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我的公公叫康熙 > 第二百九十九章 世间事,皆有因(求月票)

第二百九十九章 世间事,皆有因(求月票)


  舒舒听了,很是不厚道的,生出窃喜。

  停了差事,听着好像并不重。

  可没有加上期限的话,很麻烦。

  如今成了宗室八卦的核心人物,这印象就要打折扣了。

  实际上正如九阿哥所说,中间有大福晋的事情做个缓冲,康熙的怒气已经舒缓。

  趁热打铁,过来请罪刚刚好。

  不管八阿哥心里如何想的,态度要端正。

  不过八福晋的状况……

  难道是身体原因?

  舒舒还是希望这个孩子能顺顺利利的出生。

  那样的话,说不定会改变八贝勒府的格局。

  九阿哥着急,可这隔着宫墙,又快关宫门了,想去八贝勒府也来不得。

  九阿哥就皱眉道:“早知道,我就下晌过去了……”

  他察觉到没有心腹手下的不方便。

  这样的消息,宗室都传得差不多了,内务府这边肯定也都晓得,自己居然没听说。

  十阿哥劝解道:“八哥行事向来靠谱,肯定有其他原由,明天打发人过去看看就是……您也别兴师动众的过去,要不然回头八哥来请罪,倒像是你劝着来的,显不出八哥的诚心……”

  九阿哥听了,仔细想了想,望向舒舒。

  还有这个说法?

  那八哥入宫之前,自己要避嫌?

  舒舒也觉得这个次序很重要,点点头道:“十弟说的有道理,既是认错,还要显得心甘情愿才好……”

  所以,你就别先跟着掺和了。

  要是八阿哥应对不好,失了圣眷,未必不是福气。

  九阿哥不甘不愿点点头道:“那明天打发何玉柱过去瞧瞧……”

  十阿哥就是专门过来说这个,说完就准备回三所。

  舒舒正预备下午加餐,就直接留了十阿哥。

  没有别的,就是用中午炖的鸡汤做底,一人一份猫耳朵。

  加上两道凉拌的洞子菜,吃着清新爽口。

  吃完后,十阿哥就回去了。

  九阿哥下午睡了两个时辰,精神许多,盘腿坐在炕上,跟舒舒念叨。

  “汗阿玛说让八哥教好郭络罗氏再入宫,这个要求是不是有点扯?怎么就算教好了?这回老实了,下回再犯呢……汗阿玛也是,直接叫太后打发两个嬷嬷下去,什么都用了,还用八哥操心怎么管老婆……”

  舒舒不置可否。

  凭着郭络罗氏的高傲,怎么可能放下身段接受宫嬷嬷的管教?

  真要那样,就不是她了。

  即便她有外厉内荏的时候,面对的对象也就是同等或者尊位上的人,绝不包括宫嬷嬷。

  九阿哥小瞧郭络罗氏了,也小瞧了八阿哥。

  真正能约束管教郭络罗氏的,只有八阿哥。

  康熙给出这惩戒,实际上非常对症。

  *

  八贝勒府。

  八福晋躺在炕上,炕几上的晚点早已凉透。

  “撤下去吧……”

  她跟丫头吩咐着。

  奶嬷嬷在旁,忙道:“福晋,就算没胃口,为了肚子里的小阿哥也吃两口……”

  八福晋还是叫丫鬟撤了桌子,才跟着面带忧心的奶嬷嬷道:“嬷嬷,我想吃栗子面小窝头了,要嬷嬷亲手做的,多多加糖……”

  “好……”

  奶嬷嬷应着,欢快的去了。

  不怕想吃东西,就怕不想吃东西。

  八福晋看着手头的水杯,这是一杯糖水。

  她觉得自己的嘴巴里发苦,喝了糖水也不管用。

  昨日回来,她乏得很。

  沐浴更衣完毕,她已经睁不开眼。

  结果,八阿哥就要带她去宫里请罪。

  她满身的劳烦,还有隐隐的畏惧,不想这个时候入宫。

  正好她觉得肚子好像有些不舒坦,小肚子往下坠,就吓到了。

  八阿哥立时打发人去请了大夫过来。

  这个时候,她已经舒缓过来,肚子也不怎么痛。

  可是在大夫问诊的时候,她还是鬼使神差的说身上不自在。

  大夫这边,自然顺着她的话,给了诊断,胎像不稳,要卧床静养。

  她看的清清楚楚,当时八阿哥脸上不是担忧,而是种说不出的表情。

  像失望,像迷惘、像怀疑,还像还有怒气。

  八福晋差点改口,可还是咬住了嘴唇。

  结果,整整一昼夜。

  他没有露面。

  直接在前院书房安置了。

  也没有打发人过来说一声。

  早上的时候,八福晋憋着气,没有吃饭。

  结果他也没有过来。

  正午也是如此。

  到了晚上,依旧。

  好像记忆中那个包容、温和的少年,有些模糊了。

  这才是八阿哥么?

