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我的公公叫康熙 > 第三百二十章 夜猫子进宅(第三更求月票)

第三百二十章 夜猫子进宅(第三更求月票)


  都说认真的男人最迷人。

  认真的小男人也挺迷人。

  九阿哥坐在书案后,提笔写着。

  舒舒坐在炕边,含笑看着。

  挺好的,一件事情连着一件事情,好好务实。

  没想到,九阿哥只写了两行就撂下笔。

  他拧着眉毛,学着舒舒方才的样子,剪了羊毛毡与西洋绒。

  然后,一层一层的仔细挑开。

  西洋绒没有图案的地方,没有经纬痕迹。

  羊毛毡也是如此。

  其他料子,丝绸也好,棉布也好,都有个织线的过程。

  先是将蚕丝与棉花变成线,再线织成绸缎或者棉布。

  九阿哥带了兴奋道:“这个工艺应该不难琢磨,真是跟羊毛毡大同小异……”

  他又看了有花色的地方:“这个倒像是后绣上的……”

  舒舒点头道:“这个用的应该是羊绒线,才会这样匀称一体……”

  九阿哥举一反三道:“爷好像也明白多罗呢是怎么回事了……”

  舒舒听了,起身去翻了出来。

  前头她让九阿哥送布音格格的披风,就是多罗呢的。

  她自己还有一条香色的。

  都是广州那边的贡品。

  好好的披风,两人倒是没有动剪刀,头碰头的看了。

  “哈!哈!”

  九阿哥挑着不起眼的地方,用牙签挑了,得到认证,欢喜不已:“果然就是羊绒线织的……”

  舒舒点头,想了想道:“这些薄些的衣裳料子是羊绒织的,摸着丝滑;那种厚实的,应该是羊毛……”

  九阿哥挑眉道:“这些多罗呢不止咱们大清卖的好,听说在其他地方也卖得好,那咱们是不是反着卖回去?”

  舒舒觉得这主意平平。

  现在的欧洲,最好的衣服料子,是神秘的东方绸缎。

  羊毛制品对于她们来说,只是本土的。

  自然比不过奢侈品丝绸。

  不过舒舒依旧是点头道:“这个主意好,听说那边的王公贵族喜欢华丽,到时候可以往里织金织银……”

  然后能出口就出口,不能出口就转内销。

  九阿哥神采飞扬,道:“这两样要是琢磨出来,爷就直接跟织造府那边合作,现成的匠人与织工,到时候就是皇家御制!”

  舒舒听了,觉得正好,点头道:“到时候咱们卖八十两银子一匹!”

  内务府那么多机构,都是花银子不赚银子,要是真能整合起来,自给自足了,那就牛大发了。

  最主要的是,会将九阿哥圈在内务府的地盘上。

  上下人手都是内务府的。

  这样人际关系相对简单,不用直接与八旗势力扯上关系,是个安全的站位。

  又能赚钱又没有独立势力的皇子,那绝对是康熙眼中的好儿子。

  九阿哥得了舒舒支持,先是欢喜,随后有些沮丧。

  他凑了过来,将舒舒抱在怀里:“又是抢了你的点子……你要是男人,肯定比爷厉害!”

  舒舒回抱他,道:“爷是要存私房么?”

  九阿哥不解,道:“好好的,怎么扯到私房了?爷是真心觉得你厉害,脑子里各种想法,就是身为女子不方便罢了。”

  舒舒笑着说道:“既是爷不攒私房钱,那爷的就是我的,爷赚钱跟我赚钱有什么区别?好好的,爷还计较这个?”

  “爷不是冲银子……”

  九阿哥的目光有些期待,还有些忐忑:“爷就是想着一点点积攒功劳,然后这么一年一件事,一年两件事,等到四、五年后,汗阿玛分封皇子时,这些功劳是不是也能积攒下不少?”

  舒舒笃定道:“那当然了,爷做的都是实务,还是从无到有的……换马的事情顺利进行下去,补充八旗兵力,功劳不亚于临阵克敌;还有羊绒料子的事情要是成了,给蒙古王公百姓增加收入,他们也不会因为天灾就家破人亡,会定居下来,饲养越来越多的羊群,往后的日子就安定了。”

  九阿哥听了,若有所思。

  随后,他带了担忧道:“定居下来,人口就会滋生,时间久了,说不定会成边患……”

  舒舒想了想后世的蒙省,从来都是乐土。

  因为没有天险,已经被彻底汉化。

  如今的漠南蒙古,成为内藩,接受朝廷的监管,表现出彻底的臣服,也是因为没有天险,一团散沙,没有能力与朝廷对峙的缘故。

  她就直接说道:“牧场都养了羊,马匹的数量就有限了,连骑马都不会的蒙古人,人口再多,也只是牧羊人罢了。”

  九阿哥脸上的担忧,立马成了欣喜:“那,这也当折军功!”

