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我的公公叫康熙 > 第四百八十八章 爷是顶梁柱(第一更求月票)

第四百八十八章 爷是顶梁柱(第一更求月票)


  十阿哥离开内馆时,走路有些飘。

  王长寿与王平安两人左右护着,生怕他跌了。

  如今出了服,郡王福晋留喝酒,十阿哥就老实喝了。

  这是蒙古人的热情,情分都在酒里。

  喝的是从蒙古带来的马奶酒。

  十阿哥喝着有些膻,有些涩,还有些苦。

  比他喝过的所有的酒都难喝。

  可是看着布音格格的笑脸,他就觉得这酒苦后是回甘。

  配上烤羊排,喝着正好,也解腻。

  一次半碗,被台吉劝的,他总共喝了好几碗。

  十阿哥还特意留意了,布音格格喝这个跟喝水似的。

  他是大男人,总不能比不过格格去。

  喝的时候没什么,就是微醺罢了。

  可是出了内馆,一见风,十阿哥觉得有些上头。

  他身上轻飘飘的,可依旧是欢喜,吩咐王长寿与王平安道:“别磨蹭,快些走,去二所……”

  这是脑子里清明着,迫不及待的想要跟自己的好九哥分享喜悦。

  王长安与王百岁见状,就往东华门扶。

  那边的侍卫处,备着马匹。

  因为紫禁城太大了,平日里还好,可是雨雪天气步行也遭罪。

  因此在世祖皇帝时候,就给了恩典,和硕亲王与多罗郡王,可以在紫禁城骑马。

  不过只能走东华门或西华门。

  而且骑马只能到前廷,不能接近内廷。

  不到乾清门前就要下马,步行前往乾清宫。

  那样的话,也能少一半的路。

  十阿哥是皇子,没有封爵之前,各种待遇都是比照亲王来的,自然也有资格在紫禁城前廷骑马。

  侍卫处的人见这位爷醉了,忙去牵马。

  等到十阿哥上马,几个侍卫前后簇拥着就入了宫。

  要是走西路的话,还能更北些,在隆宗门前下马;走东路的话,到了箭亭就要下马了。

  箭亭附近,十阿哥被扶下马

  十阿哥睁着眼看了眼领头的侍卫,是个一等虾,有些眼熟,好像去内务府衙门找过赫奕,是赫奕的妹婿。

  “钮祜禄家的?”

  那人二十七、八岁,看着高大威风,有些八旗勇士的风采,笑着点头道:“十爷,奴才是八房的博色,忠义公是奴才曾祖父!”

  钮祜禄家的八房,是开国功臣额亦都的第八子忠义公图尔格那一支。

  那本是钮祜禄家的大宗,图尔格亦是留着爱新觉罗家族的血脉,生母是郡主,是太祖皇帝的堂妹。

  在额亦都去世后,图尔格成了钮祜禄家新家主,也按照当时的风俗,收继了继母兼表姐穆库什公主。

  这个穆库什公主,就是十阿哥的曾外祖母。

  在图尔格去世后,公爵依旧在八房,由图尔格的儿子科布索袭了。

  后来有了大错,爵位才转到十六房,也就是十阿哥的外祖父遏必隆这支。

  图尔格有两子,长子战死,没有儿子,却留下个正四品的爵位,他喇布勒哈番,还有佐领世职,算是给八房留了爵位,不至于是白身。

  所以八房的儿孙,都是科布索所出。

  要是按照血缘关系来论,眼下这人该称十阿哥表叔。

  十阿哥心里觉得怪怪的。

  之前的时候并没有觉得勋贵爵位改支有什么不对。

  百善孝为先。

  自己那位堂舅舅的爵位,来自其父其祖,结果为了讨好上意,在其父去世后攻讦其父,就此失爵。

  好像也是活该。

  可是经历过这一代的转支后,十阿哥算是看明白了。

  这种含含糊糊说不清罪名的削爵,多半是出自上意。

  要不然世家大族,好好的当家人,说换就换?

  上一代时,就是将钮祜禄家的当家人从世祖皇帝的表外甥,换成了亲表弟。

  也是因为钮祜禄家家势大的缘故,皇家更乐意亲近的人当家。

  那这一辈呢?

  自己的舅舅跟阿灵阿都是汗阿玛的表弟,可这公爵也换了。

  因为舅母出自赫舍里氏?!

