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我的公公叫康熙 > 第四十一章 人事(上)

第四十一章 人事(上)


  舒舒讪笑,很是心虚。

  这个“将门”水份太大了!

  要说堂伯那边的公府,说是“将门”,倒是名副其实。

  毕竟曾祖父、伯祖父到堂伯,都是战功赫赫的猛将。

  到了自家这里,嗣曾祖父倒是上过战场,也立下战功封了二等伯,可是祖父做了一辈子侍卫,这一代承爵的伯父连兵册都没上。

  自家阿玛,则从佐领到参领到都统,挂的是武官,实际上更像个大管家,管理的都是八旗庶务。

  虽说康熙三十五年,御驾亲征准格尔,阿玛也随扈,可就是凑个数罢了,更多的是负责后勤统筹,并没有什么军功。

  “若是旁人问起,就说爷吩咐你立的靶子……是爷射箭略有不足,想要回来加练……出嫁从夫,不管你乐意不乐意,也只有听爷的……”

  须臾之间,九阿哥有了对策。

  舒舒很是触动,眼神温柔的能滴出水来。

  没想到遇到事情,九阿哥这样有担当,明明不喜欢行事出格,这回却主动背了黑锅。

  倒是意外之喜。

  “谢谢爷……就是要爷受累……”

  舒舒扶着九阿哥胳膊,柔声说道。

  总不能空白白牙扯谎,九阿哥既是这样说,就是决定以后回来要加练的,否则怎么能糊弄过人去?

  实际上,舒舒早在出嫁前,就听阿玛提了九阿哥的事,不管是文功课,还是骑射,都不出众,更喜欢西洋学问。

  在世人眼中,就有些不务正业,文武都提不起来的意思。

  因这个,齐锡没少私下里跟闺女腹诽,很是瞧不上这个样样拿不出手的皇子女婿。

  舒舒却是看出来,九阿哥不是资质愚钝,而是不喜欢罢了,就跟后世学生偏科似的。

  不喜欢儒学,也不喜欢骑射。

  如今为了帮自己遮掩,主动提及自己不喜欢的射箭,舒舒如何能不感动?

  九阿哥颇有些吃软不吃硬,舒舒要是硬着来他还能应对,这样一柔顺,都有些不像她。

  九阿哥竟然生出心疼,却还是嘴硬,扬着下巴道:“哼!你嫁了爷,爷不护着你,谁还能护着你?就是往后注意些,有什么提前跟爷商量,听听爷的主意……别像今儿似的,弄出这架势,唬了爷一跳……”

  “嗯,嗯,往后都听爷的……”

  舒舒十分服顺,老实点头,想起吩咐膳房加晚点之事,还有叫孙金拿银子去膳房,储备些鸡蛋、干菜之类的,就一一说了。

  九阿哥听了,倒没有啰嗦旁的,只是提醒道:“饱食到底不是养生之道……你既是要强身健体,往后自己饮食也多留意些,即便用晚点,也尽量少用……”

  舒舒有一件事拿不准主意:“对了,爷,就是十爷那里,正是长身体的时候,怕是晚上容易饿肚子,以后晚点要不要多预备一份?”

  九阿哥稍作思量,却是摇头:“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平日里往尚书房送膳多一份还不惹眼,毕竟他那边皇子膳房不齐全……可是晚上热个点心,煮个面的,总是能的……咱们做多了,反而不好,倒是衬着八哥不照看兄弟似的……”

  在九阿哥眼中,十阿哥是打小一处玩到大的好弟弟,可八阿哥也是相伴着长大的好哥哥,并没有分出谁更亲厚。

  舒舒没有再多说什么。

  多做多错,少做少错,不做不错,古今相通。

  九阿哥刚操心完妻子的病,不免又想起旁的来:“夏日天长,爷整日里还不在,你一个人是够闷的……”想到隔壁的八福晋,还有两人的嫌隙,将嘴边的话咽下去,改了说辞:“要是五嫂在这边就好了,你们还能在一起消磨时间……隔了远,到底不方便老过去,偶尔过去一趟两趟还没什么,否则也容易落人口舌,被冲撞了也不好……”

  舒舒也不是爱闲逛的性子,可也配合的说道:“没事儿,等十婶嫁进来就好了,到时候也有了伴……”

  九阿哥想到那个情景,也跟着笑了,很是看好:“早在前几年阿霸亥蒙古大妃进京朝觐时,汗阿玛就透过话风,想来博尔济吉特氏这几年也该学了国语……就算说不利索,你会蒙语,交流应该没问题……”

  舒舒笑着点头,因为打小被齐嬷嬷照看的缘故,她对蒙古人颇有好感。

  蒙古人更直爽些,没有那么多弯弯道道,做起朋友来也实心实意。

  因刚才九阿哥想起五福晋,舒舒不由的想起库房之事,道:“爷,之前库房的账册,也是刘嬷嬷收着?”