  八福晋望向门口,也不知道是盼着他来,还是不希望他来。

  说巧不巧,门口有了人影,八阿哥悠悠然而来。

  他穿着素服,并无华丽装扮,却是像闪闪发光似的。

  八福晋直直的看着八阿哥的脸,眼中带了眷恋。

  八阿哥不是空手来的,手中提着一个食盒。

  他坐到炕边,看着八福晋,像是看着不懂事的孩子,温柔道:“就算心里不自在了,也要吃些……”

  说着,他打开食盒,端出来一碗莲子红豆沙,放到八福晋眼前。

  八福晋低下头,看着。

  红红的红豆沙,是几粒莲子。

  八福晋的脑子里,出现一个画面。

  一个没留头的小格格,躲在花园里哭鼻子。

  郭罗玛法病的厉害,太医说过不去这个年了……

  小格格不想叫长辈担心,也不愿意要旁人安慰,就无声饮泣。

  十来岁的小少年,提着食盒翩翩然而至,露出笑来,眼眸像星星一样。

  “你就是宝珠么……”

  小格格跟炸了毛的猫似的,眼睛瞪得滚圆:“你是谁?”

  “我是胤禩……”

  九年过去了,自己还是宝珠,胤禩好像是胤禩,也不单单是胤禩了,他还是八阿哥。

  八福晋摸了摸肚子,低头道:“我好了,明早咱们进宫吧……”

  八阿哥叹了口气,面上多了包容:“不要勉强,是我不好,确实是我之前疏忽,没有好好教你……”

  说到这里,他顿了顿,道:“往后我好好教你,你听不听呢?”

  他似问询,又是还有其他的用意。

  八福晋沉默了好一会儿,才缓缓的点了点头。

  八阿哥这才狠狠地松口气。

  不能再拖了,要是妻子不去,他也要一个人去御前了……

  *

  乾清宫,西暖阁。

  此刻的康熙,压根就没有想起八阿哥。

  整个下午,他都带了不痛快。

  二所保母嬷嬷辖制阿哥的手段,隐秘有效。

  直郡王府那边想要用饮食谋算小阿哥身体,也是大同小异。

  这些鬼祟手段到底是从哪里来的?

  还有多少人用过?

  宫里殇了的不单单是十一阿哥与十二公主!

  殇了的皇子,总共有十二人。

  殇了的公主七人。

  将近皇子皇女总数的一半。

  除了几个不足月殇的,其他都是过了周岁。

  之前太医脉案上没有什么异样。

  小儿本就难养。

  宗室王府中,早夭的格格与阿哥不是少数。

  因此康熙查了一遍,没有查出什么,就放下此事。

  不过他也不放心嫔妃照顾皇子皇女了,才弄出了兆祥所,只要皇子皇女落地,统一抚育到周岁。

  对比阿哥所的皇孙阿哥与皇孙格格,这皇子皇女夭折的比例,是不是差别太大了些?!

  大阿哥的五个嫡子女,都好好的站住了。

  毓庆宫三位小阿哥都站住了,三位格格,一人好好的,两人是不足月殇,在母体没有养好的缘故。

  其他几个阿哥,下头的孙阿哥与孙格格更小,可是除了月子里殇的,也都立住了。

  康熙脸色阴沉着,就披了端罩出来。

  梁九功跟着,也不敢询问,这是要往哪个娘娘宫里去。

  瞧着这方向,准时翊坤宫方向没错了。

  想想也是,既是想起十一阿哥与十二格格,肯定是要找两位小主子的额娘了。

  不过,康熙走到广生左门,脚步就顿住了。

  他想起宜妃有身孕之事,不宜情绪激荡。

  他就原路返回,过了乾清宫广场,去了东六宫。

  往永和宫去了。

  永和宫东次间。

  炕上摆了不少东西。

  紫檀画玻璃呼啸深林屏风一架。

  青花八宝万字纹扁瓶一对。

  青玉浮雕八仙过海一座。

  青铜玄武蜡台一对。

  玛瑙貔貅镇纸一对。

  白玉葫芦玉佩一对。

  康熙没有见人通传,直接登堂入室,看了个正着:“怎么翻出这么些东西?”

