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我的公公叫康熙 > 第二百八十一章 心正,行事也正(第二更求月票)

第二百八十一章 心正,行事也正(第二更求月票)


  “什么?”

  八阿哥听了来人的禀告,还以为自己听错。

  这是什么意思?

  什么叫“见红了”?

  他的心“砰砰”直跳,终于反应过来,大踏步的往后厅去。

  后厅中,宗亲福晋们面面相觑。

  八福晋怀孕了?!

  怪不得之前瞧着不对劲。

  一会儿发火,一会儿哭的,神神叨叨的,不像正常人。

  要是孕妇,就不算稀奇了。

  大家都是妇人,多是生育过的,晓得妇人这个时候都有些小性。

  就是太医方才说的话……

  见红……

  不稳……

  静卧……

  不好移动……

  王府这边是丧家,好像不大方便。

  不过想到大阿哥与八阿哥的关系,大家又觉得没有什么了。

  养恩大于生恩,在诸皇子中,大阿哥与八阿哥兄弟也跟同胞不差什么。

  四福晋神色端凝。

  是她派人去前头请八阿哥的。

  涉及子嗣大事,最后得由八阿哥拿主意。

  四福晋环视了众福晋,客客气气道:“八贝勒就要过来了,恐怕有不方便处,劳烦诸位婶子带了嫂子、侄儿媳妇们避一避……”

  婶子是长辈,无须避讳小辈男亲。

  可是同辈的嫂子、弟媳妇与小辈的侄媳妇们,按照规矩却是要避下。

  因此,四福晋才如此说。

  大家都望向简亲王福晋与安郡王福晋。

  来的是这两旗的宗室福晋,也多是这两门的旁支之类,自然要以两位福晋为马首。

  简亲王福晋已经起身,笑着跟四福晋道:“那我们就躲个懒,这里就劳烦侄媳妇费心了……”

  她们这一门宗室,不是太祖子孙,几代人行事,都是谨遵皇命,服顺自保。

  又是不相干的事,哪里会瞎掺和?

  四福晋恭敬道:“劳烦婶子,本是侄媳应该做的……”

  简亲王福晋说完,就带了一众镶蓝旗宗室女眷去偏厅了。

  大家都望向安郡王福晋。

  安郡王福晋,也跟着起身了。

  八福晋如今已经不是王府的表格格,而是皇室福晋。

  四福晋是亲嫂子,她出面做主看顾,自己插手算什么?

  因此,一干正红旗宗室女眷也出去了。

  屋子里就剩下妯娌几个。

  三福晋不安了。

  这可是八福晋的头生子或头生女,要是保不住,不会怨到自己身上吧?

  她有些忐忑,望向其他人。

  倒是还记得方才舒舒不搭理自己的情形,没有再往舒舒身边凑。

  三福晋走到五福晋身边,小声嘀咕着:“怎么就晕了呢?不会是装的吧?别再用这个陷害咱们,说咱们合起伙来欺负她……”

  五福晋看了三福晋一眼,很是无语。

  什么叫“咱们”?

  谁跟她“咱们”?

  五福晋可记得清楚,方才三福晋先是看热闹,后头拉偏架。

  就是八福晋反应异于常人,才将她给撅回来。

  那一日在宁寿宫三福晋倒是没有拉偏架,可也是全程看热闹不嫌大的模样。

  这个嫂子,不宜交。

  五福晋就只当听不见,压根不接三福晋的话。

  自己之前想差了。

  总是顾虑太多,退让太多,结果让长辈们跟着担心。

  日后,不会了。

  三福晋见五福晋不应答,神色讪讪,又望向七福晋,讨好的笑笑,道:“要么说物以类聚、人以群分,我这人,真真跟七弟妹一样,嘴上没有把门的,就是‘有口无心’……”

  七福晋扯了扯嘴角,也跟蚌壳似的不说话。

  这会儿倒是抖机灵了!

