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我的公公叫康熙 > 第一百四十八章 进献(第三更求月票)

第一百四十八章 进献(第三更求月票)


  七福晋这里,亦是收到四份差不多的首饰。

  她素来爱华服喜首饰,这回却高兴不起来,过来跟舒舒嘀咕着:“我这包头还没送呢,收了这赏赐怪心虚的……这些日子五嫂忙着,你也没闲着,你们都有功,我做什么了……”

  舒舒含笑听着嘀咕,心里想得多一些。

  太后是个直性子。

  她要妆扮几个皇子福晋,那就是字面上的意思。

  她说她们妆扮起来,别让人小瞧,那也是真担心如此。

  同宜妃之前给她们预备首饰还不同。

  太后赐的还是京城常见的款式,显得是精巧华贵,并不是蒙古福晋们审美的那种大块金首饰、大块宝石镶嵌。

  这些首饰,不是震慑蒙古福晋,与她们斗富的。

  可是皇子福晋,还有人敢轻视?

  和硕端敏公主……

  这一位可是出了名的“嫡庶神教”。

  不仅无视继承和硕亲王爵位的庶弟,连对康熙皇帝这个弟弟也多有挑剔不恭敬。

  按照这位公主的理论,皇家现在这些人,怕是除了太子之外,无人能入她的眼。

  毕竟剩下这一窝子都是庶出。

  太后虽是亲姨母兼养母,不过应该也晓得公主的毛病,提前打算着。

  舒舒囧的不行。

  七福晋见她不吭声,好奇道:“寻思什么呢?”

  舒舒斟酌了一下,说道:“长公主在京中挺有名的,听说对庶弟简亲王视若仆役……”

  公主康熙九年抚蒙,出嫁快三十年,归省过数次。

  在京城留下不少传说。

  原本年代久远,舒舒她们这代人应该都没听说过,不过指婚后伯夫人给她普及皇家关系,少不得说起这位长公主。

  世祖名下四位活到成年的公主,一个庶皇女,三个养女,其中三位已经离世,只有行三的端敏公主还在世。

  而且这一位,比康熙年长一岁,是帝姊。

  出身亲王府,养母是太后,嫁进科尔沁亲王府。

  在皇后空缺的情况下,这位长公主可以说是大清第二尊贵的女人,地位仅次于太后,自然动静都为人瞩目。

  七福晋面上也戚戚然:“这位长公主,确实鼎鼎大名,听说开口闭口将嫡出庶出挂在嘴上……我有位族姑,是先简亲王福晋,当年长公主回京,当着宗女女眷的面,给我族姑好一番排头……当时我那族姑还是新媳妇呢,跟咱们现下似的,丢人丢得恨不得回去抹脖子……”

  这又是扯不断的亲戚关系了。

  七福晋说的先简亲王,是现任简亲王胞兄。

  是公主庶弟,早年袭父爵,后来病故。

  死后被人弹劾三番之战时有什么纰漏,不仅没有谥号,连生前的亲王爵也革了。

  福晋也没有守着,而是归宗改嫁。

  “先后两个亲王儿子,生母还不许追封侧福晋,也是头一份……”

  舒舒说道。

  这说的是简亲王生母,已经身故多年,生前是位庶福晋。

  按照宗室规矩,袭爵的亲王、郡王等,若是庶出,多是会上折子为生母求封或追封侧福晋。

  只有简亲王这一支例外。

  不过凭着康熙的脾气,才不会给这位和硕端敏公主这么大脸面,多是看在太后面上。

  七福晋低头看看自己,又抬头打量打量舒舒:“这咱们都是庶儿媳,不会真的被挑剔吧?”

  舒舒道:“太后都担心了,可见不是一般跋扈挑剔……”

  七福晋低声道:“也不晓得得意什么?口口声声说嫡庶,那皇上还是庶出呢……三十一年皇上给抚蒙的公主按照贝勒品级配公主长史,人人都有份,独落下这一位……我那族姑已经改嫁多年,提起此事,依旧畅快,说是报应到了……”

  舒舒点头道:“这就是不修口德的后果……反正我们守着规矩就是……”

  七福晋叹气:“罢了,谁叫咱们辈分小,又碍着太后……”

