵女讲究的是身板要直要挺,可也没见那个未婚闺秀胸脯子这样的。

  两人眼中的打量与不喜,都没有遮掩。

  旁边还有些在京的蒙古王公女眷,原本大家其乐融融的夸布音格格,结果被钮祜禄太太与国公夫人的态度给弄得冷场。

  布音格格原本笑着,眼下都有些忐忑不安。

  直到郡王福晋回来,布音格格才松了一口气。

  郡王福晋满脸欢喜,跟大家说着皇上的恩典,赏赐的东西与聘银。

  她并不知道一千两聘银的分量。

  钮祜禄太太与国公夫人姑嫂对视一眼,却是晓得其中分量。

  两人都带了惊诧,将之前的挑剔与不满都收敛不少。

  这会儿功夫,十阿哥由大舅子领着,已经过来,要给岳母行跪拜礼。

  众女眷都起身了。

  郡王福晋要受礼,就居中落座。

  她的身边,站着一个穿红袍子的女子。

  十阿哥按照规矩跪拜,随后抬起头,看了个正好。

  入眼就是一张雪白雪白的圆脸,正目不转睛地看着他。

  不仅眼珠子颜色浅,是浅棕色,连带着眉毛与睫毛好像都是棕色。

  十阿哥从没有见过这么白的人。

  还这么爱笑。

  眉眼弯弯的,粉红湿润的嘴唇上翘。

  好像就是他昨天脑子里的影子,变成了活人。

  十阿哥只觉得亲近,并不觉得生疏。

  布音格格见十阿哥温和的看着自己,笑着说道:“十阿哥,我是布音……”

  她的声音不似一般女子那样的清脆,可还是那么好听。

  十阿哥的眼睛也弯了弯:“我是胤?……”

  郡王福晋受了礼,起身扶了十阿哥,拉着他的手,指着布音格格,带了骄傲道:“这就是我们阿霸亥的明珠,张北草原最美的花,往后她会做个好妻子,为阿哥打理家务,成为阿哥的荣耀……”

  十阿哥觉得自己的脸滚烫,却是抬起头,直视郡王福晋。

  “我也会成为好丈夫,成为格格的依靠……”

  郡王福晋摇了摇头,目光里带了慈爱。

  “那样你太累了,你们要像两匹小马驹,肩并肩的奔跑,彼此扶持着做伙伴,才不会觉得辛苦,只会觉得甘甜……”

  布音格格在旁,点着小脑袋。

  “是啊,是啊,我们要飞,就像百灵鸟那样一起飞;要跑,就像小马驹一样一起跑,要走……就手拉手……”

  说着,她大大方方的上前两步,拉起十阿哥手。

  钮祜禄太太与辅国公夫人,差点开口呵斥。

  倒是蒙古王公女眷这边,大家都跟着笑了。

  十阿哥觉得有些晕眩。

  觉得天下最可爱最美丽的女子,莫过于此。

  他晓得这不合规矩。

  可是他没有挣开布音格格的手,反而是轻轻地回握了一下。

  柔若无骨。

  十阿哥这才晓得这个成语没有夸张,而是准确的描述……


  (https://www.lewenw.cc/2/2780/730548560.html)


1秒记住乐文小说网:www.lewenw.cc。手机版阅读网址:m.lewenw.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