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我的公公叫康熙 > 第一百七十三章 婚约

第一百七十三章 婚约


  九阿哥搂着舒舒,没有再说话。

  气氛正好。

  时间不对,大白天的。

  还有身上不方便……

  舒舒叹着气,有些遗憾。

  九阿哥也在心里算着还得等几天……

  不知什么时候,两人昏昏沉沉的睡过去。

  ……

  将到申正,屋子里还没有动静。

  核桃就进来,低声唤两人起来。

  舒舒动了动脖子,坐起身来,觉得睡得好饱。

  或许今晚两人可以去看星星了……

  草原上繁星似锦,不过要离灯火远些。

  昨晚舒舒站在院子里看了一眼的,什么也看不真切。

  怪可惜的。

  九阿哥则是揉着胳膊,有些枕麻了。

  小榆端了洗脸水进来。

  夫妻俩晚上要穿的衣服,都已经准备好,虽然都是常服,但是正式宴饮又不同。

  九阿哥常服之外,没有带各色荷包什么的,就是系着黄带子,头上戴的是珊瑚帽正的六合帽。

  舒舒这边还预备了新首饰,就是今早台吉夫人送的金冠。

  金冠上面是一只红珊瑚拼的雀鹰,看起来威风凛凛,使得原本单调沉重的金冠一下子鲜活起来。

  为了配这个金冠,小榆翻出两样珊瑚首饰备着。

  一串珊瑚手串。

  一副珊瑚柿子耳坠。

  其他的首饰,舒舒都没有戴,因这个金冠分量不轻,看着富丽堂皇的,再添别的就有些太过繁琐郑重。

  等到时间差不多,舒舒出来,在院子里看到五福晋与七福晋。

  大家都是差不多的妆扮,有些家宴的意思。

  小妯娌几个,都是会心一笑。

  至今为止,参加了五次“进宴”,真是什么都见识过了。

  喀喇沁端静公主府时,大家对于这种宴饮还陌生。

  又有太后、宜妃的话在前,几人都不敢不重视,行事也拘谨。

  等到了敖汉部两次“进宴”,上头气氛不对,宴席也枯燥无聊,几人就是充数,走个过场。

  到了端敏公主府所在……

  众人就没有进去公主府。

  达尔罕王府的宴席还算凑合,有些小风波也过去了。

  台吉府这里,倒真像是走亲戚似的。

  大家自在了两日,算是在长途跋涉中第一次好好休息。

  一行人去了太后处。

  太后正与台吉夫人说话。

  看到几个孙媳妇进来,太后招呼到跟前坐下,问道:“这两天歇的好么……”

  五福晋点头道:“好,睡的香,吃的也好,昨儿看到翠花咸菜,我们都爱的不行……”

  太后又望向七福晋。

  七福晋笑着点头:“都好!”

  跟五福晋一样,用的是蒙语,就是有些笨拙。

  小一个月的突击,舒舒与五福晋拿七福晋没有法子,就不想着非要让她开窍。

  只叫她按照“谐音”,记下几个词。

  就像这种日常中用到的简单应答,还有请安问好之类的。

  太后笑了,换了满语,慈爱道:“学不会就不用学,平时也用不到……”

  七福晋点点头,答应得干脆:“那孙媳妇就真不学了,孙媳笨呢……国语也只会说,认不全国文……”

  太后笑道:“国语难,别说你们小女孩儿,就是五阿哥当年学时都哭了几鼻子……”

  七福晋笑着说道:“回头让五嫂给五爷当老师,这些日子我看见五嫂看国文书……”

  听到这个,太后笑容更盛,拉着五福晋的手,道:“当时选秀,皇帝就过来跟我夸了你,说你玛法国文好,你家里都读书,往后说不得能陪老五念书……”

  五福晋脸色泛红:“国文难,孙媳妇也是勉强能看书而已。”

  太后拍了她的手道:“已经不错了,很好很好,往后你们一起学习……”

  五福晋轻轻点点头,道:“嗯,孙媳妇会好好跟着五爷学……”

  太后笑呵呵点头:“就应该如此……”

  太后望向舒舒,视线落在她头上的金冠上:“好孩子,你近前些,叫祖母好好看看……”

  舒舒起身向前,五福晋让开了炕边的位置,推舒舒坐下。

  舒舒直接低头,将金冠取了,放在太后手中:“姑祖母赐的,孙媳妇喜欢的不得了,就直接戴上了……”

  太后摸索着红色雀鹰,仔细看着,跟台吉夫人道:“我瞅着这老物件眼熟,好像从哪里见过,可这看着又不像是京中样式……”

  台吉夫人笑着说道:“这还是我出京前,太皇太后她老人家所赐……是太皇太后当年的嫁妆……她老人家从科尔沁带到了盛京,又带到了京城,赐给了我,又带回科尔沁……这些年,有她老人家保佑,我过得太平安乐,只盼着我这侄孙女也能承她老人家的恩泽……若是有缘,说不得什么时候再回科尔沁……”

  后一句,她是看着金冠说。

  太后将金冠给舒舒戴好,眼睛却不由自主地看着舒舒的肚子。

  舒舒被看得发毛。

  台吉夫人这样说,是什么意思?

