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我的公公叫康熙 > 第一百四十九章 恼(第一更求月票)

第一百四十九章 恼(第一更求月票)


  平日里吃饭,例菜都不怎么动的。

  今天因玩累了,两道荤菜,酱肘子与一只炖鸡,都让十阿哥、十三阿哥吃了个精光。

  两盘小鱼,只炸的那盘吃光了。

  剩下的烤鱼与鱼汤差不多都剩下。

  等大家都撂下筷子,十阿哥道:“九嫂,明天早膳吃茄鲞吧,还有苏子叶,最近嘴里没味儿,想吃口重的……”

  舒舒点点头,记下。

  十三阿哥则是带了可惜:“就是没伊面了……想要再吃,得回京了……”

  舒舒准备的路菜不少,可架不住吃得人多。

  不仅他们夫妇与两位阿哥,还有五福晋与七福晋处。

  如今除了肉脯、李子干这样的零嘴,还有茄鲞、苏子叶、蘑菇酱这几样口味重的剩下,其他伊面、肉枣什么都吃光了。

  看着十三阿哥可怜兮兮模样,舒舒不忍,道:“面没了,还有料包,膳房那边常备挂面,想吃就煮了吃……”

  十三阿哥果然来了精神,点头道:“嗯,到时候再加两个荷包蛋……”

  十阿哥鄙视地看了十三阿哥一眼,却没有说什么。

  小棠带着人撤了膳桌,又送了米茶过来。

  香兰带着个小宫女来了。

  舒舒几人都起了。

  “福晋,主子请您过去一趟……”

  香兰表情有些凝重。

  十阿哥与十三阿哥都露出担心。

  两人刚才没有表现出来,可实际上两人的寝帐就在旁边,刚才回去更衣梳洗,早有太监私下禀告了皇帝过来训人之事。

  两人没说,是怕九阿哥下不来台。

  宜妃派人来,两人担心舒舒会受牵连,被叫过去训话。

  九阿哥显然也想到此处,对舒舒道:“爷也过去一趟……”

  舒舒忙拉住九阿哥胳膊:“说不得娘娘寻我说什么私密话,爷要定省,也不必抢在这时候……”

  九阿哥见她神色坚定,抿着嘴点了点头。

  随扈宫妃的寝帐,就在御帐北边。

  距离舒舒她们的帐子不远。

  因为香兰神色不好,舒舒没有探问什么,不过也提着心。

  宜妃……

  应该不会因今天的事情发作儿媳妇吧?

  那样的话,与她平常行事不符。

  说话功夫,两人就到了这边。

  舒舒大致看了一下,两顶略高的帐子,两顶略矮的帐子,几顶小帐子。

  不用说,两个大帐是宜妃与章嫔,两个略差一等的是贵人的,几顶小帐子是答应的。

  三位贵人,两个寝帐?

  两人住一顶帐子?

  不大可能,不方便。

  况且答应们都是单独寝帐,贵人级别没有道理合住。

  舒舒想到郭贵人身上。

  好像这些日子,一直没有见过这位贵人。

  等到进了宜妃寝帐,宜妃蹙着眉,招呼舒舒近前。

  让舒舒意外的是,她并没有过问康熙训斥九阿哥之事,而是道:“好孩子,帮额娘想想法子……太后娘娘身体有恙,不思饮食,这可怎么好……”

  宜妃脸上难掩焦虑与担心。

  她在随扈宫妃中品级最高,背负着侍候太后与两位太妃起居的责任。

  太后身体不舒坦,自然是她的不是。

  还有太后抚养五阿哥,给与五阿哥最大的庇护。

  现下五阿哥是封了多罗贝勒,可这只是初封,最后是升郡王,还是升亲王,谁也说不好。

  宜妃自认为有宠,可也不敢笃定皇上会因怜惜她就偏爱翊坤宫所出的两位皇子身上。

  谁叫皇上自己是个孤儿,吃过孤儿的苦,格外怜爱失母皇子。

  像她们这样活着的宫妃,反倒像是给儿子拖后腿。

  饶是如此,谁也没想着去死一死。

  舒舒有了不好的预感:“那太医那边怎么说?是因为路况不好,晕车么?”

  太后车驾与皇子福晋的还不同,是更宽敞的四轮马车。

  要是真得像五福晋那样吐了一路,身边宫人也不敢瞒着。

  多做多错,少做少错,不做不错。

  舒舒可不想参合进来。

  她感念太后的慈爱,可也有自知之明。

  自己对养身才略知皮毛,用在她与九阿哥身上没什么,吃也吃不坏。

  可在太后身上,牵扯太大,还是应该太医负责。

  太后也是有春秋的人。

  宜妃叹气道:“不是晕车……太医说是郁症,肝气郁结、气郁化火,牙龈都肿了……”

  “这……近乡情怯?可是离科尔沁不是还有好几百里……”

  舒舒听着,也跟着担心。

  要只是晕车,好好歇一歇,实在不行,明儿换了肩辇什么的就是。

  可是这心病,还需要心药医。

  宜妃道:“这路上快不了,可人也不能老不吃饭……我想着,实在不行,你过去看看,能不能帮着想个法子……”

  舒舒点头应了。

  虽说不想揽事,可婆婆都发话了,再推却就是不孝。

  更不要说,太后身后,还立着个大孝子。

  要是让康熙晓得她推了这个,能有好果子吃?

