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我的公公叫康熙 > 第四百二十八章 举荐(为盟主狂暴胖胖猪99加更)

第四百二十八章 举荐(为盟主狂暴胖胖猪99加更)


  舒舒没有急着摇头,反尔觉得这个建议还算靠谱。

  “不着急,随从单子过几天才递呢,我先找机会问问九格格的意思。”

  要不然的话,没跟正主打招呼,就惦记用对方的人手,就太自大,不礼貌。

  九阿哥点头道:“嗯,要是小九不乐意,直接跟太后说去,太后那边不是不限制人么?”

  舒舒笑了笑,没有说话。

  惠妃虽这样说,可是太后也会将跟着的人精简。

  以前打算带十二人、十四人的,现下估摸不会超过八个。

  两位太妃身边的人,不会超过五个,越过惠妃与荣妃去。

  虽说太妃的尊荣在宫妃上,可是身份等级上却是一样的。

  九阿哥说完这个,听说宜妃给了零花钱,就抽开荷包,道:“娘娘给了多少零花钱?”

  说话的功夫,取了里头庄票,清点上。

  里面是两张庄票,是五百两一张面额的,总共是一千两。

  九阿哥当差半年,不是不知世情的了,感叹道:“生儿子有什么用,娶个媳妇回来,还得好好哄着!”

  宫妃的年俸,一年才三百两。

  加上生辰赏赐、过年赏赐,一年有一千两就不错了。

  舒舒道:“爱屋及乌,还是疼爱五哥跟爷的缘故。”

  像荣妃那样,有事没事寻儿媳妇麻烦的恶婆婆也不少。

  像宜妃这样,只盼着儿子、儿媳妇日子圆满的,并不跟着裹乱的婆婆,确实难得。

  这是舒舒与五福晋的好运气。

  舒舒感恩,也体恤宜妃,想起外头要进来的荷包,道:“年前的时候,吩咐银楼做些金锞子、银锞子装荷包,还有些金项圈、银项圈,等送进来后,先拿出一箱孝敬娘娘。”

  九阿哥点头道:“如此也好,省得娘娘手紧。”

  这种不年不节的孝敬,就不用从五阿哥他们的例了,也不用大张旗鼓的显露人前。

  *

  五贝勒府,上房。

  五福晋正跟五阿哥说着见太后的情形,还有妯娌俩商量的任务分派。

  他们夫妻这里,准备水土不服的偏方,再打发人去通州打听下晕船的应对之法。

  舒舒那里,则会参照太后往年春日的膳食单子预备各种路菜。

  五阿哥仔细听了,道:“明早爷亲自往通州去一趟……”

  说着,他又赞舒舒仔细:“是个孝顺的,很是用心。”

  五福晋点头道:“是啊,而且知识渊博,我跟着都长见识不少。”

  听到这个,五阿哥有些担心:“老九可不怎么爱读书,那弟妹会不会嫌弃老九?”

  五福晋笑着说道:“弟妹不是那样浅薄的,从不恃才自傲,只看小夫妻的和美,爷就不必担心这个。”

  五阿哥松了口气,道:“那样就好,是老九不上进……”

  五福晋却听出五阿哥的不确定,说的似乎并不单单是九阿哥,柔声道:“人数上百,形形色色,哪里都能一个模子出来的?且看长处就是。”

  五阿哥讪讪,道:“那爷好像没有什么的长处。”

  五福晋看着他,目光温柔:“爷性子敦厚,与人为善,待长辈还孝顺,再好不过。”

  五阿哥脸色泛红,多了不自在,不敢看五福晋的眼睛:“爷哪有那么好,读书不好,差事办得也寻常。”

  五福晋赞道:“可是爷有耐心,差事也谨慎,要不然皇上也不会将要紧的河工交给爷去巡视。”

  五阿哥这两年在工部行走,手头上接的差事多是以工部水利为主。

  五阿哥觉得脸上越发滚烫,岔开话道:“等到二月里,天气转暖,能挖地基了,老九与老十的皇子府就要修了,可惜爷不在,要不然就去跟汗阿玛讨了差事。”