  因为阿灵阿娶了德妃亲妹,成了皇父的半个连襟?

  十阿哥觉得自己好像摸到些什么规律。

  他笑了,道:“那不是外人,初二记得过来阿哥所喝喜酒,凑个数!”

  博色笑道:“一定去,奴才提前给您道喜了,祝您跟十福晋白头偕老,儿孙满堂!”

  十阿哥听着欢喜,点头道:“那就承你吉言了!”

  两人这一说话,就在这边耽搁了一会儿。

  这会儿功夫,毓庆宫里就出来几个太监,抬了肩辇过来。

  原来是太子得了消息,晓得十阿哥醉酒,骑马进宫,就打发人送了肩辇过来。

  并不是他的辇,是毓庆宫备用的。

  “十爷,太子爷打发奴才过来,送您回阿哥所……”

  来人是毓庆宫的管事太监,对十阿哥恭敬道。

  十阿哥心中意外,面上却不显,只点头道:“劳烦太子爷费心……”

  他没有拒绝好意,由着身边人搀扶着上了肩辇。

  这边离毓庆宫不远,之前就有眼睛敏锐的宫人看到了,去禀了太子,才有现下太子打发人过来。

  因为走的是东路,肩辇一路用着甬道往北,一直到御花园门口,才穿了御花园往西,进了阿哥所。

  到了二所门口,十阿哥就叫停了。

  十阿哥走路还有些打晃,“啪啪啪”,叩门。

  二所门房太监崔百岁听了动静,小跑着出来开门。

  “九哥呢……”

  十阿哥说着,就要往后院走。

  崔百岁忙扶住,道:“十爷,我们主子在前头……”

  何玉柱听了动静,也从前院正房出来,见了十阿哥,如同见了救星。

  “十爷,您可来了……”

  十阿哥看着他神色不对,使劲在脸上揉了一把,脑子清明不少,道:“九哥怎么了?”

  何玉柱小声道:“吃气了,正难受呢,晚膳都没吃。”

  说着,将头午去南城的见闻说了。

  “您说八爷到底怎么想的?纵容下头的人闹妖?”

  说到最后,他没有掩饰对八阿哥的不满。

  十阿哥蹙眉,没有说话,进了书房。

  九阿哥依旧是坐在书案后,靠在椅子上,一动不动。

  脸上没有神情,眼睛看着屋顶不知想什么。

  听到门口动静,他的眼珠子才动了动。

  十阿哥进来,也没有着急说话,而是直接在南边炕上坐了,端起茶壶摇了摇,见里面还有水,就举起来直接往嘴里倒。

  九阿哥见状,忙走了几步,将他手中的茶壶拽出来。

  “怎么就片刻也等不得,吃什么冷茶?”

  说话的功夫,他闻到了十阿哥身上的酒味,嫌弃的退了两步,喊何玉柱道:“泡壶新茶来,再叫膳房煮碗醒酒汤!”

  十阿哥揉了揉太阳穴,道:“不用醒酒汤,喝的是马奶酒,味道淡着……”

  九阿哥也在炕边坐了,皱眉道:“怎么又去内馆了?就剩下几日功夫也等不得?”

  不像是要娶福晋,倒像是去给蒙古人做上门女婿。

  九阿哥有点庆幸十阿哥娶的是藩王格格了,要是八旗格格,守着京城的,估摸得常驻老丈人家。

  十阿哥“嘿嘿”笑道:“弟弟去跟格格说出门的事了!”

  “出门?真是醉的狠了,那是’回门‘!”

  九阿哥摇头道。

  十阿哥咧嘴嘴角,摇头道:“不是回门就是出门,‘回门礼’省了,出京的时候,马车在内馆打个站就行了。”

  九阿哥听着不对劲:“好好的,出什么京?”

  十阿哥笑道:“跟九哥出京呗,九哥高不高兴?”

  九阿哥一下子从炕边站下来,道:“什么,跟爷出京?那怎么行?哪有大婚第二天就丢开新娘子出门的?传出去还以为你掐眼瞧不上你福晋才跑的?”

  十阿哥道:“一起出呀,弟弟不跑,正好弟弟带了格格去给汗阿玛与皇祖母见礼……”

  九阿哥连忙摆手道:“不许胡闹,老实在京待着!”

