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我的公公叫康熙 > 第三十四章 《大清律》

第三十四章 《大清律》


  毓庆宫。

  得了内务府的禀告,太子妃确实很为难。

  她虽管了三年宫务,可向来以周到宽和著称,不仅主子们对她没有话说,就是下边人也只有赞的。

  九福晋退还个灶上嬷嬷不是大事,宫里的奴才多,用着不顺手了换一个就是。

  可按照宫规处置……

  违逆主子,四十板子……

  一个中年婆子,四十板子下去,估摸要送一条命……

  可是不按照宫规处置,自己就要落人口舌。

  不想着给小妯娌撑腰,反而护着一个奴才,更是错处。

  因外甥女许给了舒舒的弟弟,太子妃实际上心中亲近舒舒。

  不仅有姻亲关系,就说她们妯娌两人,说起来都是礼烈亲王的玄外孙女,就是太子妃之母是礼烈亲王曾孙女,舒舒之祖母是礼烈亲王孙女,说起来也算是同辈分的表姊妹。

  太子妃叹气,却也晓得没法处处求全,跟内务府的人吩咐:“就听九福晋的,依宫规处置……同时清查赵氏婆家与娘家人,有宫里当差的都革了去……”

  *

  乾清宫前,尚书房。

  九阿哥溜溜达达,掐着点儿过来,正是课间小憩之时。

  早有眼睛快的小太监,看见了九阿哥,立时跟十阿哥禀告。

  十阿哥正百无聊赖,听到消息,恨不得跳起来。

  “九哥,你可来了,弟弟想死你了……”

  皇子们虽都在尚书房读书,可因为年岁不同,入学分了早晚,就细分了一拨一拨的。

  九阿哥与十阿哥上面的八阿哥比他们大两岁,不是一拨的;下边的十二比他们小两岁,也不是一拨的。

  因此他们这一拨就他们兄弟两个。

  至于十二阿哥、十三阿哥、十四阿哥,则是另两拨,在其他房里。

  原本皇帝恩典,宗室王爷也可送阿哥入尚书房读书。

  可谁也不会那么不知趣,长幼嫡庶都送过来。

  多是嫡长子,没有与九阿哥、十阿哥年岁相仿的,就没有添人数。

  兄弟俩个平日作伴,每人还有八个哈哈珠子,倒是也热闹。

  可是九阿哥因大婚的缘故,暂时退出尚书房,连带着哈哈珠子都出宫。

  十阿哥这里,除了他自己,就剩下当值的哈哈珠子,可不是憋闷坏了。

  九阿哥没有感同身受,只觉得自己被十阿哥连累,带了几分埋怨:“要是你也今年大婚多好,咱们哥俩就不用再来尚书房点卯……”

  十阿哥带了不乐意:“大婚有什么好?瞧瞧你同八哥……这嫂子没进门呢,先堵了小门……我想要过去找你们也不方便……”

  兄弟几个挨着住着,之前没有成丁之前,可不是整日里乱窜?

  九阿哥想起那时情景,也带了缅怀之色,嘴里却说着:“这不是长大都要成家立业……哪能跟孩子的,老想着怎么顽……”

  十阿哥不耐烦听,翻了个白眼:“九哥才成亲几天,就当自己是大人……”

  九阿哥想起妻子,两人鸳鸯交颈的情形,连忙喝了两口茶。

  不是大人是什么?

  难道还是孩子过家家?

  “哪位先生当值?张师傅?还是徐师傅?”

  九阿哥想起借《大清律》之事,除了借书,主要还想要跟先生们说都加上这一门。

  要不然就他一个人学这个,成什么了?

  大家都学了,省的以后他们在外行走,遇到董鄂氏这样张嘴闭嘴《大清律》的,也跟着吃亏。

  瞧他想的多周全,很有哥哥的做派。

  “都不在,今儿当值的是法海……”

  九阿哥听了惊讶:“他不是南书房行走?怎么来尚书房?”

  法海不是旁人,论起来是真正的皇亲国戚,已故忠勇公佟国纲次子,皇上的亲表弟,诸皇子的亲表舅。

  只是因满人重嫡庶,嫡子侧出金贵,真正庶孽,视为奴婢一般。

  法海的处境,就是众所周知的尴尬,没名没分的丫头生的,父不以为子,兄不以为弟,弟不以为兄。

  等到忠勇公殉国,长子鄂伦岱继承爵位,更是视庶弟为奴仆。

  法海倒是争气,凭着真才实学,中了康熙三十三年进士,入了翰林院为庶吉士,后被恩召到御前,命“南书房行走”。

  “汗阿玛指了他给十三当老师……今儿才第一天来……”

  十阿哥撇撇嘴,觉得不平。

  皇子阿哥都有自己个儿专属的老师,他们之前的阿哥有,他们之后的阿哥也有了,就他们兄弟俩个没有,不是偏心是什么?