  皇子府的营造,是户部与宗人府支银,工部与内务府营造司修建。

  五福晋听了,面上带了忧心道:“弟妹说往后初一十五要茹素,借以求子,我有些担心……”

  五阿哥听了也蹙眉道:“这个烧香拜佛也没用啊,总要看老九到底争气不争气。”

  五福晋叹气道:“我也是担心这个……爷,咱们也求子吧,生下两个阿哥备着,到时候九弟、九弟妹那边也有个余地……”

  她一本正经的,五阿哥只觉得头皮发麻。

  他也不好意思说自己臊了,不敢去看五福晋,胡乱点了点头,道:“那……等出了服就求……”

  *

  舒舒与九阿哥一夜好眠。

  哪里会想到他们嗣子的候选又多了一个?

  夫妻俩说起小别,就给九阿哥找到借口,狠狠称心如意了一把。

  次日,用了早膳,志得意满的九阿哥就从二所出来。

  他没有直接往内务府去,而是先来三所找十阿哥。

  “汗阿玛昨日直接将尹德大人升为郡王府长史,咱们这爵位没封,也差不多相当于封了,爷打算去御前,跟汗阿玛说福松之事……”

  九阿哥道。

  十阿哥对福松的印象很好。

  不过没凭着一面之缘,就妄自判断人品,还是打发人去正红旗地界打听一遭。

  对于福松的情形,了解许多。

  比自己更可怜。

  失了生母,外家绝户,要不是有都统夫人这个亲姑母接了去,能不能好好长大都是一回事,行事人品倒没得挑。

  十阿哥生出同病相怜,也相信都统府的家教,对联姻的事情越发看重。

  “去说吧,不管是挂司仪长,还是挂侍卫,得了准信,弟弟就带他去舅舅家一趟。”

  九阿哥点头道:“说的也是,乐不乐意的,先给个说法,拖久了也伤情分。”

