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我的公公叫康熙 > 第四百五十六章 心肠更硬更冷(第三更)

第四百五十六章 心肠更硬更冷(第三更)


  八福晋脸色涨红,气得直哆嗦。

  三福晋转过身,看向渡板上的侍卫,带了嬷嬷走了过去。

  那几个侍卫面面相觑,有认出三福晋的,俯身见礼,不知道该不该让路。

  三福晋离了几步站定,客客气气道:“是谁吩咐你们在这里守着的,所有的人都拦么?”

  为首侍卫道:“回三福晋的话,是五爷吩咐!”

  后一句却是没有回答,也没敢望向八福晋方向。

  别管主子们在太后跟前有没有体面,也不是他们能得罪得起的。

  只是眼下职责所在罢了。

  三福晋用帕子捂着嘴巴笑了笑,也没有为难人,道:“劳烦大人通禀一声,看太后娘娘处得不得空见人?”

  那侍卫躬身应了,转身上船去了。

  太后房中,舒舒、五福晋、九格格正陪太后摸牌。

  开船的时候不好玩这个,现在正闲着。

  太后见九格格之前有些短精神,就故意喂牌给她,丢了一张她等着的六万。

  “哈哈,我又胡了!”

  九格格笑得欢快,捡起来桌面上的纸牌。

  平日里她觉得摸牌无趣,可是眼下对看书有些犯怵,竟然觉得打牌是个不错的消遣。

  “哗啦哗啦”,九格格的下家舒舒、对家五福晋,每人递了半把金瓜子过来。

  九格格跟前的钱匣子里,已经装了不少。

  “发财了!”

  九格格眉开眼笑的抓了一把,递给太后身后看牌的白嬷嬷:“见者有份,这是嬷嬷的……”

  说着,她又抓了半把递给旁边小兀子上坐着的林嬷嬷与小松。

  五福晋身后没人,刚才被五阿哥叫回去翻东西去了。

  这些金瓜子,都是太后叫人预备的。

  专门为了船上消磨时间或赏人使的。

  好几小匣子,分给舒舒、五福晋、九格格一人一份。

  五阿哥不在。

  他回了舱室去提笔写信了,打算对弟弟告一状,省得回头被八阿哥糊弄。

  八阿哥要是颠倒黑白,老九再误会是弟妹惹事就不好了。

  侍卫上船,没有去太后处,而是先来寻五阿哥。

  这艘船是五阿哥跟着,随行侍卫、护军也听他的调派。

  除了上船轮值的侍卫、护军之外,另有两船的侍卫、护军专门随侍太后这艘船,这些人负责这艘船行驶与停泊时的护卫。

  “三福晋来了?”五阿哥听了侍卫禀告,想了想,道:“除了八福晋,其他人不用拦!”

  侍卫出去了。

  五阿哥将信写好,没有立时打发人送。

  还是等到晚饭后问一下弟妹那边,要是弟妹也有委屈跟老九说呢?

  侍卫从五阿哥这里出去,没有直接去渡桥,而是先到太后舱室外,隔着舱门禀告。

  “娘娘,三福晋求见……”

  屋子里安静下来。

  太后推了牌,道:“收了吧,估摸也到饭时……叫她过来吧……”

  前一句是对舒舒几个说的,后一句是嘱咐白嬷嬷。

  白嬷嬷就出去,跟着侍卫到了渡板。

  眼见着渡板上好几个人,白嬷嬷还以为三福晋带来的。

  等到了跟前,她发现不对,侍卫们有些眼熟,渡板另一头的码头上,站着两个人。

  白嬷嬷认出是八福晋,却也没有说什么,只对三福晋福了福身,道:“娘娘请您进去……”

  三福晋扶了白嬷嬷,笑着说道:“劳烦嬷嬷了,我是闲不住,想着想给皇祖母请个安,皇祖母今日如何,晕船了吗?白日里歇没歇一觉?”

  白嬷嬷刚要说话,八福晋已经大踏步的上前。

  三福晋哑然。

  白嬷嬷也有些怔住。

  八福晋已经扒拉三福晋一把,就打算过去。

  四个侍卫都在,见八福晋动了,早有了防备,立时在前头拦了。

  八福晋怒斥道:“几个臭鱼烂虾,不长眼的奴才,我看谁敢拦着我?”

