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我的公公叫康熙 > 第一百八十二章 大鱼

第一百八十二章 大鱼


  康熙点点头,再次感叹舒舒的聪慧。

  他想起了齐锡的幼子。

  年岁不大,看着是个机灵孩子,教导的不错。

  再看大阿哥与九阿哥,康熙就不顺眼,打量大阿哥两眼,目光落到他右臂上,道:“右手伸出来……”

  “汗阿玛……”

  大阿哥面上带了窘迫。

  “伸手!”

  康熙的声音带了不耐烦。

  大阿哥这才不情不愿地伸了胳膊,却是攥着拳头。

  康熙直接抓了他手腕,翻转过来,脸色铁青。

  大阿哥的右手虎口整个都是裂开的,血肉已经干涸,看着依旧是恐怖。

  大拇指肿得发亮,整个手腕都是青紫色。

  舒舒看着,都觉得头皮发麻。

  这已经是需要缝合的伤口,半天没有显露,就这样藏在袖子里。

  要不是康熙发现,压根就没有人晓得大阿哥也受伤了。

  九阿哥见了,眉头蹙起。

  原本他心中,对大阿哥不无意见。

  毕竟大阿哥是长兄,平日里还是以勇武称雄,结果遇到变故自保都难,还要拖累兄弟。

  见了这伤口,他心中的不忿平了许多。

  “胡闹!护卫们跟着,你逞什么强!颌下你也敢捅……”

  康熙是真怒了:“旁人奉承了几句,你就当自己个儿真是巴图鲁?猎熊?你怎么敢?不孝子!”

  大阿哥讪笑道:“汗阿玛,当时危急,儿子哪里想那么多,就是赶上了……正好儿子在下头……”

  不动刀子怎么办?

  护卫们是围着,可是黑熊皮糙肉厚的,想要格杀也不容易。

  当时自己被老五推开,黑护卫拦在老五前。

  要不是黑护卫挡了那致命一击,老五现在已经是尸体。

  就是黑护卫拼死挡了一下,发狂的黑熊也来了第二下。

  自己要是不捅了它颌下,又奋起拼命撞歪,那第二巴掌下来就不会只刮了五阿哥的脸,而是正拍他头上。

  想起中午时的惊险,大阿哥身子都微微发抖。

  死里逃生,不外如是。

  康熙板着脸,看出儿子的惊惧,没有再训斥,只道:“回去叫太医缝了,不许再拖着,怪不得你换了左手勒绳……”

  大阿哥应了。

  康熙又望向九阿哥,九阿哥道:“汗阿玛,围场衙门与膳房那边,什么时候开始查……”

  康熙沉吟着,没有立时回答。

  大阿哥道:“汗阿玛,儿臣请命,彻查此事!”

  不将事情查清楚,这围场安全就是隐患。

  自打有了木兰围场,圣驾差不多每年都要来秋狝。

  这次算计的是皇子,都几乎功成,可见其中的不足之处。

  康熙的视线在大阿哥身上顿了顿,随即摇头:“还有几次围猎,你老实养伤,过几日跟在朕身边……”

  说着,他望向九阿哥,正色道:“此事朕就交给你,既是想要查,就好好查个明白……”

  九阿哥没有大包大揽,想了想,道:“汗阿玛,能不能让七哥跟着儿子一道查……儿子年轻,经的事少,怕他们糊弄我……”

  康熙看着九阿哥,喜怒不明:“你还挺有自知之明……”

  九阿哥没有像往常那样低头,而是带了认真道:“这是大事,儿子怕耽搁了……”

  要是查的慢了,对方抹平了痕迹,怎么办?

  抓几只小鱼小虾的泄愤?

  那样以后谁都敢算计皇子了。

  康熙点点头:“知道了,让老七同你一起查……”

  九阿哥领命,等到康熙带了大阿哥离开,半刻也等不得,看着舒舒道:“你陪五嫂……我这就去寻七哥……”

  舒舒没有异议,只叮嘱道:“断人钱财如杀人父母,他们怕是早就记恨上爷了……爷要防着有人添乱,也要防着狗急跳墙……”

  九阿哥点头,匆匆回行在去。

  五福晋已经挣开五阿哥的手,出来探看。

  见就剩下舒舒一个,她带了几分不好意思道:“我出来晚了……”

  舒舒摇摇头道:“五哥要紧……”说着,低声讲了大阿哥虎口受伤之事。

  她看出来,康熙是故意在九阿哥面前揭开此事。

  应该是怕兄弟之间因此生嫌隙。

  五福晋这里,舒舒觉得也应该提一句。

  瞧着下午五阿哥的反应,显然也不晓得大阿哥有伤在身。

  五福晋露出意外:“下晌都没留意,伤得重么?”

