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我的公公叫康熙 > 第四十章 宿疾

第四十章 宿疾


  不是舒舒小气,而是意义到底不同。

  小椿想了想,往门口看了眼,眼见没旁人,才压低了音量小声道:“福晋,怕是阿哥爷根本就没想过这些……奴才瞧着,阿哥爷看着聪明,可好像又不大聪明……”

  舒舒不由失笑,却是横了小椿一眼,告诫着:“行了,往后这样的话压着肚子里不许说!但凡漏出去一句半句,都是错处!当着九爷,也不许想这些……那是皇子阿哥,我都要恭敬顺着,你们只有更敬的……”

  小椿立时伸出手,堵住自己嘴:“奴婢就念叨这一回,往后再也不敢……”

  舒舒去了书房,继续一天的学习。

  不过没有继续看《户律》,她拿出自己的小册子。

  昨天九阿哥出的是糊涂建议,可出发点是好的,想要让她讨好皇帝公公。

  那是皇帝,皇室的主宰,就算不刻意讨好,可有好感与无好感相差也大。

  端谁的碗,服谁的管。

  九阿哥的排位在这里,舒舒也没有争强好胜的余地,给长辈们留下的印象还是本份为好。

  上孝敬长辈,中间敬爱嫂子们,下能待妾室宽和。

  简直不用太动脑,只要参照着八福晋,将她犯下的错处规避,就能少走不少弯路。

  更不要说还有个太子妃在,康熙对这个嫡儿媳的满意可是在历史上留下一笔的,在废了太子后,依旧给与一定体面与优待。

  见贤齐思,自己“抄作业”总能抄好。

  因要给九阿哥送膳的原因,舒舒的“晚膳”也跟着早了,挪到了十二点。

  舒舒觉得不行,下午到晚上的时间太长了。

  等到吃完饭,小棠带人撤膳桌时,舒舒就问道:“下午到晚上,灶上有值夜嬷嬷么?”

  “有两个嬷嬷,早膳需要提前预备,轮值的妈妈就宫门落锁前进来……膳房隔了半间房出来,供值夜的嬷嬷落脚……”

  舒舒想了想道:“传我的话,夏日天长,补一顿晚点……参照着晚膳减半……时间就安排在戌初前……”

  小棠应了,舒舒问道:“你们这两天的伙食如何?灶上可糊弄?”

  小棠笑道:“福晋放心……走了一个嬷嬷,不仅自己挨了板子,连带着亲族都受了连累丢了缺,谁还敢再不服顺……”

  舒舒听了,没有多说,却是佩服太子妃的果决。

  虽有宽和之名,却不是一味烂好人。

  不是故意要连坐,不过是防范于未然。

  避免麻烦,也是“杀鸡骇猴”。

  以后再有忤逆主子、违反宫规的,都要掂量掂量,是不是能承受恶果。

  只是舒舒这里有些不周全,今日跟着婆母请安,行动不得自有,否则应该当面对太子妃致谢才是。

  礼多人不怪。

  舒舒想着,叫小椿请来齐嬷嬷,吩咐说:“妈妈代我走一趟,就说因二所的事,劳烦太子妃跟着受累……回头她什么时候有空,我再亲自过去道谢……”

  齐嬷嬷应了,带了花生出去。

  舒舒照例午后小憩半个时辰,就起来换了衣裳。

  院子里的靶子已经立好,小松也缝好了新铅袋。

  舒舒手腕、脚腕都加了负重,一时还真有些不习惯,三十支箭射下来,额头就汗津津的。

  小棠送过来绿豆汤,在旁边候着。

  舒舒撂下弓箭,喝了两碗。

  小松去整理地上散落箭支。

  小榆站在屋沿下,抬头看了看天上烈阳,不由带了心疼:“福晋,明儿叫搭凉棚吧……要不然晒黑了,回头敷杏仁粉保养效果也不大,总要过了一冬才缓过来……”

  哪个女人不爱美呢?

  舒舒自是晓得防晒的重要,点头应了。

  虽说初来乍到,可舒舒并不打算小心翼翼的过日子。

  在不大张旗鼓的情况下,她乐意做一些调整。

  毕竟还不知道在宫里生活几年,情况理想的话,说不得等十阿哥大婚后他们就能在宫外分宅子;要是等到封爵后在分宅子,那就要康熙四十八年,且等呢。

  不过舒舒觉得后一种可能不大。

  即便她之前动过心思,想要留在宫里,可今天在太后处见了一圈宫妃也否定了这个想法。

  就算她乐意,皇帝也未必乐意。

  阿哥所距离后宫实在太近,小贵人们又一茬茬进宫,娇花似的,成丁的阿哥迟迟不出宫,彼此都不方便。

  等到舒舒进行第二轮,熟悉了这个距离,手腕上负重也适应了,开弓射箭就更顺手。

  毕竟这距离实在是太近了,不过三、四丈远。

  “好!”

