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我的公公叫康熙 > 第一百七十四章 见识(第一更)

第一百七十四章 见识(第一更)


  接下来的行程,十分的紧凑。

  九月初一,圣驾驻克尔苏地方。

  达尔罕巴图尔亲王满珠习礼的墓地,就在这里。

  康熙亲自去墓前祭奠,亲王子孙后裔随祭。

  同日和硕额驸班第来朝,就是大公主纯禧公主的额驸。

  次日,在圣驾开拔之前,达尔罕王父子辞别,返回王府驻地。

  接下来,他们会率本旗王公前往木兰围场,扈从康熙秋狝。

  九月初三,圣驾驻大公主纯禧公主府。

  纯禧公主,排行是大公主,康熙养女,恭亲王常宁长女。

  这位公主,与大阿哥同庚,二十八岁,高挑秀丽,颇有长姐风范。

  不仅对皇子们亲近,对舒舒等三个弟媳妇也热络,使人如沐春风,是个极周到的人。

  公主康熙三十年出嫁,至今八年,膝下已经有两子一女。

  是几个活泼可爱的小宝贝,不仅长得好,教养也好。

  尤其是最小的阿哥,虚岁两岁,是个三头身的胖娃娃,小奶膘还没褪尽,才开始学说话。

  太后喜的不行,将几个孩子笼在身边,也叫舒舒几个小妯娌多抱抱:“大公主是个有福气的,你们也都沾沾……”

  关于大公主的“福气”,舒舒之前就听了九阿哥的普及。

  原来自打这位公主被抱进宫抚养,宫里就开始有皇子皇女站住,不再像之前那样生一个、死一个。

  九阿哥对此不以为然,跟舒舒道:“照这样说,老大也是那年生的,还是年头呢……要是真有‘福气’,不是该老大有福气……”

  舒舒听了,想着另一种可能。

  这个大公主的“福气”之说,或许就是康熙与太皇太后为了转移大阿哥身上的关注,故意推出来的。

  养女公主有“福气”不影响什么,顶多是嫁的更体面些;皇长子有“福气”,就会威胁到太子。

  不管这“福气”有没有水分,太后是笃信无疑,才会这样催舒舒几人。

  大公主这样出身尊贵,过继后贵上加贵,亲事百里挑一,出嫁没几年儿女双全,确实称得上一声“福气”

  五福晋与舒舒都是长姐,家里有弟弟的,不过几句话就哄着孩子们亲近,陪着两个大的说话。

  七福晋虽也有妹妹,却是年纪相仿,不用她去照顾,就不怎么会哄孩子。

  太后见状,就直接将最小的阿哥放在她怀里。

  七福晋抱孩子的姿势生硬,没等小阿哥如何,自己就紧张起来,动也不敢动。

  小孩子最是敏感,见七福晋不如其他两位舅母那样温柔。

  小阿哥抬头看着,也不敢动,嘴一撇,眼泪就出来了。

  七福晋眼泪也要出来了,身上滚热。

  小阿哥尿了……

  经历这一遭,直到到了木兰围场,七福晋依旧是心有余悸。

  “太可怕了,太可怕了……”

  七福晋跟着舒舒念叨着:“我家养着两个,也没有挨上这样一泡尿,真不敢想寻常百姓人家,妇人怎么带孩子,真是一把屎、一把尿……”

  舒舒听着不对头。

  乾东四所的大格格,不是养在七福晋的正院?

  好像七福晋进门没多久就抱过去了,也都一年多了。

  连抱都没有抱过,怎么抚养的?

  七福晋自己说了:“那是皇孙女,按照公主减等,也是落地就配了奶娘、保姆……就算我想要多亲近亲近,还有人提心吊胆生怕我使坏呢……”

  这妻妾之间的官司,舒舒不好点评,只看着七福晋的肚子,岔开话道:“都说童子尿灵验,是孕兆……说不得嫂子这双份礼也值了……”

  因为小儿子尿了七福晋一身,大公主愧疚,就给七福晋预备了双份见面礼。

  一份是与舒舒、五福晋差不多的,貂皮氅衣。

  都是差不多的样式,差不多的贡缎料子,就是花色不同。

  七福晋这里,则多了一柄金如意。

  大姑子虽是同辈,却是尊亲,七福晋只好受了,却不乐意白占这个便宜。

  在给公主的几个孩子准备礼物时,七福晋便也准备了双份。

  “哈哈,要真是那样就好了,也接接公主的好福气……”

