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我的公公叫康熙 > 第二十一章 添妆

第二十一章 添妆


  到了六月,时间就过得飞快,转眼就到了董鄂家搭喜棚的日子。

  婚礼前两日,照常是亲族添妆。

  族亲这里大头早就送来,剩下的就是女眷之间的首饰料子这些。

  倒是姻亲人家,康亲王太福晋打发心腹嬷嬷送了地契,添了海淀一个大庄,一柄金玉如意,一副点翠头面,一串珊瑚朝珠。

  倒是也无人侧目,毕竟是嫡亲姑姑,又是姻亲之中身份最尊贵之人。

  只是如此一来,嫁产就成了单数,觉罗氏与伯夫人商量着,舍不得减少,还是决定增加一处。

  董鄂家愿意减少嫁妆抬数,那是守长幼尊卑的规矩,可这嫁产多少全靠娘家心意。

  之前正好是十处嫁产,铺子、宅子都是双数,需要加一处庄子或者良田。

  “公中还有一个庄子,却是在昌平,位置有些偏……要不然先加上那个,回头找了合适的再调换……”

  觉罗氏迟疑着,原本就没有合适的,才统一置换了通州的地。

  伯夫人道:“我还有个庄子,在怀柔,倒是更远些。”

  驻京旗人出京,有四十里的限制。

  超过四十里,公事还算方便,因私出京很麻烦,要禀明所在佐领,经过管官允许颁给印票才能出京。

  就是宗室王公,没有正当理由,也不好老派人出京。

  远郊的庄子,打理不方便,也不能老派人盯着,进益有限。

  舒舒跟着堂嫂过来,正好听个正着,忙劝阻着:“不用再加了,没有必要非要凑成双数……”

  桂珍则是爽快道:“我有个小庄在大兴,只是三百二十亩的小庄,都是沙碱地,平日里就种个果蔬,出息有限,正打算给妹妹添妆,妹妹莫要嫌弃简薄就好……”

  舒舒忙推辞:“嫂子莫要跟着凑热闹……要是让郡王府那边晓得,倒显得是咱们家搜刮嫂子嫁妆似的……”

  “就不能是我这做堂嫂的提前孝敬你这个皇子福晋?”

  桂珍揽着舒舒:“都是一家人,就莫要客气,还是太福晋尊贵,添妆你就收?我这个嫂子没有诰命,你就轻慢不收?”

  舒舒哭笑不得,望向伯夫人与觉罗氏,见两人点头,才道:“那就承嫂子的情,等有了小侄儿小侄女,我再添回来……”

  实际上舒舒手中还握着两个铺子,两个庄子,都是从九阿哥那边先后截买的,只是三个名义上已经“转卖”给九阿哥,不用动。

  前一个铺子,已经低调经营,舒舒打算留给表弟福松。

  福松身份尊贵,总不能真的只当成个管事用,可是他阿玛偏心后妻幼子,自己也是个荒唐无用的,家底散的差不多了,剩下那些,都在马佳氏手中。

  满人早年在关外,是长子成丁分出去,幼子守灶,奉养父母。

  马佳氏用这个做理由,不分给福松家产,旁人也说不出什么。

  要是含糊说起来,千金坊隔出来的那个茶楼也算一处产业,可当初并没有到衙门改房契、地契,还是算作一个铺面。

  前些日子九阿哥不知怎么想的,说要可以将之前三处产业都挂在舒舒名下做嫁产,舒舒婉拒了。

  不过堂嫂这庄子,舒舒也不打算白占这便宜,之前想着的茶叶生意,计划已经做得周全,这做批发的茶庄也是其中一环,到时候拉堂嫂入股茶庄就是,这是她们姑嫂情分,伯夫人与觉罗氏也会乐意她们亲近。

  有八福晋的十里红妆在前,董鄂家的嫁妆一出门,就有不少人盯着。

  这边最后一抬嫁妆才出都统府,就有人立时往安郡王府内宅送消息。

  “一百一十四抬!是董鄂家的行事品格!”

  太福晋并不意外,嘴角带了几分讥讽:“只有那个傻子,自诩出身高贵,生怕人瞧不起,旁人鼓动两句,就要争这个强,真当皇家儿媳妇是那么好做的?她嫁妆抬数上打五福晋、七福晋的脸,后头牵着太后与宜妃……就是七阿哥,戴佳氏也是内务府老姓……”

  皇宫这里,关注的人更多。

  *

  乾清宫,西暖阁。

  康熙正看着宗人府的折子。

  四月份清查宗室,革了贝子蕴瑞、镇国公刘永、根度、明瑞四人的爵,这四人所属佐领还没有分派。

  按照太宗日子誓言,下五旗牛录只在本旗中转分。

  康熙眯了眯眼,虽然设了南书房,遏制了议政王大臣会议,可宗室也需要安抚乱不得。

  满人本就少,宗室繁衍了几代人,连上红带子也不过三、四百人之数。

  开国功王凋零,八旗战力有疲软之势,实不宜再动荡。

  想到这些,他就提笔,写了朱批。

  蕴端佐领给安郡王马尔浑,根度佐领给镇国公门度,明瑞佐领转给镇国公吞珠,这三位都是恩封,佐领转给了同支;镇国公刘永是始封,所属四佐领就拨给原属。

  皇子们已经封爵,除了老大、老三之外,其他几个皇子只是贝勒,所属佐领有限,下五旗的公中佐领够用,他并不打算再从上三旗拨佐领下去。

  安郡王一系倒是猖獗,四月里自己刚割了蕴端的贝子爵,五月里依旧大宴亲朋,这是晓得他不会拿宗室开刀?

