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我的公公叫康熙 > 第三百三十章 审子如审贼(第三更求月票)

第三百三十章 审子如审贼(第三更求月票)


  四阿哥点头。

  九阿哥这才跟着梁九功走了。

  等到进了西暖阁,没等他开口,康熙就问道:“十二阿哥如何了?”

  对于十二阿哥,康熙关注的不多,可也是皇子,还是有些关心的。

  九阿哥便将十二阿哥的伤势描述了一遍。

  听说手臂骨裂,要养三、五个月才能写字,康熙脸色难看,冷哼道:“十好几了,走路还能摔了,不够稳重!”

  在他看来,十二阿哥本就资质寻常,文武都不显,在功课上唯一值得赞一句的,就是个勤奋。

  这样耽搁下去,怕是一个勤的优点都没了。

  九阿哥抿着嘴,没有啰嗦旁的。

  要是非要提什么院子里没扫雪、台阶湿滑什么的,那五所的人就要受罚,不是十二阿哥乐意看到的。

  饶是如此,九阿哥还是觉得汗阿玛太苛责。

  好好的,谁乐意受伤?

  正常情况下,晓得儿子伤的不轻,不是该打发人过去看看,然后什么人参、鹿茸这些补血气的东西赐下去?

  这个时候还要训斥,太冷淡了。

  九阿哥心中腹诽不已,可也晓得不能掰扯。

  汗阿玛偏心又不是一天两天了。

  他就说起十二阿哥受伤的前因来。

  从四更天的半夜砸门说起。

  听到十四阿哥说闹鬼,康熙的脸上阴沉。

  听到十四阿哥起了高热,康熙脸上带了焦躁,一下子站起来,手中的砚台立下砸了下去。

  正砸到九阿哥胸口。

  九阿哥被砸蒙了,住了话头,看着康熙,脸上带了茫然。

  康熙满脸怒气,呵斥道:“混账,怎么才来禀告?”

  九阿哥明白过来,忙补充道:“已经散热退烧了,睡得喷香呢……”

  康熙哪里能放心?

  他立下就往外走,肩辇也等不得,大踏步出去了。

  梁九功忙抱了披风,追了上去。

  九阿哥摸着胸口,神色怏怏的出了乾清宫。

  四阿哥望向月华门方向,圣驾刚从那里离开。

  “汗阿玛是去看十四了?!”

  四阿哥问道。

  九阿哥点点头,晓得四阿哥不会放心十四阿哥,道:“四哥也过去瞧瞧吧……”

  他理解四阿哥的心情。

  四阿哥与十四阿哥是同母兄弟,到底不同,就比如五哥也会格外不放心自己。

  四阿哥点点头,兄弟俩也出了月华门。

  九阿哥心里怪怪的,脑子里还是刚才迎头那一砚台。

  应该只是迁怒,瞄着的时候才直接往身上砸;否则的话,那么近的距离,直接砸脑袋上,他就要被开瓢了。

  汗阿玛的反应不算是意外。

  七月里他生病那两回,圣驾也都亲临二所。

  不过是拳拳爱子之心。

  十四又是做了多年幼子,盛宠比自己只多不少。

  九阿哥并不是因为这个吃味儿。

  就是对比十二阿哥那边,觉得差别太大了,让人唏嘘。

  他之前还埋怨汗阿玛偏心,实际上除了大阿哥与太子爷之外,旁的兄弟也不比他受宠多少。

  反倒是十二阿哥这种,汗阿玛寻常压根想不起来;想起来了,他也没有当回事。

  这一对比之下,得学会知足。

  九阿哥觉得,他好像也没有什么好抱怨的。

  四阿哥在旁,见他没了动静,脸色也不好看,只当他担心两个弟弟,道:“不要太担心,既然太医说没事,那就是没事了。”

  九阿哥点点头,想起一件事,道:“四哥,明年春天哪位哥哥在工部行走啊?”

  四阿哥想了想,道:“估摸还是八阿哥,河道有些账目还没清,汗阿玛当不会换人。”

  九阿哥听了,带了欢喜:“那太好了!我还以为皇子府邸是内务府承建,问了营造司才晓得主要是工部的差事,内务府只是协办……”

  四阿哥想着自己西邻的西邻,两处空着的宅子,隐隐的有些头疼。

  这个闹腾劲儿,住着一起,往后有的闹了。

  九阿哥已经很不客气的说道:“搬出去容易,封爵怕是要延期了,到时候也没有人手使唤,四哥要记得匀几个人给弟弟使……”

  四阿哥有些讶然,带了意外,道:“你到底要做什么,不是从大哥与五阿哥那边要人了么?”

  京城这就这么大地界,皇家也就这几个人。

  早有人去四阿哥跟前卖好,说了相关消息。

  九阿哥带了几分得意,道:“那哪儿够呀!内务府大有可为,弟弟担了这个差事,总不能就真的做个大管事,反正是有正事!做好了差事,往后也不会差,因功保个前程,弟弟还是能做到的!”

  四阿哥听了,略微心动。

  他门下分了六个八旗佐领,三个包衣管领。

  贝勒府的僚属品官,正四品司仪长一人,从五品典仪一人,从六品典仪两人。

  还有侍卫十人,从四品二等侍卫六人,从五品三等侍卫四人。

  品官只有十四个缺,还要留些给亲戚、心腹、故旧。

  要是能有其他门路,给旗属子弟赚个前程,谁不想呢?