  七福晋笑得开怀,真盼着如此。

  舒舒看了眼五福晋。

  五福晋笑着听了,也在看着七福晋的肚子,带了几分羡慕。

  即便是饱读诗书的才女,关心则乱,听人念叨得多了,难免有几分迷信,对于童子尿的说法信了几分。

  如今五阿哥与五福晋之间已经破冰,肉眼可见的亲近了许多,想来以后开枝散叶也不是难事。

  希望大家都好起来了……

  舒舒的心情,也跟着欢快了。

  木兰围场,地处蒙古与满洲交界地带。

  这里,原本是与满洲接壤的几个蒙古部族的牧场,是几个部族联合起来敬献给康熙的。

  随着圣驾驾临,整个围场也热闹起来。

  不仅驻扎随扈的八旗官兵,还有各部落来朝的蒙古王公,与随带的勇士亲卫之类。

  除了喀喇沁部、敖汉部与科尔沁部这三个圣驾之前途径的部落之外,还有翁牛特部、柰曼部、阿禄科尔沁部、郭尔罗斯部王公来朝,另外还有漠北蒙古的喀尔喀部、土默特部,亦遣使来朝。

  未来二十天,这里随着康熙行围的满蒙八旗官兵,将近一万三千人。

  行在建在坡地上,除了上三旗官兵保卫,下五旗则负责围场的警卫。

  蒙古王公的营帐,距离行宫并不远,目测十来里的样子,一片一片地挨着。

  有理藩院的大人,统一安排营地划分。

  内藩蒙古部落,根据部落的大小,与朝廷的亲疏,排序。

  外藩蒙古的使臣,则在更外一层。

  舒舒时隔多日,终于再次住上单独的小院子,来不及多看,就被太后传召。

  原来这次随着蒙古王公来朝的,还有各部女眷。

  就是之前见过的几位和硕公主,这次也都随丈夫过来。

  端静公主依旧温柔,就是人前越发沉默寡言,容易被人忽略。

  端敏公主不知道是不是被丈夫儿女劝过,看着依旧是傲气,可却在规矩里,没有了之前在自己地盘时的猖獗。

  纯禧公主雍容大气,不是之前圆润周到模样,皇家气势十足,就是与端敏公主这个姑姑在一处,也丝毫没有被压制分毫。

  又是喜闻乐见的认亲环节……

  舒舒几个皇子福晋,就成了摆设,跟在太后身边,收了许多的见面礼。

  等到遇到小辈宗女,又散出去一些。

  或许是见疲了,或许是有了财路底气足了,对于各种金子宝石什么的,舒舒已经淡定许多。

  收得大方,出手的也不吝啬,像个过路财神。

  五福晋与七福晋也是如此,毕竟大家身为皇子福晋,还代表着阿哥与朝廷的脸面,真要抠抠索索小气了,反而让人笑话。

  再说了,这次蒙古之行,大家收入颇丰。

  就算散出去一部分,还有大头在手里,都心满意足,没有什么舍不得的。

  忙活了小半天,满语、蒙语、汉语换着寒暄,等回到住处,舒舒已经嘴皮子响干,连喝了两杯茶,一动不想动。

  实际上,她还是喜欢宅生活。

  她觉得是个社恐,可是总是一不小心就成了社牛。

  舒舒自己也想不明白,这其中原由。

  小松从头到尾,给按了一遍,她才算活过来。

  今晚还有赐宴,为来朝的蒙古王公们接风,到时候她们皇子福晋也要吉服出席,款待诸位来朝的福晋、夫人。

  “爷呢?一直没回来?”

  舒舒翻身坐起,揉了揉脖子,问核桃。

  今日启程后,途中没有歇着,中午前就到达木兰行宫。

  夫妻俩在小院子里安顿后,九阿哥就先得了旨意,往御前去了。

  “还没回……”

  核桃回道:“应该也快了,衣裳还没换……”

  主仆两个人正说着话,九阿哥大踏步的从外面回来。

  见了舒舒,他打量了两眼,道:“衣服不用换了,换双鞋,爷带你去长长见识……”

  舒舒估摸了一下时间,离晚宴开始还有一个多时辰,很是富足。

  “是骑马出去么?看什么去?”