  德妃起身,服侍着康熙去了端罩,才道:“十四阿哥要搬家,就想起这些摆件来,叫人找出来,明儿给他……”

  她穿得素净,就是个青色家常袍子,手腕上戴了佛珠,周身带了檀香味儿。

  闻着这味道,这是才从佛堂出来。

  康熙望向炕上。

  全是镇宅的……

  康熙有些无语。

  他在炕桌坐了,看着德妃,不知该如何劝。

  太后礼佛,底下妃嫔上行下效,多信奉佛教。

  可是像德妃这样,隔三差五吃长斋,每次都要礼佛的,只有她一人。

  康熙犹豫了。

  他之所以想要见宜妃与德妃,就是打算问几句十一阿哥与十二格格生前之事。

  可是德妃这模样……

  德妃夭折了三个孩子。

  非要提起来,让她也跟着堵心?

  说不定压根就没有旁的阴私,就是正常的病夭。

  老九瞎疑心,胡说八道,自己私下里查证就好,不必折腾旁人陪着。

  他就换了话茬道:“你要是不放心,就让十四阿哥住东头所好了……”

  德妃摇头道:“心正则气正,气正诸邪不侵……”

  康熙不是很想要接话。

  十四阿哥那个小混蛋,就是纯粹的胆子大!

  跟心正,气正,扯不上关系。

  像是看出康熙的腹诽,德妃斟了一杯茶奉上,柔声说道:“有皇上教导,十四阿哥即便现下还有不足,往后也会成为孝顺知礼的阿哥,十四阿哥最是敬仰皇上,要做满洲巴图鲁,给皇上争光……”

  德妃提及十四阿哥,不知不觉脸上就带了宠溺。

  康熙见了,意兴阑珊。

  逝者已矣。

  即便是生母,也不怎么记得他们了。

  可活人呢?

  十四阿哥是月底,现下还没有搬家。

  搬走的四阿哥,居然提也不提。

  康熙蹙眉。

  他向来怜弱。

  想起自己的四儿子。

  冷冷清清的,都是小时候影响太过的缘故。

  他不耐烦坐了,起身道:“朕就是过来转转,这就回了……”

  说罢,他扯了端罩,从永和宫出来。

  他有些想宜妃了。

  可也没有去翊坤宫。

  他回了乾清宫,看到两盘子晚点,有一道熏肉小烧饼是宜妃爱吃的,就打发梁九功送去。

  *

  翊坤宫,西暖阁。

  宜妃也在用晚点。

  她如今双身子,一人吃两人补,饿的快。

  不过她生了三次,早有经验,晓得不能敞开了吃。

  要是胃口撑大了,很是麻烦。

  孩子养大了,到时候不好生。

  产关就是生死关,可不是闹着玩的。

  她就让膳房蒸了鸡蛋羹。

  一碗鸡蛋羹,就用一个鸡蛋,加上大半碗水。

  蒸好后嫩嫩的,撒点酱油葱花,糊弄个嘴,实际上没吃进去多少。

  宜妃的对面,坐着章嫔,手中也拿着蛋羹,却是吃得十分缓慢勉强。

  她住长春宫后殿,离翊坤宫很近,今日就过来坐坐。

  她这样模样,全在宜妃眼中。

  不过宜妃没有立时说话,而是吃完了一碗鸡蛋羹,簌了口,才道:“端嫔又说小话了?”

  章嫔苦笑,眉间带了抑郁。

  宜妃摇头道:“往后只看孩子,儿女双全,多大的福气!满宫的嫔妃,只有屈指可数的几位……”

  所以一个落魄嫔妃的嫉妒嘲笑,压根就不用放在心中。

  “这宫里谁人不说人,谁人不被人说?你进宫多年,早该晓得这个道理才是,过了这阵子就好了……”

  这几日关于章嫔的闲话,宜妃也听了一耳朵。

  不过是失宠什么的老话。

  一茬茬的宫妃,谁没听过类似的讥诮?

  北巡这几个月,康熙要说话的时候就找宜妃,要解闷就找年轻貌美的瓜尔佳贵人,章嫔退了一射之地。

  如今圣驾回宫小十天了,北巡的状况为人所知,就有不少闲话传出来。

  长春宫主位端嫔,是个性子古怪的。

  并且倚老卖老,说话不受听。

  就连宜妃跟前,早年也阴阳怪气过,后来赶上宜妃打理西六宫,收拾了两回,端嫔才老实了。

  章嫔这里,端嫔却没有什么顾虑的。

  没有一句好话,各种尖酸刻薄。

  章嫔能如何?

  位份相同,可实际上又不同。

  端嫔是有册封礼的,章嫔只是口封。

  端嫔资历老,还是长春宫主位。

  这些年没少刻薄章嫔。

  视若贵人之流。

  即便没有肆意辱骂,可阴阳怪气、指桑骂槐是少不了的……

  *

  快到七点才到家,然后作者这渣速度……

  下一章会在8月25号早8点更新,本书首发起点,欢迎大家来起点app阅读


  (https://www.lewenw.cc/2/2780/729062437.html)


1秒记住乐文小说网:www.lewenw.cc。手机版阅读网址:m.lewenw.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