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我的公公叫康熙 > 第二百八十九章 还真是碍眼(第一更求月票)

第二百八十九章 还真是碍眼(第一更求月票)


  康熙高深莫测模样。

  “照你这么说,还是朕错了?”

  九阿哥连忙点头,理直气壮:“就是啊,您说这要是就儿子一个在外头,您在这边听也就听了;可还有儿子福晋在,万一儿子说了什么私密话,您听着也不大合适……”

  “不是还是孩子么?朕不放心还不行?朕看你就该回上书房,朕也不应该惯孩子,该骂就骂,该打就打……”

  康熙嗤笑道。

  九阿哥讪笑两声:“花有重开日,人无少年时……这大了就是大了,要是汗阿玛想管,从十五他们那一拨管起来也不晚,要是嫌他们小,还有十二他们几个……”

  三阿哥跟着道:“汗阿玛圣明,老九离二十还好几年,回上书房正可好,多念几本书,懂些道理……”

  他很是“好心”的附和。

  九阿哥不乐意了,望着过去。

  “三哥,您怎么回事儿?方才弟弟还夸您来着,您不厚道也不提醒一声,怎么还‘恩将仇报’……”

  三阿哥皮笑肉不笑:“那是夸?不通庶务是怎么回事儿?我怎么就不通庶务了?你才当差不到三个月,我这边都好几年,六部都轮了一圈,政务都通了,还有什么庶务不通的?”

  九阿哥撇撇嘴,点头道:“那弟弟是说错了,您这不是‘不通庶务’,您这是眼力见儿不大好……头午乱糟糟的,四哥脚底板都磨出火星子了,您还稳如泰山呢……”

  三阿哥脸色涨红,忙望向康熙。

  康熙也看着三阿哥。

  三阿哥解释着道:“汗阿玛,您别听老九混说,头午是伯王、叔王过府,儿子作陪来着……”

  康熙点点头,示意知道了。

  三阿哥额头汗津津的,看着九阿哥,牙根也开始直痒痒。

  九阿哥咧嘴,带了肯定道:“那您还挺辛苦,也没有法子,谁叫您是哥哥呢……”

  三阿哥的心跟着波浪似的,起起伏伏的。

  对着九阿哥,有些没脾气了。

  要说告歪状,也没有这样当面告的。

  就是嘴巴臭!

  这好话说出来也不中听!

  九阿哥夸完三阿哥,转过头,望向另一侧的四阿哥。

  四阿哥板着脸,看着九阿哥,看不出喜怒。

  九阿哥扬着下巴道:“四哥您不说点什么?”

  四阿哥皱眉道:“往后行事谨慎些,尤其是外头,隔墙有耳的道理都忘了……”

  九阿哥气鼓鼓道:“就这?您也不厚道,就不晓得提醒弟弟一声,白给您当一天的跟班,不护着兄弟这毛病可不好……”

  四阿哥被他嗔怪的,自己都有些犯迷糊。

  真是自己错了?

  五阿哥提醒着:“四哥提醒了,四哥咳嗽了……”

  九阿哥听了,不由一愣。

  他之前还当是八阿哥提醒。

  后来想着八阿哥搭他肩膀,那咳嗽声好像在后头,就当成了五阿哥。

  没想到居然是四阿哥。

  九阿哥晓得好歹,却是嘴硬:“咳嗽就咳嗽呗,也不知道大点声儿,隐隐约约的,听着瘆得慌……”

  四阿哥轻哼一声,懒得搭理他。

  九阿哥望向七阿哥。

  七阿哥移开眼,抬头望天。

  今天十八,月亮已经出来了。

  乍一看是圆的,可仔细看东北角缺了一个边边。

  月有阴晴圆缺,说的不外如此。

  九阿哥指了指七阿哥,对康熙道:“汗阿玛您瞧,儿子先头夸的都是实话,七哥就是这样不爱搭理人……”

  七阿哥瞪过去,那是夸?

  他脑子里已经在想着“人有悲欢离合”,老九这混蛋,就是欠打,该悲一悲!

