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我的公公叫康熙 > 第一百八十章 辩(第一更)

第一百八十章 辩(第一更)


  三阿哥黑着脸,刚想扬声说什么,看到舒舒与五福晋在,又改了口,带了关切问道:“两位弟妹,到底是怎么回事儿?好好的,五阿哥怎么就伤了?是跌了马,还是?不是跟着大哥么,大哥怎么没好好护着……”

  一连串的问题,劈头盖脸的问下来。

  最后,还不忘了拉踩。

  舒舒觉得,这也是语言的艺术。

  她看出来,三阿哥并没有心虚的模样。

  五福晋想起方才屋子里大家的说话,晓得眼前这一位是最大的嫌疑人,便也带了气。

  “三爷为什么要与我们爷换行围位置?”

  她脸上带了寒霜,看着三阿哥的目光带了质疑,直接开口问道。

  “这……”

  三阿哥神色僵住,眼神有些漂移,吭哧着说道:“我跟老五之前说了,就是……就是有点事儿找老七,想着说话方便些……”

  大阿哥听到门口动静,大踏步出来,看了三阿哥几眼,又望向略后一步过来的七阿哥,道:“老七,说说看,他找你到底是什么事儿?连一、两日都等不得,非要行围的时候说……”

  七阿哥没有回答,先是问道:“五哥到底怎么样了?伤了哪儿?伤势如何?”

  “性命无碍,脸被熊爪子刮到了……”

  大阿哥道。

  七阿哥听了,眉头依旧蹙着,很是不放心。

  三阿哥露出担忧来,在旁跺脚道:“这么不小心,护卫都是完犊子玩意儿……老黑呢,平时不是挺能的……”

  “老黑死了,护着老五,脑袋上挨了一巴掌,脖骨断了……”

  大阿哥声音发冷。

  三阿哥住了声。

  七阿哥按捺不住,大踏步进了屋子。

  屋子里的缝合,已经进入尾声。

  五阿哥的脸,已经肿了起来。

  见到七阿哥,五阿哥撇了撇嘴角,眼泪花花地道:“老七……”

  七阿哥耷拉着脸:“疼不疼?”

  “疼!疼死了……”

  五阿哥带了委屈道:“不知道谁那么坏,想要害人……”

  “疼就对了!该!叫你好好射箭你不射,叫你练布库你也糊弄……这还是在围场,要是战场,你还有命没有?”

  七阿哥讥讽着。

  五阿哥带了不乐意,瞪着七阿哥:“说什么呢?没大没小,到底谁是哥哥?!”

  七阿哥冷着脸道:“当哥哥,就要有当哥哥的样子,要不然就是个弟弟!”

  五阿哥嘟囔道:“哪有这样排的,谁叫我生得早呢,哥哥就是哥哥,弟弟就是弟弟……”

  三阿哥跟着进来,站了好一会儿,结果被五阿哥无视,想着方才的脏口,就呵斥道:“你还晓得长幼有序?那我倒是要问问,我这三哥怎么就得罪了你?大哥没护好你,你疼得狠了,不是应该骂大哥,干什么骂我?”

  况且还不是寻常骂人,是这样“问候”长辈。

  三阿哥身为皇子阿哥,这样的待遇还是头一回。

  五阿哥这才看到三阿哥,想起自己方才骂人的话,带了不自在,随即眼珠子瞪得滚圆,带了愤怒:“都怪三哥,三哥是笨蛋……”

  三阿哥听得稀里糊涂:“我怎么就笨蛋了?就是因为跟你换了行围位置?”

  五阿哥吸着冷气,说不出话。

  刚才激动,扯到了伤口。

  三阿哥又望向大阿哥:“大哥,你们到底什么意思?这是觉得我不该换位置,被咬的就应该是我?”

  大阿哥直视三阿哥的眼睛:“爷就是想要弄清楚,为什么你今天想着去西小营……”

  众人都望向三阿哥。

  三阿哥的嘴张了又合,合了又张,好一会儿才皱眉道:“我不是说了么,有事情找老七,谁还能扯谎不成?”

  大阿哥不说话,望向七阿哥:“老七……”

  七阿哥神色木然:“是有正经事找我,要送我一个机会、一份富贵,提挈着我往太子爷身边凑,往后好换个郡王帽子……我给拒了,郡王也好,亲王也好,自有汗阿玛给我,不稀罕巴结兄弟来换……”

  三阿哥脸色发青,忙道:“七弟误会了,什么巴结不巴结,我就是念叨两句你平日里不同兄弟们往来,怪独的,往后当多亲近亲近……”

  他怎么敢认下这些话?!

  这不是盼着汗阿玛驾崩?

