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我的公公叫康熙 > 第一百五十三章 无常

第一百五十三章 无常


  灵宝,是觉罗氏的闺名。

  舒舒尴尬得不行,只能点点头,做腼腆状。

  实在是八旗之间都能扯上亲戚,所以除了近亲,舒舒就很少往自己身上牵扯。

  都忘了这位长公主,还是额涅的近支堂亲,是从堂姑,也是舒舒的从堂姑姥姥!

  神奇的关系。

  舒舒都能察觉到五福晋与七福晋的诧异。

  人到了跟前了,舒舒辈分又在这里,不好跟着贵人、答应似的,装着看不见。

  可是前头还有五福晋、七福晋,轮不到她先见礼,只能先低头鹌鹑着。

  长公主的脸色,也变得难看起来。

  气氛有些僵持。

  论起来,舒舒妯娌三个,都是头一回见长公主。

  不过三人站位在这里,倒是不容易弄混。

  长公主的目光就落在五福晋身上,带了轻鄙:“果然是小门小户,见了尊长,连行礼都不会了么?”

  五福晋满脸通红,却守着规矩屈膝道:“侄媳见过长公主,长公主万福……”

  舒舒与七福晋也随着行了蹲礼。

  长公主却没有叫起的意思。

  除了舒舒站得还稳当,五福晋与七福晋摇摇欲坠。

  尤其是七福晋,穿着四寸半高的旗鞋,腿肚子跟着打颤,额头上汗都出来。

  舒舒担心,在旁看着,精神都绷紧,准备着扶一把,总不能让七福晋众目睽睽之下摔个屁股蹲。

  七福晋手中拿着帕子,瞧着那样子,是要准备抬手。

  太后在旁,满脸不快,指着长公主道:“为难孩子们做什么?有什么不满,你冲我这老太太来……”

  长公主厉声,道:“跟你说,顶什么用?!难道我不是大清的公主,不是世祖皇帝的女儿?皇上他是什么意思?人人都配了公主长史与侍卫,大长公主有,小一辈的公主也有,就我一个没有,这是不承认我是大清的公主?!”

  科尔沁左翼王公在额驸达尔罕王的带领下,先前迎候了康熙下车,现下正簇拥着康熙缓缓走来,几个皇子也跟着,再后是随扈的宗亲与文武大臣。

  乌央乌央的人,就齐齐地目睹了长公主对着太后咆哮的情形。

  “放肆!”

  康熙怒喝道。

  科尔沁诸王公都跪了。

  诸皇子、诸宗亲、文武大臣也跟着跪了。

  女眷这边,除了太后与长公主还站着,其他人也跟着跪了。

  舒舒几个本就蹲的难受,也都跟着顺势跪下。

  “怎么?我受了委屈,连问也不能问一句?问了就是放肆?”

  长公主挺着脖子,脸色难掩愤怒,直接瞪着康熙问道:“这天下没有说理的地方了?还是只能等到我死了,去跟世祖皇帝道委屈?凭什么?”

  康熙已经走到长公主面前,脸上挂着寒霜,眼中也是熊熊怒火:“朕在这里,是朕没有给你指公主长史……朕为什么没指,旁人不晓得,你自己想不明白?你当年出嫁,内务府陪嫁女子十名,人口十户,庄头两人……这些年,除了陪嫁女子或死或嫁,其他人要么送人要么找了不是撵走……朕怎么给你派人?奴才你想处置就处置了,想撵就撵了,有品级的长史与侍卫也等着你撵么?”

  长公主哑然,好一会儿方轻哼道:“都是八百年前的事儿,皇上这是跟我找后账?当时我年轻脾气躁,陪嫁的嬷嬷又托大,管头管尾,唠叨个没完,我要不厉害些,还由着几个奴才辖制不成?皇上偏着自己女儿就偏着了,非要给我扣个不是也就扣了,怎么还要让我心服口服不成?没得这么欺负人的!”

  说到这里,她终于想起太后,过去扶了太后胳膊:“额涅,您说是不是这个道理?”

  太后耷拉着脸,只做懵懂。

  康熙方才呵斥的是满语,长公主回话就是满语。

  太后做懵懂状,倒是也没人说什么。

  只是长公主明白,老太太这是装糊涂。

  这满语她是想听明白的时候就听得懂,不想听明白的就是就听不懂。

  长公主皱眉,不许太后糊弄,非要她做个判官,用蒙语又说了一遍。

  没想到太后听了,却是点头:“皇帝说的对,皇帝说的对……”

  长公主不忿道:“您是太后,是嫡母,为什么还要看他脸色?”

  太后答非所问道:“皇帝孝顺,皇帝仁爱,你要听话些……”

  长公主气得脸都白了,横眉竖目道:“谁是姐姐,谁是弟弟?为什么要我听话?!”说罢,也不理会众人,转身就大踏步离去,进了公主府。

  康熙脸色发黑。

  太后面上都带了紧张。

  皇帝已经不是当年年幼还需要科尔沁为助力的皇帝,他早已经是个真正的帝王。

  科尔沁诸王公也都面带惊惧。

  舒舒用眼角余光,看着公主府方向,真心觉得长公主的做派有些眼熟。

  与八福晋有相似之处。

  自持矜贵,目中无人,强词夺理,嘴巴还不利索。

  胆子也真大啊!