  舒舒一时猜不到。

  她来木兰围场之前,还以为就是几平方公里的猎场。

  到了这里才晓得,木兰围场东西三百里、南北约二百里,超级大。

  里面涵盖了山峦、丘陵、草原、沼泽等各种地貌,森林密布、河流交错,处处都是飞禽走兽。

  根据地势不同,整个围场被划分出六十七个小围场。

  只围场周围,就划了八处行宫选址,以后会陆续修建八所行宫,可见围场之辽阔。

  九阿哥卖起关子来,只面上带了得意,并不回答。

  等到舒舒换好鞋子,两个人才出来。

  十阿哥、十三阿哥已经等着了。

  舒舒与九阿哥的坐骑也都准备好了。

  没有带侍卫,目的地应该是附近了。

  舒舒有了判断。

  果不其然,大家骑马往东去,差不多一刻钟的时间,就看到一组建筑群。

  最前头的院子看着挺大的,还挂着匾额。

  原来是围场管事衙门所在。

  几人没有下马,从总管衙门过去,到了后边一处排房。

  还没有近前,院子里就传来奇怪的味道。

  有些臭,有些臊,还隐隐有些类似于爆米花的香味儿……

  舒舒觉得怪怪的。

  这是什么混了?

  身下的马匹已经带了不安,往后退着。

  九阿哥已经翻身下马,见状过来扶舒舒下来。

  进了院子,就看到一人来高,一丈来长的铸铁笼子。

  里面,赫然趴着一头色彩斑斓的大老虎。

  瞧着体态,已经是一头成年老虎,快将笼子装满。

  大老虎发现门口来人,转头望过来,是王之蔑视,尾巴惬意地晃动,目测这尾巴有三、四尺来长。

  舒舒觉得有些脚软。

  这也算是血脉上的绝对压制。

  十阿哥、十三阿哥却是跟打了鸡血似的,已经凑上前去,围着铸铁笼子打转转。

  两人离笼子的距离,只有两、三尺。

  舒舒看得心惊胆战。

  幸好铸铁笼子的铁栏杆都有小儿胳膊粗,也颇为密集,中间的缝隙不足伸出个老虎巴掌什么的。

  围场的管事晓得皇子们来看老虎,带了两笼子鸡过来。

  这是喂老虎的。

  九阿哥拉着舒舒的手,感觉到她手心的潮湿,道:“别怕,出不来……”

  舒舒觉得这只老虎比后世新闻里看到的东北虎体型还要大,带了迟疑道:“这样的老虎,虎枪顶用么?”

  虎枪七尺半,两米五左右。

  这老虎的体型这么高壮,身长就不止两米五。

  又是七、八百斤的分量。

  九阿哥点点头:“当然顶用了,又不是单枪匹马,上百的虎枪瞄着,别说是一只老虎,就是三、五只的也就是添头……大家费些功夫,就是怕伤了皮子,要不然更省事儿……“

  舒舒心里估摸了下康熙的身量,比九阿哥还矮。

  就算是有众人助力,敢于直接面对这样的老虎,也算是厉害了。

  九阿哥见她不说话,以为她依旧害怕,道:“放心吧,这种都是没吃过人的老虎,吃过人的老虎,是万万不能留的……在这里关了有些日子,喂得饱饱的,才懒得动弹呢……回头得饿几天,才能放出去,要不然肯定躲哪儿猫着,今年准备了四头老虎,这头是虎王,还有一头虎崽子……”

  十阿哥与十三阿哥看着鸡笼,想要亲自喂老虎,又怕吓到舒舒。

  舒舒不想面对血腥,也不想扫了两个小的兴致,就对九阿哥道:“不是还有一头小老虎么?爷带我去看看?”

  九阿哥应了,便吩咐十阿哥道:“看着十三,不许动手去摸老虎尾巴,也不许伸手进笼子……”

  嘱咐完,两人才出来,去了隔壁院子。

  这个院子里,是个差不多的铸铁笼子,里面的老虎小了很多号。

  说是老虎崽子,可是也不是那种能抱在怀里的奶虎。

  估摸有一米长,看着跟金毛差不多大小,就是身体更肥壮。

  小老虎之前趴着,听到动静站了起来,对两人呲牙,做出攻击状。

  萌萌的。

  舒舒带了雀跃,走到笼子前。

  小老虎受了惊吓,后退了两步,口中像猫咪似的“哼哼”着。

  同隔壁的虎王相比,这真是小可爱……

  ------题外话------

  先更一章长的,下一更尽量下午。^_^


  (https://www.lewenw.cc/2/2780/712154828.html)


1秒记住乐文小说网:www.lewenw.cc。手机版阅读网址:m.lewenw.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