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我的公公叫康熙 > 第一百零九章 查

第一百零九章 查


  九阿哥扫了眼自己这边一行人。

  天不亮就开始赶路,中间就歇了两刻钟,都累了,他便对那行在总管道:“先安顿吧……”

  行在总管应着,将一行人引到左路配房。

  这边的屋子,比前两天行宫的屋子要少的多。

  之前那两处,不算圣驾驻扎之所,  只两路的院子就是前后七八所,房屋都百十来间。

  这边要小了一圈。

  除了中间圣驾驻扎地是五进的院子,左右路都是排房。

  每一排是五破六的南北房,分成三个小套间。

  九阿哥见了,就占了第二排,做了分派。

  他与舒舒住了中间的两间,  左手的分给了十阿哥,  右手的分给了十三阿哥。

  宫人、太监们大包小包的搬行李,  

  九阿哥掏出怀表看了,有些焦躁。

  已经是正午。

  算一下圣驾队伍,早的话申初之前就能到了,就是迟了,申正也到了。

  还有不到两个时辰。

  九阿哥不知道该从哪里入手查看。

  他不想在弟弟们面前露怯,就拉着舒舒进了里间,偷着问道:“爷该从哪儿着手呢?检查什么?看着挺干净的,问了行在膳房,食材也预备得齐全……”

  舒舒的脑子飞转。

  行在这边的招待,不过是食与住。

  住,是行宫的修缮与扫洒,  都在明面上摆着,  一时也看不出什么。

  剩下的就是食。

  由内务府拨银子下来,行在这边按照标准,  统一安排物资供应。

  御膳还有随行后妃皇子的饮食,  大概率是没有问题,他们也不敢糊弄。

  随行的上三旗侍卫与八旗将士的饮食供应呢?

  侍卫都带着品级,而且家世不凡,  吃了亏不会忍着,  一般人也得罪不起。

  八旗披甲呢?

  每旗都有自己的伙房,领了食材回去自己做了分派。

  也不好克扣,八旗都统、副都统不是吃素的。

  除非彼此勾结,才能将此事摆平。

  只是能做到都统、副都统的,多是八旗勋贵,不会将一个包衣行在总管放在眼中,也不至于眼皮子浅看上这几十两银子的伙食钱。

  其实,还有一部分人的伙食供应,容易被人忽略。

  那就是随行的宫人、太监等人,内务府执役。

  人数不少,加起来几百人是有的。

  九阿哥要想插手内务府,就要做这个“吹毛求疵”的恶人。

  舒舒立时点出这个:“要说克扣不足,应该就是宫人伙房那边……宫女子与嬷嬷,每日也是一斤肉的供应,略有头脸的太监,也是如此……”说到这里,她走到门口,招呼小松进来:“昨天、前天,  你们伙食如何?都什么菜?”

  小松听了,  不由咧嘴:“两天都是一样的,就是一道烩白菜……白菜没熬烂,半点油星子都没有……”

  舒舒又问道:“核桃的例菜呢?”

  小松每日配给是按照“家下女子”的规矩,没有肉,只有米、菜、盐三样。

  小松摇头:“说是猪肉炖白菜,可看着跟奴婢的差不多,就是多了两个小指甲盖大小的肉漠子!幸好福晋提前预备了路菜同海带包,要不然压根就吃不下去饭,米饭也带了霉味儿……”

  核桃是“宫女子”,每次伙食供应一斤猪肉,在宫里时如此,出来也是如此。

  这不是康熙的恩典,而是基本的日常供应。

  九阿哥在旁皱眉,心里盘算了下跟出来的宫女子与执事太监等人,有猪肉供应的百十来人。

  为了这个去查一回?

  就算是弄清楚他们克扣了几十斤猪肉,是不是也忒小题大做?

  舒舒摆摆手,打发小松出去,才道:“大事小事,自有皇上决断……爷只尽责就是……如此细微之处,爷都查出来,不是正说明用心仔细……”

  九阿哥受了鼓励,立时站了起来:“对,得显得爷尽心办差……做得周全了,往后汗阿玛才会将正经差事交下来……”

  九阿哥也没用行在这边的人领着,就带着何玉柱,往行在膳房去了。

  行在膳房在东北角,也是五破六的排房。

  里面中间做了隔断,一边四间,是灶房,三面都修了灶台,上面大大小小的灶眼有几十眼。

  西侧的灶眼比较大,上面放着蒸笼,这边应该是白案。

  另外两侧,是红案与小炒。

  灶房另一侧,单隔出来的两间,是个临时库房,放着各色要用的食材,收拾好的猪肉、羊肉、鸡、鸭等,还有各色时令蔬菜与水果。

  九阿哥站在门口,面上漫不经心地扫了几眼,实际上心里已经将猪、羊、鸡、鸭大概数目,心里做了统计。

  还真是看出不对来!

  猪肉两种,五十斤以下乳猪两头,寻常的大猪只有半扇,加起来百十来斤。

  去皮大羊一只,羔羊两只。

  鸡鸭加起来五、六只。

  这边膳房,负责皇帝、太后、随扈妃嫔、皇子与福晋等人饮食。

  这些人每次分例加起来,是这些肉类的数倍。

  原来克扣的不止是宫人、太监那百十来斤,大头在这里?!

