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我的公公叫康熙 > 第一百二十一章 友(第三更)

第一百二十一章 友(第三更)


  马佳富贵欲哭无泪,实没想到九阿哥会因为礼薄了生气,而且还是在圣驾已经驻扎后闹起来。

  这要是闹到御前,皇上还能为一个奴才训儿子么?

  说不得也会信了这套歪理邪说,觉得自己孝敬少了,待皇子不恭敬。

  马佳富贵连忙讨饶:“奴才不敢不恭,早另外备好了厚厚的程仪……”

  “呵!”

  九阿哥依旧没有开口,  何玉柱翘着兰花指,指了指地上散落的金叶子:“呸!厚厚的?像这样的厚礼我们爷可不稀罕,丢不起那个人!”

  九阿哥瞥了何玉柱一眼,黑着脸离去,何玉柱连忙小跑着跟上。

  马佳富贵坐在地上,抹了一把汗,如丧考妣。

  他都如此,更不要说跟着跪了的管事。

  “啪!”

  马佳富贵给了自己一個耳光。

  他行事素来谨慎,  之前试探着送礼,也是想着不留把柄,倒是忘了皇子的体面。

  他们寻常人走人情,有个“礼轻情意重”的说辞。

  对皇子阿哥来说,孝敬就是孝敬。

  收了孝敬也是给了奴才体面。

  这孝敬薄了,自然也会觉得失了体面。

  “大人……”

  管事的吓一跳:“何以至此?”

  “这几年舒坦日子过得,糊涂了,失了谨慎……”

  马佳富贵苦笑道。

  “那……这得孝敬多少啊?怪吓人的,九爷怎么这个脾气,一点儿情面都不留……”

  管事心有余悸。

  “宠妃幼子,有跋扈的底气……”

  马佳富贵捏着荷包,  苦笑不已,  晓得这回要是不割肉就过不去了,不过心里也隐隐松了一口气。

  *

  回到小院,九阿哥就绘声绘色的给舒舒讲了一遍,  最后带了嫌弃,  瞪着何玉柱:“好好的加什么戏?往后再那么翘手指头,爷给你掰下来!娘里娘气的,跟谁学的?”

  何玉柱拍了一下自己的右手:“再不敢了……爷让奴才演戏,  奴才怕演差了,就想起戏台子上前朝大太监的做派……”

  九阿哥打了个寒碜:“真是大傻子,那是唱戏瞎弄的,还能当真?谁好好的擦个大白脸,一年四季手里都拿着蝇甩子……”

  舒舒在旁,强忍着才没有笑出声。

  不过倒是真意外了。

  “瞧着爷之前好学的架势,还以为爷要亲自下场……”

  舒舒笑着打趣道:“怎么临时改了主意?”

  九阿哥炕边坐下,弹了弹袖子:“爷又不是傻子,干长岁数不长记性……前两天不是才说过红脸白脸的……再说,要钱的话从爷嘴里直接说出来也跌份呢……”

  舒舒点头赞道:“爷想到周全,就是连累了何玉柱……最是忠心谨慎的人,为了爷,这回少不得要背个贪财跋扈的名声……爷可要记得,下回再陛见时报备一声……”

  否则的话,以后九阿哥真有点不对之处,康熙未必会直接教训儿子,但一定不会饶了他身边的人。

  何玉柱在旁,  眼泪都要出来了,  望向舒舒的目光满是感激。

  他方才配合主子爷演了一场,  心里也没底,  就是怕这个。

  为主子背锅不怕,可就怕皇上、娘娘当真了,记下这一笔,回头收拾他。

  九阿哥带了不自在:“爷还戴着贪财的帽子呢,爷道委屈了么?”

  谁不喜欢有个好名声。

  舒舒觉得,“奉旨贪财”不算坏事。

  同检查行在迎驾事宜相比,或许这个才是真正的差事。

  有些“钓鱼执法”的意思,不过那些蛀虫也不冤枉。

  舒舒陷入沉思。

  塞翁失马,焉知非福?

  九阿哥的“不成才”摆在世人面前,离夺嫡就远了一大步。

  还有就是,马上就要面对富得流油的蒙古王公!

  背着这样一个名儿,说不得还真能趁机捞些好处。

  舒舒想着,起身走到九阿哥面前,上下打量着。

  相貌不差,表情也欠揍,这穿着打扮么……

  看着不太打眼,身上常服看着寻常,有着暗纹的锦袍,纽扣用的和田墨玉,腰上挂着一大串。

  舒舒嫁进来的时间不长,可谁叫半月前就晓得随扈之事,叫人提前预备了秋装。

  九阿哥这衣服,这是舒舒的审美,低调的奢华。

  不过听着宜妃的意思,蒙古王公看人穿戴的判断,还是来自于更直白的金玉宝石。

  九阿哥被看的不自在,低头也看了自己几眼:“有什么不对?”

  “爷估摸着蒙古王公大概什么时候觐见?之前爷说了喀喇沁,大概什么时候到那儿?”