  说罢,她不管不顾就要往侍卫身上撞。

  男女有别。

  尊卑有别。

  侍卫哪里敢硬碰硬?

  少不得侧身避开。

  八福晋如同打胜仗一般,就要往船上去。

  “福晋……”

  八阿哥急匆匆赶到,就看到这一幕,忙高声喊道。

  八福晋却没有听真切,继续往前冲。

  “宝珠!”

  八阿哥没有法子,只能再喊了一声。

  八福晋这才听真切,转过头来,就看到八阿哥小跑着过来。

  她眼中多了心虚,笑的勉强:“爷,我来给皇祖母赔罪!”

  八阿哥忍怒,先给三福晋见礼:“三嫂……”

  随后,他才看向八福晋,道:“汗阿玛有旨,你随我来!”

  说罢,他去拉八福晋。

  八福晋脸上带了防备,不由自主的挣扎着。

  “听话!”

  八阿哥想着方才在御前受到的打骂,脸上露出严厉,手下就没有留力气。

  八福晋身体正虚,身子就趔趄着,被拽下了渡板。

  奶嬷嬷在旁急的不行,却不敢拦着,只有跟着后头。

  三福晋心里好奇皇上的旨意是什么,还想要打趣八阿哥两句,可是就被八阿哥脸上狰狞吓到。

  她不由自主的望向岸上的八阿哥夫妇。

  八阿哥拖着八福晋,没有往前头的御舟方向去,也没有往后头的惠妃座船方向去,而是离码头越来越远。

  那边方向,是内务府护军营房?

  三福晋有些看不明白,犹豫了一下,看着白嬷嬷道:“嬷嬷,用不用禀告皇祖母一声?瞧着八阿哥凶神恶煞的,不会动手打媳妇吧?”

  白嬷嬷不卑不亢,低眉顺眼,道:“奴才哪里敢嚼主子的舌头?您自己定夺就是。”

  三福晋摸了摸鬓角,讪笑两声,道:“那咱们进去吧!”

  太后舱中,纸牌已经收了。

  八仙桌上换上了两个果盘。

  一盘花梨,一盘苹果。

  太后上了年岁,不爱吃鲜果,这熏屋子用的。

  旁边还放着两盘干果,是开口松子与纸皮核桃。

  舒舒爱吃松子,一个个的吃着不过瘾,就拿干净帕子垫着,剥松子。

  五福晋在旁无事,就也跟着剥起来。

  九格格拉着太后的胳膊,难得的撒起娇来:“再也不敢开船的时候看书,迷糊的不行,还恶心,胃里都吐干净了,一会儿晚点得多吃些……”

  太后嗔怪道:“你九嫂嘱咐了你好几回,谁让你不听说?晚上也不许看,眼睛都熬坏了!”

  “嗯,嗯,听祖母的,晚上不看书!”

  九格格吃了一回亏,眼下很是服顺。

  三福晋随着白嬷嬷进来,见到的就是这样安逸自在的情景。

  之前她还跟八福晋说,“大船有大船的好,小船也小船的好”,眼下却觉得不同了。

  小船不仅长度短了一大截,这宽度跟大船也不能同日而语。

  这边是船宽一丈四尺四寸,中间舱室也有一丈两尺左右的宽度。

  加上进深两丈多,太后这舱室极宽敞。

  跟这里相比,她那小舱室真是就是安置个床榻桌椅罢了。

  三福晋为尊,舒舒跟五福晋都起身。

  九格格也从太后身边避开。

  三福晋才笑着屈膝行了福礼,而后又跟妯娌小姑见过。

  太后笑眯眯道:“怎么这会来了,眼看就要吃饭了?”