  舒舒点点头,笑着说道:“所以爷不用急了,哪怕花上三、五年的功夫,只要将此事办成,王爷帽子就差不多!”

  九阿哥眼中多了亢奋,望向门口。

  两人在的时候,黏黏糊糊的,并不留人在屋子。

  现下也没有旁人。

  九阿哥就低头小声道:“咱们悄悄的,别太张扬,省得汗阿玛插手,到时候功劳就不显了!”

  九阿哥对于朝廷大事不感兴趣,可有的时候还十分敏锐。

  他想起早上提及老十福晋那五百匹马时,皇父的眼神,小声跟舒舒道:“汗阿玛好像不大乐意我们沾兵权,今天头午的眼神不太对……”

  舒舒没有说话。

  实际上康熙不乐意的是十阿哥沾兵权。

  因为钮祜禄家的势力,遍布上三旗军中。

  至于九阿哥,则没有什么忌惮的。

  他的外家虽抬旗,可此郭络罗氏非彼郭络罗氏,在上三旗压根就排不上数。

  如今三官保家里的世职,就是一个佐领。

  现下这些多成年皇子,只有七阿哥能监管内务府护军营。

  因为七阿哥的外家抬出内务府,与内务府牵扯最少。

  还有就是他天生腿疾,还有过继王府之事在,没有资格争夺储位。

  想到这里,舒舒愣住。

  或许连康熙自己都没有发觉,这个时候他对儿子们的防范压制,已经不单单是为了太子。

  天色渐渐黑了。

  屋子里掌灯。

  到了用晚点的时间。

  两人的晚点很简单,一人一碗杂粮豆粥。

  桌子是几道小菜。

  这几日中午吃的都是大荤,有些腻了,今天晚点就是全素。

  两人还没等提筷子,外头就有了动静。

  “九哥,九嫂,我们来了……”

  十四阿哥的嗓门依然是那么的清脆,还是童音。

  整个院子好像都喧嚣起来。

  九阿哥翻了个白眼,跟舒舒抱怨着:“还以为能多清净几天呢,没指望了,肯定没好事儿……”

  这会儿功夫,十四阿哥已经走到正房门口,就想要往里闯。

  十三阿哥一把拉住,扬声道:“九哥,九嫂,我们能进吗?”

  “嗯!进吧!”

  等到里头传来九阿哥的声音,十三阿哥才放开人。

  十四阿哥瞥了他一眼,指了指窗户上的人影:“你当我傻?天黑了也不知道避讳?就是因为晓得九哥在,我才直接往里进的……”

  十三阿哥笑着没说话。

  真是小孩子。

  总要过几年,他就晓得了,九哥在也不方便直接进。

  说话的功夫,两人进了屋子。

  原本在厢房的核桃、小棠听到上房动静,晓得有客至了,也过来服侍茶水。

  舒舒与九阿哥在东次间。

  两人直接过来。

  舒舒已经下炕站着了。

  九阿哥依旧安坐。

  十四阿哥微微欠身,对舒舒道:“九嫂。”

  十三阿哥也是如此。

  两人算是见过。

  舒舒也是颔首回礼,就往炕上让:“才从上书房回来吧?擦擦手,垫巴些。”

  “哎,听您的。”

  十四阿哥笑着应着,就走到炕桌边:“我们赶得正可好,今晚有什么好吃的?”

  等到看清楚桌子上饭菜时,他傻眼了。

  那黑黑白白的是什么?

  白菜拌木耳?!

  还有红红绿绿的,好像就是绿皮红萝卜!

  还有两道不是菜,就是小咸菜,一个是苏子叶,一个是八宝咸菜。

  饭也不是正经饭。

  竟然没有半点儿荤腥!

  十四阿哥有些卡壳,诧异道:“怎么就吃这个?是膳房克扣分例了?”

  九阿哥故意逗他道:“已经四个菜,还想怎么样?北巡的时候,出了小差错,汗阿玛扣了我的月例,也没钱打点膳房那边要旁的……”

  十四阿哥当真了。

  他想起了中午的八个菜。

  今天食材主要是鸡。

  五香鸡腿、鸡汤炖豆腐、蒸鸡翅、粉丝鸡肉丸子。

  得用两、三只鸡。

  他与十三的份例还在乾清宫膳房,每天中午吃的就是九哥、九嫂的份例。

  十四阿哥脸上带了羞愧,瞪着九阿哥道:“九哥您也真是的,没银子您倒是说话呀!可怜巴巴的,叫人不落忍,还要连累九嫂跟你吃苦……”

  说着,他解下荷包,就放在桌子上:“这些您先花着,明儿弟弟再打发人给您送些……”

  他说的豪爽,九阿哥被逗笑了,拿了荷包道:“咱们十四爷大气,这是装了多少啊?”

