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我的公公叫康熙 > 一百八十三章 露(第一更求月票)

一百八十三章 露(第一更求月票)


  端敏公主的喜憎,舒舒没有放在心上。

  正如她之前劝五福晋的那样,就是接触这几日,往后离得远,八百年打不上的一次交道,随她去。

  自己又不是金子,不需要人人爱。

  舒舒也眺望远处。

  因为距离太远,看不真切,便只能半蒙半猜。

  就能隐隐地听到马蹄声。

  还有就是骑军出动,带来的漫天卷尘。

  天边飞过小黑点,像是飞鸟被惊起。

  东边出现一队骑兵,从山丘后过来。

  另外一支队伍,则跨过了沼泽。

  今日这一场行围,康熙是绝对的主角。

  从明天开始,还有大大小小十来次行围。

  等到行程过半,限定的队伍就少了。

  九阿哥已经跟舒舒念叨了好几回,到时候找个小围场,也带她去打围。

  舒舒心中期待着,在各只队伍中寻找正红旗的踪迹。

  她希望正红旗有好的缴获。

  到时候会有赐酒,虽然不是真金白银的赏赐,可也是昭显八旗战斗力排名的时候。

  可是因为太远了,肉眼无法分辨。

  所有的人都成了小点点,分辨不出来颜色。

  舒舒看了眼端敏公主手中的千里目,心里感慨。

  世上总有这样的人,如三阿哥、如端敏公主。

  损人不利己。

  若是损人利己,还能说是人性,毕竟谁也不是佛光普照的圣人。

  可这损人不利己,就是缺德,单纯的坏。

  隐隐地传来战鼓声。

  各支队伍做着类似冲锋的动作……

  *

  围场上的。

  圣驾已经动了。

  康熙身边,宗室王公、心腹大臣、侍卫等,层层地簇拥着。

  九阿哥、十阿哥、十三阿哥几个,被裹挟其中,行动不得自由。

  被八旗兵勇围起来的包围着在变小,从几十里见方,成了几里见方。

  中间被驱逐的各种野兽,常见的野猪、鹿、黄羊、狍子、野鸡、野兔等,中间还夹杂着些不常见的野兽。

  旁的地方还好,御前这里,没有人敢争抢。

  都等着康熙的缴获。

  十三阿哥眼尖,已经看到夹杂在野兽中的斑斓身影:“九哥、十哥你们瞧,是老虎……”

  不仅是老虎,还是昨日见过的那头大老虎。

  九阿哥与十阿哥参过行围的,并不意外。

  这老虎提前预备下,就是为了让皇帝缴获的。

  要不然,行围半天,射杀一堆狍子、兔子什么的,怎么登上起居注?

  上某日木兰秋狝,猎兔一黄羊二?

  万马奔腾中,老虎依旧从容模样。

  十三阿哥可惜道:“这是吃太饱了,没跑了……”

  这才是孩子话。

  就是饥虎,进了包围圈,也是死路一条。

  九阿哥的目光从老虎身上移开,在兽群里看着。

  就这一头大牲口?

  那只黑熊呢?

  见人就发狂,兽性也激发出来,要是见着了,还得叫人多小心。

  *

  三十里外,东路围场。

  场面一片寂静。

  地上是躺着一头血肉横飞的熊尸,还有一个血淋淋的尸首。

  *

  行在所在的高地上,舒舒还在眺望远处的包围圈。

  围的差不多了,剩下就是猎。

  皇上首射,皇子随射,然后是王公贵勋骑射。

  不知道九阿哥能不能射到狐狸。

  舒舒想着,就发现五福晋、七福晋两个百无聊赖,并没有留心围场上。

  想起九阿哥之前的话,舒舒问道:“五爷、七爷不在场上?”

  五福晋指了指行在东边的方向:“我们爷跟着直郡王,带着蒙古王公的小辈,去那边围场了……”

  七福晋也道:“我们爷是跟着诚郡王,西边小围场……”

  舒舒听到“诚郡王”,想起他的做派,怕是还是习惯性地压制弟弟。

  不过七阿哥也不是吃素的,应该不会惯着他。

  七福晋也想到这里,用帕子捂着嘴笑道:“要是将我们爷当成软柿子,那诚郡王怕是要失望了……”

  舒舒笑着,心里却寻思回京前怎么也要收拾三阿哥一顿。

  要不然自家就成了软柿子。

  “宠出个什么玩意儿,昨儿还打发人跟我讨面霜,我该她的,还是欠让她的……”

  大家提及三阿哥,七福晋忍不住抱怨着。

  五福晋苦笑:“前些日子打发人与我借头油……我那倒是有备用的,就叫人给了她,随后取了一回香料、两次茶、昨儿又过来问我大毛衣裳……”

  舒舒与七福晋都不赞成地看着五福晋。

  这种人惯不得。

  就算应了她前头九十九次,一次不应,也是过错。

  而且还蹬鼻子上脸,否则她怎么不敢找舒舒这边,不过是瞧准了五福晋脾气好。

  五福晋摊手,道:“我已经拒了……”