  达尔罕亲王来朝次日,就到了朱尔哈代乌达地方。

  敖汉郡王府所在。

  因敖汉郡王已经进过宴,因此这一日便由敖汉公主次子和硕额驸齐伦巴图尔与其妻和硕格格进宴。

  这一位是康熙的亲表兄,和硕格格是康熙的堂姐。

  可谓是家宴。

  不过有之前的尴尬在,宴席还是略显冷清。

  有因必有果。

  谁叫敖汉王公的试探在前。

  显而易见,十年八年内,敖汉王公要沉寂了,不敢再找存在感。

  次日,就到了敖汉部同科尔沁部交界的嘉门苏赛包。

  提前一日,舒舒就得了太后身边包嬷嬷的嘱咐,这日太后要茹素。

  因为这天是太后亡父的生祭,太后父母所葬之地在两百里外,礼部已经派人过去祭拜。

  皇太后这里,则要在道路附近处择洁净之地,设祭台遥祭,五阿哥夫妇陪祭。

  舒舒就琢磨出两道素菜,宫保豆腐盒子与糯米桂花藕。

  两道早膳的小点是红枣夹年糕,还有一道姜撞奶。

  吃甜食,会让人心情愉悦些。

  太后那边吃着如何,舒舒不好说。

  七福晋、十阿哥、十三阿哥是吃得美了。

  是的,这边出了菜单,行在膳房除了往太后那边送一份,还往舒舒这里送一份,名曰“请福晋试菜”。

  每天这几道加菜,都是吃得一点不剩。

  舒舒觉得,不一定是多好吃,更多的是大家抢着吃。

  七福晋厚着脸皮凑过来,不好再男女混席,主要是七福晋与九阿哥需要避讳。

  年龄相仿,又是都成亲的叔嫂。

  舒舒这边也开始重新分席。

  妯娌俩一席,九阿哥带着十阿哥、十三阿哥一席。

  这加菜不好大喇喇再要一份,就分成了两盘。

  东西少了,吃着有人抢了,味道就更美上三分。

  等到晚上,包嬷嬷就过来了,身后跟着小太监,抬着一口箱子。

  舒舒都惊呆了。

  真的是一口箱子。

  平日里装衣裳什么的那种木头箱子,一尺半宽,三尺来长,两尺来高。

  “娘娘今天吃得好,炖奶还多要了一碗……红枣年糕也喜欢,专门让人添到祭品里,说是我们老王爷当年也爱吃黏食……下晌的豆腐盒子吃了半盘子,说这个味儿好,还叫人记着,明天换肉馅的试试……”

  包嬷嬷说着太后的反应,声音就带了哽咽:“原还担心娘娘今日不动筷子……福晋用心了……听五福晋说福晋爱吃牛肉干,太后刚得了亲王孝敬,就吩咐奴才留出一半来给福晋送来,福晋不要外道……”

  舒舒没有再像收到首饰那样辞谢,反而面上露了欢喜:“太好了……正想吃这个……出京之前,我额涅在京里四处淘换,做了几斤给我,早吃光了……这样的赏赐,别说一次,就是再来三、五回我也厚着脸皮收了……”

  包嬷嬷见她真心欢喜,也有了笑模样,带着太监回话去了。

  小榆、核桃两人打开箱子,就看到黄纸包裹的一捆捆的牛肉干。

  都是那种胳膊长短,两个筷子粗细的超干牛肉干。

  牛肉的膻味也是扑鼻而来。

  小榆平日摆弄脂粉这些,鼻子最灵,也熏得最厉害,恨不得躲到帐子口:“这味道,也太冲了……”

  核桃也带了纠结:“福晋,这个直接吃么?”

  舒舒却如同见了宝贝,笑着说道:“还有其他的吃法……”

  行在膳房管事恭敬,舒舒看着牛肉干就决定托一把大。

  这些日子,她占着膳房的便宜,吃得不错,可却不好分润给旁人。

  就是五福晋夫妇那里也是如此。

  正好今日牛肉干到了,舒舒就想要做一回人情。

  舒舒叫来小棠吩咐着:“带几捆去膳房,做几个口味……五香的、麻辣的、孜然的,不用加工的太繁杂,就是先用热水泡软了,切成拇指盖大小的丁子,先过油,然后再炒就行了……做好,就装个食盒,连带着没加工的,凑成四样……各处都送送……大阿哥处、三阿哥处、五阿哥处……”说到这里,想了想道:“算了,还是先别送……我同爷商量商量怎么个送法……”

  九阿哥回头,正听到这一句:“送什么?”

  舒舒指着地上的箱子,就说起各处送礼之事。

  别的不说,大阿哥与五阿哥那里当送。

  这两人送了,三阿哥就不好落下。

  还有章嫔那里,之前收了东西,一直想要回礼,也想要送一份。

  太后最近对新吃食上心,太后那里得送一份,同时不能落下两位太妃。

  然后皇上与宜妃……

  舒舒之所以犹豫,还是因为两位贵人、几位答应,还有几位格格那里。

  九阿哥想了想道:“都送呗……汗阿玛这边答应,即便没有品级,也不好等闲视之……汗阿玛曾因为内大臣没有对太子名下的宫女子行礼,训斥过那个内大臣……意思是即便是太子身边无品级庶妃,也是主子……对太子后院如此,对后宫肯定是差不多的意思……”

  舒舒明白了。

  太后可以无视没有品级的庶妃,那是因为身份尊贵,要是谁都凑到跟前,人都认不全,乱糟糟不像话。

  可是在小一辈的皇子阿哥跟前,庶母就是庶母,就是最低等的答应,也要恭敬。

  对父如此。

  对兄也是差不多的道理。

  不是给几位格格脸面,是给大阿哥与三阿哥脸面。

  这一天日落之前,各帐就得到九阿哥夫妇的进礼,一盒四种口味的牛肉干……


  (https://www.lewenw.cc/2/2780/713561710.html)


1秒记住乐文小说网:www.lewenw.cc。手机版阅读网址:m.lewenw.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