  哥俩说着话,从三所出来。

  路过月华门,九阿哥就往乾清宫去了,十阿哥则是继续往南走,要出宫去宗人府衙门。

  昨日太和殿御朝,文武外放官员不少都陛见了,今早递牌子的人不多。

  九阿哥到乾清宫门口时,侍膳太监已经带了手下准备进膳。

  九阿哥没有等膳桌撤下来的想法,立时叫人通禀。

  康熙正看内务府总管王绅的帖子。

  因为正月初一大索的事情才过去没多久,宫里不宜动荡,所以王绅这些日子奉命清查内务府包衣世家,并没有直接从各家各户查起,而是先通过户部八旗司统计各家名下产业。

  若是分家祖产或是妻子陪嫁之类的,单独区分出来,剩下增加的都要核算。

  有些家里收入与支出不相符的,则要标出来。

  中间差额越大,越是有猫腻。

  结果御膳房、广储司、营造司、钱粮衙门、内管领处,这几处的首领管事等人,都有不妥。

  御膳房不用说,油水出了名的足。

  广储司下有内务府官营当铺,会定期清理些陈旧损耗之物,这其中也有可以操作之处。

  营造司不用说了,去年七、八月已经查过一次,只查到了行宫总管,没有继续往上查。

  不用猜也知道,贪墨的大头还在营造司。

  钱粮衙门是掌皇庄租赋的,这个也是经手大批钱粮与东西的,想要做手脚比较容易。

  还有就是内管领处,掌应宫中差务,卡拿索要很简单。

  康熙心中早有准备,对于这个核查结果并不算意外。

  他视线先是落到内管领处。

  这里之前是他的人管着,三十四年封了太子妃,太子妃开始掌宫权后,为了方便毓庆宫,康熙就让太子的奶公凌普管着。

  结果前后两任内管领郎中,都没少贪银子。

  前者置办了几处产业,还将一个女儿陪了厚厚的嫁妆,嫁到了宗室国公府庶子为嫡妻。

  后者已经被处死,籍没的十几万家资,应该就有不少是来源于内管领处。

  随即,他重点看了眼钱粮衙门这边。

  这是惠妃的娘家人管着,如今的主事就是惠妃的兄弟。

  倒是比旁人家贪的少些,增加的产业也就六、七处。

  康熙心下很满意,惠妃行事恭谨,也知晓约束娘家人。

  即便为四妃之首多年,也从没有为娘家求过官职。

  乌拉纳喇家后置的那些产业,其中三处,分别于二十六年、二十七年、三十六年转到大福晋伊尔根觉罗氏名下。

  这三年,分别是大阿哥大婚、生嫡长女、生嫡长子的年份。

  这是借着给大福晋添妆与贺生,将产业孝敬给了大阿哥。

  康熙见了,越发满意了。

  很好,乌拉纳喇家没有忘本,晓得他们的恩荣在大阿哥身上。

  剩下营造司……

  康熙脸色冷了下来。

  这里倒是没有宜妃的兄弟,却有她那几个异母兄弟的岳家,还有她嫡母的娘家。

  想到郭贵人,康熙脸上露出厌恶。

  要不是顾忌到恪靖公主,他连贵人的称号都不会给郭贵人留。

  郭络罗家诞育宜妃,有功;可是出了个郭贵人,亦是有罪。

  康熙就提笔在几人名字画了圈,标注“罢黜彻查”。

  至于钱粮衙门那里,康熙则是注明“追缴停俸”。

  宽容归宽容,也要提醒乌拉纳喇家一声。

  他刚撂下笔,听到太监禀告,说是九阿哥请见,就点了点头,叫传。

  九阿哥进来,就见梁九功拿着毛巾,站在水盆旁边,看样子要服侍皇父擦手。

  九阿哥忙上前道:“我来,我来,我来服侍汗阿玛……”

  说罢,也不等梁九功应答,他就抢了毛巾过去,放在水盆里,仔细的拧干,带了几分讨好道:“汗阿玛擦手!”

  康熙狐疑的看了他一眼,没有接毛巾,道:“又要求什么?好好办差,别整日里想些有的没的!”

  九阿哥不满道:“儿子就是想孝顺孝顺汗阿玛,您受了就行了,往后再这样,谁还敢孝顺您?”

  康熙接了毛巾,没好气的道:“谁叫你‘无事不登三宝殿’,朕这不是提醒你一句……”

  “嘿嘿!怪不得说‘知子莫若父’,汗阿玛您还真是慧眼如炬……”

  九阿哥笑着很是灿烂,露出一口小白牙,大言不惭的说道。

  康熙轻哼了一声。

  这哪里是皇子?

  简直就是夜猫子。

  每一次过来,总有事故。

  康熙也不问。

  许是南巡相关?

  或是老十大婚相关?

  不管是哪一样的,康熙都不打算答应了。

  在让儿子领受过慈爱与宽和后,也该让他见识见识什么是“严父”。

  尤其是老十大婚这里,破例了好几次,要是再加恩典,就要引人揣测,容易生事。

  九阿哥倒是没有绕圈子,说了来意:“儿子这不是想着十弟的长史定了,那儿子也举荐个司仪长,到时候修宅子也有个盯着,更尽心些。”

  康熙有些意外,还真没想到是因为这个。

  “你要举荐谁?”

  康熙问着,将九阿哥接触的人想了一圈,结果发现这个儿子不是个爱交际的。

  与外家不亲近。

  九阿哥笑着说道:“也不是旁人,就是儿子岳父的养子福松阿哥……”

  八旗都统,都是康熙亲自点的。

  对于齐锡家里的情形,康熙自然了然于胸。

  宗室出出进进的,都是常事。

  并没有几支真正有大恶的。

  他没有挑剔福松的出身,只带了嫌弃道:“年岁太小了,司仪长当择老成之人……”

  *

  谢谢99爸爸!应该昨天加更,结果昨天废。

  还差一更众爸爸的,明后天不定时掉落,^_^。


  (https://www.lewenw.cc/2/2780/724697113.html)


1秒记住乐文小说网:www.lewenw.cc。手机版阅读网址:m.lewenw.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