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我的公公叫康熙 > 第三十九章 请安(下)

第三十九章 请安(下)


  这会儿功夫,惠妃娘娘到了,是个身量高挑的美人,看着不过四十来许的样子,和气端庄。

  依旧是妃位的几人没有起身,剩下嫔位的都起身,皇子福晋也依旧是蹲安礼。

  等惠妃入座,太子妃扶着太后从次间出来。

  众人又是一番见礼,太后叫起了,妃嫔才重新入座。

  太后看着站了一圈的孙媳妇们,对身边嬷嬷低声吩咐了一句,随后几个宫女端着凳子出来,舒舒等人才得了座位。

  太后看着惠妃,直接用蒙语问道:“十六格格四岁……十六阿哥也三岁……太医院那边怎么说,两个孩子什么时候开始种痘……”

  自打康熙二十五年后,后宫皇子公主就相继用“熟苗法”种痘,用来防范天花。

  种痘的年纪,多是三岁到五岁之间,太后才会询问惠妃。

  虽说四妃交了宫权,可宫中都有年幼的养子、养女,依旧是归宫妃抚养,惠妃总览东六宫,宜妃总览西六宫。

  十六格格就是随生母住在延禧宫后偏殿,十六阿哥随生母住在永和宫后殿。

  惠妃站起身来,没有立时回答,看了德妃一眼,才笑着用蒙语回道:“臣妾与德妃妹妹商量过,也问过太医,说是立秋之后、中秋之前天气凉爽,最适宜最痘……就将日子定在那期间……”

  太后微微颔首,视线在惠妃身后一身大红的八福晋身上定了定,又望向德妃:“刘氏遇喜,可还妥当……”

  这问的是永和宫的有孕庶妃,虽然皇帝已经到了孙子满地跑的年岁,可皇家讲究多子多福,皇子公主永远都不嫌多。

  德妃亦是起身:“太医三日一请平安脉,说是养得好,坐胎已经稳了……等到腊月,娘娘就能再添个孙子孙女……”

  太后慈爱听着,望向宜妃这边,见舒舒与五福晋小妯娌肩并肩的,眉眼都是乖顺,对宜妃道:“九阿哥也成亲了,往后你两个儿媳妇,可不许偏心了哪个……”

  宜妃却是带了几分小儿女态,娇嗔道:“臣妾养着小十七,哪里顾得上他们?老九媳妇住得近,臣妾还能打发人看顾些;老五媳妇这里,少不得还得劳烦您看顾……”

  太后听了,不以为忤,反而笑着摇头:“回头叫阿哥们听听,这么偏心眼的额娘……不仅要偏着小儿子、还要偏着小儿媳……”

  宜妃做无奈状,叹气:“别说是五阿哥,就是九阿哥,臣妾也懒得见……臣妾还觉得自己才入宫没几年,比小姑娘不差什么……可他们哥俩往那里一杵,臣妾就堵心,衬得臣妾都老了……”

  “哈哈哈!”

  太后听得开怀:“现在也能当小姑娘……得闲了过来抹牌,让你赢零花钱……”

  宜妃笑道:“娘娘这么一说,那臣妾可当真,往后少不得一天三趟的跑宁寿宫跑,撵了都不走……”

  太后笑哈哈:“只管来,赢了钱也不撵你……”

  舒舒则是长了见识,只荣妃没开口,不知如何,剩下三妃都通蒙语,而且很是流利。

  不管是进宫前就会,还是进宫后学的,都比较有上进心。

  不过也明显看出来太后对宜妃的不同,对其他人都是例行公事,对宜妃说话则多了亲近。

  宜妃则是玲珑心肝,情商极高,即便五阿哥是长子,在太后面前也是一副大撒手的样子。

  这样的生母,为什么九阿哥是个“憨憨”?!

  与三妃说完话,太后转头询对太子妃道:“太子怕热,叫服侍的人看紧,冰盆勤换些……”

  太子妃起身应了。

  太后点点头,就站起身来:“散了吧……”

  众人都跟着起身:“恭送太后娘娘……”

  等太后扶着太子妃去了次间,众妃嫔才动。

  尊卑有序,依旧是六妃、四嫔、众贵人这样次序,鱼贯而出。

  舒舒看了殿上座钟,从太后出来到太后进去,不足一刻钟。

  依旧是原路返回,只是到乾东北所时,五福晋停了脚步,原地目送一行人离开。

  过了御花园,宜妃又打发舒舒回去。

  舒舒学着五福晋的做派,没有急着走,等目送宜妃一行远了,才带了小椿、核桃回二所。

  按理来说,八福晋也住这边,路上应该会遇到,可是并不曾看到,估摸是跟着惠妃去了延禧宫。

  舒舒因看到卫嫔,想起一事,低声问核桃:“嫔主也能为一宫主位,那卫娘娘在哪个宫?”

  “启祥宫后殿……”

  核桃回道。

  舒舒心里想了一下启祥宫位置,在西六宫西南角,好像没有什么存在感。

  不过既是西六宫,八福晋也住在乾西头所,不是请安更方便?

