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我的公公叫康熙 > 第三百二十八章 没有什么疑问(第一更求月票)

第三百二十八章 没有什么疑问(第一更求月票)


  五所里,并没有想象中的人仰马翻。

  九阿哥几个到的时候,前后院都安安静静的。

  九阿哥他们直接进了正房。

  两个值夜的嬷嬷都在堂屋站着,屏气凝声的。

  眼见着几位皇子到了,嬷嬷们福着身,退避到一旁。

  好好的皇子阿哥,照顾成这样,九阿哥没有好脸色,可也晓得眼下不是追责的时候,就直接进了东稍间。

  几个阿哥所的格局都一样,东稍间、次间,是起居安置之处。

  东稍间里,只有十二阿哥与五所总管两人。

  十二阿哥死死的咬着牙,额头是黄豆大的冷汗,眼神也有些迷离。

  他的右脚脱了袜子,裤脚也挽着,脚踝红肿得发亮,有寻常两个粗,脚面也跟着肿胀起来。

  五所总管则忧心忡忡的站在旁边。

  主仆俩都顾不上留意外头,直到几个阿哥进来,才齐齐望过来。

  五所总管面上带了激动,连忙道:“几位爷来了,快来劝劝我们阿哥爷,这不能耽搁啊!”

  十二阿哥笑着说道:“不差这会儿功夫,还是等天亮……”

  说着,他望向众人:“九哥、十哥、十三弟,我没事,就是扭了脚脖子,谙达太紧张了。”

  九阿哥见状,恨的不行,骂道:“都肿成猪蹄子了,还没事?伤筋动骨的,你怎么敢呢?若真是耽搁了,回头瘸了,到时候你哭都没地方哭去!”

  十二阿哥讪讪,还要再说。

  九阿哥懒得与他掰扯,招呼两位太医上前查看。

  主要伤处就是右脚踝,肿胀成这样,看着受伤不轻。

  两位太医面面相觑,不敢上手。

  年长的太医就道:“九爷,十二爷这个需要正骨,不是臣等所擅长……”

  九阿哥皱眉,摆摆手打发何玉柱往太医院值房去。

  等到近前,大家才发现十二阿哥除了脚踝,右手臂也伤了,没有像脚踝那样肿的厉害,可手肘处也磕破了皮。

  九阿哥冷哼道:“平日不是装的跟大人似的么?怎么走路不精心些,摔一下都摔成这样?”

  十二阿哥耷拉着脑袋,也不辩解,只给九阿哥留个光脑门。

  九阿哥嫌弃的移开眼,瞪着五所总管:“外头到底怎么回事?太监们偷懒?”

  除了中间甬路,院子里其他地方都是积雪。

  五所总管看了十二阿哥一眼,面上带了苦笑。

  十二阿哥抬头道:“九哥,不怪谙达,是弟弟不叫人扫雪的……”

  九阿哥皱眉看着他:“你这是读书读傻了?不会是琢磨着在院子里看雪景吧?”

  十二阿哥紧闭着嘴巴,不言语了。

  十阿哥旁观者清。

  看出五所上下,待十二阿哥极恭敬模样。

  不像是下人辖制主子。

  他想起昨晚皇父训斥十四阿哥的话,“宫人顶风冒雪,辛苦倍增,此为不仁”。

  十四阿哥任性,即便是鹅毛大雪,可不肯让人改期,直接搬家,所以宫人辛苦。

  十二阿哥这里,应该是相反的。

  这是仁心?

  体恤宫人?

  要是邀买人心,不必如此。

  皇子阿哥与宫侍太监,尊卑天差地别。

  仔细想想,五所这边不说是铁板一块,也差不多。

  阿哥所这边,下人宫侍相熟,多有八卦之时。

  却是鲜少有人提及五所如何如何。

  十二阿哥年岁不大,却是将五所都攥在手中。

  太医值房就在乾清宫前。

  何玉柱走到一半,就跟孙金迎面对上。

  太医也请到了,一行人就回了五所。

  正骨太医看诊的手法,与小方脉的太医截然不同。

  不摸脉,而是以摸骨为主。

  他顺着十二阿哥的脚踝,一点点摸下去,中间还要按压。

  十二阿哥脸色惨白,冷汗如浆。

  九阿哥忙道:“轻点儿,轻点儿,弄疼了阿哥,瞧不见么?”

  那太医躬身道:“回九爷的话,正骨之前就要如此查看,防着有骨裂之处,漏看了,耽搁诊治。”

  九阿哥拧着眉头:“那也尽量轻点儿……”

  十二阿哥牵了牵嘴角,强笑道:“九哥,弟弟没事儿……”

  九阿哥白了他一眼:“这个时候逞什么强?”

  不知为什么,九阿哥想到十四阿哥。

  十四阿哥只是惊到了,身上头发丝儿都没掉,还哭得吱哇乱叫的。

  这会儿功夫,太医已经将脚踝到小腿都看过。

  得了诊断。

  只是脱臼扭伤,并无骨裂。

  太医就拿了药酒,往嘴里倒了两口,喷到十二阿哥患处。

  使劲的揉搓着。

  随即就是摆弄着十二阿哥的脚踝。

  随着“咔吧咔吧”声,已经完成正位。

  十二阿哥脸上的狰狞平整了许多,眼睛也去了几分迷离,看着自己的脚踝,生出几分期待。

  九阿哥迫不及待道:“这就好了?”