  虽说当时他说的时候,话里话外有这个意思,可是避着人说的,只有天知地知两人知,自然不会老实认下。

  七阿哥侧过身,双手抱臂,没有与三阿哥掰扯的意思。

  三阿哥的脸红了又白,白了又红,带了无奈道:“我就是一片好心……忠言逆耳,忠言逆耳……”

  七阿哥已经去跟五阿哥说话:“别哭了,你不是喜欢我那匹黑马吗,回头我给你……”

  真要论起来,五阿哥名下的马匹数量是七阿哥的双倍。

  之所以会喜欢黑马,是因为五阿哥早先的坐骑是黑马,后来得了肺气肿,不能骑了,才跟七阿哥念叨了两回。

  五阿哥摇摇头:“黑帅不是你的心头好吗?我不要。”

  七阿哥道:“我这次当差当的好,阿玛允许我挑一匹马,五哥不要它,我也要换了的……”

  五阿哥面上带了谴责:“你怎么能这样的?那是伙伴,就算有了新马,也不能这样的,要不然的话,它该多伤心呢……”

  七阿哥也不与争辩,只道:“所以就送给五哥,省得留着也是白圈着。”

  五阿哥这才点点头,笑着说道:“黑帅最喜欢吃松子糖,回头我给它准备两包……”

  这番兄弟相处,和谐自然。

  旁人不觉得什么,三阿哥却看不过眼:“到底谁是笨蛋?开口闭口骂哥哥,还要弟弟哄……打个猎还能挨上一爪子……你是不是傻?平日里怎么学的,见了大畜生不知道跑?逞这个能做什么?不孝至极,让汗阿玛担心,也让太后与妃母难受……”

  他已经醒过神来,晓得自己是被大家迁怒上。

  怪不得咬着他换位置的事情不放。

  要是不撕巴清楚,说不得汗阿玛与宜妃也会这样想。

  不过三阿哥也隐隐地觉得可惜。

  要是受伤的不是五阿哥,是大阿哥……

  五阿哥本就听着,挨了一顿骂,越发委屈,气鼓鼓道:“谁还故意往熊身上撞?那不是赶到那了么?你说的好听,回头碰上了看能不能躲开……”

  三阿哥噎住:“碰上了就碰上了,身边的人是废物点心不成,也不知道你平日里怎么管的人……”

  五阿哥想起惨死的护卫长,嘴角耷拉下来,看着三阿哥也带了气:“你先别说我,也说说你自己个儿,为什么给大哥蜂蜜麻花,都是你的蜂蜜麻花,才将熊招来……”

  三阿哥目瞪口呆。

  眼见着大家都看着自己,神色带了审视,三阿哥忙望向大阿哥:“大哥,真是蜂蜜麻花招来熊……”

  大阿哥指了指案子上放着的蜂蜜麻花:“围场那么多人,我同老五身边还跟着十来个,黑熊就冲着我一个人扑,除了这个,再想不到旁的……”

  三阿哥额头的冷汗,肉眼可见的冒了出来。

  谋害兄弟,这个罪名太大了。

  就算是皇子阿哥,沾上这个,也得褪下一层皮。

  他不敢也不能背这个黑锅。

  他走上前,仔细看了蜂蜜麻花,还拿起来放在嘴里嚼了几口:“确实是我给大哥的麻花,也是这个味儿没变……可要说是这个能引熊,那不是扯淡?”

  大阿哥看着他,见他不似做伪,心下稍定,道:“这个回头再说,你先说说,这蜂蜜麻花是哪来的……”

  三阿哥脸色有些僵:“还能哪儿来?这就是早膳时的点心,我觉得不错,就包了两包……”

  大阿哥望向五阿哥与七阿哥。

  两人都摇头。

  “给你的是谁?”

  大阿哥追问。

  三阿哥带了焦急:“大哥,别牵扯太多的人了吧……人家就是孝敬我几包麻花……”

  大阿哥冷着脸道:“汗阿玛跟前,你也不说……”

  三阿哥默默,好一会儿道:“是我三舅……”

  舒舒冷眼旁观,一直留心三阿哥的反应。

  将他进来后的反应都看在眼里。

  要是演戏,未免太真切了些。

  舒舒望向大阿哥,大阿哥也正好望过来。

  两人都是差不多的结论。

  如何安置五阿哥成了问题。

  青天白日的,这样伤处,回了行营瞒不住。

  就算是要回去,也要等了晚上。

  大阿哥便对五福晋道:“弟妹先照顾半天,等到晚上再看汗阿玛示下……”

  五福晋点头道:“大伯客气,本是我分内之事……”

  大阿哥又望向舒舒。

  舒舒道:“我留在这里,看五嫂有什么需要助力的地方……”

  大阿哥点点头,放心不少。

  七阿哥见五阿哥疼的厉害,跟着太医道:“这样干疼着也不是法子,开两幅安神汤,叫五爷好好睡一觉……”

  太医应着,开始写方子了。

  牧场管事衙门毕竟是衙门,就算有值房,也是狭小脏乱。

  五阿哥就没有挪地方,依旧是这边堂上。

  从厢房里抬了张榻过来,擦拭后让五阿哥躺了。

  大阿哥带着三阿哥、七阿哥走了。

  围场出现这样大的事情,必须要禀告康熙,从上到下清查此事……


  (https://www.lewenw.cc/2/2780/711888714.html)


1秒记住乐文小说网:www.lewenw.cc。手机版阅读网址:m.lewenw.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