  自己是御前报备过的,可真要过去,都冒着被训斥的风险。

  再加上十阿哥与他福晋,那一顿骂肯定跑不了。

  “九哥,弟弟今天都去跟郡王福晋同格格说了,格格很是欢喜……”

  十阿哥的面上多了恳求。

  九阿哥翻了个白眼,道:“哼!爷很是不欢喜!”

  被十阿哥一打岔,他顾不上之前的憋屈了,瞪了十阿哥一眼,道:“这个时候,你倒是嘴快了!”

  十阿哥带了讨好,道:“这不是机会难得么?错过了这一回,下回圣驾南巡说不得又是隔十年,到时候也不是谁都能随扈……”

  九阿哥重新坐了,带了无奈,道:“还真是想一出是一出,这也太紧吧,爷再想想怎么走……”

  之前他原计划的是轻车简从,随行侍卫护军双马双鞍,每日行百二十里或百五十里,如此十二到十五天赶上圣驾队伍。

  要是真的跟十阿哥夫妇同行,多了女眷,到底不一样。

  十阿哥忙道:“九哥,不用改计划,按照之前的计划就是,格格带了坐骑,弟弟也带了马,路上不会耽搁。”

  九阿哥嘱咐道:“一路都是官道官驿,吃住对付些,行李别带太多了……”

  十阿哥道:“嗯,弟弟晓的。”

  九阿哥横了他一眼,道:“反正你们俩敢磨蹭,那到时候爷就先行了……”

  十阿哥好脾气的应了。

  他心里忍不住吐槽。

  九哥说的言辞振振,好像他真能受得了那个辛苦似的。

  就盼着他好好的,别受不得车马劳顿,在路上耽搁了。

  至于自己跟格格,紧走慢走都行,反正两人都是一处。

  至于今天前门的不快,十阿哥也就没追问。

  有些事情,得他自己想明白。

  他这样想着,九阿哥却是自己开口了,拍了拍胸口道:“我这心里,堵了半天了,现下才算舒坦些。”

  十阿哥看着他。

  九阿哥冷哼道:“简直是岂有此理?爷算是明白了,八哥……他心里就没瞧得起过我,估摸在他心里,我就是一无是处,几句好话就哄了的二傻子!”

  十阿哥脸上多了惊讶。

  九哥,今天好像挺聪明的,居然能想到这个。

  九阿哥瞪了他一眼:“是不是你心里,也当你哥哥我是傻子了?”

  十阿哥忙道:“怎么会?弟弟心里,九哥就是待人心实。”

  九阿哥脸耷拉着,苦笑道:“但凡八哥真的看重我这个兄弟,郭络罗氏敢慢待爷?他那奶爹、奶姐姐敢挑衅爷?‘爱屋及乌’这个道理,爷晓得……”

  就是之前他自欺欺人,每次都替八阿哥开解,觉得是旁人的过错,不与八阿哥相干。

  可是将心比心……

  他早先看都统府的人也寻常,觉得齐锡圆滑世故,觉罗氏说话硬邦邦的,失了柔和;几个小舅子资质寻常,不大机灵;福松贼头贼脑的,又机灵的过了。

  可是大婚半年以后,他就觉得岳父外狡内憨,简直是道德模范,竟然将祖宗传下的爵位拱手相让;岳母不是寻常妇人,心胸阔朗,行事大气,才会将福晋教养的这样好;几个小舅子品格端正,让人放心;福松有些福晋的品格,周全伶俐,比同龄人出色。

  因为亲近福晋,他也乐意亲近福晋的亲人。

  福晋也做在前头,对长辈们都孝顺,对同辈的兄嫂、小叔、小姑也亲近。

  同样是叔伯,舒舒待五哥、十弟最亲近,因为自己待他们最看重。

  这样对比之下,九阿哥还有什么不明白的?

  就算是亲人之间,也存了势利眼。

  八福晋猖獗,可是却从没有猖獗到大阿哥跟前去。

  十阿哥没有去点评八阿哥,只道:“长大了跟小时候不一样,小时候几句好话、给几块饽饽就是交情到了;长大了,总要经了事儿,才晓得交情远近……”

  九阿哥点头道:“是啊,要是不经事,爷还烦着老大、老四呢!”

  十阿哥道:“那九哥以后就长个教训,旁人再说好话的时候,您听听就行了,回头对照了事情再说。”

  九阿哥好奇道:“八哥平日里与你打交道不多,怎么就得罪了你?”