  那太医忙道:“虽是正骨,可也伤了筋,脱臼之处也松,还要卧床静养旬日,否则日后容易再次脱臼。”

  十二阿哥在旁,仔细听了,面上就带了踌躇。

  九阿哥见状,少不得提醒着:“让你养你就好好养着,就算要读书,也不差这些功夫……”

  十二阿哥这才点头,道:“那弟弟到时候在家里看书。”

  九阿哥指了指十二阿哥的右胳膊:“看完这里,再说……”

  胳膊看着不如脚踝严重。

  大家以为是皮外伤,开些膏药就好了。

  没想到太医摸过骨,却给了不同的结论。

  手腕与手肘之间,有处骨裂。

  要上夹板三个月。

  十二阿哥怔忪,好一会儿,带了不舍,道:“劳烦九哥帮弟弟在上书房告个长假……”

  九阿哥也是无奈了。

  都这样了,惦记的还是上书房。

  他这回是相信十二阿哥是真喜欢读书了。

  换了是他自己,怕是巴不得长长久久的不去呢。

  九阿哥还是点头应了。

  随后九阿哥想起追究责任,瞪着五所总管道:“阿玛指了谙达来,就是让谙达好好服侍教导阿哥,阿哥还小,你不要什么都听他的,该拦也要拦着些!这大雪抛天的,不好好扫雪,不是擎等着摔跟头?只扫出过道有什么用?旁处带了雪来,不还是湿滑?你要是劝不住,爷回头跟汗阿玛说去,让他另指个能劝得住的来!”

  说到最后,面上带了严厉。

  五所总管躬身道:“是老奴疏忽,再不敢了……”

  十二阿哥在旁道:“九哥,都是弟弟不是,爱清净,一时想差了,想着雪停了再扫也是一样……”

  九阿哥嗤笑道:“该心软的时候不心软,不该心软的时候心软!这样天气扫雪确实辛苦些,可他们进宫执役,做的就是这个差事,难道每个月没领钱粮?”

  说到这里,想起舒舒的应对,道:“要是怜惜人力,叫人两块老姜熬一锅姜汤,发发汗就是了,过后再赏半个月、一个月的月钱,奴才们也只有欢喜的……”

  “爷晓得你跟着苏麻嬷嬷身边长大,耳濡目染的,也生了菩萨心肠,可是没有这样的……”

  “十二,你要记住,这里是五所,上上下下的人都是服侍你生活起居的,不可逆了尊卑,颠倒了主次!”

  “要是你有个不好,你以为他们能有什么好?也就是佛祖保佑,你这次伤的不重,要真是断胳膊断腿的,你以为汗阿玛能饶了他们?”

  十二阿哥抿嘴听了,没有反驳,好一会儿,慢慢的点点头:“是,九哥,弟弟知道错了。”

  他脸色潮红。

  不是被骂了,羞臊的。

  而是有些高热。

  虽不如十四阿哥刚才烧得厉害,可大家也不敢轻忽。

  九阿哥就指了指刚才给十四阿哥擦身的小方脉太医,道:“按照方才的法子,给阿哥散热……”

  十二阿哥开始还懵懂。

  等到东西准备好了,太医让他脱衣裳,十二阿哥却不干了。

  众目睽睽之下,衣不遮体,成何体统?

  没人敢与他撕巴,怕碰到伤处。

  九阿哥很是看不上,道:“都是男的怕什么?谁没有怎么的?谁稀罕多看你?”

  他嘴里呵斥着,还是带十阿哥、十三阿哥退到外间来。

  过了两刻钟。

  十二阿哥已经擦了几回,发起的高热也有些消退。

  九阿哥几个,又进去看了一回。

  十二阿哥身上盖着被子,遮得严严实实的。

  “九哥、十哥去忙吧,别耽搁了差事,十三弟也该上学去了……”

  不等大家告辞,十二阿哥开口婉转的撵人。

  外头还黑着,可确实到了上书房早读的时间。

  十三阿哥也是犹豫不决。

  他到底该不该去上书房?

  这伤了个哥哥,又躺下个弟弟,就剩下他单帮一个……

  九阿哥没好气的看着十二阿哥道:“行了,行了,平日里也不见你操心哥哥们,这会儿别装了,闭上眼睛好好休息,不许再胡闹……”

  十二阿哥不吱声了。

  九阿哥又跟五所总管嘱咐道:“爷今天不去衙门,就在二所,阿哥这里有什么事,谙达不要耽搁,打发人过去告诉爷……要是耽搁了,阿哥有不舒坦的,那谙达就别怪爷不念旧情了……”

  五所总管忙躬身道:“不敢,不敢,老奴全听九爷吩咐……”

  一行人出来。

  十阿哥看了看脚下台阶。

  几个阿哥所的布局一样。

  正房盖得略高些。

  门口出来是三个台阶。

  着急忙慌的出来,确实容易摔倒。

  似乎没有什么疑问……

  


  (https://www.lewenw.cc/2/2780/728080418.html)


1秒记住乐文小说网:www.lewenw.cc。手机版阅读网址:m.lewenw.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