  等舒舒射了最后一箭,就听到不远处传来叫好声。

  是十阿哥的公鸭嗓。

  舒舒望过去,是九阿哥带着十阿哥回来。

  舒舒将手中弓箭递给小松,迎了过去:“爷,十叔,这么早就散学?不是说要到戌初才回来……”

  “平日里汗阿玛申初过来,考校功课……酉初检查射箭……今日有人叩阍,汗阿玛召集刑部、户部大臣在南书房议此事……”

  九阿哥说着,看着舒舒的打扮,皱起眉来。

  这是什么装扮?

  跟小子似的,上身对襟褂子,下身是绑着裤腿的裤子,中间还束了腰带。

  十阿哥则是带了几分不好意思:“膳食这里,劳烦九嫂费心……”

  舒舒客气中不失亲近:“这有什么?不过是多吩咐一句话的事儿……倒是十叔,有什么想吃的,只管与爷说……”

  十阿哥是专门过来道谢的,见了正主,先是谢,而后看着靶子赞道:“九嫂不愧是将门之女,准头真好……等什么时候去园子时,让九哥带着咱们较量较量……”

  哪里有小叔子找嫂子比这个的?

  舒舒不由莞尔,不管十阿哥是真蟒直,还是口头一说,都是亲近的意思,面上自然也受了,应承道:“那感情好,到时候可要见识见识爷同十叔的厉害……”

  寒暄了两句,十阿哥就走了。

  九阿哥同舒舒回了屋子。

  九阿哥看着舒舒运气,恨铁不成钢道:“刚想要夸你两句,你就出纰漏?你也不先打听打听,看看嫂子们是如何度日的?堂堂皇子福晋,哪有舞刀射箭的?传到汗阿玛耳中,成什么?”

  舒舒没有立时说话,而是去了屏风后,擦拭了身上,换了衣裳出来,问道:“宫规里有规定,不许在阿哥所射箭?”

  “谁会想着定这个?可你也算是开了先河……这宫里哪里有秘密?你等着,过了今儿,怕是人人都晓得你用射箭做消遣……真是爷少嘱咐一句,你就捅娄子!”

  九阿哥带了几分不高兴。

  舒舒听着,看着九阿哥不免好奇:“爷堂堂皇子阿哥,到底在怕什么?”

  九阿哥闻言,不由一怔,随即带了恼羞成怒:“爷堂堂皇子阿哥,有什么可怕的?不过是希望你循规蹈矩,不要那么扎眼!”

  这样一说,舒舒倒是也不难理解。

  好像旗人风气就是如此。

  战场上争强好胜,日常生活中都在框子里,恪守着规矩,生怕出了褶子。

  就是没想到九阿哥平日里趾高气扬的,竟然也会顾及到这些。

  舒舒先承认了自己的错误:“是我不对,当先与爷商量的……我前几年生了一场病,就算后来好了,身子也不如早先结实……到了换季之时,就容易着凉发烧……为了强身健体,养成了每日拉弓射箭的习惯……原想着在二所,咱们自己家中,无需顾忌什么……要是爷觉得不妥当,明儿就停了……”

  九阿哥简直惊呆了。

  实在是习惯妻子“常有理”的模式,这样老实认错还是头一回。

  听完缘故,他倒是不好意思起来:“爷不晓得这个……还以为你就是打发时间……既是有正经缘故,射箭就射箭,谁还会因这个说嘴?”说到这里,倒是生出几分担心:“要不要找太医给你把把脉,好好开两个方子调理调理?”

  “当年阿玛请了大方脉的徐太医与擅风寒的白太医,都说是风寒留下的‘咳症’,怕吃冷风,让换季时多留心,而且这病凌主,体弱更易犯病,身体好了,就算偶尔犯了,也是轻症……”

  舒舒回道。

  九阿哥不由皱眉:“这是留了病根儿,总要想法子去根儿才好……”

  不过舒舒提到的这两位,已经是太医院的老太医。

  两人给了诊断,怕是真的没有对症的方子。

  想着妻子对学习洋文并不反感,九阿哥提议道:“等有机会爷找洋人问问,看能不能有对症的西洋药……”

  舒舒晓得自己的毛病,就是后世的慢性支气管炎。

  别说是现在,就是三百多年后,也只能是控制与缓解。

  不过她还是点头:“劳烦爷了……”

  九阿哥却想起关键,小声道:“往后这个不用跟人提起,到底是宿疾,传出去犯忌讳……”

  舒舒点头,却是才反应过来。

  好像,自家有“骗婚”的嫌疑。

  毕竟现下医学不发达,身上有病根儿,听着的确不妥当。

  九阿哥又赞道:“用拉弓射箭来强身健体很好,不扎眼……八旗尚骑射之风,你家里又是将门……旁人晓得了,也只当是家风所致……”


  (https://www.lewenw.cc/2/2780/719683169.html)


1秒记住乐文小说网:www.lewenw.cc。手机版阅读网址:m.lewenw.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