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我的公公叫康熙 > 第五十六章 惊变

第五十六章 惊变


  两个主子这样打扮,又是拿了弓箭,阿哥所的头面人物就都凑到正院围观。

  小榆在小椿耳边偷笑:“我赌福晋赢……”

  小椿嗤笑:“这个还用赌……”

  周嬷嬷同齐嬷嬷也出来了,两人人老成精,立时发现了九阿哥的异样,彼此对视一眼,都存了疑惑。

  “回来还好好的……”

  齐嬷嬷轻声道。

  周嬷嬷立时想到刘嬷嬷身上:“不会是那老货下蛆了?”

  “不能,下晌她走前来上房,小椿那丫头拦下了……”

  齐嬷嬷否认了这个猜测。

  崔南山这里,也被几个小太监簇拥着出来。

  单单只有福晋一个人的时候,内侍们都带了小心。

  他们也晓得自己不是全人,怕福晋使唤不惯遭嫌弃,有九阿哥在就没有那么多顾忌。

  舒舒察觉到九阿哥目光不善,见他视线落在自己手腕上,明白过来,讨好的笑笑:“爷先射,给我打打样……”

  九阿哥轻哼一声,却是憋了气,格外认真的瞄准起来。

  舒舒见状,不有嘴角直抽抽,整个院子南北就一丈半,真不必如此。

  “嗖!”

  箭支飞了出去,正中靶心。

  “哇!爷真厉害!”

  舒舒丝毫不吝啬自己的称赞。

  时人含蓄惯了,谦虚为美,哪里有舒舒这样张扬的?

  九阿哥只觉得尴尬,瞪了她一眼,开始第二箭,依旧是正中靶心,第三次依旧如此。

  周嬷嬷与齐嬷嬷旁观,配合着舒舒,也跟着叫好的。

  如此一来,宫女与内侍们也胆大,跟着叫好。

  他们也不知道什么是正靶,只觉得射中靶心就是箭法高明,很是给主子捧场。

  一时之间,二所正院热闹的不行。

  九阿哥却将弓箭往何玉柱怀里一丢,不肯再丢人现眼。

  舒舒笑的灿烂,也跟着射了三箭,第一箭射偏,第二箭掉靶,第三箭中了靶心。

  小椿几个都沉默了。

  在其他人看来,这成绩也很好了。

  毕竟福晋是女人。

  舒舒眼见九阿哥转移了悲伤,只剩下羞恼,也没了射箭的心思,打发大家散去,叫小松收了靶子,自己转身回了正房。

  只是解负重的时候,九阿哥上前,接了铅袋过去,掂量了分量,咬牙切齿:“怪不得力气大,这样练出来的?”

  舒舒脸上带了无辜:“不都是如此么?打小就是这样练过来的……”

  九阿哥满脸怀疑:“岳父大人舍得?”

  这一上午,都是奇观,接的时候哭一场,送的时候哭一场,会舍得让宝贝姑娘用这个练力气?

  舒舒叹气道:“舍不得又如何?打我开始读书,阿玛没少不放心我……开始的时候,半晌半晌的在窗外陪着,可是从没拦过我……不管是读书,还是射箭……”

  九阿哥带了不赞成:“谁家姑娘这样养?教导儿子也就如此了!”

  舒舒笑了笑:“谁叫我是长女呢?阿玛、额涅也没经验,肯定是听旁人家怎么养,就跟着学了,没想着分男女……”

  九阿哥依旧有些不痛快:“那得吃多少苦头?”

  不管如何,到底将此事翻篇。

  因为没怎么运动,就射了那几支,舒舒就换了衣裳,洗了洗手。

  小棠来了:“福晋,膳房预备得了,晚点要不要早些传?”

  舒舒望向座钟,还不到酉初。

  不过夫妻俩在都统府巳初就入席,过了四个时辰也饿了,她便点头道:“传吧……”

  膳桌摆上,比前两天的晚点要丰盛,四碗四碟。

  四碟小菜中,一碟芹菜木耳,一碟金糕,一碟麻酱萝卜皮,一碟浇了料油的酱羊肉。

  舒舒的目光在木耳与金糕上定了定,直直望向小棠:“你定的单子?”

  小棠点头又摇头:“奴婢还是按昨日的例拟的,两碟两碗,两荤两素……还是灶上嬷嬷提醒,说是今儿爷同福晋用膳早,晚上这一顿小食当多预备些……”

  小菜中麻酱萝卜皮与酱羊肉是小棠定的,羊肉也是用的她的方子,就是料油是厨房早预备下的。

  四碗中,八宝豆腐、酸菜炖老鸭是小棠定的,另外两道菜是红烧排骨、一道黄酒火腿鸡,都是浓油赤酱。

  舒舒直接端起那道火腿鸡,在鼻子下闻了闻,放下后又拿筷子沾了一筷头红烧汁放在嘴里尝了,果然颗粒感分明。

  小棠与九阿哥都发现她的异样。

  小棠脸色苍白,连忙上前拉开舒舒的手,顾不得尊卑:“菜不对,福晋让奴婢尝就是,自己尝什么?”

  九阿哥脸色铁青,望向膳桌,带了后怕,立时对外喊道:“何玉柱,还不给爷滚进来!”

