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我的公公叫康熙 > 第二百七十五章 微不足道(第一更求月票)

第二百七十五章 微不足道(第一更求月票)


  十三阿哥见状,有些担心。

  “不去追么?十四阿哥脾气,肯定真去乾清宫了……”

  九阿哥开始还担心,想了想后,不以为然。

  “去了就去了,还能怎么样?”

  汗阿玛就算娇惯儿子,也分年纪。

  七、八岁的时候哭哭闹闹,勉强还算可爱。

  十来岁要是再敢放赖,那就是欠教训。

  汗阿玛的慈爱,是有限度的。

  皇子阿哥们乖乖的,上进些,他还能宽容些。

  要是想要恃宠而骄,估摸就要挨收拾。

  十三阿哥不好接话。

  九阿哥提醒着。

  “过了今天,你就跟惠妃母打个招呼,看看什么时候搬过来……就十四这德行,到时候还有的闹……”

  如今宫权在太子妃手中,可兆祥所小阿哥生活起居这块,还是惠妃盯着。

  十三阿哥点点头,面上带了认真。

  就是想着这些年十四阿哥都是跟着他的,真要分开么?

  他就有些迟疑。

  真留十四阿哥一个人在兆祥所?

  西五所现下空出两个院子。

  实际上两人一人一个院子也刚刚好……

  不过四所好像空了两年了……

  虽说那是十一阿哥住过的院子,可按照宫中规矩,重病后都是挪到景山,并不在宫中。

  所以也没有什么忌讳的……

  真要忌讳,这紫禁城从前朝算下来,几百年了,哪个屋子没住过死人?

  *

  这会儿功夫,十四阿哥已经跑到乾清宫。

  他跑的累了,站在宫门外直喘气。

  可也晓得轻重,没有直接闯进去,而是抬抬下巴,示意门口的小太监进去通传。

  康熙听了禀告,不由皱眉。

  怎么一个个的,都往御前跑了?

  要说皇子阿哥们不往御前来的时候,他每天也都惦记过问。

  每日里他还会抽空去上书房,考较儿子们的文武功课。

  可这老过来,多半还“无事不登三宝殿”,都是有了麻烦来的……

  他看了眼座钟。

  辰初……

  这个时候不在上书房读书,过来做什么?

  康熙点点头,叫人进来。

  十四阿哥红着眼圈进来,进来就在脸上胡乱抹了一把,可怜巴巴道:“汗阿玛,汗阿玛,九哥带十三哥去做傧相,儿子也想去……”

  康熙立马板了脸:“胡闹!竟然逃课,好好回上书房读书去!”

  十四阿哥有些怂,还有些恼,撅着嘴巴不服气。

  “可十三哥都去了,儿子怎么不能去?”

  康熙蹙眉看着十四阿哥:“九阿哥让你来的?”

  “嗯嗯……”

  十四阿哥连忙点头:“他说他做不了主,让儿子来求汗阿玛……”

  康熙听了,神色莫名。

  十四阿哥想起九阿哥的偏心,带了不满告状。

  “汗阿玛,您管管九哥,他说儿子是小屁孩子,还说今天是正经事儿,才不带儿子……好像儿子是小孩子,多调皮似的,十三哥也没成丁啊……”

  康熙眉头舒展开,轻哼一声。

  “十三阿哥向来听话,能当大人使了,你听话了么?”

  十四阿哥鼓着腮帮子,眼神有些飘忽,却嘴硬道:“儿子听话了……”

  说到这里,他还记得找补:“就算之前有不听话的时候,也是之前了,那往后听话,还不行么?”

  康熙摆摆手,道:“老实回去读书……你听话了,明年带你出门……你若不听话,明年随扈还没你……”

  十四阿哥听了,差点跳起来。

  自己可以随扈了?