  这会儿功夫,大阿哥已经从后院回来。

  这是得了前头人的禀告,晓得圣驾没有惊动旁人,带着阿哥们在这边说话,走了过来。

  见了康熙,大阿哥苦笑道:“儿子不孝,劳您跟着费心了……”

  康熙长吁了口气,拍了拍他的肩膀,口气却严厉起来。

  “上有父母需要孝顺,下有儿女需要照拂,只许伤心这几日,而后就要立起来,不可毁哀自损,那不是为人子的道理……”

  大阿哥没有立时回答,好一会儿才开口,声音有些缥缈:“汗阿玛,儿子就是有些乏……”

  康熙心疼,不忍再说教,口气和缓起来。

  “乏了就歇歇……前头就交给几个阿哥,三阿哥出面待客,也没有慢待;四阿哥行事仔细,前后都盯着;五阿哥行事温吞了些,可跟七阿哥一样,都没闲着,两人都是热心肠,不会耽搁事儿;还有八阿哥这里,处事也妥帖,九阿哥勉强也成人了,这么多阿哥在,不会短了你福晋的体面,你就放心吧……”

  九阿哥:“……”

  汗阿玛这是训儿子训惯了?!

  不知道怎么夸,用了他的词儿!

  所以夸自己的时候,才不知道怎么说么?

  就是这“勉强也成人了”是夸吧?!

  大阿哥望了望几个兄弟,年长的阿哥都在这了。

  他就道:“这两日辛苦你们了,回头大事完了,让弘昱给你们磕头……”

  大悲无泪。

  大阿哥除了憔悴些,看着与平日无二。

  可是大家都感觉到了他的寂寥。

  就是这种伤心,要自己走出来,劝也没什么用。

  因此大家都闭了嘴,就三阿哥带了感慨开口道:“‘梧桐半死清霜后,白头鸳鸯失伴飞’,大哥,还请节哀……”

  大阿哥点了点头。

  五阿哥迷糊了,低声问身边八阿哥:“三哥念叨什么呢,怎么没个忌讳……”

  虽说是守丧,可也不兴直接说“死”啊……

  *

  西侧殿里。

  舒舒的棉斗篷已经脱下来,叠好了放在手边的隔几上。

  出去一趟,吃了几口冷风,最后还熏了一下,嗓子就有些痒痒。

  一连喝了几杯热茶,她才将那股咳意压下去。

  就是这一出一进的,也带了不少外头的香火味儿进来。

  大家板板正正坐着,实际上都腰酸背痛了。

  三福晋开了口,道:“院子里好几个道场,这香烟袅袅的,还有得烧呢……”

  大家都看着她,不知道她到底要说什么。

  三福晋继续说道:“我们贝勒府就在左近,明早守夜完毕,要不就去我们贝勒府歇一歇,梳洗了再过来……”

  她的确是好心。

  因为除了今晚,还有明天一昼夜,总不能大家都在这里干耗。

  意思到了就行了。

  这边做摆设,很是累人。

  正好她也能借着照拂妯娌的功夫,回去歪一歪,收拾收拾。

  想到这里,她看着七福晋与八福晋,带了关切道:“尤其是两位弟妹,如今状况,不好太乏累,要不然别说长辈们操心,就是大嫂在下头也会难安……”

  七福晋听了,很是心动。

  她身子骨结实,也过了头三个月,倒是不用那么小心。

  就是这歇一歇是次要的,只要是可以趁机补些吃食。

  不是大鱼大肉的,就是加顿粥也是好的。

  八福晋看着三福晋,神色木然。

  实在不明白为什么三福晋能这样。

  之前这个三嫂说话利索,未语先笑的,让人极容易生好感。

  谁会想到,这一打交道,是这个德行。

  听不懂好赖话。

  脸皮也够厚。

  就跟之前没有骂她似的……

  她想到这个,就直接开口问了:“您不是不稀罕说我么?头午骂得那么痛快,才半天功夫,怎么又装好嫂子了?”

  三福晋的笑容有些僵,摸了摸鬓角。

  “本来就不是什么要紧的,就是话赶话说到,这不是被八弟妹你先头的话气住了……哎,平日里瞧你也没这么冲,这是遇喜的缘故,妇人就这样,怀了孩子就容易心火大,眼窝子也浅……这个时候谁还会同你计较不成?过去就过去了,咱们不提了……”

  八福晋眉毛都立起来,带了讥诮:“照这个话来说,您还真是宽宏大度,我还得谢谢您……”

  三福晋摇头道:“不用不用,谁叫我是嫂子呢,前头的总要吃些亏,还能同你们计较不成?等以后你们就晓得了,我这人最是心大……”

  八福晋气得脸色发白。

  骂的那么难听,当着那么多宗亲福晋,丝毫不给她留余地,结果反而倒打一耙,将错处都推到自己身上……

  自己是有不当之处,可用得着当众凌迟么?