  这是要拖大家一起下水,想要借此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呸!

  当谁是傻子?

  又不是牲口,谁跟她“群分”……

  三福晋抹不开面了,望向舒舒的目光就带了不善。

  这还是妹子么?

  方才那么多人跟前不搭理自己,现下也不知帮自己解围。

  舒舒哪里会理会三福晋的反应。

  她的注意力都在八福晋身上。

  历史上,八福晋生过孩子么?

  不得而知。

  因为八阿哥与九阿哥被除过宗籍,即便乾隆朝恢复宗籍,可已经是五十多年后。

  这两人的资料,很多都散佚了。

  后世的皇家玉牒上,八阿哥名下就一子一女,都是媵妾所出,身份不高。

  八福晋没有生育过?

  这孩子保不住么?

  舒舒陷入沉思。

  要知道八福晋在历史上可是留下了好几笔的。

  康熙的诸多子媳中,除了曾为储后的太子妃与后来成了皇后的四福晋,八福晋这还是独一份的待遇。

  单单是性子彪悍,能让康熙与雍正两代帝王厌憎?

  不至于。

  康熙没有直接骂八福晋,可在骂八阿哥的话中,提及八阿哥“受制于妻”、“任其嫉妒行恶,是以胤禩迄今未生子”的字样。

  到了雍正朝,雍正更是不留情面,就是直接骂了,“甚属不妇”、“暴戾不仁”、“唆使其夫,以致恶乱已极”。

  根据这些史料记载,大概能猜出八福晋在夺嫡中的大致角色。

  无父无母,无子无女,才这样毫无顾忌,肆意求权么?

  要是有了血脉牵系呢?

  有了孩子,谁还稀罕男人?

  到了那时,八福晋会毫无顾忌、丝毫不留后路、甘心为纽带为八阿哥串联宗室么?

  舒舒想到另一种可能,望向八福晋的肚子,就带了热切。

  好孩子。

  不管是男,是女,都要平平安安的。

  她这样神情,看的四福晋、五福晋、七福晋都跟着心酸。

  偏偏关于子嗣,还没有办法劝。

  哪个女人嫁人后不盼着生儿育女?

  嫡福晋位置再稳当,有子的嫡福晋与无子的嫡福晋还是不同。

  七福晋摸了摸肚子,决定等到肚子里的卸货,到时候多带去给她九婶带带,要是也能浇上一泡童子尿,那就再好不过。

  正好也将孕兆传给舒舒。

  万一有了呢?

  那就是得天之幸。

  五福晋则是想起娘娘的话。

  之前在围场行在,几个阿哥打了一场,九阿哥伤心说出了过继的话。

  娘娘开始的时候不知此事,后来晓得了,就私下里跟自己提过一句。

  要是过几年舒舒与九阿哥没有子嗣,就将他们这边的大阿哥过继过去,也是两全其美。

  可是五阿哥却私下里跟她提了一句,九阿哥那边不要庶出。

  原来五阿哥这个亲哥哥,最是疼弟弟的,见弟弟伤心一场,已经背着人要送儿子了,省得弟弟老将子嗣之事放在心上。

  在五阿哥心中,福晋生的,还是格格生的,都是他的儿子,也都是弟弟的侄儿。

  况且弟弟对这个侄儿也挺喜欢的,当初周岁礼时送了那么些东西。

  等到被弟弟一口拒了,理由是不要庶出,五阿哥才琢磨嫡子与庶子之别,跟五福晋念叨着,最少要生两个嫡子……

  五福晋倒是不担心自己以后的儿子被过继,因为她晓得以舒舒的通透,不会乐意过继,多半还是盼着自己生子的。

  毕竟还年轻,保不齐以后九阿哥就好了。

  不过等看清楚舒舒后续反应,大家就有些发蒙。

  眼下这是什么情形?

