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我的公公叫康熙 > 第一百零三章 悟(三更求订阅)

第一百零三章 悟(三更求订阅)


  次日,五更鼓响起,院子里就有了动静。

  舒舒起来,胳膊都不想抬,任由着九阿哥帮着穿了衣服。

  九阿哥也觉得有趣,侍候着舒舒穿戴整齐,最后将一个香囊给她系在腰上,  打量了两眼:“不戴旁的,就挂这一样?是不是太素了?”

  就是九阿哥自己,腰带上还挂着一串,有舒舒送的青玉蟠桃平安无事牌、黑底金丝线绣着宝瓶的椭圆荷包、红缎表套、红缎扳指套、红缎扇套。

  “这就行了,主要是驱蚊虫……”

  舒舒懒洋洋地回道。

  一整天都是赶路,又不见客,寻常妆扮就行。

  初秋时节,  天色转凉,  许多蚊子就爱往车里钻,抓也抓不干净。

  昨天开始时没留意,被叮了好几口。

  这香囊,不是金银材质,而是寻常的大红色轻纱,里面是太医院领的驱蚊香料。

  她身上穿的也简单,胭脂色纺绸旗袍,那种传统宽松略宽松的,没有刺绣,纽子不是宝石,而是红色玻璃,  只领口荣华上绣了红色玉兰花,看着才没有那么素净,  简洁俏丽,穿着平底旗鞋。

  眼见丫鬟们进来,九阿哥就对舒舒交代道:“爷去看看老十同十三,省得他们俩放赖耽搁……”

  舒舒瞥了他一眼,  点了点头。

  九阿哥挑了帘子进去。

  小松放好了洗脸盆,核桃上前给舒舒挽袖子,  小榆在旁递肥皂。

  是的,没看错,就是肥皂。

  说是肥皂,实际上更像是改良版的澡豆,大小如山楂丸子。

  里面是各种增白增香的中药研磨成细分,再与、皂角、猪油、鸡蛋清混合成丸子。

  舒舒从小用到大的,之所以皮肤白,或许真有这肥皂的功效。

  等舒舒洗脸刷牙完毕,坐在梳妆台前,就看到玻璃镜里的自己眼下发青。

  “福晋择席没歇好?”

  小榆一边梳头,一边带了几分心疼道:“昨儿抓了半天的臭大姐,就算都丢出去,这屋子里也都是那个味儿。”

  舒舒动了动鼻子,确实是隐隐的臭虫味儿。

  昨晚走神,都没顾上这个。

  “这郊外还真是比城里气候低,我记得城里要中秋节后臭大姐才往屋子里钻……”

  舒舒说着,想起昨晚九阿哥说夏被薄了。

  今晚驻扎在密云,那才是正经山里,说不得会更凉。

  “下晌到地方,  翻出春秋被预备,  凉了用那个……你们几个也小心着,注意添减衣裳,早晚天凉了,别着凉感冒……”

  舒舒叮嘱着。

  圣驾出巡,大队伍是不停的,别说是宫女与家下女子病了,就是九阿哥与舒舒这样的皇子阿哥与皇子福晋病了,也只有滞留在地方养病的。

  几个丫头应了。

  小榆梳好了头发,用粉在舒舒眼下按了按,遮住了眼下青黑。

  小松在旁,凑不上手,看了看门口,不见九阿哥,才低声道:“福晋,要是阿哥爷不坐车,奴婢就车上给您按按,好好歇歇……”

  连着两宿没睡好,舒舒也乏,点了点头。

  小松带了欢喜:“那我去翻个厚褥子去,省得颠,到时候您好好躺着……”

  九阿哥进来,正听了这一句,眉毛拧着,看了小松一眼,很是嫌弃。

  小松立时没了动静,恨不得脚尖都提起来,蹑手蹑脚地出去了。

  舒舒哭笑不得,对着九阿哥嗔怪道:“好好的,爷吓她做什么?”

  九阿哥轻哼了一声道:“都在宫里待了一个多月,还你呀我呀的……回头在外面带出来,还不是丢你的脸……”

  舒舒收了笑,点了点头:“嗯,我晓得了,回头好好约束她……”

  九阿哥在她对面坐下,道:“随扈与在宫里不一样,宫里在二所,是咱们自己的地盘,不出来怎么着都行……在外头,你们几个皇子福晋,路上还好说,等到了蒙古王公会盟的时候,肯定要在太后或娘娘身边,到时候丢了规矩,叫人说嘴……”

  舒舒自是晓得好歹,心里也是叹气。

  其实小松平素规矩都不错,带出来一句也是无心的。

  要是开府出去,这些小毛病自然不大紧,可现下还是改了好。

  早先舒舒没有觉醒记忆前,将几个丫头当成玩伴。

  觉醒了记忆后,就有点儿萝莉养成的意思,也不曾苛责过。

  旁人还好,小松家里没有女性长辈,父兄都是武人,性子就带了几分随意散漫。

  对于这个丫头,并不是好事。

  不过让舒舒下手去调教,也不忍心。

  九阿哥似乎也想到这一点,摆摆手打发小榆与核桃出去,才压低了音量道:“你说一句就行,不用狠说……回头娘娘提了嬷嬷人选,再让她跟着好好学规矩……”

  舒舒很是意外。

  堂堂皇子阿哥,还会顾忌怎么调教一个丫鬟?