  五福晋与七福晋也没有带大毛衣裳。

  五福晋那里只有一套,是大公主前些日子赠的,一个皇子福晋一套,用的是黑貂里子,贡缎料子。

  这套衣裳,自然不可能借给田格格。

  别说她现下是郡王格格,就是已经请封的郡王侧福晋,也不应该开这个口。

  七福晋“噗嗤”一声笑了:“这是要处处同咱们比?真是太好玩儿了,那这一个多月,不得气出个好歹来……”

  三人嘀嘀咕咕的,端敏公主看着就十分刺眼,怀疑她们是在说自己的坏话。

  尤其是七福晋神情没有遮掩,带了幸灾乐祸与讥讽。

  端敏公主对号入座,感觉很不好,觉得她们是在讥讽皇上对自家的慢待。

  其他的公主府,大多两次进宴。

  一次是公主与额驸,一次是夫族长辈。

  只有到了她这里,皇上没有给面子,住了一晚就走了。

  虽说后来皇上去祭拜了公主的祖公公,可公主依旧觉得难堪,好像自己成了笑柄。

  “你们说什么呢?这么欢喜,说出来听听,也叫大家伙儿跟着乐呵乐呵……”

  端敏公主皮笑肉不笑地看着几个小妯娌,开口道。

  众人都望向几个小妯娌。

  纯禧公主笑着说道:“几位弟妹是不是在惦记各位皇弟的狩猎成绩……放心,放心,他们都是汗阿玛教导出来的,成绩肯定差不了……”

  端静公主也在旁柔声道:“是啊,不用担心……”

  有两位公主说话,场上的气氛又和缓下来。

  端敏公主眉头立着,冷哼道:“说这个?我怎么觉得不像……”

  五福晋站起身来,不卑不亢道:“自然就是这些,另有一些是我们妯娌之间的私语,不好对长公主说起……”

  七福晋与舒舒也跟着起了。

  端敏公主瞪着眼睛,不依不饶:“肯定不是什么规矩话,否则怎么就听不得?”

  五福晋带了诧异:“此话何来?我们就是说着围场有白兔,可以做手筒,还提了明日的烤肉……”

  七福晋在旁点头补充道:“是啊,是啊,我们头一回来,对这里也不熟,除了吃吃喝喝这些,也没有旁的说的……”

  端敏公主依旧不信,还想要开口。

  舒舒已经开口,直视着端敏公主:“我们还说了旁的!”

  端敏公主的脸耷拉下来,轻蔑地看着舒舒:“还真叫我猜着了,我就寻思不对劲……这是拿我磨牙?要不然贼眉鼠眼的,往我这边瞄什么?你倒是好大胆子,敢作敢当……”

  舒舒皱眉,带了几分无辜,道:“长公主误会,两位嫂子不曾提及长公主,是我心中疑惑,跟两位嫂子念叨着九爷昨晚的醉酒……谁不晓得,九爷饮食不调,正在吃药调理身体,不说滴酒不沾,也差不多了……之前在王府进宴时,就是如此……不知道怎么得罪了几位台吉,昨晚逮着九爷就是灌酒,昨天人回来时人事不知的,侄媳都吓傻了……这坏了药性,耽搁了身体调治可怎么好,叫人不敢想……”

  端敏公主不以为然道:“就几盅酒,哪里就影响什么药性了……要是老九真是病秧子,那不是该好好的留在京里休养,还跟着出来做什么?找死也没有这样找的,可别想要用这个讹人……”

  “端敏!”

  太后呵斥着:“胡嚼什么?这也是你当姑姑该说的……”

  宜妃坐在太后左手边,目光也沉了下来。

  这已经不是一回了!

  端敏公主带了不自在,却长了教训,也没有跟太后犟嘴,只道:“额涅晓得我的,最是心实,素来有口无心,就是话赶话到这了,谁还诚心咒人不成?”

  说到这里,她望向舒舒,训斥道:“好一个利嘴,三言两语就给我扣了帽子……快收了委屈,难道还要我给你赔不是……”

  这是抹不开脸,在舒舒这里找补呢。

  舒舒不避不闪,看着端敏公主道:“今早我们爷说了一嘴,许是几位台吉为了金腰带的事情……若是如此,也不用找九爷,九爷已经将那些都交给了内造办,要是台吉们想要取回定金,直接内务府的人交割就是……”

  端敏公主正想要找机会提这个。

  那不是三、五两金子。

  二百两金子一条的金腰带,怎么不去抢?!

  堂堂皇子阿哥穷疯了,用这个做借口在蒙古敛财?

  自己额驸加上几个儿子,就是小一千两金子。

  端敏公主真心舍不得。

  要是这些金子进献太子,以后还能换回恩典。

  给一个排行靠后的光头阿哥,有什么用?

  听了舒舒的话,端敏公主摇头道:“不是老九自己弄出来的?怎么又成了内务府,不会是糊弄人吧?反正不管是金腰带,还是银腰带,我们王府都不做了……”


  (https://www.lewenw.cc/2/2780/711800880.html)


1秒记住乐文小说网:www.lewenw.cc。手机版阅读网址:m.lewenw.cc