  九阿哥太过震惊,面上反而没带出来。

  行在总管得了消息,赶来过来,躬身道:“这里脏乱,九爷怎么来了……有事儿您吩咐就是……”

  “福晋要给太后娘娘与汗阿玛添菜……”

  九阿哥看着肥头大耳的总管,顺嘴回道。

  这总管殷勤着,指了指灶房北侧两个空着的灶眼,又指了旁边两个厨子:“那奴才就安排两个师傅,听候着福晋吩咐……”

  九阿哥点点头,带了几分嫌弃离开。

  行在总管亲自送了出来,直到九阿哥回了住处,才转开视线,转回膳房。

  “九爷过来多久了?问了什么?”

  他叫了个膳房管事询问着。

  管事回道:“刚到,就在那站了站,里外看了看……总管放心,都是按照规矩行事,没有什么可挑剔的……”

  到底是皇子阿哥,行在总管可不想阴沟里翻船,还是希望将九阿哥应付过去。

  如今看来,九阿哥即便大婚,也不过是个眼高手低的毛孩子,不用太放在心上。

  可是九福晋……在内务府中赫赫大名……

  行在总管都跟着提了小心,仔细吩咐着:“九福晋可不是一般人,要恭敬服侍,老老实实地听话,谁也不许扎刺犟嘴!要是谁得罪了这位活阎王,到时候别说自己挨板子丢差事,说不得阖家都没了体面……”

  膳房管事声音应了:“总管放心,谁吃了豹子胆敢招惹这一位?肯定好好恭敬着,左右就两天,什么不能忍的……”

  *

  离行在膳房不远处,另有个院子,两间屋子,也是伙房,是宫人伙房。

  孙金带了个小太监,溜溜达达的过来。

  里面的人忙忙碌碌,也都在备菜。

  眼见着有生人过来,其中一个苦瓜脸的厨子看过来,带了不耐烦:“还没开始预备呢……这边申正才开始供应伙食……”

  孙金摸出一串钱,塞到厨子手心:“师傅,我就是想问问,能添菜么?难得出来,碰到两个老乡,想喝两盅……”

  厨子收了钱,依旧是不耐烦,指了指屋子角落里的菜堆:“你自己瞅瞅,除了萝卜就是白菜,能做什么?凉拌大白菜还是凉拌大萝卜?”

  孙金指了指角落里两扇猪肉:“不是还有肉?炒个肉片也行……”

  “那不是这边的,一会儿就收了……”

  厨子拿人手短,也怕不小心得罪了不该得罪的,起身去菜堆里翻了翻,包了两根黄瓜、一头大蒜,直接往孙金手中一塞:“拿去拿去,这可是喝酒的好东西,够味儿!”

  孙金讪笑着接了,出门就将黄瓜大蒜都藏在袖子里,省得叫人看了去起疑。

  *

  排房里。

  九阿哥摇头道:“爷真是小瞧他们了……真是敢呀,主子们的伙食都跟伸手……”

  大婚一个多月,他已经不是不知俗务的小阿哥,跟着舒舒耳濡目染的成长了许多,对宫里各层主子的每日供应也大概心里有数。

  皇上自己的份额,就是小三十斤猪肉,两只羊,八只鸡鸭。

  太后那里,就是一口小猪,一腔羊,鸡鸭各一只。

  妃,猪肉九斤。

  嫔,猪肉六斤八两。

  贵人,猪肉六斤。

  答应,猪肉一斤八两。

  皇子福晋,猪肉二十斤。

  皇子,猪肉六斤。

  跟着出来这些人,加起来每日的分例,就是两百多斤猪肉,三只羊,十只鸡鸭。

  “内务府那边的银子肯定是足额拨下来,这边供给却少了五成……”

  九阿哥眼睛放光:“原还以为就是卡些宫人的油水,没想到胆子大,倒是白送了爷一个功劳……”

  舒舒听了,不由生疑。

  贪污的胆子,是一点点养大的。

  连御膳伙食都敢伸手,还有什么不敢伸手的地方?!

  她这样想着,就打量起住处。

  按照之前行在总管的禀告,这边是七月才修缮完毕。

  四周墙壁都是白纸糊墙,看着干净亮堂。

  屋子里家具陈设,比较简单朴实,应该是统一配置,重新刷了亮漆。

  唯一略显精致的,是圆桌上放着一个香炉。

  香烟袅袅,屋子里满是檀香味。

  檀香味儿里,似乎还夹着其他味道。

  舒舒的嗅觉比较灵敏,起身顺着味道的来源走去,直接走到了墙边。

  她伸手摸了摸墙,有些意外,因为白纸下并不平整。

  不是才修缮的?

  怎么就不平整了?


  (https://www.lewenw.cc/2/2780/715332366.html)


1秒记住乐文小说网:www.lewenw.cc。手机版阅读网址:m.lewenw.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