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我的公公叫康熙 > 第一百五十四章 再(求月票)

第一百五十四章 再(求月票)


  估摸到了申正,还没有晚膳的动静。

  七福晋的脸色露出失望来。

  看来晚上的进宴省不了,否则现下就该开始送晚膳过来。

  七福晋低头看看自己:“坐了一天车,都有褶子了,晚上还穿这个……”

  舒舒摇头:“不知道,估摸着娘娘那边会派人来……”

  少一时,香兰果然带了个宫女来传话:“晚上长公主与额驸进宴会,娘娘说可以打扮的自在些……”

  舒舒与七福晋对视一眼,明白了,可以换下身上吉服,挑着上等的衣服首饰穿戴起来。

  女人凑到一起,首先就要比穿戴,比首饰。

  再其次是比娘家,比婆家什么的。

  就是大家都不熟,这个攀比娘家、婆家的话,也没法说。

  那大家最关注的,就是各自的穿衣打扮了。

  香兰没有停留,传完话就回去复命。

  舒舒也起身告辞。

  原本七福晋邀舒舒一起住正房。

  毕竟正房三间,东西屋都能安置人。

  可是舒舒还是选择了东厢房。

  还有九阿哥在。

  这嫂子与小叔子同院子还不算什么,同屋檐下,彼此都不自在。

  就算只有一天,也是如此。

  东厢房里,九阿哥已经回来了,横刀立马坐着,脸上气鼓鼓的,没有起身换衣服的意思。

  见舒舒回来,九阿哥往她腿上看了眼,关切道:“没事吧?”

  “没事!”

  舒舒并没有火上浇油。

  是蹲礼又不是跪,就算不让她们起身,两、三分钟的时间,也不会伤了哪里,更多的是颜面问题。

  可是今天太后、皇帝、宜妃三大头都丢脸了,谁会在意三个小福晋?

  “什么东西?这样跋扈无礼,爷还是头一回晓得,汗阿玛的脾气会这么好?那么轻飘飘赔罪,就算过去了?!待太后不敬,你呀我呀的不说,还高声咆哮?待娘娘更是失礼,一宫主位竟入不得她的眼?如此狂悖,竟然连半点责罚都没有!”

  九阿哥气呼呼道。

  舒舒拉他起来换衣裳:“跟个糊涂人计较什么?爷也糊涂了不成?”

  “那就这样忍了?”

  九阿哥依旧难平。

  “这是科尔沁,几辈子老亲,当年借过力的,连皇上都不好说什么……还有太后在呢……”

  舒舒轻声劝道:“种什么因,得什么果……长公主当年撵了内务府给配的陪嫁人口,到了现下,就要接受皇上不配公主长史的安排……昨日同今日的无礼在前,未来二十年,这一支的儿孙怕是在御前难有体面……”

  九阿哥想了想,嘀咕着:“她估摸就是傲惯了,实际上也不傻……每次回京,对太子都有重礼馈赠……这是晓得汗阿玛不待见他,不指望汗阿玛了?!”

  舒舒没有接话,想起一段野史传说来。

  就是说这位长公主,是个坚定的“反八爷党”。

  不是因为拥护正嫡太子或是其他,而是她厌恶庶弟一支,连带着侄子也不喜欢。

  她侄子是“八爷党”,这位长公主就是“反八爷党”,在一废太子后就选择投资与“八爷党”相对的四阿哥,结果大获成功,在雍正朝受尽优容。

  舒舒觉得,凭这位长公主的智商同傲慢,应该不会也没有能力做出这样精准投资。

  得以善终,最大的原因,应该就是活的老,是雍正朝仅存的大长公主。

  只凭着这辈分与年齿,皇室加恩,昭显皇帝恩德。

  尤其是雍正登基后,对兄弟们苛责,同宗室关系敏感,应该更乐意加恩外头的公主。

  九阿哥只当舒舒是默认,低声道:“到时候太子真给她撑腰怎么办?她不是更瞧不起人?”

  舒舒掐了他一把:“明儿就该制些苦瓜丸子给爷吃,专治口无遮拦……”

  九阿哥原本就是话赶话说了,见舒舒如此,想起这句话的不妥,这“到时候”绝不是好时候,立时“呸呸”两声道:“爷方才是放屁!”

  他可盼着汗阿玛长命百岁!

  做皇帝的兄弟与做皇帝的儿子不一样!

  只看着伯王与叔王这些年的沉寂就晓得。

  荣宠都在一念之间。

  时间不早了。

  舒舒就服侍着九阿哥换了衣裳,看着他去对面厢房找十阿哥,就唤小榆进来给自己梳头。

  她选了太后之前赏的首饰,精致的掐金丝珐琅珍珠项圈。

  佩这这个项圈,头上没有满头金钗,就是两朵掐丝珍珠蕊的团花。

  随着这项圈赐下的,还有一双金镶玛瑙手镯……

  舒舒在手上试戴了一下,手镯单看不错,可是这该死的强迫症,受不了这个。

  她撂下手镯,换了一条珍珠手串在手腕上缠了几圈戴上。

  珠子滚圆,是伯夫人早年淘换的,送给舒舒做了嫁妆。

  舒舒想起了老郡主与老县主,她们都活到了老祖母的年岁。

  要是阿牟早年没有留京,而是如其他宗女抚蒙,会不会也有一个好的结果,儿孙满堂?

