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我的公公叫康熙 > 第四百一十五章 接客(第二更求月票)

第四百一十五章 接客(第二更求月票)


  少一时,白嬷嬷打发人过来。

  五阿哥出园子了。

  妯娌几个到了澹泊为德宫。

  三福晋果然如舒舒预料的,老老实实的,没有再生事。

  时间不早,陆续有人来了。

  太子妃先到了,几位伯王叔王福晋也跟着到了。

  裕亲王福晋带了长媳,恭亲王福晋带了两位将军夫人。

  还有纯亲王福晋,一人独行。

  这三人都是太后的儿媳妇。

  太后被儿媳妇围着,孙媳妇全部靠后,只有充当背景板的份。

  嫁入皇家半年,舒舒鲜少见纯亲王福晋,这不过是第二次。

  三十几岁年纪,带着黑色包头,看着温柔和善模样,被太后拉到身边坐了。

  她不单单是和硕亲王福晋,还是和顺公主与额驸尚之隆之女。

  亲舅舅就是庄亲王博果铎,养舅舅是康熙这个皇帝。

  公主虽已经薨了,可是她的阿玛现下是内大臣。

  胞妹是安王系吴尔占贝子的嫡福晋。

  论起出身来,纯亲王福晋比裕亲王福晋、恭亲王福晋更高些。

  在太后跟前,也极有体面。

  即便是寡妇,也没有人敢轻慢她。

  裕亲王福晋与恭亲王福晋知趣,待这个弟妹也客气得很。

  只是纯亲王福晋性子恬静,恪守本分,除了年节,平日里鲜少入宫。

  舒舒心里想着这位的年纪,十四出嫁,十八守寡,至今已经二十年。

  好可怕。

  不过换做是她,九阿哥这个时候没了,多半也会同样的选择。

  娘家给力的情况下,守寡可比再嫁省心的多。

  难得的是,纯亲王福晋性子不偏执。

  否则以她的身份,非要过个嗣子、嗣孙的,皇上还能给否了?

  可那样能有什么好?

  七阿哥这个亲儿子,皇上舍不得给。

  旁的宗侄,皇上舍不得王爵。

  纯亲王福晋要是非要逆着来,得罪了皇上,真弄来个嗣子往后也不长远。

  如今有七阿哥在,没有嗣子之名,却有嗣子之实。

  往后纯靖亲王父子两人的坟茔也有人看顾。

  说话的功夫,惠妃为首的后宫妃嫔也到了。

  来的总共是六人,惠妃、宜妃、德妃、荣妃与卫嫔、章嫔,都是妃吉服、嫔吉服妆扮。

  跟着圣驾移驻畅春园的嫔御中,有资格列席的都在这里。

  除了太后,大家都起身见礼。

  这回,连带着三位亲王福晋都要让地方。

  像舒舒这样的皇子福晋,则是都跟见老猫的老鼠似的,更老实了,连坐的地方都没了。

  谁叫她们四个的婆婆都在其中。

  太后见了,吩咐太子妃道:“你们小妯娌别立在这边了,去西屋坐着说话。”

  太子妃福身应了,带了几人退了下去。

  眼下这些都算是家里人,外客还没到。

  随后下五旗的宗室福晋与在京的郡主、县主,才会陆续过来。

  太子妃为首,外加皇子福晋四人,还有裕亲王府三福晋夫人,恭亲王府两位将军夫人,总共小辈妯娌八人,转战到西次间。

  除了太子妃,大家齐齐的松了一口气。

  都是当媳妇的,还是年轻的小媳妇,在婆婆跟前,可不是正拘谨?

  前头在直郡王府几次守夜,大家都在,倒是相熟些。

  不过碍着太子妃,几位王府福晋也不敢放肆。

  太子妃见状,就叫人上了茶水与饽饽盘,省得大家不自在。

  她自己这边,则是跟着三福晋、四福晋说起了孩子经。

  几位王府福晋见状,也松弛下来,跟着五福晋与舒舒说话。

  不过舒舒她们几个妯娌,也没说上几句话,就被太后叫去跑腿了。

  有宗亲福晋过来,皇帝妃嫔尊位不动,太子妃尊位不动,那去小西门前迎客的,就换成了舒舒她们几个皇子福晋。

  以三福晋、四福晋为首。

  舒舒与五福晋是跟着凑数的。

  幸好有资格让她们出迎的不多,就是几位亲王福晋与郡王福晋。

  到了舒舒这里,则是多了一次。

  伯夫人身上有县主爵位,也在宗亲女眷之列。

  舒舒得了消息,直接迎了出来。

  伯夫人牵着她的手,仔仔细细的打量着,小声道:“怎么九阿哥不去,你反倒要跟着南巡?”

  九阿哥不去,宜妃不去。

  舒舒一个年轻小媳妇跟着皇家长辈出门,有诸多不方便之处。

  自打正月初六珠亮他们回去,说了舒舒随扈的消息,伯夫人与觉罗氏妯娌得了消息,就添了不安。

  像宫中这样的宗亲宴,伯夫人之前多是告病不出。

  伯爷身体在这里,不出来交际,她这个伯夫人也出门少。

  这次,是专为了舒舒来的。

  舒舒轻声道:“有五福晋,还有九格格,都可以作伴,阿牟就放心吧。”

  伯夫人轻哼道:“别叫我们晓得是你张罗的,心都跑野了,外头是那么好待的?”