  八阿哥……

  正蓝旗……

  康熙还在沉吟,李德全已经躬身进来。

  康熙瞥了他一眼,看他手上托着黄色荷包:“这是得了九阿哥的赏?双份?”

  李德全躬身,满脸欢喜:“托主子的福,奴才过去时正赶上五爷、八爷也在,得了好几份的赏赐……”

  儿子们兄友弟恭,康熙只有欣慰的,挑眉道:“董鄂家的嫁妆都抬进宫了?”

  “奴才等到最后一抬进了阿哥所才出来……拢共一百一十四抬嫁妆,箱子都满满当当的,不说别的,只书籍字画就满满八箱,听说还有不少珍本,看到三爷眼睛都直了……”

  “一百一十四抬……”

  康熙面上越发舒缓:“齐锡这做派,与彭春一脉相传,性子恭谨……”

  当初三福晋是嫂子,即便是后嫁进来,嫁妆上也可以压四福晋一头,却只是一百二十二抬,妯娌一样。

  上个月八福晋一百二十抬嫁妆入宫,真要论起来,并没有越过前面的嫂子们去,也可以说是从嫂子的例,可到底不够恭敬。

  到了董鄂家这里,要是不想落下风,也可以跟着一百二十抬嫁妆,却选择了一百一十四抬,自是礼让前头的嫂子们。

  *

  乾西二所,正房。

  嫁妆中的家具摆设已经铺陈开,其他的也都入库。

  随着嫁妆入宫的齐嬷嬷带着小松、小棠两人看屋子。

  九阿哥抿着嘴角,招呼着兄弟们在前院喝酒。

  如今年长的皇子虽封爵,可还都没有开府出去,分住在乾东五所与乾西五所,十三阿哥、十四阿哥两个已经挪宫的小阿哥住回了兆祥所。

  明天才是大婚正日子,今日兄弟们多是露了个面就走了,只五阿哥、八阿哥、十阿哥在。

  十四阿哥本也不肯走,可是他还有尚书房的功课,就被四阿哥提溜走了。

  “董鄂家晓得规矩,又重视女儿,这门亲事选的好……”

  五阿哥敦厚,不会那些弯弯道道,直接说道:“往后阿哥所交给弟妹管着,省的你手头散漫,弄出亏空来,老是四处张罗银子……”

  九阿哥脸色通红:“五哥!”

  五阿哥却不住口,只质疑的看着他:“你有什么花销的地方?一借就是几千两银子,上个月几千两,这个月又是几千两……反正下回再这样遮遮掩掩,不说明白,就别从我这里哄银子。”

  八阿哥、十阿哥也看着九阿哥,各有疑惑。

  两人都晓得之前八阿哥大婚,九阿哥给的礼钱是三千两,那是借的?

  八阿哥心中带了不自在,那三千两银子不是老九自己的,是跟五阿哥借的?

  幸好知道的人少,否则倒像是他这个当哥哥的哄弟弟银子花。

  要不是笃定五阿哥不知晓此事,他都要怀疑五阿哥是故意当着自己面提这个。

  十阿哥则飞快的看了八阿哥一眼,并不赞同九阿哥之前的豪爽。

  哥哥们都封爵,以后都有年俸,还有门人孝敬,哪里缺他们这几个钱?

  只是给都给了,先不说了,那这个月的的几千两银子怎么花的?

  人在宫中,拢共没出去两回,这么费钱?

  “九哥,你不会是被人骗了?仙人跳?还是沾了赌?”

  十阿哥不放心:“这色啊、赌啊都沾不得,这个节骨眼,真要闹出不体面来,打董鄂家的脸,可叫人笑话。”

  九阿哥白了他一眼:“浑说什么?一时手紧周转周转,过几个月就好了……”

  五阿哥认真道:“这两回就算了,权当接济你零花钱,往后你再用银子,我就交给弟妹,省的你糊弄我……”

  九阿哥哭笑不得:“五哥,谁远谁近?”

  五阿哥轻哼:“弟妹就是妹子,与你一样的,都一样亲近,说不得还比你懂事听话……”

  九阿哥没有反驳,想着董鄂氏的嫁妆单子,眼睛有些发亮。

  嫁妆一百一十四抬,诸皇子福晋中最少,却没有人会小瞧,箱子满满当当的,并不亚于八福晋嫁妆的丰厚。

  嫁妆帖子上写的压箱银子两千六百两,比五福晋的三千两还少四百。

  可是嫁产十二处,只比大福晋、太子妃少两处,与八福晋齐平。

  九阿哥为了以防万一,怕董鄂氏的嫁妆真的艰难,送过去五千两银子,也当面表示可以将那三处没有过户的产业填在嫁妆里。

  董鄂氏说是嫁产已经定好,没有要动那几处产业的意思,可却收了银子。

  虽说明面的压箱银子写的少,比九阿哥拿出的还少,可是九阿哥还是体会到了董鄂氏的细心,这是保全了五福晋的脸面。

  五阿哥只是宽厚不计较,又不是傻,只看他话里话外对未来弟妹的亲近,也就晓得他心中有数,领了这个情。


  (https://www.lewenw.cc/2/2780/720963741.html)


1秒记住乐文小说网:www.lewenw.cc。手机版阅读网址:m.lewenw.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