  舒舒瞧不上她的行事,可也莫名有些羡慕。

  额驸达尔罕王,带着几个王府生的儿子,都是伏地不起,恭请圣驾移驾王府。

  康熙没有立时动,等到肩辇到了,才扶太后上了肩辇。他自己步行,奉太后入了达尔罕王府。

  舒舒等人,自然也跟着鱼贯而入。

  之前跟在公主身后的诸王公女眷,这才敢迎了上来。

  清一色的宗女。

  以一位老郡主、一位老县主为首,都是年将花甲,论起来宗室辈分与夫家辈分都不低。

  其中郡主是敬谨亲王尼堪之女,是康熙的从堂姐,太后的堂婶。

  县主是豫亲王多铎之女,是康熙的从堂姑,太后的从堂嫂。

  奇怪的辈分,乱七八糟。

  两人一左一右,搀扶着太后。

  太后看看左边,又看看右边,感叹道:“咱们都老了……你们日子还好么……”

  郡主老泪纵横,哽咽道:“好,好,儿孙满堂,孝顺懂事,全赖太皇太后她老人家恩德……”

  县主也跟着默默流泪,连连点头。

  蒙古这边,与满洲习俗相近。

  都是敬老。

  而且还是女人当家。

  家里的老祖母地位最为尊崇。

  郡主与县主的年岁,已经是老祖母的辈分。

  “别哭,别哭,日子过得好就好……”

  太后红着眼圈,笨拙地安慰着。

  舒舒跟在后头,亦是戚戚然。

  敬谨亲王与豫亲王都是开国功王。

  前者是太祖嫡长子广略贝勒褚英的儿子,爱新觉罗家真正的嫡枝。

  可惜敬谨亲王与长子都壮年而死,爵位在子辈就传了几回,中间还有党附鳌拜削爵,使得这一支沦为失势宗室,第三代门长只袭着辅国公爵位,是镶红旗的小领主。

  豫亲王那一支则在顺治朝就失势,沦为正蓝旗里的小旗主。

  宗女抚蒙是国策,可蒙古各部与朝廷的关系亲疏有别。

  太皇太后当年将这些失势的近支宗女,嫁入与皇室关系最密切的科尔沁部,确实是恩德。

  因为早在太宗时,科尔沁部与皇家互为嫁娶成了惯例。

  宗女们过去,面对的夫家婆婆、嫂子,都是族亲、堂亲,不会被人欺凌。

  等到分派好客房,舒舒与七福晋坐下来,面面相觑。

  因是王府,腾出来接驾的地方有限,住的不如之前宽敞,众阿哥只分派了两个院子。

  大阿哥、三阿哥、五阿哥一处。

  剩下的几位阿哥一处。

  七福晋叹气道:“都是宗女,爵位不同,境遇就差这么多……”

  长公主飞扬跋扈,当着这么多人面前还敢耍脾气。

  老郡主与老县主还是长辈,都不敢托大,恭恭敬敬。

  剩下的宗女,在太后面前只有磕头行国礼的,连寒暄叙亲的资格都没有。

  七福晋低着头:“之前盼着早点怀上,想着男女都好,生下格格也不急,再怀就是,现在不想要格格了……”

  舒舒点头:“是啊,宗女不好当……除非是独女,或者阿玛有脸面,求了恩典,许是能留在京里,要不然多是要抚蒙……”

  这年代,留在京城的宗女幸福指数最高。

  有个皇家血脉在身上,夫家不敢轻慢。

  远嫁以后,就说不好……

  按照后世数据统计,抚蒙宗女平均寿命不高,留下子嗣的也不多。

  像科尔沁部这种王公台吉基本上都是公主与宗女后裔的,只有这一家。

  其他蒙古部族,对于抚蒙的公主与宗女,多是带了防备忌惮的多。

  像敖汉公主那样留下血脉传承的,已经是抚蒙公主中的典范。

  七福晋看着自己脚下四寸高半高的旗鞋,带了不忿,小声嘀咕着:“长公主那是什么眼神儿?嫌弃我个子矮?像她似的,跟门柱子似的,就好看了?”

  舒舒叹气:“当着这么多人的面,直接叫我额涅的小名,我能说什么?”

  幸好只问这一句,没有再格外青睐,要不然就是将舒舒架到火上烤了。

  七福晋露出几分期待:“那是不是晚上的进宴就省了?”

  舒舒摇头:“没戏,还是要进的!”

  长公主再跋扈,还有达尔罕王与诸王子、王孙呢。

  她可以不将皇帝放在眼中,肆意。

  她的丈夫、儿孙可不敢如此。

  结果只有一个,就是长公主过来赔罪,然后进宴照旧。

  过场总要走的。

  科尔沁部左翼王公,可不只达尔罕王这一支,皇上是来示恩的,不是来结仇的。


  (https://www.lewenw.cc/2/2780/713329534.html)


1秒记住乐文小说网:www.lewenw.cc。手机版阅读网址:m.lewenw.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