  不是十阿哥爱计较,而是十分明显。

  诸位阿哥中,太子爷不用说,那是头一份。

  剩下的大阿哥这个长子,分量也重。

  对三阿哥、四阿哥这两个年长的儿子,皇上也细心教导过。

  至于五阿哥……

  不用说别的,只看着他在太后膝下尽孝,还是宠妃长子,就只有温和慈爱的。

  否则的话,就五阿哥那破烂功课,怕是早就气的皇上亲自提板子教训儿子。

  到了七阿哥……

  那叫一个小心……生怕有什么亏待……

  到了八阿哥……

  并不怎么抬举卫嫔娘娘,倒有些避嫌,生怕人说他贪恋美色似的……可是对八阿哥这个儿子,他从不吝啬称赞……

  等到了九阿哥与他兄弟俩个,就成了凑数的!

  浑不上对亲儿子,从不曾亲近……

  十阿哥心中酸涩,却也明白九哥是受了自己连累。

  自己是贵妃之子,钮钴禄氏是顶级勋贵人家,势力不是赫舍里氏能比的。

  毕竟赫舍里氏出的是文官,八旗真正的权利在军中。

  汗阿玛只有压着自己,才能让钮钴禄氏安分,以免威胁到太子。

  九阿哥与自己班对班大,一起读书,总不能抬举一个、疏远一个,就一起无视。

  九阿哥哪里会想到十阿哥会的腹诽皇帝的偏心,只当他也轻视法海的出身,劝道:“真要论起来,也是长辈,不管喜欢不喜欢,往后见面都客气些……”

  十阿哥听着莫名其妙,可依旧是点头:“我又不傻,那是佟家人!佟家人自己怎么挑剔都行,汗阿玛可不会允许旁人挑剔佟家!”

  九阿哥没有耽搁,起身道:“那我就去看看佟大人,等到下晌再过来看你……”

  十阿哥撇撇嘴,点了点头。

  九阿哥去了尚书房师傅的值房,见到了法海。

  法海是二十几岁就中了进士,眼下还不足而立之年,带了几分儒雅。

  见九阿哥进来,法海立时起身:“九阿哥……”

  皇子师见到皇子不用大礼参见,不用称“奴才”,法海就躬身为礼。

  九阿哥看了眼屋里的几处几案,并没有多少书籍:“法海师傅,尚书房备着《大清律》么?我想要借一套拿回去看……”

  他嘴里问着,心中并没有抱多大希望。

  没想到法海点点头,俯身从座位下报出一摞子大块头的书,看着都有些破旧。

  “这是《大清律》?”

  九阿哥十分诧异:“不是该入关后才修订,怎么看着这么破?”

  “这是顺治三年刻本,年限不短,都是顺着《明律》而来……不过后续每隔几年按照实例对相关条例进行增删,所以这份不算全……”

  法海解释着。

  九阿哥瞪大眼睛,万万没有想到会是这样结果。

  “那下头衙门行事,不是参考这个?”

  九阿哥追问道。

  “也不是,依旧是按照《大清律》,还参考《八旗疏例》,才能更好的了解现下律令……毕竟大清与明朝不同,分为八旗与民人,旗民分治,使用律法条例都有不同……”

  法海显然做了准备,侃侃而谈。

  九阿哥却觉得牙根儿直痒痒。

  董鄂氏一口一个《大清律》的,还以为她真的通读,可实际上《大清律》一直在增删,还没有最后定本。

  她是虚张声势?!

  自己被唬住了!

  九阿哥想起那虎头蛇尾的官司,倒是并不觉得恼,反而觉得董鄂氏有些顽皮。

  当时说的真真的……

  那种尾巴上天的骄傲模样……

  没想到是糊弄人……

  九阿哥并没有急着走,而是与法海道:“师傅预备这个,可是汗阿玛有话吩咐下来?”

  法海对着乾清宫的方向拱拱手:“皇上吩咐,明日起给尚书房的诸阿哥加一门律法……每三日一讲,暂时由臣主讲……”

  九阿哥心满意足,他本来就想着大家都学一学。

  等到未时,有膳房的人送了皇子师傅膳食过来,九阿哥就从值房离开,去了十阿哥处。

  十阿哥的膳食已经到了。

  虽说十阿哥的三所也有皇子膳房,可是配给并不齐全。

  因他在尚书房读书,一年也只能歇几日,所以他每日分例都是乾清宫膳房这边领了,然后这边一日两餐送过来。

  九阿哥之前也是这么吃过来的,之前还不觉得,跟着舒舒吃了两天,再看这些油腻腻的例菜就有些不入眼,带了几分嫌弃:“明儿我还得回来上学,到时候就从二所那边送膳食过来……连带着你那份……乾清宫膳房这边打发人说一声,以后你的分例就二所一道领了……”

  十阿哥听了,眼睛直放光:“那感情好……弟弟可不同九哥客气,往后有想吃的,可就点菜了!”

  九阿哥不由失笑:“分例在那里摆着,点菜能怎么点?还能吃出花来?”

  十阿哥道:“九哥不是成亲了么?有九嫂了呀……乾东五所那几个院子,哪个没加过菜?就是八哥院子,前几天还从御膳房抬了半框果子回来……这不是有了女眷,想要多点吃食,拿银子过去就是了……御膳房那边又不是没有富裕,既有这样的先例,做什么不用?还是旁人都是的,就咱们兄弟使不得?”说到最后,话音里已经带了戾气。


  (https://www.lewenw.cc/2/2780/720086087.html)


1秒记住乐文小说网:www.lewenw.cc。手机版阅读网址:m.lewenw.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