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我的公公叫康熙 > 第五十九章 背锅

第五十九章 背锅


  “她为什么要这样?好好的照顾爷,等着爷日后开府荣养不好么?”

  九阿哥耷拉着脑袋,带了沮丧问道。

  舒舒想了想:“爷身边早先有八个保姆嬷嬷,都是爷落地就选上来照顾的,资历都比她老……即便后来保姆嬷嬷出缺,她补了进来,资历也在其他七人之后,所依仗的就是奶了爷一场……可碍于娘娘,她怕是不敢将这个资历拿出来说嘴……那,如何越过其他七人,最好的法子就是从爷身上下手……爷是主子,同她亲近,她身份自然也抬起来……小孩子舌头敏感,要是她叫人在膳食上略做安排,例如青菜不焯水,菜腥味儿重,或是猪肉带了肉皮,有腥臊味,弄得爷本就没有食欲,加上她说什么养生之类,自是越吃越少……吃得少了,晚上就饿了,她这个时候拿出吃食来,爷自然就觉得与她最亲近……”

  九阿哥瞪大眼睛,露出不可思议来:“你……你……都说对了!怎么猜到的?”

  就像是她亲眼见到似的。

  舒舒眨眨眼,道:“因为我小时候挑食,最是不爱青菜,觉得味道大……可是只吃肉、不吃菜,容易有内火生痰……额涅就叫人做成馅,要么烙馅饼、要么做包子、饺子,哄着我多吃两口菜……猪肉也是……猪肉我小时候就闻不得,再怎么收拾也觉得腥……”

  或许还有其他原因,没有人指示撑腰,这刘氏的胆子就这么大?

  *

  东次间里。

  面对着康熙赫赫威势,刘嬷嬷连板子都不用敲,只刘太医的口供,就将她证的死死的。

  刘嬷嬷面如死灰,却是不敢再嘴硬,伏地颤抖着将自己的小心思、小手段说了。

  康熙还能听得,宜妃听她说起九阿哥整天整天的饿,差点昏厥过去。

  至于为什么给女主子下寒凉之物,刘嬷嬷亦是招了。

  她膝下无子,入宫当差前有三个女儿,都夭了,因这个也与前头的婆家决裂。

  九阿哥断奶那两年,她出宫后改嫁生了个幼女,今年已经十岁。

  她想要过几年,让女儿小选入宫,再求九阿哥要到二所……

  宜妃本就是包衣出身,从不小视内务府包衣能量。

  康熙神色不变,却是心中警醒不已。

  这不单单是摆布主子,还敢插手主子子嗣,何其胆大?

  只有九阿哥这里出了纰漏,还是其他处也有?

  不过这害主之奴,却是万万留不得。

  等到康熙要走,舒舒与九阿哥出来恭送,就得了消息,刘嬷嬷与刘太医谋害皇子处死,家人罚没辛者库罪籍。

  九阿哥小脸绷着,始终没有说话。

  康熙边走边对舒舒道:“这两个奴才偷窃御赐之物,谋害女主子,朕替你们料理了……”

  舒舒听着,明白过来,忙不迭点头:“是儿媳无能,多亏汗阿玛同娘娘做主……”

  要是九阿哥的身体损伤是别的,自是没有什么忌讳的。

  可关于肾水……

  容易传歪了,损害九阿哥体面,皇室也成了笑话。

  舒舒背着这一口黑锅,但是心甘情愿。

  这也算是“奉旨背锅”,在康熙面前卖个好,何乐不为?

  九阿哥在旁,听得稀里糊涂,面上带了疑惑。

  康熙没好气的看了他一眼,没有给他解惑的意思,走到二所门口时,嘱咐舒舒:“你是个细心的好孩子,阿哥身体饮食,朕就交给你……”

  舒舒没有立时应承,而是看了眼几位太医,恳求道:“这自是儿媳应该做的,只是恐有不足之处,还请汗阿玛恩典,指个太医……日常平安脉,也从旬日一次,改为旬日两次,有了食方,也好对症调整……”

  “允了!”

  康熙看向几个太医,指了第一个老者:“阿哥身体养好前,就交给你……不止阿哥,福晋的平安脉也有你来请……”

  老太医躬身应了。

  舒舒连忙满脸感激的谢过,宜妃望向康熙的目光也是泪盈盈的。

  只因为这老太医穿着七品补服,是太医院十三位“御医”之一,平日里只负责太后与皇帝的平安脉。

  这样一位大方脉国手负责九阿哥的身体调理与平安脉,不是恩典是什么?

  圣驾一行浩浩荡荡的走了,宜妃却没有立时就走。

  她拉了舒舒的手,郑重道:“都是额娘不好,生了这么个眼瞎心瘸的傻子,让人糊弄了十来年,差点连累了你……往后额娘将他交给你,他想不到的,你帮他多想想;他看不清的,你也提醒提醒他……要是不听话,不知好歹,就跟额娘说,额娘叫人拿板子敲他……”

  舒舒不敢应承了。

  康熙的吩咐是照顾饮食,那本是妻子分内之事。

  宜妃这托付就重了……

  这是管丈夫呢?

