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我的公公叫康熙 > 第三百三十六章 不想听到的结果(第二更)

第三百三十六章 不想听到的结果(第二更)


  九阿哥有些迷糊。

  他看看舒舒,又看看十阿哥,喃喃道:“可贵人已经没了……”

  死无对证的情况下,十一之死,不是又成了悬案?

  那些鸟尸,就在那里摆着,物证已经在。

  动手的人也不会完全没有痕迹。

  十四阿哥的值夜嬷嬷就算是无辜的,那院子里肯定也有不无辜之人。

  还有十二阿哥听到的鸟叫,显然不会是炕道里那一只,是备用的?

  还是做手脚的人,不在四所,而是隐匿在五所?

  九阿哥觉得头疼。

  十阿哥轻声道:“汗阿玛出手了,九哥还担心什么?昨晚作祟的人一个也跑不了,都会查出来的……”

  九阿哥迟疑道:“汗阿玛会不会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十阿哥摇头,语气坚定:“不会!这样阴毒的手段,要是不查出来,汗阿玛如何能心安?之前谋算皇子,谁能保证不谋害汗阿玛与太后……”

  九阿哥点点头,咬牙道:“那我知道了,咱们先等汗阿玛结果……”

  外头鼓声再次响起,三更了。

  十阿哥不放心,可也晓得不方便,就告辞回三所去了。

  九阿哥如同抽去了筋骨似的,躺在炕上,眼泪“啪嗒”、“啪嗒”的掉。

  舒舒拉着他的手,不知如何劝慰。

  之前还能说是误会,想多了。

  现在说什么,好好的皇子,就这样死了,冤不冤?

  就是十四阿哥那样活蹦乱跳的孩子,吓上一回,都要发回高热。

  一个本就体弱的皇子,夜不安枕,只会身体越来越亏空。

  “都是爷不好,嫌弃十一身体不好,不爱带着他玩儿……”

  “爷当时小心眼儿,就跟八哥同老十玩儿……之前每次带了十一,娘娘都要唠叨爷,让爷好好照顾,又嫌爷照顾的不好,爷就不乐意带他……”

  “但凡爷对他好些,他遇到这样的事情也不会瞒着……”

  九阿哥低声说着,尽是愧疚与悔恨。

  舒舒明白九阿哥的愧疚。

  昨日十四阿哥的反应还历历在目。

  小孩子遇到这样恐惧的事,肯定要哭闹起来,找亲人做主。

  十一阿哥这边,按照鸟尸的次数看,吓了不止三、五回,却是没有告诉过同住阿哥所的胞兄。

  舒舒劝道:“十一弟当时年岁小,未必是因跟爷疏远的缘故,肯定被身边人糊弄住了……就跟爷之前似的,不是也当刘嬷嬷是好人,什么都听了……”

  只有这一个可能。

  否则十一阿哥又不是哑巴,怎么会将此事瞒得死死的。

  九阿哥茫然道:“真的谁都是坏人么?几位妃母,还有舅舅家那边……”

  舒舒轻声道:“都说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不过我瞧着娘娘们都和善可亲,或许十弟都想多了;至于郭络罗家,我也是因桂丹的缘故,早存了偏见,这样也不好,未必就是如此,或许坏人就单单索额图一个……”

  听她这样说,九阿哥反而不这样想。

  他苦笑道:“不用哄爷,爷又不是小孩子……兄弟夺产、内宅争风之事,爷又不是没听过……”

  往远了些说,有安王府的内斗,宗室人家众所周知。

  往近了说,是钮祜禄家爵位的纷争。

  都埋了几条人命在里头。

  舒舒沉默了。

  真要是按照阴谋论的说法,法喀的公爵之位怎么丢的就不好说了。

  康熙二十五年,法喀二十三岁,已经继承公爵之位十二年,任内大臣、护军统领,身上还有佐领世职,原配娶的是镶蓝旗宗室之女,继妻是元后胞妹。

  春风得意,可随即他就论罪丢了公爵,家族传承转到继母弟阿灵阿身上。

  具体什么罪名,现下居然打听不出详情,各种含糊的说话。

  要说犯了大罪,除了丢爵革职,并没有其他处置。

  若说没有犯大罪,那这爵位就丢的莫名其妙。

  这背后是谁主使的,还真说不好。

  目标对准的,可能是太子,可也能是十阿哥。

  相当于废了一个公爵,断了太子与十阿哥两位皇子在钮祜禄家的助力。

  按照获利的嫌疑来说,最大的嫌疑人就是康熙自己。

  钮祜禄家是上三旗军中最大势力,赫舍里家一门两公,是文官中的最大势力。

  两家合二为一,怕是康熙都不安枕了。

  佟佳氏、乌雅氏都与钮祜禄家联姻,未尝不是康熙的安排,想要使得钮祜禄家继续保持中立。

  九阿哥哪里想到舒舒想到钮祜禄家旧事上,见她沉默不语,只当她吓到,握握他的手,安抚道:“别怕,别怕,还有爷呢!”