  舒舒伸出手,跟她比了下:“裂到底了,伤口半寸多深……这里,还有这里都肿得要炸开……”

  五福晋听了,露出担忧:“那得好好治,别耽搁了……”

  “皇上吩咐了,应该会叫人盯着……”

  舒舒说着,赞了一句:“五哥义气,护了大哥;大哥也勇武,亲手割了黑熊脖子……”

  五福晋红着眼圈点点头:“是,都是好的,才会得了佛祖保佑……”

  舒舒心中松了一口气。

  大恩成仇。

  这个是相对的。

  被救的人,要是自私,觉得恩情是负担,就会想着淡化抹平此事。

  救人的人,要是失了平常心,觉得为了救人如何如何,对方应该如何如何的,天长地久也是生怨。

  舒舒不希望九阿哥与五福晋因此事迁怒怨恨大阿哥。

  人都有偏好,有远近亲疏。

  不知不觉中,她将这几个人都划在了真正的亲友圈里,希望大家都好好的。

  *

  现在已经是九月初,天开始变短了。

  酉正,日头就落了。

  行在那边来了两辆马车,来接舒舒与五阿哥夫妇。

  跟车过来的是十阿哥与十三阿哥。

  “九哥跟着七哥审人呢,膳房那抓了一串人……”

  十阿哥带着人去抬五阿哥,十三哥则是迫不及待地跟舒舒分享最新消息:“还打发人叫小棠过去,问了蜂蜜的事儿……”

  他说着,解开荷包,带了不乐意:“芝麻丸子都让九哥拿走了……是不是太小心了……”

  舒舒明白,九阿哥这样,不是怀疑旁的,而是不放心内务府。

  所以这些内务府提供的蜂蜜,他不放心让他们继续吃了。

  小心无大错,可是这样下去,还能停了饭菜不成?

  舒舒心中,带了无奈。

  以九阿哥的脾气,说不得真会如此。

  反正现在不是在蒙古境内,而是在行在中,临时搭建个小膳房就是一句话的事儿。

  这家伙,向来不喜欢出格。

  舒舒原还以为他是愤怒失了平日的冷静,随即反应过来,这应该是做给康熙看的。

  将皇子逼成这个模样,膳房那些包衣还有好……

  这会儿功夫,十阿哥已经扶着五阿哥出来。

  五阿哥带了不乐意道:“不用扶,也没伤腿……”

  说话间扯着伤口,又是龇牙咧嘴。

  十阿哥忙道:“五哥您就别说话了,好好养着……省得五、六天能好的,再养个十天半月的,到时候太后与妃母那边瞒不住了,还不得心疼坏了……”

  五阿哥立时老实了。

  一行人到了行在。

  将要下车时,五阿哥嘱咐十阿哥与十三阿哥道:“绕着走,别让皇祖母同娘娘那边的人看见……”

  十阿哥应了,对五阿哥道:“五哥站弟弟后头,碰到人也能避一避……”

  五阿哥的身量在兄弟中不高,十阿哥又是拔高的时候,已经比五阿哥高出一些。

  五阿哥看了,就将腰身直了直。

  舒舒与五福晋跟在后头,看了个正着。

  舒舒就指了指,示意五福晋看。

  五福晋看着五阿哥这样孩子气的动作,也是莞尔。

  舒舒凑过来,低声道:“五嫂可以给五哥做双鞋垫……”

  五福晋看过来,有些不解。

  就算做贴身活计,不是应该做袜子么?

  爷们都是汗脚,鞋垫常换的,都是针线上人做。

  舒舒伸出手来,用拇指食指比量了一下:“现下已经换帽,大家也都换了靴子,放个一寸高、一寸高的鞋垫,外头也瞧不出……”

  五福晋明白过来,拉着舒舒的手握了握,面上也是无声感激。

  经历这一遭,接下来的日子五阿哥养伤,夫妻日夜相处的,正是加深感情的时候。

  “投其所好”,或许就是很好的切入点。

  一行人到了皇子们的小院落。

  五阿哥道:“先送弟妹,都跟着折腾大半天了……”

  众人没有异议,舒舒也没有假客套,与众人别过,带了小松回了院子。

  舒舒已经累得不行。

  热水都是现成的,她梳洗了,换了衣裳,在炕上歪了,才看着核桃道:“听到什么风声没有……”

  核桃是内务府包衣出身,三姑六眷的不少人在内务府当差,消息最是灵通。

  核桃点点头,压低了音量道:“开始说是直郡王出事了,后来说是诚郡王……下晌九爷去膳房抓人,五爷又一直没有露面,就有人猜到五爷身上……”

  舒舒听了,并不意外消息的传开。

  整个围场,上下当差的都是包衣。

  没有什么动静能真正的瞒过他们去。

  “娘娘呢?打发香兰姑姑过来没有?”