  舒舒问道。

  九阿哥想了想路程与时间:“差不多要初九、初十左右,那里有公主府,应该有不少人候着,汗阿玛说不得会驻留两天……”

  舒舒点点头,记在心中。

  等到快到的时候,她要给九阿哥好好收拾收拾,让他富贵逼人,变成一个“招财九”。

  行宫就这么大的地方,行在总管所在的值房,又是人来人往的。

  这边九阿哥带着人刚发作完,消息立马就传开。

  就是这番发作的缘由,也被人听得清清楚楚,是嫌孝敬少,才摔了东西。

  大阿哥这边得了消息,立时就往就这边来了。

  在院子门口,他与五阿哥碰了个正着。

  “老九怎么回事儿?跑到这儿耍什么混?”

  大阿哥皱眉问道:“平时看着像个机灵的,怎么行事这么不靠谱?”

  五阿哥抿着嘴,没有说什么,面上掩不住的懊悔。

  他误会了,担心弟弟又是遇到花银子的地方,不好意思跟自己开口才想要出来搜刮,懊恼自己之前没想着贴补。

  大阿哥看在眼中,晓得这其中有内情,只是五阿哥不开口,也不好追问。

  行在的院子小小的,正房更是只有小小三间。

  两位阿哥一来,舒舒跟在九阿哥身后,将人迎到西屋,就避到东屋寝室。

  大阿哥顾不上坐,瞪着九阿哥,恨铁不成钢道:“你要是缺银子跟谁说不行?郭络罗家,董鄂家……或者跟哥哥们开口,哪个不能挪出来一笔,做什么要去刮下头人的?你这是头一回办差,这样行事,让汗阿玛怎么看你?”

  汗阿玛看似重情,实际上并不算宽和。

  否则伯王、叔王也不会自打乌兰布统战役后就闲置不用。

  九阿哥不好说出实情,只能嘴硬:“大哥是没看见,看见了肯定也恼!那叫什么礼呀?几样吃食,几两碎金子…要不然就别送,送了就顾着彼此的体面。真当弟弟是打秋风了,还是什么?我要是容着,那以后旁人都能打弟弟脸了!”

  世人都重脸面,男人尤其如此。

  大阿哥听着,觉得有几分道理,可依旧训斥道:“你就算不满意,用自己过去么?一个奴才,也值得你计较?打发个人过去,把他训一顿,他不就懂事了?大张旗鼓的,生怕旁人不知道,不还是丢了你自己的体面!”

  九阿哥涨红着脸,满是倔强,心里却颇为古怪。

  大阿哥自诩长子的缘故,向来爱说教下头的小弟,尤其以八阿哥为要。

  八阿哥每次都恭敬听了,九阿哥旁观却很是不忿。

  总觉得老大是占着“皇长子”、“妃之子”的身份,才对八阿哥指手划脚,动着训斥,叫人看着不舒坦。

  昨天他自己作为哥哥刚训斥过不听话的十阿哥……

  不知道是不是体会了当哥哥的心酸与不容易,他今天挨骂一顿,竟然没有那么反感。

  九阿哥老实点点头:“弟弟知道了,往后不会了……就是一股子心火没忍住……”

  少年意气,谁都是这个时候长大的。

  大阿哥见他乖觉,神色好转,拍了拍九阿哥的肩膀:“反正你已经长大了,以后行事不要随心所欲,还是要多想想……汗阿玛看着呢……”

  九阿哥垂手听了。

  大阿哥说完这些,看了眼旁边一言不发的五阿哥,晓得这兄弟俩有话说,便道:“那我先回去,再有一回敢犯浑,我直接拿鞭子抽你!”

  九阿哥心中的感动,立时化为乌有。

  哼!

  也就是嘴上厉害!

  有汗阿玛在,轮得着他来管教阿哥!

  九阿哥忍着没有回怼,将大阿哥送出去。

  将到门口,大阿哥停下脚步,从腰带上拽下来一个荷包,扔在九阿哥的怀里,带着抱怨道:“嘴巴白长了?是摆设不成?以后手紧就说话,别搁外头丢人现眼!”

  荷包轻飘飘的,九阿哥愣住,大阿哥已经大踏步去的远了。

  等到九阿哥握着荷包转身,就看到五阿哥站在背后盯着自己,眼圈都红了。

  “五哥看什么?”

  九阿哥左右张望了一下。

  五阿哥不说话,依旧狠狠地盯着他。

  九阿哥有些发毛,小声道:“想训就训吧?别太气了……”

  五阿哥狠狠瞪了他一眼,什么也没有说,只是从袖子里摸出个鼓鼓囊囊的荷包塞在他手里,就转身出去了。

  九阿哥一手一个荷包,神色古怪,进屋放在炕几上看了。

  大阿哥给的荷包,看着轻飘飘的,却有两张五百两的庄票。

  五阿哥给的荷包,十分有分量,里面就有些乱,除了几张庄票,还有几条小拇指长短的金条。

  舒舒听到动静,晓得这边客人走了,就走了进来,就看到九阿哥坐在炕上发呆。

  


  (https://www.lewenw.cc/2/2780/714811469.html)


1秒记住乐文小说网:www.lewenw.cc。手机版阅读网址:m.lewenw.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