  还是管儿子!

  九阿哥在旁听了全场,很是不乐意,立时抗议:“额娘,瞧您说得,儿子是大傻子么?!自己没了心智,都要她想着、提醒着……”

  宜妃冷哼道:“我自诩不是笨的,怎么就生了你这个大傻子!就那么一丁点儿的聪明,都挂在脸上,倒是也能糊弄人……”

  九阿哥依旧不忿,就看到旁边十阿哥红着眼圈瞪着自己。

  九阿哥莫名其妙,带了无奈:“这是怎么了?连你也想要骂爷两句?!”

  十阿哥伸手在眼睛上抹了一把,怒冲冲道:“听宜额娘的!听九嫂的!好好听话!”

  九阿哥不乐意,捶了他一拳:“跟谁大小声?谁是哥哥,谁是弟弟?”

  十阿哥却是一把搂住九阿哥,嚎啕大哭:“九哥你要好好的……要长命百岁……不许死,要不就剩下我一个……呜呜……”

  九阿哥被搂的死死地,无奈的翻白眼。

  舒舒在旁,亦是默然。

  生老病死,谁能逃得过?

  要是她保全了富贵,可眼前这个少年死了,她也不会觉得欣喜。

  这份兄弟之谊,对失母的十阿哥来说,分量极重,才会这样害怕与恐惧。

  再看宜妃,也是跟着流泪。

  之前不敢提生死,怕忌讳……

  也怕说了就咒了……

  阿哥所就这么大地方,这边闹出动静,自是惊动了头所与五所。

  *

  十二阿哥下学回来时,就发现二所的不对劲,出出入入的不少人,却也没有凑热闹的心思。

  眼见传来十阿哥的哭声,近身小太监小声问道:“主子,要不要奴才出去打听打听……”

  十二阿哥摇头:“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有八哥、九哥呢,哪里轮得着我这个弟弟出头……”说完,拿起书来,继续默读起来。

  *

  头所,已经掌灯。

  八福晋站在正房廊下,听着前头动静,没有移步的意思。

  奶嬷嬷从前院过来,小声禀道:“皇上走了……啧啧!九福晋还真是心狠,容不下阿哥所老人,还一次比一次闹的动静大……上次发回内务府,几十板子要了半条命……这回竟然闹到御前,肯定是抓了刘氏小辫子,怕是性命保不住……”

  虽不晓得内情,可到底物伤其类,奶嬷嬷撇嘴道:“这也太不容人……”

  八福晋冷哼一声,带了讥讽:“谁让她想要四处讨好……惯会装模作样,人前做腼腆老实模样,跟戏子似的……可心眼又小,不会白吃亏,就会这些见不得台面的手段……”

  奶嬷嬷附和道:“还是福晋好,早早立出规矩来,老人谁敢扎刺,彼此的体面也有了……”

  十阿哥的哭声不止。

  八福晋没有心思探问究竟,带了几分不耐烦转身:“老十也真是,跟着凑什么热闹?”说着,挑了帘子进了屋子。

  *

  从酉初开始,何玉柱来来回回的请太医,第二次更是将整个太医院值房的太医都端了,连两个御医都没落下,自然落到不少人眼中。

  等到康熙出了乾清宫,连辇车都没叫,急匆匆的去了乾西二所,关注的人更多。

  宜妃出动,也印证了似乎是九阿哥那里出事。

  今天不是九阿哥夫妻“回门”,能出什么事?

  喝酒喝多了?

  小两口闹起来了?

  大家只觉得没头没脑的,想不到缘故。

  不过大家都在观望,真正敢派人去乾西二所的一个没有。

  窥伺帝踪,可是宫中大忌。

  等到康熙从二所出来,处置刘家姐弟的口谕传到内务府,各宫才陆续得到消息。

  九阿哥保姆刘氏偷窃御赐之物,怕九福晋查账,下毒谋害女主子……

  所用禁药是族亲太医院刘吏目提供……

  刘氏与刘吏目死罪,刘氏一族与刘氏婆家一族充入辛者库罪籍。

  *

  延禧宫正殿,次间。

  灯火通明,惠妃披散着头发,穿着中衣,打出手中的闲牌:“六万!”

  “吃!”

  下首的大宫女毫不客气的捡了,打出一张九万。

  “胡了!”

  没想到下一家单吊九万,正好喂了个正着。

  惠妃不过是打发时间,笑呵呵的抓了一把钱,给了赢家。

  她上了年岁觉轻,不敢歇的太早,要不然半夜醒了就睡不着。

  直到有人来传内务府的消息,惠妃才撂下手中叶子牌,却是什么也没说。

  刘氏谋害九福晋或许是真的……

  可要说皇帝为了这个亲自赶往阿哥所,惠妃不信。

  难得糊涂……

  在宫里生活多年,惠妃有自己的准则,那就是听皇上的。

  自是皇帝怎么说就怎么是……


  (https://www.lewenw.cc/2/2780/718467339.html)


1秒记住乐文小说网:www.lewenw.cc。手机版阅读网址:m.lewenw.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