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我的公公叫康熙 > 第四百三十一章 怂(求保底月票)

第四百三十一章 怂(求保底月票)


  舒舒看着九阿哥,很想要将他抱起来转一圈。

  即便现下只是跟康熙提了这个,解决不了已革宗室的问题,可是九阿哥这份心却值得感动。

  不单单是因为福松。

  即便现下他们给了福松一个前程,可是等到福松儿子那代人,还是麻烦。

  只有解决已革宗室的困境,才是根本上解决问题。

  还有觉罗氏身份尴尬之事。

  即便她是皇子福晋之母,都统夫人,可是因为出身已革宗室,还是会被人议论说嘴。

  除了康亲王府姻亲与董鄂族亲,觉罗氏跟外头的往来并不多,就是因这个缘故。

  “这几日,咱们抽空回趟都统府吧?”

  舒舒看着九阿哥,十分温柔。

  九阿哥也正有这个打算,点头道:“那爷明天打发孙金过去问问,看家里这几天什么时候人齐全。”

  他心中想到“富贵不还乡,如衣锦夜行”这句话。

  哈哈!

  这回算不算“锦衣还乡”?

  夫妻俩说着话,十阿哥已经在三所简单梳洗过,换了衣裳过来。

  舒舒笑道:“今天吃涮锅子。”

  年菜吃了将近一个月,都是够够的。

  今天正好御膳房送了半只羊。

  舒舒叫人切了羊肉卷,吃酸菜羊肉火锅。

  是分餐用的小火锅。

  酸菜、血肠、白肉与各色干海鲜做底料,涮菜是羊肉卷、冻豆腐、蔬菜拼盘、粉条、蛋卷肉这几样,主食是猫耳朵,蘸料是芝麻酱。

  餐桌没有用炕桌,而是用的地桌。

  三人一人守着一个热气腾腾的锅子。

  闻着味道,酸香酸香的,舒舒就觉得口齿生津。

  用酸菜汤涮过的羊肉卷,去了表面的荤香,被酸味综合,别有一份滋味。

  不蘸芝麻酱是一个味道,蘸了芝麻酱是另一个味道,口感十分的丰富。

  舒舒正埋头吃着,十阿哥也大快朵颐。

  九阿哥则保持他的节奏,细嚼慢咽模样。

  “啊!”

  随着一声惨叫,九阿哥从凳子上跳起来,筷子也“啪嗒”掉在桌子上,差点就掀翻桌子。

  舒舒察觉不对,忙压住桌面,才使得桌子稳定下来。

  九阿哥已经到了炕边,紧紧靠着,恨不得要躲进炕上。

  十阿哥忙过去道:“九哥怎么了?”

  舒舒也站起身来。

  九阿哥脸色发白,眼中露出惊骇来。

  吓到了。

  “虫,有虫!”

  九阿哥指着他的锅子道。

  舒舒探身查看九阿哥的锅子。

  看着与她的并没有什么不同。

  “那么大一条……就在里头……”

  九阿哥已经平复下来,用手比划着。

  舒舒见了,生出个猜测来,拿了九阿哥的筷子,在他的锅子里搅合了一下,果然露出个三寸多长的紫灰色条状物,夹出来放在餐盘上。

  “就是它,就是它!膳房的人眼睛瞎了么?!”

  九阿哥愤愤道。

  十阿哥见状,脸上也带了不痛快。

  这入口的东西,最忌讳不干净。

  舒舒心里叹了口气道:“这是虾蛄,调味用的……”

  九阿哥目瞪口呆。

  十阿哥脸上也多了好奇。

  九阿哥回到桌子前,离舒舒隔着四、五尺远站定:“什么虾蛄不虾蛄的,不就是大虫子么?还是说是海里的虫子?”

  舒舒解释道:“这是干海货,年前宁寿宫那边的海鲜里夹带的,数量不多,我就叫人配了海鲜底料使。”

  她是按照记忆中的海鲜火锅底料做的分派。

  蛤蜊干、螃蟹干、虾干、虾姑干、小鱼干,外加上红枣与白果这两样。

  上辈子皮皮虾是大爱,常吃的,倒是忘了这个的杀伤力。

  对于从没有见过的人来说,看着确实跟大虫子无异。

  九阿哥近前看了,依旧是龇牙咧嘴的,道:“怪不得叫虾蛄,爷瞅着跟蝲蝲蛄差不多……”

  蝲蝲蛄是地里的虫子,御花园就有,小时候他们淘气,用水灌过。

  十阿哥则是跃跃欲试:“既然也叫虾,那味道应该跟虾差不多,九哥你尝尝,尝尝就不怕了。”

  九阿哥的头摇得跟拨浪鼓似的:“要尝你尝,爷可不吃这个!”

  十阿哥笑了笑,夹起来放入口中,

  舒舒想要拦着时,已经晚了,忙提醒道:“嚼两口尝尝味就吐出来,这个皮厚,是要剥皮吃的……”

  十阿哥吃了两口,寻了空碗吐了出来。

  “确实是虾味!”

  九阿哥依旧嫌弃的不行,指着自己的锅子,跟舒舒道:“爷这个不吃了,撤下去,撤下去!”

  舒舒示意核桃端了锅下子下去,又对小椿道:“让膳房煮两碗面。”

  她怕十阿哥也心里膈应。

  三人重新入座。

  九阿哥看着舒舒好奇道:“你怎么不害怕,又是书里见过的?”

