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我的公公叫康熙 > 第四百二十三章 吓到了(第三更求月票)

第四百二十三章 吓到了(第三更求月票)


  从乾清宫出来,四阿哥看了九阿哥一眼,想要告诉他,御前对答不要那么实诚。

  就比如他跟高衍中的关系,不必交代。

  随即四阿哥改了主意。

  或许正该如此。

  坦坦荡荡的,都摆在汗阿玛眼皮子底下。

  也防着被人攻讦。

  断人财路,如同杀人父母。

  小人难缠。

  还有王绅,以擅长审讯闻名,如今也挂了内务府主管。

  看来当年的余波未平。

  处置了罪魁祸首之后,汗阿玛要清算那些背主的走狗了。

  这样一想,四阿哥就有些不放心。

  九阿哥还是“嘿嘿”傻笑道:“这内务府总管一个一个的来,弟弟可真怕汗阿玛哪日改了主意,不让弟弟在这头了!”

  内务府总管省心。

  不用想别的。

  只要做个总揽,让汗阿玛满意了就行。

  也没有旁人指手画脚。

  一年的各种孝敬很是可观,就算大头孝敬给汗阿玛,中间剩下的也不比和硕亲王年俸少。

  九阿哥心满意足。

  四阿哥却晓得内务府接下来还要乱一阵子,避一避也好,存了忧心,带了几分的蛊惑道:“部院的差事也不难,挺有趣的,有时候还有出京的机会。”

  九阿哥连忙摇头道:“算了,算了,事涉国政,弟弟可担不起那个……”

  说到这里,他已经迫不及待想要回二所,跟舒舒分享这个好消息,就看了看天色道:“眼见着黑了,四哥也家去吧,别回府晚了让四嫂担心,弟弟先回了……”

  说罢,他就着急忙慌的走了。

  四阿哥看着却是无语,自己是孩子么,难道还有门禁不成的?

  他想了想,问苏培盛道:“爷在衙门夜直,福晋会担心?”

  苏培盛躬身道:“可不是么,担心爷是不是吃的好,衙门碳火富足不富足,且不放心呢。”

  四阿哥想了想四福晋温柔体贴,只是这些日子确实忙,夫妻俩也好几日没正经说话,如今告一段落,倒是可以早些回去。

  两人是正经的少年夫妻,大婚的时候四阿哥十五,四福晋只有十二岁,还是孩子。

  四阿哥原本心里有些别扭,长大后也没缓和过来。

  平日里说起来,即便给了福晋尊重,但是他私下里还是觉得李格格更合心意些。

  与福晋圆房之前,他也多歇在李格格处。

  只是他性格严肃,并不曾显露人前。

  加上五阿哥与七阿哥生出庶长子,惹了非议,使得四阿哥也自省过。

  如今眼见着九阿哥夫妻和美,他心中对妻子也生出几分愧疚。

  就算当年她是孩子,现在也长大了。

  *

  二所,上房。

  舒舒正一本正经的跟小棠商量如意伙食的问题。

  如意的分例是每天八两猪肉。

  可是小狗肠胃细弱,也不能直接喂生肉。

  煮熟了的话,八两生猪肉熟了就只有的五两,压根就不够小狗一日口粮。

  肯定要给它加伙食。

  舒舒不想给人留下奢侈的印象。

  要不然就太可笑了。

  她跟九阿哥正经主子,日子都过的克制,并没有奢靡的地方。

  难道,多了一条小狗,比人的伙食还好?

  那之前她们的行事,就成了虚伪做作。

  她想了想后世看过的几种自制狗粮,道:“膳房的杂粮面,豆面或小米面什么的,掺和白菜与猪肉馅,剩下什么也不加,做成菜团子蒸熟,晾凉了做狗粮。现下天凉,每次做两天的量,等到天热,每次做一天的量。”

  小棠应了,下去试着做了。

  如意那么可爱,自然要吃的饱饱的。

  如意在舒舒怀里有些躁动不安,因为门口传来脚步声。

  小椿在旁,低声安抚着:“乖乖,别叫。”

  舒舒脸上带了笑,因为听出是九阿哥的脚步声。

  九阿哥进来,却没有像每日那样凑过来,而是站在东次间门口就不动了。

  他脸上的神情有些古怪,直直的看着舒舒怀里的如意。

  舒舒见状,哪里不明白?

  这是怕了。

  她起身将如意递给小椿,而后迎了上去。

  早上一时冲动,只想着给齐嬷嬷解闷,倒是忘了家里还有个怕狗的。

  九阿哥神色松弛下来,却也收敛了脚步,贴着隔断进了东次间。

  小椿也绕了半圈,离九阿哥足有一丈多远,悄悄抱着如意下去了。

  “哪里来的?”

  九阿哥反应过来自己有点怂,在炕边坐了,神色讪讪道。

  舒舒也不揭破,道:“我打发人抱来给嬷嬷解闷的,往后不往上房抱了,掉毛,喉咙都跟着痒痒。”

  九阿哥见状,带了关切道:“那现在好些没有?”