  只是他向来谨慎惯了,看着九阿哥,带了劝诫,道:“张保住大人之事,你做的不错,可是到底犯了用人的忌,不要再如此……”

  这说的是抽调外人占了内务府的官缺之事。

  九阿哥道:“四哥就放心吧,就那一回,还是汗阿玛的恩典,我就是提了一句……不会再占内务府的缺,这个规矩,弟弟还是懂的!”

  “那哪里还有缺?”

  四阿哥一时想不明白。

  京里衙门的旗缺,早就分得明明白白。

  就像四阿哥到了镶白旗,成了小领主,却插手不进去镶白旗的旗缺。

  那是因为品级低的缺,限定在佐领里。

  品级高的缺,范围会大,可候补的资格也提高,多是在世职人家遴选。

  九阿哥挑了挑眉:“您就别管了,到时候就晓得了!”

  没有缺怕什么!

  增加几个缺就是了。

  羊毛呢的事情真要弄成了,在蒙古各部收购羊毛成了常态,工部也好,理藩院也好,随便都能加几个缺,专门负责此事。

  到时候他这个首功之人,给手下要几个缺,不是应该的。

  九阿哥这样说,四阿哥也就不问了。

  反正到时候问下头人就是。

  九阿哥年岁在这里,确实需要稳当的人看着,才让人放心。

  *

  二所书房。

  看着还是熟睡的十四阿哥,康熙的心火才微微平复下来。

  舒舒、十阿哥、十三阿哥站在后头,都带了小心。

  康熙站了好一会儿,才转身出来,在西次间炕上坐了,望向舒舒,目光如炬:“董鄂氏,昨晚到底是什么情形?”

  舒舒头皮发麻,心里已经在寻思九阿哥到底是怎么说的。

  康熙什么意思?

  这是要核对夫妻俩口供么?

  她心里惊疑不定,面上不变,不敢耽搁,如实的说了从半夜被惊起的过程。

  就是没提她叫醒九阿哥之事,还有淡化了退热那段自己的作用。

  康熙听了,不置可否,望向十阿哥。

  十阿哥躬身道:“儿子是听到四所动静,就醒了,后来听到十四弟在二所外叩门,心里不放心,就过来了。”

  康熙又望向十三阿哥。

  十三阿哥道:“儿子应该比十哥晚,是十四弟到这边叩门时,才醒的,也不放心就过来了。”

  几个人都眼圈发黑,眼珠子里血丝。

  康熙沉默不言,脸上喜怒不辨。

  这世上哪有鬼?!

  自己刚叫人彻查四所旧人,四所就出了闹鬼的事……

  康熙心中也不确定起来。

  感觉不会有人犯蠢,将大家的关注转移到四所上。

  他想起十四阿哥前些日子去直郡王府守灵时惊过,就有些怀疑是十四阿哥搬了新家择席什么的。

  具体如何,还要等十四阿哥醒了再说。

  他正想着,十四阿哥穿着中衣,打着哈欠从书房出来。

  是十四阿哥的保母,悄悄的推醒了他。

  看到康熙,十四阿哥带了惊喜,直接窜过去,拉住康熙的袖子:“汗阿玛,您这是来看儿子?”

  他脸上神采飞扬,眼睛放光,欢喜的要跳起来。

  康熙心中的担心去了大半。

  他板起脸看着十四阿哥,呵斥道:“就你一个人胡闹,折腾的多少人跟着不消停!”

  十四阿哥撅着嘴巴道:“儿子又不是故意的!”

  半夜三更,他吓得不行。

  现下天光大亮的,又是在皇父身边,十四阿哥也大了胆子,道:“儿子这也是长了大见识!都说有鬼有鬼,可谁见着了?儿子这回就见着了……”

  说到这里,他犹豫了一下,凑到康熙耳边,小声道:“汗阿玛,是不是十一哥不高兴儿子占了他屋子?儿子害怕,还是搬回兆祥所吧?”

  康熙看着十四阿哥,见他脸上隐隐带了惶恐,眼中也带了祈求,看来是真吓到了。

  康熙没有让他再描述昨晚情景。

  刚才老九、董鄂氏讲的差不多,应该是昨晚十四讲过的。

  帐子动,有凉风,哭声……

  康熙神色不变,心中带了愤怒。

  要是真有人动手脚,恐吓皇子,那真是该千刀万剐!

  这会儿功夫,九阿哥与四阿哥也到了。

  十四阿哥摸着肚子,毫不见外的跟舒舒点菜:“九嫂,弟弟想吃蒸鸡蛋,就是上回弟弟跟十三哥过来吃的那个……还想吃肉龙,要吃两个,小菜配苏子叶……”

  舒舒正站着难受,觉得十四阿哥无比可爱,忙微笑着应道:“好,我这就去膳房叫人准备……”

  说罢,她对着康熙福了福身,退了下去。

  差点撞到九阿哥身上。

  九阿哥扶了她,嘱咐道:“慢点走,叫人去膳房盯着就行,你别过去,路上滑……”

  舒舒笑着,没有说话。

  四阿哥则是看着活蹦乱跳的十四阿哥,脸色发黑。

  闹的四下里不安生,结果他还有脸点菜?

  十二阿哥这伤,何其冤枉?

  康熙看到两个儿子进来,没有理会四阿哥,对九阿哥吩咐道:“打发营造司的人去收拾东边头所、二所,择个妥当日子,让十三阿哥、十四阿哥挪过去……”


  (https://www.lewenw.cc/2/2780/728058586.html)


1秒记住乐文小说网:www.lewenw.cc。手机版阅读网址:m.lewenw.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