  舒舒听了,面上带了忐忑:“我也不是怕,就是不知道往后该如何面对那几位娘娘……”

  九阿哥拍着她的手,想了想,道:“还是如常就好了,到时候就装得规规矩矩的,不要露了行迹得罪人,只是咱们私下猜测,又没有实证……”

  舒舒依旧眉头不展:“可我心里放不下……往后与其他阿哥、福晋打交道,心里不踏实……”

  九阿哥也怔住。

  要是那几位真是仇人,那这些兄弟也就是仇人之子。

  九阿哥的手紧了紧,道:“那咱们往后谁也不沾?都避开些,除了五哥,就跟老十与八哥亲近?”

  舒舒连忙摇头道:“是我沉不住气,想的多了……不说旁人,就说四嫂与七嫂,都是真心待我,我要因为没头没脑的疑心就一并远了,那成什么了?”

  九阿哥点点头,道:“是啊,也不能举目皆敌,瞧着谁都跟仇人似的……”

  他之前心里也犹豫,老三那里本就不爱搭理,疏远就疏远。

  大哥那里,还有个大人情没还。

  那件事不必告诉老十。

  可这情分他也替老十领了,想着找机会回报一二。

  还有四哥那里,自己刚开口讨要人手,转眼就翻脸也很奇怪。

  两人的人品行事都在那里摆着,不是行事下作之人,自己之前确实想差了……

  *

  乾清宫,西暖阁。

  康熙心中已经有了答案。

  不需要其他证据佐证。

  十一阿哥的保母死了。

  当年负责十一阿哥平安脉的太医也没了。

  那一排的鸮鸟尸骸。

  手段十分简单。

  在更换碳火的时候,在外头的火道放进去鸮鸟。

  等到火道口点燃。

  鸮鸟避开热气,就会往里躲。

  蜈蚣道别的入口变窄了,它就会跑到预留的位置。

  这是控制着热气,温度不用太高,它就能在里多存活半天一天。

  鸮鸟本来就晚上出来,加上不舒坦,肯定哀嚎不已。

  这个时候,只要添上一把火,就没了后患。

  就是这样动手脚,前后都要人盯着。

  阿哥所就那么大地方,有人做小动作,并不容易瞒人。

  除非有人打掩护,那就是最少两个人手。

  康熙问赵昌道:“之前让你查坤宁宫、永寿宫、景仁宫旧人,如何了?”

  赵昌躬身道:“坤宁宫太监首领两人,太监十八人,现下有小太监六人在毓庆宫;宫女子十人,到了岁数出宫者六人,病故四人;嬷嬷八人,有两人在毓庆宫,其他六人,也都陆续没了……”

  “永寿宫首领太监两人、太监十六人,先时曾随钮祜禄主子转到坤宁宫;钮祜禄主子病故后,依旧回永寿宫当差,随侍贵妃娘娘……贵妃娘娘薨,两个首领一人因年老告退,一人还在永寿宫,其他太监有四人看屋子,剩下的分派到皇城各处;宫女子八人,到了年岁出宫,后回来补了嬷嬷的两人,都在十阿哥名下;嬷嬷六人,两人在十阿哥名下,四人退了差事,在家养老,已老去两人……”

  “景仁宫首领太监两人、太监十四人,一位首领在四贝勒名下,一位是佟娘娘名下,太监清退八人,都已经没了,剩下六人也分别在两位主子名下;宫女子八人,都到了年岁放出去,后补回来两人,在四福晋名下,其他六人,都陆续没了;嬷嬷六人,两人在贝勒府荣养,两人在佟娘娘名下,两人出宫养老,已经相继老去……”

  梁九功在旁听着,都已经心惊肉跳。

  虽说温僖贵妃也住过永寿宫,可赵昌调查的明显是继后身边使唤的旧人。

  三位皇后主子都查了……

  估计这个结果,不是皇上想要看到的。

  从这调查结果看,居然是继后主子最清白。

  其实这也不意外,继后入宫时,钮祜禄家的家主已病故,下边一溜没养成的弟弟、妹妹,没有能力布局宫中势力。

  不像元后与佟皇后,两家都有长辈挂着内大臣,与宫里关系更紧密。

  康熙听了这个结果,似乎不算太意外。

  早有了苗头。

  赫舍里家与佟家都有插手宫中事的痕迹。

  他觉得一阵心悸。

  元后的相貌,至今还藏在他记忆深处,清晰可见。

  两人少年夫妻,战战兢兢的做皇上、皇后。

  她有没有动手残害皇子?

  答案已经无人知晓。

  之前康熙只当自己福薄,年幼时失父、失母,后来养不住儿女。

  不过当年他心里也是察觉到宫中的暗流涌动,才将大阿哥、三阿哥寄养在宫外。

  当时也上下查了几次,没有查出什么来。

  康熙看了梁九功一眼。

  自己当时想着避讳,没有用上三旗的人,而是用的内务府包衣。

  却是忘了,包衣也可能另有主子。

  这查不出来,也就不稀奇了……


  (https://www.lewenw.cc/2/2780/727902113.html)


1秒记住乐文小说网:www.lewenw.cc。手机版阅读网址:m.lewenw.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