  舒舒道:“没事,刚喝了水压下去了,往后不让人往上房抱了。”

  九阿哥却想起方才的情形,小狗是抱在舒舒怀里的,嫌弃道:“那你怎么还抱了,也不嫌脏,狗爪子利着呢,衣服都刮花了。”

  舒舒看了下身上,沾了几根狗毛。

  是有些别扭。

  中午的时候小太监将狗毛梳过了,可是这小狗的毛发也不可控的。

  加上京巴确实带了些腥臭味,舒舒觉得浑身上下都不好了,觉得鼻子下头萦绕着狗味儿。

  见她如此,九阿哥轻哼道:“是吧,是吧,脏兮兮的有什么好的?”

  舒舒也不与他争辩。

  不幸福的童年需要治愈。

  被小狗咬了的童年也需要治愈。

  却不好以毒攻毒,那样太缺德了。

  无须勉强。

  舒舒觉得自己要是家长,都可以领奖状了。

  多好的教育理念。

  “我先去洗洗……”

  舒舒说道。

  九阿哥一听来了精神,道:“一起洗……”

  两人在二所的时候,西次间就布置成浴室。

  靠着北墙保留五尺来长的距离,南边放着八仙过海的折屏,形成一个小小的空间。

  里面放着木质大浴桶。

  两人在里头,也是绰绰有余。

  外加上放两个炭盆,西次间的温度就上来了。

  舒舒因为刚才吓到他,心里多少有些小愧疚,即便看出他心怀鬼胎,就没有拒绝。

  结果这一次洗澡,从天色微暗到掌灯。

  洗澡水从滚到到微凉。

  地上都是水。

  舒舒原本午睡后吃了半盘子点心,都给折腾的饿了。

  她狠狠咬了九阿哥胳膊一口。

  这是真害怕,还是装害怕,都会演戏了?

  九阿哥已经换了模样,不再是方才看到小狗被克制的模样,得意洋洋的跟舒舒说起自己去了“委署”帽子之事。

  “爷觉得这内务府总管挺好,咱们可得坐稳当了,爷估算了下来,咱们就是不伸手,一年各种孝敬也能顶个双亲王,到时孝敬汗阿玛些,剩下的咱们也不亏……”

  九阿哥早就盘算过这小帐:“像四哥他们在部院累死累活有什么用,下头有郎中、主事,上头有侍郎、尚书,他们就是过去凑数的,咱们可不当那大傻子!”

  舒舒点头,很是赞成道:“爷说得对。”

  不进部院,就少了结交大臣的途径。

  对于皇子来说,再稳妥不过。

  “四哥有点傻,还劝爷去部院呢……”

  九阿哥撇嘴道。

  舒舒听了,有些担心,道:“怎么好好的说起这个了,四贝勒那边是担心爷在内务府这边做的不好?”

  去部院的好处,就是上头还有掌部尚书,当着掌舵人,差事出了纰漏,也有个高的顶着。

  内务府这里,九阿哥上头也没有背锅的。

  九阿哥也是知道好歹的,想了想,道:“应该是爷先头提营造司的工程,四哥有些吓到了,怕爷在内务府吃亏,就是之前爷也不会硬碰硬,现下汗阿玛正叫王绅梳理内务府包衣人家,查的就是贪腐,爷也是顺势而为……”

  舒舒听了,眼睛眨了眨。

  康熙梳理内务府包衣人家?

  那就拉不下这些后妃戚属。

  之前内务府油水大的差事,都把持在宫妃娘家手中。

  这一杆子打下去,怕是谁都不清白。

  现下却是占着肥缺的,损失就会越严重。

  例如,德妃的娘家。

  卫嫔的娘家。

  章嫔的娘家。

  都是御膳房的。

  舒舒有些幸灾乐祸。

  德妃这里不用说了,没有好印象。

  卫嫔是美人,可谁叫背后有个八阿哥。

  至于章嫔的娘家人,与章嫔母子关系也寻常。

  章嫔娘家伯父海宽是参领兼佐领,还是二等侍卫,阿玛是骁骑校,本可以不入宫,却家族合议,将章嫔过到海宽名下。

  以海宽之女的名义参加内务府选秀。

  目的昭然。

  章嫔为人恭谨,约束族人,并不肯尽力拉扯,两个堂叔至今在御膳房就是拜唐阿,不是品官。

  四阿哥会想到这一点,愿意不愿意提醒乌雅家的人,那是四阿哥的事。

  九阿哥这里,从来没有将卫嫔的娘家人和八阿哥挂钩,也想不到要捞一把。

  可是八阿哥怎么看?!

  九阿哥不管是委署,还是去了委署,都是内务府第一人。

  却是任由他母族出事。

  心里不埋怨才怪。

  舒舒心情大好,言辞也诙谐起来,道:“要是有人敢跳出来为难爷,爷不用扛着,咱们‘孝敬’都送了,该请皇上做主的时候也要开口!”

  九阿哥挑眉道:“说的也是,爷干嘛跟那些人使劲,说白了都是汗阿玛的家奴,本就是汗阿玛处置更名正言顺些……”

  *

  下一章会在10月3号早10点更新,本书首发起点,欢迎大家来起点app阅读。


  (https://www.lewenw.cc/2/2780/724814469.html)


1秒记住乐文小说网:www.lewenw.cc。手机版阅读网址:m.lewenw.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