  舒舒摇头道:“就是之前尝了两个干的,觉得味道还好,比虾干紧致……”

  当时舒舒脑子里想什么来着?

  好像是以后找机会去趟天津卫,那样就能吃到新鲜海鲜了。

  少一时,小椿端了两碗面进来。

  舒舒就让她放在九阿哥与十阿哥跟前。

  就是素的银丝面,每碗里一个荷包蛋,两颗小白菜。

  九阿哥满意的点点头,吃了起来。

  十阿哥只是用调羹,将火锅里的酸菜做浇头,成了一碗酸菜面。

  晚点用完,也入更了。

  十阿哥回去了。

  舒舒与九阿哥也洗漱了躺下。

  九阿哥闷闷道:“爷今天是不是丢人了?”

  好像不大稳重。

  还怂了些。

  舒舒忙道:“没有没有,十弟也变了脸色,要是换成十三阿哥、十五阿哥,说不得都要吓哭了。”

  九阿哥想要点头,随即觉得不对劲,翻身将舒舒压在身下:“十五阿哥才几岁?你还是在笑话爷?”

  舒舒忍了笑道:“没有,没有,真没有,我就是想着,以后有机会咱们去趟天津卫,也吃吃活海鲜,味道肯定不错。”

  九阿哥轻哼道:“杭州不是就离海边不远了,这回可随了你的心。”

  舒舒摇头道:“我一个人有什么意思,爷又不在身边。”

  九阿哥抱了抱她道:“小嘴抹了蜜似的,整日里就糊弄爷……爷尝尝……”

  一晚上的美食盛宴。

  舒舒觉得九阿哥学坏了。

  好好的少年,怎么就油腻了?

  不单单是开了荤,还开了大荤。

  不知道谁哪里淘换两个册子,开始爱学习了。

  九阿哥也晓得舒舒辛苦,很是心疼,就将归省的事情列入规划。

  他没有打发人直接去都统府,而是先去上书房问了小六的休沐时间。

  哈哈珠子每个月可以轮休两日,出宫回家。

  小六本月的还没有轮休,排到了月末。

  九阿哥这才打发人去都统府,看一下月末那两日家里齐全不齐全。

  觉罗氏与齐锡大喜,给孙金包了一封银子做打赏。

  他们没有敲定时间,只说随九阿哥与舒舒方便。

  舒舒的弟弟们都没有成丁,都是读书的年纪,请假也方便。

  九阿哥回去与舒舒商量后,两人就决定赶早不赶晚,就后天……正月二十九归省。

  因在宫里住着,两人出入还要敬告长辈。

  次日,九阿哥去御前知会了一声。

  他直接跟康熙道:“儿子是想着,岳母年岁大了,还有几个月就生了,不去看一眼也不放心呢。”

  康熙白了他一眼道:“去就去吧,到了董鄂家不要啰嗦,只说董鄂氏想念家人就行了。”

  这张臭嘴,说话跟诅咒似的,叫人听了犯忌讳。

  不过被九阿哥提醒着,康熙也有些担心起宜妃来。

  齐锡夫人年纪大了,宜妃年岁也不轻了。

  等到九阿哥离开,康熙就叫人传了太医院负责宜妃脉案的太医,仔细问了一遍。

  等到知晓宜妃身体康健,胎象也好,康熙才算放下心,对那太医道:“往后平安脉五日一请改三日一请,进了四月就改隔日一请,务必要保翊坤宫妃母子平安!”

  太医恭敬应了。

  *

  翊坤宫,正殿,东次间。

  舒舒过来时,宜妃正在南炕上歪着,精神有些不足。

  香兰不在屋里,是另一个叫蕙兰的宫女在跟前服侍。

  见舒舒进来,宜妃才坐起来,招呼她近前坐了。

  舒舒见状,不由担心:“您……这是有什么不舒坦么?”

  宜妃叹口气,没有立时回答,而是打发蕙兰下去,而后才对舒舒道:“我就是有些后悔了。”

  原来是内务府小选的宫女子入宫了。

  翊坤宫这里,宜妃名下可以有六个宫女。

  陈庶妃那边原来是常在位份,是三个宫女。

  后来生了十七阿哥,就是贵人待遇。

  没有正式册封,可却可以再加一个宫女,是四个宫女。

  翊坤宫还有一个答应,位下有一个宫女。

  至于郭贵人之前的宫女,都发配到景山做扫洒去了。

  香兰“病退”,陈庶妃名下两个宫女前些日子在园子里时染了风寒挪出去,就没有再进来。

  如此,翊坤宫就要添三个宫女。

  香兰过去挑人去了。

  等人进来,她还要带着教规矩。

  “最迟二月底就要出去了……”

  宜妃面上带了舍不得。

  舒舒没法劝。

  香兰的年纪,已经是大的了。

  香兰也不是不忠心,而是外头还有人等着。

  她女婿人选也经定了,有个家贫的远方姑表弟,乐意上门。

  今年出宫,是早就说好的。

  去年宜妃确定怀孕后,香兰还想要再留一年,被宜妃拒绝了……

  *

  分称号帖子下来了,就在书友圈,有兴致的爸爸们去跟帖分果果了,^_^。


  (https://www.lewenw.cc/2/2780/724625327.html)


1秒记住乐文小说网:www.lewenw.cc。手机版阅读网址:m.lewenw.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