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我的公公叫康熙 > 第八十六章 冰

第八十六章 冰


  等到回了二所,舒舒就打开了首饰盒,露出惊艳来。

  正如她所料,确实是好东西。

  不仅不素,还十分华丽。

  沉甸甸的掐丝金珐琅项圈,镶嵌着一条条指节羊脂玉,中间间珠是拇指盖大小的珊瑚、绿松与青金石,下头坠着小孩手掌大的羊脂玉如意锁。

  “这分量,怕是有二斤……”

  舒舒笑着与九阿哥道。

  九阿哥带了嫌弃:“这项圈就是分量十足……这工艺也太糙,色儿也搭得乱……”

  “我瞧着倒是正好……明儿跟娘娘去宁寿宫请安,就戴它……”

  舒舒坐在梳妆台前,拿着项圈比划着。

  这个物件明晃晃的戴出去,就是实证,谁还好说她与八福晋关系不好?

  还有这样式古朴,不是京中现下流行的样式,尤其这珊瑚、绿松、青金石配起来带着草原之风。

  明天还要去给太后请安,戴这个正合适。

  九阿哥蹙眉,闷声道:“不用如此……”

  舒舒一看就晓得他想多,也不解释,只笑着说道:“我瞧着太后娘娘慈爱,好东西也多,这是‘抛砖引玉’呢……”

  “想的倒美!别得了一回赏,就惦记起来没完……太后这么多孙媳妇,哪里给的过来……就是长辈中,也只有纯亲王婶多得太后看顾,每次年节都有赏赐……”

  九阿哥见舒舒兴致勃勃,只当她真的盼着太后赏赐,怕她过后失望,少不得先泼一瓢冷水。

  舒舒点点头,表示理解。

  太后不是康熙生母,就少了底气,不好表示喜好。

  抚养大的五阿哥除外。

  至于纯亲王福晋,不仅是守寡的小儿媳妇,还是和硕和顺公主之女,与皇家关系自然不是其他宗室福晋可比。

  “以后我即便封爵,也指定是比不过八哥……”

  九阿哥有些心虚,还有些难受:“要是她仗着排行与爵位在前头,蹬鼻子上脸怎么办?”

  八福晋的刻薄无礼,他也亲自见识过。

  妻子的外柔内刚,这些日子,也都在他眼中。

  不管是之前大闹头所,还是现下的“流言蜚语”,都是他惹出来的麻烦,可都要舒舒去收尾。

  看着她低头,他比自己低头都难受。

  舒舒挑了挑嘴角,反问道:“那爷说怎么办?还跟大婚那天说的,往后嫂子要敬着,弟妹也友爱,我处处都让着人?”

  九阿哥没好气的瞥了她一眼:“你明晓得爷说的不是这个,还拿话来噎人……”

  “放心吧,此一时彼一时。我又不是包子,谁想捏就捏……有娘娘在,且轮不到嫂子辈的管教我,再说了还有五嫂在前头……至于爵位,一时高低有什么,都是皇子阿哥,除了太子,谁又比谁尊贵?”

  舒舒浑不在意的说着。

  对于爵位高低,她真没有太大渴求。

  否则的话,捏着鼻子嫁青梅竹马的表哥,就是一个铁帽子亲王福晋。

  大清的宗室,可不是其他朝代的宗室那样,没有实权。

  开国功王的后裔,因为拥有的牛录多,是八旗稳定的一部分,轻易不可撼动。

  就像康熙看安王府一系不顺眼,也只能送出一个儿子,然后一点点割肉。

  当初阿玛额涅在国公府、将军府这样宗室爵位中下的人家里给她找女婿,她也没有反对过,就是因为觉得爵位高低无所谓。

  九阿哥……

  九贝子……

  只要能熬过夺嫡风波,做个贝子夫人,她也满足。

  九阿哥见舒舒说的真心,并无勉强之意,心下熨帖,嘟囔道:“反正爷不乐意排在后头……也不乐意你老跟人低头……”后一句,低不可闻。

  舒舒没听清九阿哥嘟囔什么,放下了项圈,唤了小榆进来:“帮我寻一身窄袖立领的衬衣备着,明儿配这项圈……”

  小榆定睛看了项圈几眼,道:“福晋,之前制的夏装里,有套松绿衬衣配品绿马甲的,颜色素,也没有绣花,窄袖带小领的……”

  舒舒点点头,素淡些好,配着这多宝珐琅项圈正好。

  要是也花枝招展、穿的五颜六色,搭上这项圈就像是唱戏的。

  *

  一夜无话。

  次日舒舒早早就起来,小榆已经将要穿的衣服熨好。

  舒舒穿戴上了,脖子上佩了项圈,在梳妆台前坐了,看着镜子里的自己美滋滋。

  九阿哥也醒了,他看着舒舒,依旧不满意:“什么都当成好东西,回头爷画两个花样子,去内造办给你制两个好的……”

  舒舒正好戴耳坠子,不是复杂华丽的一耳三钳,而是一对羊脂玉如意耳坠,转过头到好奇道:“咱们也可以在内造办制首饰?”