  三福晋的笑容有些僵。

  不过嫁进宫好几年,她也多少晓得些太后脾气,说话比较直。

  她就笑着说道:“我们爷座船离这边远,孙媳妇就想着趁天亮过来给您请个安,省得天黑了不方便。”

  太后笑着说道:“来这一回就行了,在船上到底不方便,往后少折腾,等到行宫的时候再过来说话。”

  三福晋摸不准这是嫌弃、还是关怀,心里有些犯嘀咕,面上却是应承着:“那皇祖母别嫌弃孙媳妇躲懒……”

  太后摇头道:“不嫌,不嫌,我知道你也忙着,不用来我这里点卯,我这有她们几个小的在,倒是你婆婆那边,没有人服侍。”

  三福晋的笑容有些勉强。

  并不是很想去婆婆跟前。

  原本以为能抬着太婆婆压着婆婆那边,省得婆婆在路上折腾人。

  失策。

  三福晋看着舒舒几个,觉得人太多了。

  太后跟前这孙媳妇、孙女都不缺,自己是不大好凑上来。

  三福晋想到八福晋,神色就有些怔忪。

  不好告诉太后,是不是该告诉五福晋与舒舒一声?

  都是妯娌。

  平日里彼此嫌弃挑剔,可也不是你死我活的关系。

  八福晋怪可怜的,还在小月子里。

  今天八福晋指定又犯浑了,不知道夫妻俩人会不会动手。

  瞧着八阿哥人模狗样的,可是谁晓得私下里如何。

  三福晋不是心狠的,难得没有八卦,反而多了担心……

  *

  护军营营地外。

  八福晋望向远处的御舟,愤愤道:“五阿哥还是不是男人?掺和女人的事情不说,还有脸去御前告状?”

  八阿哥怕她发疯,没有提自己挨打之事,只道:“汗阿玛既有口谕,就回京去吧!”

  八福晋羞恼道:“那算什么,那不都成了我的错处了,明明是董鄂氏不检点……”

  “闭嘴!”

  八阿哥低声呵斥道:“这回只是送你回王府,你真以为皇家没有出妇么?”

  八福晋抬起头,看着八阿哥带了惊骇。

  八阿哥寒着脸,道:“上一回,你在宁寿宫口无遮拦,爷丢了差事,多个侧福晋;这一回你嘴上挂着男女之事,污人清白,爷丢了分府的两处产业,汗阿玛告诫爷,没有第三回!郭络罗氏,没有第三回!”

  八福晋的胸脯直喘,带了颤音道:“郭络罗氏,你叫我郭络罗氏?”

  八阿哥冷冷的看着她,道:“你是爷的仇人么?”

  八福晋愤怒道:“第三回,会如何?”

  八阿哥看着她,带了认真,道:“一起圈,或……一起死!”

  八福晋脸上露出惊恐之色,侧过头去,道:“我回家还不行么?我不想去安王府!”

  八阿哥摇头道:“皇上的口谕也是给安郡王的,要是他管教不好你,那郡王的帽子就别戴了!”

  八福晋紧紧攥着拳头,脸上多了怨愤:“皇上为什么这样,是不是五阿哥添油加醋,进了谗言?”

  八阿哥看着她,没有说话,而是揭开衣裳,露出胸口的乌青。

  “谁打的?”

  八福晋差点跳起来的,带了紧张问道。

  “汗阿玛动的手,爷托了你的福,得汗阿玛亲自管教,在皇子阿哥中也是头一份!”

  八阿哥合上衣裳,看着八福晋道:“从懂事开始,爷就努力做个让人称道的皇子阿哥,辛苦了十几年,可是毁掉这些,却不到一年……”

  八福晋脸色惨白,咬着嘴唇道:“你嫌弃我?”

  八阿哥面无表情:“爷不想活成一个大笑话,你好好想想吧,爷也好好想想……”

  “你想休妻?”

  八福晋眼中多了癫狂,看了眼八阿哥,又去看远处的运河河道。

  八阿哥似看到她心底,叹了一口气,道:“别再威胁爷,跳河也好,跳车也好,你若做了,让我成了大笑话,你我夫妻之义就此断绝!”

  他的声音不大,却是斩钉截铁。

  八福晋闭上眼睛,眼泪“哗哗”直流。

  是啊,不是只有她会威胁人。

  眼前这个人的心肠,比她的更冷更硬……

  *

  大家可以每天固定的时候来一次,就能看三章了,一章章追读多难受。

  下一章会在10月13号早10点更新,本书首发起点,欢迎大家来起点app阅读。


  (https://www.lewenw.cc/2/2780/723880969.html)


1秒记住乐文小说网:www.lewenw.cc。手机版阅读网址:m.lewenw.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