  舒舒居然走到太医跟前,仔细问起各种保胎事宜。

  瞧着那认真的架势,仿佛躺着的,是向来亲密无间的好姊妹似的。

  没有伤感,还隐隐的带了欢喜?

  七福晋忍不住,上前握住舒舒的手,小声问道:“舒舒,你怎么了?要是不舒坦,就避一避?”

  舒舒的眼睛里有光。

  她含笑摇摇头道:“我很好,我高兴,七嫂,我真高兴……八嫂怀孕,这是好事啊……”

  她这反应,看的大家更糊涂了。

  丝毫没有做戏的成分,竟然是真心的。

  这是菩萨吧?

  一点儿不记仇?

  八阿哥走到门口,也听到这一句。

  由己推人,心里就有一点点不痛快。

  虽说在八福晋跟前,八阿哥没有火上浇油,挑剔舒舒的不是。

  可是他心里,还是有些嗔怪,觉得妻子被激的如此,也有舒舒抢尖不让人的缘故。

  平日里不见舒舒对妻子这个嫂子有什么热络亲近,眼下怎么就欢喜了?

  这是踩着妻子,表现她的宽和大度?

  未免太狡诈虚伪了些。

  屋子里,舒舒语气轻快,继续说道:“八嫂脾气躁,多少也是有些不安的缘故,毕竟年岁小,嫁人了,换了地方,为人妻、为人儿媳妇,都是学着,难免忐忑……如今怀了孕,日后生了小阿哥,心里踏实下来,性子也就慢慢缓和了……”

  缓和了,就多了母爱,晓得为子女打算了。

  相当于穿上了鞋,多了束缚,就不会为丈夫的野心抛头颅洒热血。

  皇后有什么好期待的?

  从古到今,守着皇后过日子的皇帝有几个……

  以八福晋的性子,可受不得那样的日子。

  即便八福晋一时想不开,贪图皇位,想要为亲生骨肉谋划。

  那还有康熙与废太子的前车之鉴,足以让她警醒……

  嫡子,也不保险。

  父子成仇,不算稀奇。

  舒舒神色丝毫不作伪,说得实心实意的。

  大家脸色,神色各异。

  四福晋与五福晋脸上都露出赞赏与认同来。

  两人性子都厚道,即便是五福晋这里,即便之前生了气,也没想着与八福晋成死仇。

  四福晋点点头道:“九弟妹说的对,这是好事……”

  前头有宁寿宫的事,今天又被三福晋揭开说,八福晋暂时也不好再出现在人前,借着养胎避一避正好。

  回头生了小阿哥,时过境迁,宫里长辈看在小阿哥份上,也会抬抬手,将前头的事情放过。

  八贝勒府的日子就平顺了。

  三福晋看着舒舒,跟看傻子似的。

  怎么不长记性,没有脑子?

  就不想想她自己与八福晋前后脚的嫁进宫来,结果人家生个小阿哥,她就没动静,回头宜妃娘娘能容了?

  就算是九阿哥有毛病,也是私密之事。

  为了遮掩这个,说不得宜妃还会将不生育的责任推到舒舒身上。

  到时候,怕是日子不好过。

  七福晋则是有些木然。

  她是强忍着,才没有露出异样来。

  这还是她认识的舒舒么?

  两人打小相伴着长大,谁不晓得谁?

  看着大方,最是小心眼不过了。

  八福晋每次挑衅,舒舒都收拾了。

  今天怎么大方了?

  而且还不是假装……

  诚心诚意的……

  不会是想孩子想的癔症了,惦记上八福晋肚子里的孩子了吧?

  这是做梦啊……

  八阿哥在门口,心中生出愧疚。

  自己小人之心了。

  九弟妹行事,虽有凌厉的时候,可都是占着道理。

  心正,行事也正……


  (https://www.lewenw.cc/2/2780/729813434.html)


1秒记住乐文小说网:www.lewenw.cc。手机版阅读网址:m.lewenw.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