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我的公公叫康熙 > 第九十八章 行宫(上架求首订)

第九十八章 行宫(上架求首订)


  九阿哥连忙摇头:“不用不用……五哥不会要的……咱们分府还不知什么时候,总不能就靠那五十两银子的月钱过日子,先前那几处产业,留着添个进项也好……”

  至于动用妻子的嫁妆银子,九阿哥想都没想过,可丢不起那个人。

  要不然也不会上次给三官保预备礼,从十阿哥那里拿银子。

  这是男人的准则,  怎么能花女人钱?

  舒舒没有勉强,可再次想着开源之事:“等咱们回来,就安排人将酒楼先开起来……”

  九阿哥来了兴致,附和着:“有你的菜谱,再没有不好的……就是那些甜品,有的就夏天吃着好……”

  舒舒却不担心这个。

  冬天自然有冬天的美食,辣椒都有了,  还缺美食么?

  什么火锅啊,  烤肉啊,  怎么也能做起来。

  小两口说着闲话,时间就不再那么难熬。

  等到马车停下,就到了今日驻地三间房。

  舒舒扶着九阿哥的手下了马车,四下眺望。

  整个队伍还在官道上,两侧没有树木遮挡,只有成片成片的农田与原野,前头不远处官道边上就有一组建筑。

  凡有御道,必有行宫。

  别看规模不大,就是几个连着的大大小小的院子,  因为是帝王出行的行在,就是三间房行宫了。

  队伍是在寅正初刻离了紫禁城,中间的时候停驻过一个时。

  算下来,  中间走了五个时辰。

  马车大概的速度……

  “爷,  今儿这行程不只六十里吧?”

  舒舒按照大概的速度算下来,  这里距离内城不算近了,应该是在后世的顺义,  过了首都机场还要再往东北的位置。

  “嗯,  今天八十多里!京畿官道修的好,  路程就快些……明儿也是八十里,过了博洛和屯就慢了……”

  九阿哥回道。

  小松、小榆都从后头的马车过来。

  九阿哥的视线在小松身上定了定。

  这个黑丫头,身量比舒舒还高,像个铁墩子似的,能拉七力弓!

  平日里也不见她跟其他几个似服侍起居,就是陪着舒舒玩耍,像是用不上的废物丫头。

  再想想上次她坐在舒舒身上,推推按按的,九阿哥就恨不得撵了她。

  随即,他转了念头。

  出门在外,自己又不能时时陪着,身边有个这样憨力的丫头也还好。

  “爷去御前看看,你溜达溜达就回车上等着,别叫人冲撞了……”

  九阿哥嘱咐舒舒一声,就带了何玉柱往御前去了。

  舒舒则望向那处建筑,估摸着大概院落数。

  远处眺望觉得是不小的建筑群,比寻常的三跨五进院子要大许多,  南北得有七进,东西也比寻常跨院要宽。

  不过这随扈的队伍人数这么多,  想要全部都安置在行宫不可能,不过几个皇子与皇子福晋应该能跟着安置。

  这次康熙钦点了七个皇子随扈,十阿哥与十三阿哥还没有大婚,没有带女眷。

  大阿哥与三阿哥带的是格格,一人两个,服侍阿哥爷日常起居,没有主母在,也没有资格到人前交际。这两人的妻子一个身体不好还要看顾儿女,一个产期将近,都不宜出行,才各安排了两个格格跟着。

  跟着来的皇子福晋,总有三人,除了舒舒与五福晋妯娌俩,还有七福晋那拉氏。

  五福晋是太后指名,舒舒这里是宜妃指名,七福晋那里则是自己做主来的。

  她打算出来见见世面,也趁着没有格格们在跟前碍眼,看着能不能怀上。

  虽说她是去年四月嫁进宫,真要算起来,大婚才一年零几个月,可是大家说起来,就是两年。

  要是今年怀不上,到了明年,就是第三年。

  留给七福晋的时间并不多,三年一次选秀,对她们这些皇子福晋来说,都是一道门槛。

  说曹操,曹操就到。

  这会儿功夫,就见七福晋扶着个宫女从前头过来,额头汗津津的,神色不太好看。

  皇子家眷的车队,是按照序齿来的。

  九阿哥夫妇的几辆马车前,就是七阿哥夫妇的车队。

  “七嫂……”

  舒舒迎了上去,拉住七福晋的手,低头看了看她的旗鞋:“这是鞋子不舒坦?没叫置办平底鞋么?”

  要说坐了一天马车,除了腰酸背痛,还有一条,那就是脚都有些浮肿,要是还穿着之前的鞋子,肯定销魂。

  舒舒也是这个症状,不过因她早想到这个,预备的鞋子比较宽松。

  实际上,路上多下车走走,也能防止水肿。

  七福晋苦笑道:“之前想着到草原上,少不得骑马,只带了两双靴子配骑马装,没想到坐车那么难熬,旗鞋都穿不住……”

  “没事儿,我那富裕着,做得还宽松……”

  七福晋比舒舒矮一拳头,鞋子看起来也是寻常大小,应该码子差不多。

  两人打小相熟,七福晋也不客气,只感激地握了握舒舒的手:“幸好还有你……”