  是话中的那个意思么?

  预定自己的女儿?!

  因为满洲不流行指腹为婚,才含糊说着,没有明言?

  不要啊!

  就算科尔沁部同朝廷关系再亲近,这京城嫁过来也是远嫁。

  她舍不得。

  不过现下说这个还太早,说不定台吉夫人就是这样一说,掩饰与自己的私密话。

  自己也权当听不明白就是。

  今日宴席,十分和谐。

  像是真正的家宴。

  太后欢喜,连着喝了半壶酒。

  等到宴席结束,太后已经醉了,拉着台吉夫人的胳膊叫“额赫”。

  舒舒几人,眼见着此情此景,也都跟着难受。

  这天下的出嫁女,都不容易。

  在婆家要小心谨慎,娘家也成了娘家……

  太后这个年岁,以后也不知道还有没有机会再回来。

  说不得就是最后一次……

  等回了院子,舒舒就让人预备洗澡水。

  至于星星,暂时顾不上了。

  因为何玉柱回来传话,九阿哥被大阿哥拉着烤肉去了。

  几个阿哥都拉去了。

  按照大阿哥的说话,是科尔沁的羊格外肥美,台吉府的韭菜花酱味道也好。

  趁着离开前,再好好烤顿羊肉。

  舒舒洗漱完,就拿了本黄历。

  明天就是九月,希望九月底前能到盛京。

  盛京有行宫。

  随着天气降温,除了身上穿戴增加,说不得取暖设备也要预备起来。

  她随身行李中,带了几个手炉。

  只是还用不到这种的。

  后头的行李车上有大的方便炉子,又太大了。

  最好是小炉子放在车上,路上休息时喝个热水也方便。

  天气冷的时候,也能顶顶用。

  舒舒歪在炕上,将这条记下,等到了盛京,可以去添置。

  直到二更天,外头才有动静。

  几个阿哥回来了。

  舒舒打着哈欠,坐起身来,望向门口,眼睛一下子亮了。

  九阿哥手中,拿着半扇小羊排。

  她忙下了炕,迎了上去。

  九阿哥看着她的样子,带了得意:“爷就想着你没吃好,才跟着老大他们去的……”

  烤的焦香的羊排,用马莲草提着。

  舒舒忙将屋子里装沙果的碟子空出来,放了羊排。

  都是纯肋排,有五、六根。

  “爷真好……”

  舒舒看着上面红通通的辣椒,笑得十分真心。

  双倍辣。

  这是昨晚自己跟他念叨自己没吃过瘾,他记在心里。

  她抱着九阿哥,心里冒泡泡。

  九阿哥也被她的好心情传染,面上带了笑,嘴里却道:“馋死了,除了吃,还晓得什么……”

  舒舒默认了,笑着放开九阿哥,洗了手,切了一条羊排吃了起来。

  就是吃着才发现,这是小羊。

  羊排上就薄薄一层肉,一条羊排上总共就两口肉。

  半扇羊排吃完,舒舒都没有过瘾。

  九阿哥递了茶给她:“过过瘾就行了,想吃了等什么时候咱们再烤就是……”

  因为这顿羊肉,两人睡前又说起京城的铺子。

  “在内城可以开个蒙餐馆,没听说有……”

  九阿哥说道:“不说驻京蒙八旗,就说这些年在京城补缺的王公子弟就不少,这些人都阔着呢……”

  舒舒也来了兴致:“要手把肉、烤全羊,还要炒米、乌日莫什么的……”

  九阿哥点点头:“那是自然了,离了这几样,还叫什么蒙餐……再加上各种奶食、炸果子……”

  舒舒想起后世京郊的蒙古包餐厅,道:“先在城里看个试试,要是客人多的话,回头说不得能将海淀的小庄用起来,修个蒙古包酒店……到时候没来过的蒙古的,就可以过去见识见识……”

  九阿哥想了想,道:“这个法子好,就是咱们自己留着待客也好,到时候请太后过去……”

  舒舒笑着听着,想着两人这商业计划做了一路,就等着回京开始施行。

  自己的未来之路,难道是大清女首富?!

  相聚总是短暂,离别不可避免。

  次日一早,太后是红肿着眼睛上了马车。

  台吉夫人也拉着舒舒的手,低声嘱咐着:“孩子,你嫁入宗室,往后多有身不由己之处……若是日子顺当,就当是玩笑话;要是遇到难处,记得姑姥姥这里,是一条后路……”

  舒舒郑重点点头,再次对台吉夫人谢过。

  老人家是活得久,见多了宗室兴衰,晓得这皇位更替之时的残酷与血腥。

  尤其是对宗女来说,不管家里如何,依旧要承担抚蒙的责任。

  到了那个时候,科尔沁部说不得真是最好的选择……

  ------题外话------

  空调吹得感冒,昏昏沉沉的,五个半小时才出来一章,今天先这样了。大家也要小心,55,颈椎也难受。


  (https://www.lewenw.cc/2/2780/712216760.html)


1秒记住乐文小说网:www.lewenw.cc。手机版阅读网址:m.lewenw.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