  说着,九阿哥掂了掂荷包:“呵!分量确实不轻!”

  打开来,里面就是金饼子。

  小指头那么长,不算厚,总共有十来枚。

  一两一枚,就是十两。

  九阿哥又装里,递给十四阿哥道:“随身带这些,也不嫌沉。快收了,不缺你这几个钱!”

  十四阿哥不干了:“都这样了,九哥您还同弟弟客气什么?我是你亲弟弟,又不是旁人,还能笑话你啊?拿着拿着,总不能亏了嘴……”

  九阿哥不再逗他,道:“说什么都信?哥哥我管着内务府呢,御膳房那边巴结还来不及,能短了这边吃喝?是中午吃荤了,晚上吃素些,平日也这样吃。”

  十四阿哥依旧不信,嘀咕着:“别抹不开了,实在不行,先当借的……”

  九阿哥指了指憋着笑的十三阿哥,道:“你问问老十三,是不是这回事儿……”

  十四阿哥望了过去。

  十三阿哥已经收了笑,点点头道:“二所的菜单,是九嫂每天现拟的,再吩咐下去,不怎么吃例菜。”

  所以荤也好,素也好,都是两人自己点的。

  十四阿哥听了,很是心动,道:“九嫂拟的菜单,可差不了,咱们也尝尝……”

  舒舒早已经到堂屋,吩咐了小棠一回。

  她是见识过十三阿哥、十四阿哥饭量的。

  正是半大小子,吃穷老子的时候。

  现下就那几道佐粥小菜,够干什么的?

  她就吩咐小棠去准备几道快手菜。

  等到十三阿哥与十四阿哥喝完一碗豆粥,又有新菜上来。

  一份红焖酥肉,一份酥鱼,一份蒸干肠,一份水蒸蛋,

  还热了红豆馒头与金银小花卷。

  酥肉是现成的,做个红焖口就好。

  水蒸蛋不是宫里常见的那种加了葱花、花椒、盐调味的鸡蛋羹,而是另外一种吃法。

  蒸蛋里什么调料都不放,上面放了炒熟的肉沫,咸淡味都在肉沫中。

  这是后世广式蒸蛋的做法。

  一大海碗蒸蛋,用了八个鸡蛋。

  十三阿哥与十四阿哥吃的干干净净。

  十四阿哥意犹未尽,撂下了筷子后,就跟舒舒央求道:“九嫂,这个蒸鸡蛋好吃,回头能不能让四所膳房的人过来学学?”

  十三阿哥听了,也跟着望过来。

  舒舒心里谢天谢地,脸上的笑容也十分真挚:“当然行了,只管来……”

  十四阿哥又指着那酥鱼道:“这个也好吃,好做么?”

  这个酥鱼,有些后世罐头鱼的意思。

  是先炸再调味装坛子的。

  吃的时候拿出来加热就行了。

  舒舒点头道:“倒是不难做,就是现在外头河水上冻了,鲜鱼少,要等到明年开河了……”

  “那这个……”

  十四阿哥道脸上带了讨好:“嫂子能不能匀给我们些?这个就粥就馒头都好吃。”

  舒舒笑着点头道:“都给你们预备下了,各色小菜干菜什么的,等到你们搬过来,就打发人送过去。”

  十四阿哥欢喜的点点头。

  九阿哥不大乐意,这要给东西是给,被人讨要是要。

  他瞥了十四阿哥一眼,觉得不懂事,道:“大晚上的,你们下学了,不回兆祥所,来这边做什么?”

  十四阿哥咧着嘴笑了:“当然是告诉九哥好消息,今天弟弟打发人去钦天监看日子了,腊八前就明天是好日子,明儿我们就搬家了!”

  九阿哥听了,不算意外,可还是皱眉。

  “不是还要修缮膳房么?这两日功夫能修好么?”

  十四阿哥笑着说道:“没事没事,到时候弟弟先来您这蹭两天呗,灶台让他们慢慢修……”

  九阿哥觉得,十四阿哥就是冲着这个来了。

  想着他方才掏荷包的大方劲儿,自己嫌弃归嫌弃,也别说嘴了。

  九阿哥就没有说旁的,只提醒着:“屋子里也要仔细看看烘干没烘干,要是潮的话,你们就去三所对付几天,不能睡湿屋子。”

  十四阿哥道:“九哥放心吧,就是刷墙,都过去好几天了,肯定都妥妥当当的……”

  *

  一万一千四,八月总字数33.6万

  下一章会在9月1号早8点更新,本书首发起点,欢迎大家来起点app阅读


  (https://www.lewenw.cc/2/2780/728321938.html)


1秒记住乐文小说网:www.lewenw.cc。手机版阅读网址:m.lewenw.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