  他连忙捂住自己嘴巴,脸上也多了乖巧。

  “儿子听话着呢,汗阿玛,儿子去上书房了……”

  说着,他就往外走。

  等出了门口,他不放心,又扶着门框,探出小脑袋瓜子。

  “汗阿玛,可说好了,君无戏言……”

  康熙没好气的看着他。

  十四阿哥不敢再缠磨,一步一回头的出去了。

  康熙忍不住抱怨道:“转年就十二了,没个稳重样子……”

  梁九功笑道:“谁叫这是永和宫娘娘幼子,都是皇上宠着,才这样天真浪漫,过两年就好了,十三爷小时候也活泼……”

  康熙疑惑道:“十三阿哥前两年这样么?”

  他想了想,发现还真不是。

  十三阿哥活泼是活泼,可也懂事。

  明明自己年岁不大,因为跟十四阿哥住一起的缘故,打小像小哥哥似的。

  他又想起九阿哥与十阿哥这两个混不吝。

  小时候也不是那么听说,可也不敢在自己面前放肆。

  还是十四阿哥这里,惯得多些。

  他轻轻摇了摇头:“这个十四阿哥,回头还得好好教训他……”

  或许正好借着随扈这个由头,好好板板他的坏毛病……

  *

  二所这里。

  十阿哥也过来了。

  他穿着簇新的皇子吉服,外头是紫貂金黄缎里的端罩。

  说是紫貂,实际上还是黑色的。

  九阿哥见了,眉头拧起来。

  之前只想着衣裳别重了,忘了外头的端罩。

  大家都是一色的皇子紫貂端罩,看着一样一样的。

  十阿哥笑着说道:“九哥,就这么穿吧,大冷的天,就算咱们不穿这个,旁人也穿这个啊……”

  九阿哥想想也是,这端罩是套着穿的,到了屋子里也就脱了。

  还别说,兄弟三个站在一处,都是一色的黑貂暖帽,黑色端罩,看着跟制服似的,颇为养眼。

  除了十三阿哥,九阿哥与十阿哥的身量已经差不多,就是之前看着太过单薄。

  这大冬天的,先是貂皮里的常服,外头再加上貂皮端罩,整个人都撑起了好几圈,看着有些气势。

  舒舒站在旁边看着,强忍着才没有露出姨母笑。

  九阿哥见她如此,嘱咐着:“好好家里待着,荷包也不着急,别太费眼睛,别扎了手指头,要是今儿席面有好的肉干、奶饼子,爷给你带些回来……”

  十阿哥与十三阿哥在旁,面面相觑,齐齐无语。

  这是哄小孩吧?

  说的九嫂好像又手笨又嘴馋似的……

  九哥,是不是眼瞎?

  舒舒却很配合的点点头,轻声道:“都听爷的,爷在外头也少吃几口酒,实在有人敬酒,就推给四贝勒,省得发汗了,出来见了风着凉……”

  九阿哥也点点头,道:“爷晓得了,你就放心吧……”

  将近辰初二刻,兄弟三个没再继续耽搁,要往乾清宫去了。

  舒舒想要跟出去送送,被九阿哥给止住。

  “好好在屋子里待着,去外头吃了冷风……”

  舒舒没有法子,就送到廊下。

  十三阿哥与十阿哥在旁,目睹了一场夫妻小别。

  十三阿哥有些迷糊,小声说道:“十哥,这到底是谁哄谁?”

  瞅着两人好像都变小了。

  不仅九哥将九嫂当孩子。

  九嫂好像也没将九哥当大人。

  十阿哥看了十三阿哥一眼,见他神情就晓得没开窍,轻哼道:“互相哄着玩呗,不是挺好的,都高兴……”

  好像自己学到不少。

  兄弟三个从二所出来,就往乾清宫去了。

  等三人到了御前,发现西暖阁里不少人在了。

  四阿哥已经到了。

  与三人差不多的妆扮。

  常服外头套着皇子端罩。

  就在四阿哥上首,还有一人,也是黑貂端罩,却是白里子,四十几岁年纪,是现下的宗人府宗正,信郡王鄂扎。

  两人对面,坐着三人。

  花白胡子的老者,是领侍卫内大臣,一等公索额图。

  看着不过二十几岁的青年臣子,是镶黄旗满洲都统兼内大臣,一等公阿灵阿。

  末位四十多岁,穿着一品文官的补服的,是议政大臣、户部尚书兼理藩院尚书马齐。

  这三位,是权贵中的权贵,心腹中的心腹。

  九阿哥见了,带了惊喜。

  这是要负责皇子初定礼的大臣?