  宜妃松了一口气,起身道:“那我带你过去……”

  舒舒顿了顿,将五福晋的事情说了一嘴:“五嫂那里晕车,吐了几回……”

  至于担心五福晋怀孕之事,压下没提。

  要不然真怀上了还好,要是没怀上,自己多嘴,让宜妃有了希望再失望,就成坑人了。

  都是女人,宜妃生育多次,比自己更熟悉孕吐是什么症状。

  宜妃忙问道:“现下如何了?”

  “躺着呢……”

  舒舒道:“不肯传太医,可也不晓得明天如何,要是继续晕车,那可不好受……”

  宜妃点点头:“一会儿我去瞧瞧她,你们年轻不晓得轻重,不传太医怎么行……”

  舒舒乖巧点头,跟在宜妃身后一步,婆媳两人去了太后寝帐。

  太后寝帐极高大的,位置在康熙御帐的左手边。

  帐子与御帐看着几乎在一条直线上,就角落往北倾了些。

  康熙也在。

  婆媳俩进来时,康熙就坐在凳子上与太后说话。

  太后盘腿坐在榻上,身边靠着两个扶枕。

  她脸上带了笑,不见丝毫阴霾,笑呵呵招呼宜妃与舒舒过去,才对康熙道:“皇帝去忙吧,不用担心,我就是前两天贪吃多吃了两块小羊排,有点上火,净净肠子,过两天就好了……”

  康熙起身,对宜妃点点头,随即又看了舒舒一眼。

  舒舒垂着头,分外乖巧老实。

  等康熙出去,舒舒才松了一口气,抬起头来。

  太后依旧笑着,就是神情有些怔忪。

  宜妃就在榻前小凳子上坐了,笑盈盈道:“娘娘,过来占您便宜了……”

  “哦?”

  太后带了意外:“今儿可没精神陪你摸牌,要不你招呼那些小妃子陪你顽……”

  “哈哈……”

  宜妃捂着嘴笑:“臣妾才不去散财……跟着她们摸牌,赢了不落忍,输了心疼,还是算了……是这孩子,之前受了皇上吩咐,看顾十阿哥与十三阿哥两个小的……之前还省心,早预备下零嘴,现下估摸没什么了,可不是发愁……”

  “哎呀,吃没了就做,小孩子都得用零嘴哄着才听话,要不小小子淘气起来,可不听说……”

  太后心肠软,想到舒舒的难处,招呼她到跟前:“好孩子,别为难,祖母这里带着的吃食多,你过去看看有什么用的就拿过去使……”

  虽说在行宫行在时,只设一个大膳房,可实际上康熙与太后这里,都有专门的灶上人,也有专门的食库。

  舒舒面上带了感激:“幸好有皇祖母在,刚才两位阿哥还对着膳桌不动筷子呢,孙媳妇都愁死了……”

  太后露出担心:“正是长身体的时候,不好好吃饭那怎么行?”

  她虽不掩饰对五阿哥的偏疼,可对于其他孙子也不失慈爱。

  “快去快去,给他们琢磨些吃的……”

  太后已经在催促了,吩咐旁边一个嬷嬷:“带九福晋去,也看着福晋,离锅灶远些……”

  舒舒跟着嬷嬷出来。

  老嬷嬷面上才带了担忧,小声道:“娘娘早上就吃了两块饽饽,中午一块饽饽……晚上饭菜端上来,就只吃了两筷子……”

  舒舒心中,也有些没底。

  要是只是晕车影响的没有胃口,那还好处理些。

  弄一些酸的吃食开胃刺激下。

  可这是心病……

  心病还需心药医。

  家乡美食呢?

  科尔沁传统美食有什么?

  荞面饸饹?

  炒米?

  可是那个传统,是现代人的说法。

  后世的科尔沁,早已垦荒多年,农牧并重。

  现下的科尔沁,应该还是纯牧区。

  酸奶、牛肉干?

  太后这边本来就有的。

  舒舒想着,就随嬷嬷带了距离太后寝帐有一段距离的帐子。

  里面搭着四个灶,有两个大师傅与两个灶上嬷嬷在,还有几个烧火的小太监。

  见贵人来了,大家都起身迎着。

  最稳妥的,就是“蒙古馅饼”,这个是早就有的草原吃食。

  现在京城常见的吃法,是改良过的,荞面皮换成了白面,干烙水烹也改成了豆油煎或者牛油煎。

  改良后的馅饼又香又酥,可不适合现下的太后。

  食材都是现成的,做馅饼皮的荞麦面,做馅料的羊肉,里面放的菜不是新鲜的白菜、芹菜,而是捞了腌好的咸菜焯水去除盐分,再剁碎调馅料,除了葱姜两样,其他什么调料都不放。

  制作方法也是最原始的干烙水烹。

  除了馅饼,就是一道咸菜汤,里面除了咸芹菜沫,加上碾碎的牛肉干。

  还有一道蒸果子,用的食材是昨日喀喇沁那边带来的沙果。

  只加了清水蒸两刻钟。

  果子皮、果子籽都没去。

  因为这边膳房的果子有好几篓,宜妃方才又是那样说辞,舒舒就毫不客气的征用了一篓果子。

  然后蒸了八碗。

  太后、九阿哥、十阿哥、十三阿哥,五福晋与七福晋,宜妃,舒舒。

  这是舒舒的习惯,永远有自己的那份。

  吃鱼头的妈妈,不一定会养出孝顺的孩子。

  更多的时候,只感动了自己。

  ------题外话------

  志鸟村大大的《国民法医》上架了,技术流,每天追书中,已肥,大家可以开刷了,^_^。


  (https://www.lewenw.cc/2/2780/713506104.html)


1秒记住乐文小说网:www.lewenw.cc。手机版阅读网址:m.lewenw.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