  九阿哥打量她两眼:“没有,就在前院书桌的抽屉里放着……怎么,你又想要搜刮爷的私房?”说到这里,语气有些发酸:“一万多两庄票收着,还不知足?”

  舒舒白了他一眼:“爷心中,我就是那贪财的?这不是想着‘回门礼’,不知是内务府预备,还是咱们自己预备……要是自己预备,总不能挪了嫁妆里的东西送回去,那成什么了?”

  九阿哥不以为意道:“内务府会按例预备一份,不过你放心,爷早嘱咐刘嬷嬷,让她再预备一份,不会折了你的面子……”

  舒舒浅浅一笑:“难为爷费心,这里我先谢谢爷,回头再好好谢谢刘嬷嬷……”

  听着九阿哥的话头,对这个刘嬷嬷还真是信任非常。

  舒舒不好这个时候说什么,岔开话道:“对了,那个铺子与两个庄子,爷有什么安排没有……庄子什么的,今年想要改种什么也晚了,怕是来不及……倒是铺子,位置不错,地方也宽敞……”

  那几处产业即便没有正式过户,可舒舒也没有占为己有的意思。

  九阿哥之前弄出千金坊来,就是想要找个生钱的门路贴补一下,省的要用银子的时候手头紧。

  听舒舒提及这个,他也不由思量起来:“之前赁铺子那家酒坊生意不好,爷想改茶楼的……如今八旗人口滋生,闲丁多,茶楼生意见好……在外见个客,打听个消息,茶楼也方便些……”

  舒舒眼睛眨了眨,实没有想到九阿哥会想到茶楼。

  虽说茶楼与茶庄不是一回事儿,可也是产业链上下游的关系。

  见舒舒不说话,九阿哥却是误会,解释道:“爷可不是学你……早就有这个念头,不是见了你拆分千金坊铺面弄了个茶楼才想到的……”

  舒舒笑道:“我就是意外,爷在宫中,竟然也会留心外头经济……”

  “这有什么?民生经济,不外乎衣食住行罢了……不过这都是小打小闹,赚不了几个银子,真正赚钱的还是古董行、当铺、银楼、钱庄这几样……赚的都是有钱人的银子,不是那种辛苦钱……”

  九阿哥说着,神色多了几分得意。

  舒舒笑得温柔:“爷看好,打发人张罗就是,正好眼下有这笔银子……”

  “谁张罗?”

  九阿哥没好气的看着舒舒:“桂丹那王八蛋坑了爷两回,爷哪里还敢用他?”

  “爷之前不是看好侯掌柜?他做了多年掌柜,确实有几分可取之处,为人行事也值得信任……我还有两家陪房在外头,其中有个乳兄开始跟着侯掌柜打下手,听说还算有悟性,以后调教调教也当用……”

  舒舒不见外的提议。

  九阿哥既是有心,舒舒很是乐意支持他拓展财源。

  就算在康熙眼中,喜欢生意是不务正业,也比争权夺利的儿子讨喜。

  再说了封爵遥遥无期,想要花销宽裕些也得想法子,总不能用舒舒的嫁产收益。

  九阿哥轻哼,带了不满道:“不是爷求你的时候了?你收了千金坊时,爷给你使眼色你没看见,怎么就不体恤体恤爷?收了那些人手?爷当时手上没人,外公得了消息,专门打发两房人从盛京过来给爷使唤,如今倒好,闲置了,总不能将人退回去……”

  事关以后的开源,那可是夫妻共同财产。

  舒舒收了笑,神色凝重起来。

  九阿哥看着,竟然觉得有些熟悉……这……

  又要讲道理?

  舒舒口气郑重:“我当时看见了爷的眼色,心中也不是不犹豫,毕竟还能卖个人情给爷……可是这买卖经营,得用心琢磨,不是吩咐一声就行的,掌柜人选很是重要……毕竟不管是爷的身份,还是我的身份,想要经营什么,也就是拍脑门生出个念头,具体要操办还是下头人……那掌柜的定是忠仆,外祖父那边才会放心打发过来给爷使唤,可不说别的,只说千金坊的生意状况,就晓得那掌柜不像是有经营头脑的……”

  “也不能全赖他,是桂丹置办铺子时没选好地界……要不是正好跟你家银楼对上,也不至于那么不景气……”

  九阿哥待下头人倒不刻薄,说了一句公道话。

  舒舒摇头,反驳道:“爷也常去鼓楼大街,那边铺子多有扎堆的……把南头,酒楼一家挨着一家,也没见哪间生意萧条的做不下去……中间离咱们银楼不远的地界,几家绸缎庄挨着,客人络绎不绝……爷可仔细想过,是什么缘故?”


  (https://www.lewenw.cc/2/2780/719564415.html)


1秒记住乐文小说网:www.lewenw.cc。手机版阅读网址:m.lewenw.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