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我的公公叫康熙 > 第七十八章 识

第七十八章 识


  “嗯嗯!”

  九阿哥挽着八阿哥的胳膊进去书房。

  舒舒走到廊下,看了眼姚子孝,只道:“吩咐膳房切个西瓜送来,再将井里镇着的凉茶倒半壶……”

  姚子孝恭敬应了,转身去膳房传话。

  小椿听到外头动静,从厢房里打着哈欠出来。

  “没事,困了就多睡会儿……”舒舒道。

  小椿摇头:“睡得不短,再睡晚上走了困……”

  主仆两人去了东次间。

  舒舒想起小椿还不晓得流言之事,简单说了一下。

  小椿惊讶的不行,捂着嘴巴,低声道:“这是……内务府那起子人弄出来的?奴婢瞧着,不像是报复福晋,更像是报复那一位……”说着,下巴往东边扬了扬。

  舒舒没有说话,反而想到之前的一个盲点。

  内务府!

  为什么康熙提到内务府,小椿也直接想到内务府,那是因为消息在宫中推波助澜,肯定是出入宫禁的人。

  这宫里除了皇室几代主人,剩下的就是太监与包衣出身的宫女、嬷嬷与包衣执役。

  实际上,除了内务府包衣这个大群体,宫里还有一类人,就是上三旗大臣与侍卫。

  上三旗有谁呢?

  皇亲国戚!

  几家显姓后族,都在上三旗!

  不涉及宗室之争,那剩下的是什么?!

  夺嫡!

  破坏八阿哥与安王的联姻,不让他在正蓝旗立足,似乎也说得过去。

  舒舒觉得自己魔怔了,什么都能想到夺嫡上。

  中午刚反省过自己,不要心急,不要心急,还是放不下。

  “越是这个时候,二所越不能乱……你多盯着些,几个轮值的嬷嬷,也留心些……”

  舒舒吩咐着。

  虽说之前从九阿哥口中问出个高嬷嬷,可过于耿直也不是能倚重的性子。

  要是下头的嬷嬷中,有能用的抬举上来也好。

  没有那么高的资历,用起来也顺手。

  小椿应了,犹豫了一下:“福晋名声到底受了连累,怎么挽回?”

  这泼辣嫉妒,可不是什么好品格。

  尤其是皇家,皇子阿哥都有侍妾,以后也少不得庶子庶女。

  失去了长辈的信任,往后行事就要处处小心,不能出半点纰漏。

  舒舒长吁了口气:“回头我同爷商量看,找个由子请客……我跟八福晋赔罪……”

  小椿抿着嘴,带出来不乐意:“又不是福晋的错……会不会太委屈……”

  舒舒笑着摇头。

  这个时候争什么?

  长幼有序,尊卑有别。

  前几日的事情,原本就是自己冒失。

  不过是宜妃心中对八福晋生怨,压着她“禁足”不让她去道歉,要不然按照规矩,她早该上门。

  小椿不说话了。

  外头堂屋有了动静。

  姚子孝带了两个小太监,送了西瓜与凉茶去书房。

  少一时,又送了半盘西瓜过来。

  “福晋,爷让送过来……”

  姚子孝躬身道。

  舒舒点点头:“怎么一直没见何玉柱?爷打发他出去了?”

  “何玉柱出宫找崔总管去了……”姚子孝回道。

  崔总管这几日也苦夏,住在皇城里去了。

  舒舒点点头,示意小椿看赏。

  等到姚子孝出去,舒舒吩咐小椿:“唤李银来,我有话问他……”

  小椿出去传话去了。

  没一会儿,李银来了。

  舒舒直接问道:“姚子孝与头院很熟?瞧着八爷待他也很亲近似的。”

  李银一愣,随即道:“姚子孝有个堂兄姚子诚,是八爷的哈哈珠子太监……”

  “哈哈珠子”太监,就是从小太监时就服侍在主子身边。

  就跟二所的何玉柱、孙金、李银、姚子孝一样,都是十来岁开始就分在九阿哥名下。

  “你与孙金的名字是爷起的,何玉柱与姚子孝呢?”

  舒舒想到名字上。

  实在是姚子孝的名字太雅,不像寻常小太监的名字。

  与他堂兄弟的名字还有范字儿,后头的“孝”、“诚”也是一脉相传。

  “何玉柱的名字是爷起的,姚子孝的名字是顺着八爷起的……”

  舒舒不动声色,只道:“怪不得文雅,浑不似爷的做派……”

  *

  书房里。

  九阿哥早没有了最初的别扭,跟着八阿哥抱怨道:“汗阿玛也是,让我调查这个,又不给我人手……我可不是没头苍蝇似的,要不是老十与董鄂氏两个都说应该从安王府查,我还以为根子在内务府那伙子人身上……”

  八阿哥苦笑道:“我也是听到弟妹说话,才反应过来……”

  “八哥觉得是谁?”