  不过也有可能抑郁成疾、凋零塞外,埋骨他乡。

  舒舒叹口气,不再想了。

  她刚要起身去找七福晋集合,九阿哥就从外头回来,脸上带了坏笑:“爷的金腰带呢?快快翻出来!”

  舒舒诧异道:“这……爷之前不是说只戴一回么?这长公主目中无人,科尔沁的王公还是恭敬……”

  “爷不管……”

  九阿哥扬着下巴:“他们的膝盖比谁金贵不成?长公主如今这个模样,人情道理都不通,他们做额驸、做儿子的不知道规劝,就是过错!”

  舒舒笑着去翻了腰带,脸色也带了欢喜,仔细给九阿哥换上:“都说科尔沁最富庶,说不得比喀喇沁时收获更多……”

  喀喇沁部的王公预定了十几条的金腰带。

  科尔沁的王公人数更多,就算左翼只有半数,王公人数也有喀喇沁的两倍多了。

  九阿哥也想到这个,嘴角翘了翘:“反正今晚爷会盯准长公主的几个儿子,乐意不乐意的,也得给爷订一条!爷倒不信了,他们能像长公主那样傲慢无礼,不将皇子阿哥放入眼中!”

  或许是舒舒整日里耳提面命的,他行事多了顾忌,得意完后,又犹豫了,询问道:“要不一会儿开席前,爷先往汗阿玛那里走一圈,看看汗阿玛什么反应?”

  舒舒仔细想了想,道:“还是算了……爷直接出去,就算有什么不妥当之处,有长公主无礼在前,皇上多会宽容些……实惠是肯定占了的……就算有人看着爷不对,去皇上那边说爷这个那个的,皇上也会护着……爷专门过去一趟,要是皇上说不妥当,爷还要换下来,那不是亏了……”

  九阿哥点头附和:“你说得对,正是这个道理!汗阿玛心里肯定也憋着火,却只能装大度……”

  说到这里,他看着舒舒,好奇道:“你是不是心里也憋着坏呢?”

  舒舒轻哼道:“我倒是想呢,可是我身份在这里,行事哪里赶得上爷自在……”

  儿子出格了,当爹的最多教训一顿。

  儿媳妇出格了,舒舒不敢想后果。

  五福晋扶着丫鬟过来,与两个妯娌汇合。

  她们是小辈,不好姗姗来迟。

  舒舒听到院子里动静,迎了出去。

  五福晋平日素雅,此刻却是满绣褂子,佩着绣花荣华,头上也插着红宝石花冠,手上带着两个金宝石镏子。

  她的视线落在舒舒身上,打量了,迟疑道:“会不会太素了,要不要添两样首饰?”

  舒舒伸出胳膊,露出珠串。

  五福晋点点头:“这个珠子看着好……”

  寻常人家这样大颗的珠子,或者是耳坠子,或者镶首饰,直接这样的珠串少见。

  七福晋扶着丫头打屋里出来,就落到舒舒的手腕上,移不开眼:“没想到这素串什么都不搭,还挺好看……等回到京里,我弄串玛瑙的明年戴……”

  舒舒笑着说道:“若是能弄到好沉香珠子,穿串也好……”

  若隐若现的香气,连香包都不用戴了。

  七福晋摇头道:“我稀罕颜色鲜亮的……”

  妯娌三个,低声说笑着,就跟着小太监的引领,去了太后处。

  太后挨个叫到眼前看了,连舒舒的手串都看了,才点点头:“好,好,你们妯娌身份在这里,正该如此妆扮起来,衬着身份金贵……”

  说着,她又望向五福晋,格外满意:“就是该穿这样鲜亮的衣服才好,看着也喜庆……”

  五福晋穿的是玫红色满绣旗装,旁人穿说不得要显得俗气,可她气质娴雅,皮肤白皙,倒是衬着如同画中人。

  这种大红大绿是太后的审美,也是五阿哥的审美。

  与五福晋平素风格不符。

  人最难的,就是改变自己。

  五福晋迈出这一步,实在不容易。

  少一时,随扈宫妃也到了。

  女眷开宴的地方,就在太后下榻的前厅。

  太后一人高座,宜妃、章嫔、两位贵人、三位皇子福晋,在太后左首依次坐了。

  太后右手,则是长公主、老郡主、老县主、其他宗女。

  同白日里的吉服不同,大家都换了华丽服饰。

  抚蒙时间久的老一辈,衣服样式就是早先的宽袍大褂为主,首饰也融合了蒙古这边流行的金饰、珊瑚、蜜蜡什么的。

  单独看着没什么,同打扮得精巧细致的宫妃与几位年轻福晋比起来,就显得带了村气。

  别人还好,不过是感叹着京里流行的穿着打扮日新月异。

  长公主脸色难看起来,回头跟着侍立的嬷嬷低声吩咐了两句。

  对面的宫妃不会主动搭理她,下首的宗女们不敢招惹她。

  太后见了,也只当没看见,笑呵呵地跟着老郡主与老县主说话,全当看不见长公主的黑脸。

  长公主腰板笔直,摸了摸手上的指甲套,对太后道:“额涅,几位侄媳妇算是认新亲,是不是我们该给见面礼了?”

  ------题外话------

  第二更下午3点前。


  (https://www.lewenw.cc/2/2780/713223011.html)


1秒记住乐文小说网:www.lewenw.cc。手机版阅读网址:m.lewenw.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