  按照九阿哥素来的傲气,不是当用就用,不用就换掉么?

  九阿哥面上带出后悔来:“打小陪着的,到底不一样,情分在,用着也顺手……但凡爷当年不嫌弃这个、挑剔那个的,调教出来一个两个哈哈珠子,也不用一个得用的都没有……”

  关于九阿哥的哈哈珠子,之前小夫妻两个也提过一次。

  实际上,九阿哥并没有什么选择的余地。

  八个哈哈珠子,都是康熙亲自指的。

  两个官员之子是父祖倒台,籍没,从官员之子成了旗奴之子,阖家发还原领主为奴。

  “发遣为奴”,对于八旗官民来说,比问罪斩首更重。

  问罪斩首只是涉及己身,“发遣为奴”则是失了八旗正户户籍,阖家成了户下人。

  下五旗大小领主,都是宗室,宗室都在京城居住。

  所以那两人的家里还算是不幸中的万幸,不曾离京。

  因为还有一种“发遣为奴”,叫“发遣宁古塔与披甲人为奴”。

  宁古塔距离京城三千多里,犯人要徒步发遣,半数死在路上。

  侥幸活到宁古塔,就是冰封严寒气候,虎狼蛮荒环境,若有战事,充入先锋营为炮灰。

  至于两个宗室伴读,今年补了宗室缺,就是给朝廷当差,做不了九阿哥的私人手下。

  两个勋贵子弟,出身又太高,赫舍里家的旁支,佟家的嫡支长孙。

  否则等到九阿哥封爵封人口的时候,直接阖族分过来为王属,就是最好的助力。

  八个伴读,就剩下包衣出身的两个表兄弟。

  偏生这两人阖家抬入镶黄旗满洲,那是皇上亲领的上三旗,不可能跟着九阿哥再拨入下五旗,其中桂丹已经补了侍卫,另外一个跟着三官保回盛京的,听说也有佐领世职。

  一个可用的都没有了!

  康熙这当阿玛的,对宜妃的真心有几分?

  这对翊坤宫所出的两个皇子有些过了,丝毫不给儿子立起来的机会。

  在大清朝,最是讲究“子以母贵”的地方,九阿哥这个妃之子与十阿哥这个贵妃之子,居然要依附年龄相仿、出身最低的八阿哥,本身就不正常。

  舒舒望向九阿哥,九阿哥竟然浑然不觉,只当自己脾气臭,才没有拉拢住昔日伴读。

  九阿哥小声唠叨着,依旧是反省:“爷发现,有时候得找个人配合着,一个唱黑脸,一个唱红脸……这样回头就算落埋怨,也是唱黑脸的身上……”

  舒舒很是意外:“爷好一番感慨,这又是为的什么?”说到这里,猜测道:“是诚郡王唱红脸了?”

  “不干老三的事儿……”

  九阿哥摇头:“爷就是看到五哥同老七身边都跟着哈哈珠子侍卫,想起了早先……早些爷脾气横,骂了舜安颜两回,叫八哥赶上,八哥就好言好语地安抚来着……还有爷身边的太监,爷当年说骂就骂,说踹就踹一脚,也是八哥安抚人,随手赏赐……”

  舒舒神色不变,心里已经翻滚。

  这憨憨觉醒了?!

  舜安颜成为“八爷党”中坚力量,不是因为先拥护大阿哥,大阿哥倒台后顺到八阿哥身上?而是早有渊源?

  还有姚子孝对八阿哥的服从……

  九阿哥这是,打算远处八阿哥?

  “爷就是觉得,你同八哥都是聪明人,往后爷得从你们身上好好学学……只待人和善这一条,就很是不错……爷身份在这里摆着,皇子阿哥,身份尊贵,即便好好说话,谁还敢蹬鼻子上脸不成?只会觉得爷礼贤下士,温煦可亲,凭空多了一条好处……”

  说到这里,他看了舒舒一眼:“往后爷唱红脸就行,至于黑脸,让旁人去唱……就跟你身边出去的那个老嬷嬷似的,还有那个看家的……八哥身边的八福晋也是黑脸……”

  成长是一步一步的。

  九阿哥已经有所悟,可性子使然,没有去挑剔怀疑八阿哥的城府,只认为这是长处,自己应该学习。

  舒舒也没有点出来,反而笑着点头道:“爷真聪明,居然看出这个?我额涅打小就教导我说,我的身份在这里,轻易不要与人人前口角,不管输赢,都是让人笑话……”

  结果她没有做到,与八福晋口角了几次,这是存了功利心,才处理得不周全。

  九阿哥面上带了纠结,看着舒舒不赞成:“岳母教导得挺好,可也得分对事对人,有人懂道理,有人不通道理……反正别人那里爷不管,八福晋那儿往后咱们躲远些,爷可不想以后出了争执,咱们还要先低头……”


  (https://www.lewenw.cc/2/2780/715513514.html)


1秒记住乐文小说网:www.lewenw.cc。手机版阅读网址:m.lewenw.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