  舒舒问道。

  按照舒舒的意思,这件事就不应该瞒着宜妃。

  不管是五阿哥,还是九阿哥,都不想让宜妃太担心。

  瞧着他们兄弟的意思,是拖一天是一天,到时候五阿哥伤口也能转好些。

  舒舒不用想,就能猜到宜妃的愤怒。

  说不定还会埋怨到她与五福晋身上。

  可是舒舒也不好越过那兄弟俩,去跟婆婆说这个。

  核桃道:“没有……”

  小棠端了碗酸奶炒米进来,还有半碗牛肉干。

  等到小几摆上,舒舒等了好一会儿,也不见小棠动地方:“就这些?”

  小棠苦笑道:“还有面茶,福晋要是吃不饱,奴婢去泡一碗……”

  “算了,够了……”

  舒舒摆摆手,开动起来。

  响干的牛肉干是二次加工过的,却是少见的椒盐味。

  不用猜也晓得,辣椒孜然什么的,从膳房拿过来的调料肯定也叫九阿哥拿走了。

  吃完一碗酸奶泡茶米,漱了口,舒舒无奈道:“明天怎么办?顿顿吃这些糊弄?”

  小棠道:“爷说了,明儿开始咱们自己做饭……分例去跟皇上讨……”

  舒舒囧的不行。

  这点小心思,康熙看不出来么?

  太小瞧人了。

  她决定等九阿哥回来好好劝劝,适可而止。

  要不然这眼药上多了,辣眼睛。

  舒舒觉得自己身心俱疲,可偏偏脑子极清醒。

  真的是索额图么?

  好像距离他谢幕还有些年头。

  真要是查出他的手笔,那康熙不会容他继续蹦跶。

  要不是索额图,那还是全无追查方向……

  屋子里灯火通明,舒舒就翻出自己的小本本。

  她盘腿坐在炕上,将本子放在炕几上,写了这今日所见所闻。

  将两位阿哥的兄弟情深与勇敢都写了一遍,不吝啬自己的盛赞之词。

  希望这个能给九阿哥打个样儿……

  让他明白什么是真正的兄弟情,以后与八阿哥相处中也掂量掂量,对比一下。

  不站队!

  坚决不站队!

  才是笑到最后的正确选择!

  都是兄弟!

  至于去抱四阿哥的大腿……

  舒舒不是没有想过,人都有取巧之心。

  否则她也不会在听说四阿哥随着康熙亲征时掌正红旗后,觉得遗憾。

  可是想着九阿哥的情商,她就放弃了这个念头。

  那一位可不是个大度的。

  还是客客气气,保持距离为好。

  所谓的“九龙”,现在都还稚嫩。

  就是最年长的大阿哥,对于太子的不服气也像是意气之争。

  对于下头的弟弟,他很有长兄风范,并且没有拉拢弟弟们站队的意思。

  从他对三阿哥的态度就能看出来,只是不大喜欢这个弟弟的性格,并不是因对方是太子的助力就敌视不容。

  对弟弟们如此,对随扈的八旗王公大臣也是。

  大阿哥像个独行侠,压根就不像是夺嫡的皇子。

  倒是三阿哥,今日的举动,显露了他的不安分,所以才会拉拢七阿哥。

  手札放干了墨迹,刚合上,九阿哥回来了。

  他的眼睛满是怒火。

  “抓了一条大鱼!”

  九阿哥咬牙道:“上一回他搅风搅雨的,恶心了爷一回,结果大事化小、小事化了……这回看他往哪儿跑……都是汗阿玛纵容,才惯得他越发的得寸进尺……”

  舒舒听着,心却沉了下去。

  这么简单?

  直接查到索额图身上?

  真要这样,那索额图就要谢幕,太子失去最大的靠山,还能坚持到一废?

  ------题外话------

  又是万字的一天,大家周末愉快,然后小票票……


  (https://www.lewenw.cc/2/2780/711851250.html)


1秒记住乐文小说网:www.lewenw.cc。手机版阅读网址:m.lewenw.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