  九阿哥好奇道:“安王一系,现下还有两个郡王一个贝子,两个将军是庶出没有什么分量,也插手不到旗务上,应该不会忌惮八哥……玛尔浑?也不应该是他,我瞧着他对八嫂这个外甥女有几分真心,待八哥也是真心亲近……那是僖郡王经希,还是贝子务尔占?还是已革贝子蕴端?”

  这四人一母同胞,是安王府太福晋赫舍里氏的四个嫡子。

  八阿哥仔细想了想,摇头苦笑道:“安王一系,处境困顿,与我合则两利,分则两害……即便风波出自安王府,也未必是安王一系的人行事……”

  九阿哥皱眉:“那是正蓝旗其他领主?正蓝旗的宗室有几支?”

  “远支有壮勇贝勒后裔,太祖三子勤勇镇国公后裔,太祖十三子介直辅国公后裔,太祖十五子豫郡王后裔……”

  八阿哥思索着,一一提及:“仅次于安王一系,有能力争夺旗主的也就是豫郡王后裔……有一郡王、一贝子、一奉恩辅国公传承……之前还革了个贝勒董额,如今任正蓝旗满洲都统……”

  兄弟两个对视一眼,都觉得不可思议。

  豫王后裔,这些年可都是老老实实的,怎么会节外生枝?

  更像是有人浑水摸鱼!

  “我去安郡王府,请玛尔浑帮忙查询此事……”

  说到这里,八阿哥顿了顿:“你叫崔南山好好在宫里查查,看看宫里这边推波助澜的是谁……”

  九阿哥点头道:“我已经打发何玉柱去找崔总管……”

  这宫廷之中,消息最灵通不是上一层的主子,而是下头的宫女太监。

  真要有人做鬼,瞒不过他们的眼睛。

  八阿哥急着出宫,说完这些就起身要走,九阿哥跟着送出来。

  舒舒在东次间听到动静,也跟着送出来。

  八阿哥还是从容模样,九阿哥却已经不是之前那个可怜委屈的小模样,又恢复到之前那种欠欠的模样,对舒舒道:“不用担心,有八哥在,什么鬼蜮魍魉的都给他揪出来……”

  舒舒笑着点头,一副信服的模样。

  八阿哥看在眼中,心中纳罕。

  董鄂氏并不是“唯夫是从”的性子,反而颇有见识,可在老九面前倒像是寻常妇人似的,并不争锋要强。

  这……

  亦是夫妻之道……

  到了前院,舒舒想起一事,带了不安道:“本应我设宴给八嫂赔不是,前几日因为与我们爷斗口,还闹到头所去,冲撞了八嫂……只是我们娘娘罚我禁足,实不好违令,还请八伯传话给八嫂,看什么时候方便,我们夫妻上门请罪……”

  不仅八阿哥怔住,连九阿哥都愣了,支支吾吾道:“这……这……不用小题大做吧……”

  明明是八福晋的错……

  舒舒那么好强,为什么要对八福晋低头?!

  九阿哥又不是傻子,自然晓得这一步是为了自己,很是不乐意,不乐意她为了自己委曲求全。

  舒舒笑道:“错了就是错了,原想着过了这段日子,事情平息些,再上门请罪,眼下看看,倒是不宜再拖……”

  八阿哥点点头,明白其中用意。

  如今流言传得这么难听,要是两家再不走动,倒像是做实了流言似的。

  反其道而行,也是化解流言的方式。

  等八阿哥离开,九阿哥握住舒舒的手,小声嘀咕着:“凭什么你先低头?明明是她用心不良,这回也是咱们受了他们拖累,倒是还要为他们周全……”

  “我是为了爷!”

  舒舒真挚道:“我受不了爷的名字同其他女人牵扯上,也舍不得人质疑爷的人品行事……”

  兜兜转转,又回到起点。

  只从刚才九阿哥对八阿哥的依赖信服模样,就晓得这兄弟情分还深着。

  舒舒却已经从容了。

  稍安勿躁,稍安勿躁。

  塞翁失马,焉知非福?

  就像这“流言”之事,即便真的追查到幕后凶手,就能全然抹去?

  不可能的。

  男女之间的事,最是忌讳。

  就跟八阿哥今日过来,登堂入室,不避内眷,看似唐突,实际上也是兄弟两人感情深厚,不是外人。

  以往九阿哥过去,肯定也是如此自在肆意。

  以后,却是不能了……

  就是舒舒主动一步,低下头能如何?

  这一步并不是给八福晋看的,而是给康熙看的。

  是她顾全大局,为了保全丈夫体面乐意弯腰。

  对比之下,八福晋成了什么?

  不过也得想个法子,不能让九阿哥养成凡事都找八阿哥做主心骨的毛病……

  *

  头所,正房。

  听着八阿哥说了“流言”之事,八福晋气的满脸涨红:“哪个王八蛋编排的瞎话?我与九阿哥拢共才见过几面?”说着,口气不确定起来:“不会是九阿哥真的存了鬼祟念头?恶心死了!”


  (https://www.lewenw.cc/2/2780/716997387.html)


1秒记住乐文小说网:www.lewenw.cc。手机版阅读网址:m.lewenw.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