  这话对九阿哥是提醒,可是对八阿哥的行事人品就有质疑了。

  十阿哥摇头道:“没有得罪我,我就是觉得八哥行事有些凉薄,有些势利……”

  九阿哥惊讶道:“什么时候凉薄、势利了?八哥是前头哥哥中最温煦和气,也不像其他人那样傲慢。”

  十阿哥指了指西边道:“在这边的阿哥所几个院子,八哥最年长,待咱们也有做好哥哥的做派,可是待十二阿哥呢?”

  三个弟弟,两样对待,不是势利是什么?

  不过因为他们兄弟是妃之子、贵妃之子,那边是个庶妃之子罢了。

  十阿哥之前没有留意过这些,开始留意后,就发现其中不同。

  九阿哥想了想,还是觉得这个结论不大公平,道:“就十二阿哥平时那死出,冷冷清清的,谁爱搭理他?这个也不赖八哥,咱们跟十二阿哥住了这些年,不是也差不多?”

  十阿哥道:“那卫嫔母呢?论起后宫身份,那是汗阿玛的嫔;说起远近亲疏来,那是八哥生母,八福晋从礼法、规矩、尊卑上都没有慢待的余地,怎么刚开始就敢慢待了?”

  九阿哥蹙眉道:“这也赖不到八哥身上吧?不是误会么,后头那两个格格还有个是什么嫔母的表亲……”

  女人小心眼,吃起醋来,哪里说得通道理?

  尤其是八福晋,失了教养,喜怒随心,否则也不会落到现下这个地步。

  十阿哥嗤笑道:“再怎么误会,那是八哥的生母,被刚进门的儿媳妇慢待,成了后宫的笑话,换了宜妃母,九哥能干看着?”

  九阿哥立时摇头道:“那不能,孝道是做人的本分,谁也逆不得!”

  要是舒舒敢那样,那也不是现下这个舒舒了,他身为人子,也容不得这个。

  十阿哥道:“是,八哥当时难受郁闷,还找了九哥吃酒,然后做什么了?什么也没做,这不孝的是谁呢?儿媳妇可以有很多个,可是儿子只有他一个!”

  九阿哥说不出辩解的话了。

  他想起舒舒提过的,就有这样一种人,处处求全,想要得到旁人的认可。

  对他们好的人,他们就习惯性忽略了,更乐意去讨好那些对他们不好的人。

  将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当成了攻略似的。

  完成攻略后,他们会攻克下一个目标。

  永远都带了面具。

  叫“讨好型人格”。

  好像八哥行事确实有些贴边。

  十阿哥见他怏怏,道:“九哥别生气了,回头告诉九嫂,让九嫂想法子帮你出气!”

  这说的是金银铺子被重名之事。

  相处大半年,十阿哥看出舒舒的行事脾气,不是小气的,可是这个大方也有限定。

  她愿意大方的时候就大方了,她不乐意大方的时候,旁人想要占便宜也没门。

  金银铺子赚钱,可是九嫂也没有扩张,为的就是保全九哥的名声,给旁人留有余地。

  否则,吃了独食儿,也会留下口舌是非。

  她能看着八贝勒府占便宜?

  连八福晋到了九嫂跟前,都是屡战屡败;那个不知所谓的奶姐姐,更不是数。

  九阿哥抬起眼皮,看着十阿哥一眼,下巴抬了起来,不屑道:“爷是那样没出息的?遇到事情还得指望你嫂子?爷才是顶梁柱,让她操心这些做什么……”

  “哈?九哥做什么了?”

  十阿哥意外了。

  九阿哥挑眉道:“鸡毛蒜皮的小事罢了,就是打发人砸了招牌,报了官!”

  *

  前门大街。

  千金坊前,围了好些看热闹的人,指指点点。

  簇新的匾额已经摔在地上,没有四分五裂,可是也破损不堪。

  门前贴了两个封条,是大兴县县衙跟步军都统衙门的封条。

  大兴县与宛平县是京城顺天府的两个附郭县。

  以前门大街为中轴线,东边就是大兴县,西边是宛平县。

  这银楼铺子,正好在前门大街东半拉……

  *

  下一更晚上八点前,欢迎来起点APP阅读。


  (https://www.lewenw.cc/2/2780/722727853.html)


1秒记住乐文小说网:www.lewenw.cc。手机版阅读网址:m.lewenw.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