  舒舒自己名下就有两间银楼,还养着金银匠人,自然不缺首饰。

  不过九阿哥提的可是鼎鼎大名的养心殿内造办,如今迁移到慈宁宫,有不少宫廷匠人,技术自然不是外头匠人能比的。

  要说桂丹三月时“造假”,找的也是内造办的匠人,不过那都是徒子徒孙辈,真正的大师傅轻易不会出手。

  “料子工钱给足,有什么不能的?”

  九阿哥道:“他们又不是日日都有差事,闲着时赚两个零花钱儿没有不乐意的……”

  舒舒来了兴致:“那爷等我,今儿请安回来,我也画两套首饰样子……”

  如今的饰品,走向两个极端,要么像这多宝项圈一样,极繁杂富贵,恨不得将好东西都堆砌起来;要么就过于简朴,不适合年轻人。

  像江南传来的首饰样子,过于精巧,不适合日常佩戴。

  九阿哥眼睛一亮,提了条件:“那爷要个镂空银香囊……”

  舒舒点头应了:“画两个,金的也给爷画一个……”

  她认识九阿哥几个月,也记得他之前的打扮,随身一直戴着荷包香囊。

  春季是为了熏香,夏天就是为了驱蚊虫。

  舒舒准备给九阿哥预备的金银香囊,是为了应季更换。

  估摸快到时间,舒舒吩咐小椿、核桃一声,起身要走。

  九阿哥犹豫了一下,小尾巴似的跟上。

  “怎么?爷也要送送我?”

  舒舒见了好笑。

  九阿哥死鸭子嘴硬:“谁要送你?爷就是屋子里待的憋屈,出来溜达溜达……”

  舒舒摸清楚他的脾气,也不与他抬杠。

  小夫妻俩出了大门。

  头所门口没有人,舒舒也没有催促的意思。

  左右大概的时间在那里,要是八福晋拖得久了,自己先行一步就是。

  不过想着还有五福晋,舒舒就吩咐小椿:“你先去御花园门口等着,要是五福晋先到了,就过来喊一声……”

  一个亲妯娌,一个塑料妯娌,自然是顾着前者。

  小椿应声去了。

  “吱呀”一声,头所的大门开口。

  八福晋带着奶嬷嬷、丫头出来,还有八阿哥。

  八阿哥神色温柔,侧身与八福晋说着什么。

  八福晋面容红润,双眼含情,微微颔首。

  舒舒与九阿哥对视一眼,迎上前去见礼。

  看到舒舒妆扮,八福晋一愣,随即目光落到她脖颈间多宝羊脂玉项圈上。

  实在是舒舒一身颜色太娇嫩,显得人都小了两、三岁,加上这个项圈,还添了几分伶俐可爱。

  要不是顶着盘头,更像个养在深闺的小格格。

  舒舒看到八福晋的视线,低头下头,摸着项圈上挂着的如意锁,笑吟吟道谢:“偏了八嫂的好东西,我有好几个项圈,还没有这么好看的……”

  八福晋倒不知该如何接话。

  这个项圈,她也喜欢!

  她昨儿送出去,就是不想被那宝石盆景比下去叫董鄂氏瞧不起。

  昨天只觉得扬眉吐气,今儿看了舒舒穿戴她就后悔了。

  若是自己戴这个,配上大红色的衣裳,指定比董鄂氏好看。

  这项圈是好物件,这衣裳是什么?

  舒舒看着八福晋面上带出来的嫌弃,只做未见。

  九阿哥在旁,抿了抿嘴唇,心里带了不痛快。

  在他看来,舒舒本没有过错,主动退让一步上门道歉也是为了消弭“流言”,八福晋本该领情,怎么还敢给脸色?

  八阿哥原本心情大好,妻子主动要去启祥宫请安,还与弟妹化解了嫌隙。

  眼见着舒舒热络模样,八阿哥也松了一口气。

  没想到妻子压根不接茬,将气氛弄得这样。

  八阿哥忙看向九阿哥,自是发现他脸色发黑,忙道:“好些没有?本来就瘦,折腾一回,可得好好补补……”

  “就是个中暑,缓两天就好了……”

  九阿哥牵了牵嘴角,神色有些勉强。

  他晓得自己多心,可是听到“补补”之类的话,还是觉得别扭。

  八阿哥眼睛眨了眨:“我打发人跟内务府那边说了,今儿开始二所这里送的冰翻倍……”

  九阿哥露出意外,忙道:“八哥,不用不用……”

  现在正是伏天,宫里用冰的地方多,想要从内务府多要冰块,要耗费不少银钱。

  八阿哥摆摆手道:“不要啰嗦,就是多吩咐一句话的事儿……”

  彼此兄弟,本也不用掰扯太清楚,九阿哥就住了口。

  八福晋脸色淡了下来。

  八阿哥并没有跟她提起此事,也没有说头所。

  二所热?

  头所不热?


  (https://www.lewenw.cc/2/2780/716415877.html)


1秒记住乐文小说网:www.lewenw.cc。手机版阅读网址:m.lewenw.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