  按照她的意思,自己就活该挨骂,自己是自作自受?

  八福晋觉得这是个大笑话。

  她还想要说话,旁边已经伸出一杯茶杯来。

  她与三福晋中间,原本隔着五福晋,现在是四福晋了。

  四福晋担心她们呛呛起来,八福晋再说出什么不妥当的话,就换了过来。

  她的神态包容着带了劝诫,看着八福晋的肚子,道:“八弟妹,这些日子你还要静心才好,遇到事了就想想肚里的孩子……这开了怀,往后就快了,到时候一年一个,三年抱俩,贝勒府很快就会热闹起来……”

  八福晋低头看着自己的肚子,没有说什么,神色慢慢平缓起来。

  三福晋见了,撇了撇嘴。

  看到隔几上的棉斗篷,她面上多了嫌弃。

  看着就糙,也不合身。

  随即她低头看向自己身上,有些后悔。

  为什么不叫人多预备两套棉衣裳……

  用丝绵掺和棉花,做的袄子肯定会比现下的轻薄合体。

  还有脚上的鞋子。

  老布的鞋面,虽是京中制式,可真是丑死,也显得脚大。

  她心里还有些焦躁。

  她娘家也在正红旗地界。

  离郡王府并不远。

  可是三福晋晓得自家事。

  阿玛病着,三继夫人跟自己就是面子情。

  自己额娘是侧夫人,有着诰命,可是没有儿子底气不足,平日里在公府就是个闲人。

  白日里探丧,也只来了两个哥哥……

  五福晋觉得这斗篷送的正好,这就是高门大户的底气。

  自家那边,今天也来人,就是露个面就走了,生怕被当成是攀附的,更不要说往这边送东西。

  至于四福晋,劝完八福晋,看着棉斗篷心中也是叹息一声。

  她也没有同胞兄弟,兄弟全都是异母的。

  上头的嫂子年岁也大,比额涅还年长。

  婆媳相处彼此也尴尬,就彼此避着,跟客人差不多。

  八福晋看到四福晋动作,也望向了棉斗篷,心里却是酸涩难当。

  这就是娘家。

  舅母没有说话。

  自己今天挨呲哒,舅母没有拦着。

  等到骂完,舅母才出面。

  她是恼了自己,不想再搭理自己。

  可是全怪自己么?

  当时嫁妆的事情,舅舅给的交代就是那个。

  自己开始时傻乎乎的,都信了,自然憋着气。

  也没有人告诉她真相。

  还是奶嬷嬷悄悄说了。

  不过她还是恼。

  但凡舅母真上心,也不会帮着太福晋瞒了好几个月,私下里提点自己一句不成么?

  早晓得的话,也能找补。

  结果舅母是贤惠了,做了好妻子、好儿媳妇,自己这外甥女算什么?

  今天,郭络罗家来人了么?

  或许来了,或许没来。

  反正她都不知道,也没有人专门到她面前来。

  原来她是一个没有娘家的人。

  她心里面不喜欢董鄂氏,也是因为这个原因吧。

  这种父母双全的底气与疼宠。

  还真是碍眼。

  七福晋这里,没心没肺的,跟舒舒咬耳朵。

  “我都忘了这一茬,要不就打发人回家一趟,让她们来馈粥……”

  这还是从关外时就有的丧俗。

  亲友馈粥。

  也是劝丧家多保重的意思。

  舒舒听了,很是心动。

  她还饿着呢,刚才连着喝了几杯水,就是个水饱。

  可这些斗篷的事情还能推到九阿哥身上,七福晋的吩咐可不好推到七阿哥头上。

  她们做皇子福晋,还是守着小媳妇的本分为好。

  要不然,就跟几个嫂子都打一声招呼。

  馈粥么?

  又不用大抛费,大家的娘家都能做到。

  就是这时,门口有人禀告。

  安郡王府长史奉王爷、福晋之命,来“馈粥”了……

  ------题外话------

  排队捅嗓子去,二更迟些


  (https://www.lewenw.cc/2/2780/729513667.html)


1秒记住乐文小说网:www.lewenw.cc。手机版阅读网址:m.lewenw.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