  这才入宫一月,婆媳就有了矛盾?

  舒舒不免八卦起来,却也晓得这个不好在外头随便提及。

  “章娘娘呢?”

  “长春宫后殿……”

  舒舒不由咋舌。

  怪不得两人已经嫔位,还这么没有存在感,住的也都是后殿。

  因为启祥宫与长春宫都另有主位妃嫔,启祥宫是僖嫔,长春宫是端嫔,两人都是早年就侍奉御前的嫔妃,都是康熙十六年就册封为嫔,其中端嫔当时次序还是嫔位第三,位次在荣、惠、宜三嫔之前,僖嫔则是七嫔之末,那也是诸妃的同期。

  别看这两位嫔主眼下不得宠,可到底资历在这里,一宫主位占得稳稳的。

  后升上来的妃嫔,即便有子有宠,也撼动不了她们主位身份。

  等回了头所,舒舒就叫小椿传了周金,先问送膳之事:“爷早膳用的如何?送的吃食可够了?爷说了晚膳要不要增减?”

  “爷进得香,就着半碗绿豆粥,吃了四个肉包子……剩下的都让十爷包圆……不过爷的意思,是十爷比平日吃多,怕他肠胃不舒坦,还训斥了两句,关于晚膳说由主子看着安排。倒是十爷说了,要是方便,晚上加个摊黄菜,有些日子没吃那个……”

  舒舒记下,只觉得又好笑又心酸。

  摊黄菜就是鸡蛋饼,只因为皇子分例里没有鸡蛋,倒成了金贵菜。

  “一会儿打发人去御膳房领份例时,添些钱,加上二十枚鸡蛋备着……也传话给厨房那边,就按照这个量日常储备,缺了添了就是……还有方便存储泡发的食材,爷同我份例里没有的,御膳房那边又宽裕的,也拿了银钱,看着各色增添些,让膳房这头更富裕,省的回头就那几样,爷没有胃口用膳……”

  周金仔细听了,点头应命。

  舒舒喝了一口茶,润了润嗓子,才不紧不慢的问道:“今日随娘娘去宁寿宫请安,见八福晋跟着惠妃娘娘……不是当跟着卫嫔娘娘么?你常在外头跑,可知晓缘故?”

  “要是主子问旁的,奴才还得出去打听……问这个,倒是正好晓得……倒不是外头听说的,是上个月八爷过来,与主子爷吃酒,念叨了两句,奴才正好跟着何玉柱在跟前服侍,听了两句……”

  周金不敢卖官司,痛快说道:“同咱们爷一样,八爷后院也有两个宫女子,是三十五年延禧宫娘娘从内务府秀女挑人安排……其中一位王格格是卫娘娘家的姻亲,因这个缘故,这两年卫娘娘赏了王格格两回……也允她去过启祥宫请安……八福晋嫁进来,不肯受两位格格敬茶,卫娘娘私下提点了两句,八福晋就恼了……等晓得王格格与卫娘娘家有亲,更是误会了是卫娘娘安排的人,也怀疑卫娘娘要抬举王格格……八爷也为难,想要调解,可八福晋性子刚硬,就这样僵持着……”

  舒舒听了,只能心里佩服。

  这才是真正的八旗贵女,够刚,敢刚!

  不管王格格这个人选是不是有卫嫔手笔,那毕竟是丈夫生母,还是封了嫔位的,居然敢无视。

  这样不留余地……

  果然脚上的泡都是自己走的,性格决定命运。

  舒舒一时意兴阑珊,摆摆手打发周金下去,又叫人传李银。

  “爷在二所住了十来年,一直没设库房?”

  舒舒询问着。

  昨天忘了问九阿哥库房之事,只是想着前院书房那十几个箱子,怎么都觉得单薄了些。

  “回主子话,早先设了,就在正院东厢房……三月里收拾这院子,才腾了出来,装箱子挪到前院书房……”

  李银恭敬回道。

  舒舒不由皱眉:“谁收拾的库房?就那么些东西?还是小时候的物件在翊坤宫收着?”

  “库房钥匙刘嬷嬷收着,也是刘嬷嬷带人收拾……有些上赐的没动,封箱挪到前头……日用的衣服料子这些,禀告主子爷后,端午节时就赏了下去……还有两箱子小玩意儿,是主子爷小时候玩过的,四月里五爷家的大阿哥过生辰,就做了生辰礼送去了那边……”

  舒舒神色不变,压着心火道:“谁去送的礼?九爷就答应全送了?”

  “是奴才同周金过去的……主子爷素来不在这些人情走礼上上心,多是由着刘嬷嬷安排……”

  舒舒没有继续追问,等到李银下去,才跟小椿道:“这叫什么事儿?就算是亲叔叔,有正经嫂子在,也不好大喇喇抬举庶出侄儿……”

  也就是五福晋宽厚,换个人早就要记仇了。

  还有两箱子玩具,内务府出来的,皇子专属的,能差了?

  这不是正该传家的?


  (https://www.lewenw.cc/2/2780/719683226.html)


1秒记住乐文小说网:www.lewenw.cc。手机版阅读网址:m.lewenw.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