  舒舒忙道:“冤枉,好好的谁想要出门?随了一回扈,也算是见识过了,全程都在赶路,忙忙活活的,吃不好住不好,幸好这次是坐船,总算是不用在担心马车颠簸……”

  “行船走马三分险,到时候你可不许去甲板上淘气!”

  伯夫人警告的。

  舒舒乖巧应了:“肯定不去,侄女怕水呢。”

  这一句话是善意的谎言。

  没有法子。

  京城水少。

  舒舒又是在她们眼皮子底下盯着长大的,压根就没有机会玩水。

  这游泳的技能,也就只能沉寂,没有机会展露。

  伯夫人这才松了口气,道:“反正好好的去,好好的回来,一个头发丝儿也不许掉,别让我们跟着担心。”

  “嗯,嗯!”

  舒舒点着头,心里暖暖的。

  从小西门到澹泊为德宫,总共不到一里地。

  娘俩走的再慢,也到了跟前。

  宗亲福晋、宗女来了不少,两人再舍不得也只能先分开。

  伯夫人去了东屋,跟着长一辈的女眷说话。

  舒舒回了西屋,跟着嫂子们招待小一辈女眷。

  其中,明珠府的两个妯娌比较引人关注。

  明珠的次媳耿格格,是和硕柔嘉公主与额驸耿聚忠之女,八福晋的姨表姐。

  和硕柔嘉公主,为世祖皇帝养女,安和亲王之女,八福晋的姨母。

  耿聚忠,靖南王耿仲明之孙,二代靖南王耿继茂三子,三代靖南王耿精忠之弟。

  公主早卒,耿聚忠在三藩之乱时站在朝廷立场,并没有受牵连,反而整合了剩下的族人,编入上三旗汉军。

  不过年寿不久,不到而立之年就病故了。

  耿格格从小丧母,养在内廷,没有宗女身份,却是宗女地位,宫里称“耿格格”。

  出嫁的时候,是宫里给置办的嫁妆,嫁给的又是明珠家,与宫里走动也是从宗女的例。

  她也是今天来参加宴席的女眷中的,唯一不是宗室福晋,也不是宗女身份。

  耿格格的妯娌,明珠的三儿媳妇淑慎郡主,就是康良亲王杰书的女儿,舒舒的亲表姐。

  这妯娌俩还有些孽缘在。

  靖南王封地是福建,三藩之乱时带了八旗兵马往福建讨伐的正是康良亲王杰书。

  没想到,两人成了妯娌。

  至于舒舒与淑慎郡主表姊妹两个,也是有些日子没见。

  舒舒就凑了过去,跟着淑慎郡主说悄悄话。

  淑慎郡主在她腰上掐了一把,嗔怪道:“小没良心的,你姑母惦记你都清减了,你倒是心大,都长肉了……”

  舒舒拉着她的胳膊,低声道:“大冬天的,闲着也是闲着,可不是整日里吃吃喝喝的?这不是在宫里么,想姑母也没有法子,不过我们皇子府就要修了,到时候从宫里出来就好了,说不得姑母到时候该嫌我老去了……”

  见她肉乎乎的小脸,淑慎郡主只有遗憾的。

  皇子福晋做的好,亲王福晋自然也不在话下。

  可惜错了缘分。

  都是至亲,舅舅、舅母那边也说过顾虑,担心两个小的血脉太近,不利子嗣。

  自家弟弟袭了和硕亲王,****爷坐着,没有什么需要上进的,开枝散叶,繁衍子嗣,就是首要之事。

  别说两人有可能子嗣不丰,就算生了嫡子嫡女,也会置格格求子,以防万一。

  到了那时,舅舅、舅母能不护着亲闺女?

  说不得两家关系也要交恶。

  如今这样,也不算坏事。

  舅舅、舅母当时从国公府、将军府择婿,也是拳拳爱女之心。

  没想到阴错阳差,让皇家给指婚了。

  舒舒没有亲姐姐,跟这位姑表姐打小亲近的,如同亲姊妹也差不多了。

  今天看到伯娘,还看到表姐,舒舒是真心欢喜。

  可惜姑母还没有出服,今日没过来。

  淑慎郡主见她喜盈盈的,也跟着带了笑,道:“听说前些日子你跟九阿哥去百望山,还连吃带玩的,日子过的倒是轻省。”

  百望山舒舒的庄子挨着的就是康王府的产业,夫妻俩个过去一趟,动静不小,自然也就传到康王府。

  淑慎郡主昨天回娘家,刚听了太福晋说了一嘴。

  舒舒带了不足道:“学着做了一回‘叫花鸡’,可惜不是自己抓的鸡,还好烧鸟了,有小时候的味道……”

  淑慎郡主提醒着道:“也别太放肆了,回头小心长辈训斥。”

  皇上不会管教儿媳妇,可还有个正经婆婆在。

  舒舒小声道:“姐姐放心,都是我们爷在前头顶着,淘气也是他淘气,我就是个‘夫唱妇随’的……”

  说到这里,她自己忍不住笑了,小声道:“除了抓鸡,我们第二天还捞鱼了,就前头这池子里,捞了好几筐,足足几百斤,回头做成鱼鲞给姑母与姐姐分些……”

  淑慎郡主捏了捏她的手道:“比小时候还淘气了……”

  其他的,她就没有再啰嗦什么。

  看来外头说九福晋在太后跟前有体面不是空穴来风。

  要不是有人撑腰,也不会日子过的这样悠然自在……


  (https://www.lewenw.cc/2/2780/725001582.html)


1秒记住乐文小说网:www.lewenw.cc。手机版阅读网址:m.lewenw.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