  体面!

  不过理藩院尚书……

  理藩院正好负责内外蒙古藩部。

  理藩院尚书出面,会不会太隆重了?

  那样不会让蒙古人误会吧?

  以为是国礼……

  见几位皇子进来,信郡王与四阿哥没有动,对面三个臣子都起身了。

  康熙望向十阿哥。

  十阿哥恭恭敬敬的跪了。

  康熙想着故去的孝昭与温僖贵妃姊妹,脸色也添了温煦,抬抬手叫起。

  “这往后也都是大人了,要好好的……”

  十阿哥神色恭敬,躬身应命。

  康熙又望向信郡王,道:“明儿开始就叫十阿哥过去给你打杂,劳你费心,好好教……”

  信郡王早已起身,也领了口谕。

  九阿哥在旁,简直是惊喜了。

  之前他还琢磨,怎么跟汗阿玛提这个。

  原以为最早要年后,没想到是这个时候。

  挺好的。

  接了正经差事了……

  就算封爵延后,开府说不得可以惦记惦记……

  毕竟是宫中,各种不方便……

  康熙又望向九阿哥,道:“你之前说内务府人手不足,恳求朕再指两个人,你瞧马齐如何?”

  九阿哥脸色露出惊喜来:“有马大人去做镇山太岁,对付内务府那些牛鬼蛇神,正合适啊!”

  要知道马齐虽是汗阿玛心腹臣子,却不是什么幸臣,而是能臣。

  在任户部尚书前是兵部尚书。

  兵部尚书前,是左都御史。

  左都御史前是山西巡抚。

  山西巡抚前,做了十来年的六部郎官。

  从下到上,从京城到地方,他都走了一遍。

  他身上还有世管佐领。

  内务府衙门那些猫腻,还能瞒过这位能臣去?

  不怕他能干,随便干。

  康熙看着九阿哥,很是无奈。

  这都是什么形容?

  镇山太岁?

  牛鬼蛇神?

  内务府包衣都是皇室家奴,要是他们都是“牛鬼蛇神”,自己成什么了?

  就是眼下不是教训儿子的时候。

  康熙转向马齐,带了打趣道:“看在九阿哥求贤若渴的份上,你就先兼了内务府总管吧……”

  马齐倒是好涵养,神色不变,丝毫没有“镇山太岁”的凌厉,荣辱不惊的应答。

  “皇上吩咐,九爷不嫌弃,那奴才就过去给九爷搭把手……”

  这就是心腹臣子的底气。

  兼职多了,多一个不多,少一个不少。

  初定礼有吉时。

  不好耽搁。

  众人就从御前下来。

  宗人府出面是宗正信郡王。

  内务府出面的是新上任的内务府总管马齐。

  御前出面的是一位领侍卫内大臣,一位内大臣。

  两人的身份,更有意义。

  都是国戚。

  前者是元后的叔父。

  后者是继后的兄弟,还是十阿哥的母舅。

  皇室三人。

  皇子之兄四贝勒。

  皇子之兄九阿哥。

  皇子之弟十三阿哥。

  早有随行的礼部官员、内务府官员、护军校在宫门外候着。

  还有御赐的皇子初定礼,也都是一台一台的覆盖着金黄色锦缎,预备的妥当。

  各位皇子与各位大人的亲随,也都牵了坐骑,预备好马车候着。

  一行人出了皇宫,就上马的上马,上车的上车,浩浩荡荡的,去了内馆……

  *

  注:上一章舒舒准备的大毛披风换成了端罩,这个是制式皇子冬服之一。


  (https://www.lewenw.cc/2/2780/730321620.html)


1秒记住乐文小说网:www.lewenw.cc。手机版阅读网址:m.lewenw.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