  中军的銮驾先动,随后是太后妃嫔的马车。

  等到内务府过来人,通知马车可以动了,已经是将要到申正。

  几位皇子以及家眷,安排了三个院子。

  大阿哥与三阿哥一个院子,五阿哥与七阿哥一个院子,舒舒与九阿哥这里,则与十阿哥、十三阿哥一个院子。

  舒舒他们的院子,就在行宫东路把处,小小的三合院,正房三间,东西厢各两间,早有人清理出来。

  舒舒作为嫂子,就当仁不让的占了正房。

  就休息一晚上,可是要铺陈铺盖,拿出明日要换的衣裳,还要将之前备好的路菜挑出来。

  林林总总的,除了小松,其他人各司其职,都忙了起来。

  小松想起方才的越野,不由跃跃欲试:“福晋,要不然我走远些,打两个兔子回来添菜……”

  舒舒道:“昨日卤了些菜,这个不耐放,要紧着吃了……不是正有几只卤兔子?先吃那个……”

  虽说上午休息时,大家都垫巴了几口,可也就是垫巴,小松摸了把肚子,去寻小棠去了。

  小棠在廊下,已经搭好一个简单的灶,开始烧水了。

  小松凑过来帮忙,却是越帮越乱。

  小棠被扰得不耐烦,摘下荷包塞她手里:“快远些,要是闲着没事儿,就去大膳房那边,问问什么时候能提热水……”

  这个小灶是热吃食的,烧水也只能烧一壶。

  可是奔波了一整天,就算是在车里,也有不少灰,福晋与阿哥肯定要洗澡的。

  小松捏着荷包,“嘿嘿”直笑,里面装着糖霜花生,捏这一颗放进嘴里,又香又甜。

  小松吃了半包花生,就招呼核桃一起寻大膳房去了。

  进宫一个多月,大家都牢牢记住宫里这一条规矩,那就是不许一人独行,但凡出去,就要结伴而行。

  出了院子没多久,小松俩就与迎面走来的孙金碰个正着。

  孙金后头,带着几个膳房太监,抬着几个膳盒。

  “怎么多?”

  小松吓了一跳。

  看着膳盒精致,又不是下人的例。

  孙金抹了一把脸上的汗:“除了主子同爷的,十爷同十三爷的也领了……”

  听说她们要去大膳房,孙金就指了东南方向:“就在那头,好多个灶,有两个灶头是专门给皇子与福晋的备用的……”

  等孙金他们过去,小松与核桃继续往大膳房方向去,又碰上了九阿哥一行,忙福了礼,避让到路边。

  “这是福晋打发你们出来?是找爷,还是?”

  九阿哥问道。

  “不是福晋打发的,是小棠姐姐叫奴婢们去大膳房问问热水……”

  小松老实回答。

  九阿哥点点头,看了十阿哥与十三阿哥一眼后,吩咐道:“快去吧,别吝啬银钱,要是眼下热水富裕,叫人多送些过来,就说十爷与十三爷用……”

  小松应声去了。

  十三阿哥带了不好意思道:“九哥,这才住进来,膳房那边肯定也忙着,弟弟不急着洗漱……”

  十阿哥则是瞥了九阿哥一眼,轻哼了一声。

  九阿哥轻咳了一声:“内务府的人早提前过来收拾大膳房……女人家麻烦,用水也多,先可着你九嫂用……回头大膳房那边闲下来,再去要一回水就是……”

  十三阿哥:“……”

  “九哥快走吧,快饿死了,午歇前就垫了几个小火烧……嫂子做的吃食,都让汗阿玛给吃了……”

  十阿哥开口催促着,随后带了抱怨:“汗阿玛也是,吃了就吃了,也不说念个好,赏赏嫂子,还是我看不过,才要了一碟火烧夹肉给你们,要不然亏死了……”

  总共没多远的距离,兄弟几个说着话,就到了。

  九阿哥与十阿哥都是随扈过的,之前走的也是这条路线,第一天停驻三间房,对于这吃住情况早晓得。

  这狭小的院子,十三阿哥头一回见,眼睛瞪得提溜圆。

  他之前听说与两个哥哥分到一个院子里,还想着不知道多大的院子,能装这些人。

  毕竟三个阿哥身边的人口加起来,有好几十号。

  他是见过皇上驻扎的行营的,想着就算没有那么大,也有一半大,万万没想到就是这么个小院子。

  这院子,也就两丈见方。

  “九哥,咱们就住这儿?那跟着的人怎么办?”

  十三阿哥看着分派给自己的小小两间西厢,感觉就是几尺见方,巴掌大的地,实想不出怎么安置跟着的十来个太监、嬷嬷。

  “留下两个近身服侍的值夜,其他人内务府营地那边有帐子安置……”

  九阿哥不以为意道:“这算好的,等进了草原,没有官道,也没有行营,就是汗阿玛都要睡帐子,更别说咱们兄弟……”

  十三阿哥不吭声。

  十阿哥瞥了十三阿哥一眼,没有往东厢去,而是看了眼正房下的临时小炉灶。

  就是个铁皮小桶子,上面放了一个小锅。

  “嫂子让做什么吃的?”

  十阿哥也不见外,直接问小棠。

  “福晋让烧些滚水,给我们阿哥爷冲碗茶……”

  小棠回道。

  十阿哥脸上露出失望之色。

  舒舒听到外头动静走出来,与十阿哥、十三阿哥招呼一声,才对九阿哥道:“孙金提了大家的膳食回来,怎么吃?”

  九阿哥看了眼东西厢,实是狭小:“左右没有旁人,就摆在堂屋吧……”

  *

  首订的书友可以参加书友圈的抽奖,有粉丝称号,还有起点币,。


  (https://www.lewenw.cc/2/2780/715653228.html)


1秒记住乐文小说网:www.lewenw.cc。手机版阅读网址:m.lewenw.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