  何玉柱在廊下正与小椿有一句没一句的闲话,听到动静连忙进来:“主子……”

  “快去太医院传刘太医……”

  九阿哥厉声说。

  何玉柱吓了一跳,看了眼九阿哥,又去看舒舒,看不出两个主子有什么不对劲,脚下却不敢耽搁,立时就往外跑。

  “慢着!”

  舒舒连忙叫住:“再请两个妇人科的太医……”

  何玉柱望向九阿哥,见主子点头,一溜烟小跑着去了。

  舒舒这才跟九阿哥解释道:“爷同刘太医相熟,显然他是负责给爷请平安脉的太医,那是擅大方脉的……”

  九阿哥摆摆手:“不用说这些,跟爷说,这膳食到底怎么了?”

  舒舒苦笑道:“对爷妨碍不大,我吃了怕是三年五载的不用惦记小阿哥、小格格……这道炖鸡,用的菜籽油;这道红烧排骨,放了柿子蒂,都是大寒避孕之物……”

  几日的温情,恍若梦中。

  这里是皇宫。

  倾轧陷害不缺的地方!

  九阿哥死死地望向那几盘菜,转头对小棠道:“传爷的话,将膳房的人都捆了!”

  小棠踉跄着脚步出去了。

  门口的小椿,已经傻眼。

  舒舒的视线从膳桌转到炕上放着的锦盒上。

  原本她想着“事缓则圆”,可她等的,有人等不得。

  不过有伯夫人的教导,舒舒也明白,最好还是不要亲自出手收拾刘嬷嬷。

  她捧了锦盒起身,一副要收起的模样,却是脚下一软,手中的锦盒一下子跌落在地。

  锦盒被摔开,里面的金碟、金碗都跌落在地,发出“噹”、“噹”的撞击声。

  舒舒手足无措模样,九阿哥已经过来,一把扶住:“怎么了?吓到了?”

  舒舒长吁了口气:“是我见识浅,只在话本子里看过这些,只当是小说家言,没想到遇到真的,心里有些慌……”

  九阿哥忍着怒气,咬牙道:“爷倒是要看看,谁生了天大胆子,敢谋害主子!”

  这会儿功夫,崔南山、周嬷嬷、齐嬷嬷几个得了消息,都来了。

  九阿哥一阵阵的后怕,对几人道:“除了何玉柱他们四个还有福晋的人,其他人都拘起来!”

  舒舒低头看着金碟、金碗,果然硬实的很。

  至于“投毒之人”?

  会找到的,多半是个家里有变故的小内侍或粗使嬷嬷什么的,收了幕后指使“赵嬷嬷”的银子动手脚。

  至于赵嬷嬷为什么报复,自然是舒舒这个主子太“苛严”,不仅驱逐她,还连累她家人都丢了差事。

  因果多么分明。

  这调查结果出来,旁人面上不会说什么,背后就是四个字“自作自受”。

  到底有资历的老嬷嬷,逻辑清晰,手段分明。

  要不是大家都紧张着、愤怒着,舒舒都想要笑了。

  她蹲下身,去捡金碗,带了羞愧道:“该小心些,传承了几十年的老物件,别磕坏了……”说着,住了话头,面上带了疑惑出来。

  九阿哥见了,不由担心,忙要搀扶她:“捡它干什么?慢着起身,是不是头晕了……”

  舒舒脸上带了怒气,盯着手中的金碗:“好哇!这二所还真是‘卧虎藏龙’,什么人才都有!”

  九阿哥还懵懂,顺着舒舒的视线落到金碗上:“又有什么不对?”

  舒舒沉着脸,拿起手中金碗:“金器软,爷几岁时的小米牙都能咬出痕迹来,这摔了一回,却是丝毫无损……这不是阿哥所有能人是什么?”

  九阿哥接过金碗,狠盯了一会儿,送到嘴边咬了一口,立时黑了脸。

  舒舒晓得今日必须将矛盾焦点从自己处置灶上嬷嬷这件事上移开,也晓得“打蛇不死”的危害,面上带了郑重:“现下想想,那八卦盘的分量好像也偏轻……”

  九阿哥立时抬头,脸黑的能滴出水来,怒视崔南山,将钥匙往他身上一摔:“去书房,挨个箱子都打开,爷倒要看看,还有多少赝品!”

  十一的遗物……

  九阿哥眼珠子都气红了……

  金器偷换出去,能做什么?

  市面上不敢流通,多是融了换银钱!

  崔南山知晓轻重,接了钥匙,应了一声,立时往前院去了。

  舒舒坐回到抗沿儿,没有再迂回婉转,直言不讳道:“看来都是钱闹的,我要收账册钥匙,这是得罪了镇山太岁,这才要收拾我!”

  九阿哥不有怔住,随即迟疑道:“或许这其中有什么误会?嬷嬷素来忠心……”

  舒舒冷笑:“爷说这话,自己信么?谁管着爷的私库,谁拿着钥匙?”

  九阿哥依旧难以相信:“或许有人偷了钥匙……就是厨房这里,也扯不到嬷嬷身上,还是当讯问厨房那些人……”


  (https://www.lewenw.cc/2/2780/718840236.html)


1秒记住乐文小说网:www.lewenw.cc。手机版阅读网址:m.lewenw.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